他把這兩個孩子互換了,就爲了等這幾十年後有一步棋能安到這裏!

這個佈局長達幾十年,但是這幾十年來,他一直被自己心中的那個決定所困擾着,就像惡魔一樣纏繞着他!

現在有人找來,這就是報應,報應啊! 拽了幾下陳樂,但陳樂卻紋絲不動!

吳醫生也徹底無奈,一下子癱倒在沙發上,使勁的抹了一把臉,不多時竟然哽咽了起來。

“是我的錯,是我的錯!當年我就爲了那一筆錢,做了一個讓我終身後悔的決定!”

他絮絮叨叨的跟陳樂講了起來。

25年前的一個雨夜,吳醫生那個時候還很年輕,意氣風發,懷揣着美好的夢想,第一次踏上了手術檯。

他是婦產科的醫生曾在機器上做過幾年的實驗,這纔是第一次踏上手術檯,不過第一次手術,那婦人就是難產!

大量的醫生都決定通知其家屬,要麼選擇保住孩子,要麼選保住大人!

然而他做了一個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決定,他決定保住母女兩個,他是醫生,理應救死扶傷!

不管是大人還是孩子,那都是生命,是應該活在這個世界上享受大好年華的生命!

在所有的醫生和護士的勸阻下,他毅然決定自己的想法,而且這次的手術非常成功,成功的挽救了兩條生命!

這一舉動也同樣引起了院長的注意,決定讓他進行另一場手術,同樣是難產,同樣是在冒險,但他依舊成功!


那一夜他抱着兩個孩子孩子,這兩個孩子長得真可愛,長大之後一定都是美女!

那一夜,他成了真正的醫生!他爲自己而感到驕傲,因爲他成功的拯救了兩個家庭。

但是沒想到,就在當晚,一個陌生人來找他!

在醫院那個陌生人說願意出一千萬來換兩個孩子的交換!

一千萬!這是何等驚人的數字!做醫生一輩子也許也攢不夠這個數!

但是那人信誓旦旦,稱只要他答應,就先給他600萬的定金!

他是一個貧困家庭出來的孩子,一生都沒有享受過什麼千萬富翁的生活,對於他而言出生治療的主治醫生!只要他在編碼上調換一下位置,便可以輕鬆的解決掉這個問題!


可他的良心過不去,然而就在那個時候,家裏突然打給他電話,說他的妹妹得了白血病,需要骨髓移植,而且需要大量治療費,對於那樣一個普通的家庭而言,這一筆鉅款,他們實在是難以籌到!

在這種艱難的環境之中,吳醫生終於答應了對方,而且對方出手也極爲闊綽,在他答應之後就真的立刻轉給他600萬的定金,同樣也讓他開出一份出生證明!

這些年來他一直受着良心的譴責,每一次做手術之後,他不會興奮,不會爲了拯救生命而感到激動,而是無時無刻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劊子手,手上沾滿了血腥!

說着說着,吳醫生突然捂着臉痛哭了起來:“都怪我,這一切都怪我!”

陳樂聽着他絮絮叨叨的講了這麼多,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你還記得那個人的長相?”

“她戴着口罩!”

“她?是個女人?”

“沒錯,確實是個女人!”

陳樂點了一支菸:“你對之前的事情還有多少是記得的,尤其是關於那個人的資料,還有他給你打錢的時候……”

“她給我的是現金!”

吳醫生也點了一支菸,狠吸了幾口,被嗆得連連咳嗽,臉色憋得通紅!

他從來不抽菸,但這一刻,似乎只有煙才能緩解她心中的那種痛苦!

“不是說轉賬嗎?”

“不是!她知道我家中的位置,知道我老家的位置,這個女人很特別,似乎對什麼都很瞭解,她告訴我,從那一刻開始,無論是誰都不要提起,有關於當初發生的一切,否則他就會讓我家毀人亡!”

陳樂一臉驚訝,不過他並不同情這個醫生,有些事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他自己犯下的錯誤,當然要他自己來承擔!

“那你爲什麼現在願意告訴我了?”

陳樂以爲這其中有古怪,自然要問清楚!

吳醫生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我說了,我是救死扶傷的人!可是我用一生都無法彌補自己犯下的一個錯誤,那是一個報應!”

他哭訴着,良久才抹了一把眼淚,從抽屜裏抽出一張照片。

照片上一共是六個人,一個年紀只有十五六歲的小女孩頭髮全脫了,面容滿是憔悴,在女孩的身邊,站着兩個老人,雖然是在笑,但是那種笑,卻只能稱得上是勉強!

“你的全家福?”

“是!這個光頭的女孩就是我妹妹,十八歲那年,她的病情又一次加重,我們家花了重金,但是沒人能治的好,也沒有人願意捐獻骨髓!同一年,她死了,我父母悲傷過極,父親癱瘓在牀,母親爲了醫治父親在一個夜晚撿垃圾的時候被車撞,也去了!”



“我家被搞得家破人亡,我媳婦和孩子無法承受,跟我離婚,現在我就是一個人,沒有了家,你覺得我還會怕嗎?”

說完這些,他把照片收了起來!

擡頭看着陳樂:“我知道你們遲早會找過來,我做錯了事,我一個人來承擔,你需要我做什麼?”

陳樂嘴角終於微微的勾了起來!

只要給沈老爺子證明了當年的事就是一個陰謀,禍害了兩個家庭的事,沈老爺子心中的那個坎兒,也許就會過去!

想了想,他說:“我只需要你給我做一件事,證明!”

“沒問題,只要能贖罪,就是搭上我這條命,也值得!”

他剛剛答應,陳樂就突然聽到外面呲啦呲啦的幾聲響動!

急忙湊到窗戶面前往樓下一看,就見門外已經停了七八輛車!全部都是黑色的轎車,沒有打開車燈,在夜色之下,連車牌都沒有!

噌的一下,他跑到燈旁邊,一把將燈按滅,對着吳醫生做了個噓聲的手勢:“別說話,外面有殺手!”

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毫無懸念的說,如果不是陳樂在這裏,就算是一隻蒼蠅也飛不出去!

吳醫生渾身一個激靈,眼淚再一次落了下來:“報應報應啊!”

“噓!別說話,我會讓你沒事的!不過你要按我說的來做!”

他湊到窗戶前又看了一眼:“你家有什麼可以躲藏的地方嗎?”

“我又不是間諜,哪有什麼可以藏身的地方?” “你們幾個上樓去,凡是發現活物,就算是一隻蒼蠅,也不能讓它飛出去!”

樓下,這些人全部都是僱傭殺手,實力非常強悍!

他們進行暗殺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了,只要給他們錢,任何人的性命都不值得同情!

一羣人呈戰鬥姿態,偷偷往這邊靠近!

而吳醫生的家中根本就沒有什麼防身的武器!

加上吳醫生現在的年紀,他的身體已經有些吃不消了!

之所以提前退休,之所以他會老成這個樣子,多半是因爲那個心理負擔,每次他站在手術檯上,都會覺得手上沾滿了鮮血,他不是在救人,而是他做了一個劊子手!

現在看着樓下那些上來的人,他倒是覺得解脫了。

甚至有些不想反抗!

陳樂也看出了他的心思,冷冷的說了一句:“別忘了,如果你現在就死了,那你纔是真正的沾滿了血腥!”

彌補的機會?

突然之間,他好像抓住了重點,死死地咬着嘴脣說:“我不會死,我一定要把當年做錯的事彌補回來!”

倆人的聲音都壓得很低,外面的殺手卻還在一步步的往屋子裏靠近。

他們攜帶的武器都是高科技裝備,雖然這棟別墅使用的是指紋解鎖器,沒有指紋輸入,無法打開,但是他們使用的東西卻可以輕鬆的獲取門上的指紋!

咔嚓一聲,房門被輕輕推開,雖然聲音很小,但是陳樂他們卻聽得清清楚楚!

陳樂輕輕的拍了拍吳醫生的肩膀,讓他往後退,躲在一個櫃子後面,自己則躲在門後面!

取出金針,他一咬牙,狠狠的扎進了腳掌之中!

這已經是他,第二次爲了,提升自己的實力,而不得已損傷自己的軀體!

沒辦法這具身體實在是太柔弱,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藏在衣櫃後面,吳醫生能夠感覺得到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的,像是要跳出體外一樣!

外面的腳步聲也越來越近,陳樂閉上眼睛,靜靜的等着,咔嚓一聲!

房門終究還是被打開了,一支黑洞洞的槍管兒,從門口伸了進來!

手電光照在屋子裏亂晃着!

吳醫生緊緊的將身體貼在牆壁上,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陳樂在那支槍管探進來的一瞬間,突然抓住槍管,往前狠狠一拽那人的下巴上!

這一膝蓋,他可是使出了全力,咔嚓的一聲脆響!

那人就像是斷線的風箏,往樓下摔去!

這一鬧騰,那邊進來的幾個殺手,也都同樣聽到了動靜,瞄準門口,就是一通亂掃!

子彈噼裏啪啦鑽過牆壁全都朝着他們飛了過來!

這些子彈的穿透力非常強,屋子裏一片狼藉,枕頭裏的棉絮亂飛!

陳樂往四下裏看了看,這纔看到旁邊的窗臺上放着一支殺蟲劑和一支空氣清新劑,他眼睛一亮!

總算是有可以反擊的東西了,拿起這兩樣東西,陳樂湊到門口,放下來,鼓搗了一番躲在了沙發後面!

下面的那些殺手掃射一通之後,也都停下了。

帶頭的男人做了個手勢,示意他們進去!


陳樂湊到吳醫生的身邊!

他的身體正在不住的哆嗦着,即便是他想以死謝罪,但是人對死亡的恐懼感依舊左右着他!

看着他全身顫抖,陳樂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

這隻手寬大有力,竟然讓他浮躁的心情,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聽着,他們來的人數衆多,這裏沒有足夠的武器來應對,一會兒進來,我會創造混亂,你趁着這個機會跳下去!他們的車子就在那裏,別忘了,你不能死!”

吳醫生似乎知道陳樂要幹什麼了,一把拉住了他:“你怎麼辦?”

“我死不了!從這裏出去之後,立刻去沈家,一刻都不要耽擱,不要走大路!離開這些人的射擊範圍之後立刻下車,從小路繞回去!”

如果這裏出現殺手,那麼很有可能對方已經知道他們在調查這事兒了,極有可能會將殺手埋伏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