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個紅塵之道。」丁峰讚歎,看到了不一樣的道,他眼光幽幽,分析錢光光的劍道至理,紅塵之法。

雙眼之中,一層層剝離劍法之中的迷障,最終窺視本質。

「我的太極劍道畢竟剛剛領悟,距離圓滿,還有巨大的差距,不過卻也擁有包容萬物的特性。」

丁峰轉著念頭,眼看太極護體圖就要砰然破碎,讓他失去了防護,他兩眼卻猛然一亮,太極護體圖也綻放出了光芒,陰陽二氣流轉,竟然將粉紅霧氣吞了進去,進行融合。

太極護體圖再次快速的運轉起來。

「你竟然融合我的道?」

錢光光震驚,非常的震驚。

「錢兄,多謝了!」丁峰笑眯眯道,「繼續,繼續,咱們繼續交流。」

錢光光震驚過來,唯有苦笑,沖丁峰拱拱手,嘆道:「佩服,佩服,改天再交流!」

說罷,他飛身下了擂台。

繼續交流?再交流,他的底細就被窺視光了,交流個屁啊!

擂台之下,震驚了所有的天才弟子。

「西門師兄的悟性,逆天了啊!」

馮宮嘆息。

「要不是有玄天會武,誰能想到西門師兄有這等的悟性?戰擂之上,領悟無上神通,隨後又將錢光光這位玄天宗的天才弟子的劍道也融入了進去,此等悟性,恐怕金三胖所說的天辰也遠遠比不上吧!」

玄雨異樣道,「哪怕西門師兄勝不過二十場,也定會被玄天宗看中,收為弟子。」

遠處,玄影欣慰之中,也不禁嘆息。

「此等弟子,要是我玄水宗真正的嫡傳,那該多好?不過還好,畢竟有一段香火情,將來成長起來,能念著這一份情。」

玄影心念轉動,露出了笑容,這時骨劍飛了過來,笑道:「玄宗主,恭喜恭喜,貴宗竟然出現了此等悟性弟子,潛力無限,未來不可限量。哪怕只是下品神格,將來也能成就巔峰存在,畢竟,真正能站在萬界之巔的,悟性從來都是至關重要。」

「還不是要被你們得去!」

玄影撇撇嘴。

「這叫做你好我好大家好,不是嗎?」

骨劍哈哈大笑。

戰擂之上,丁峰戰敗一位位對手。

他現在對敵的手段非常簡單,就是先守護,了解對方的神通,進行推演,再融入自己的劍道之中,最後一劍擊敗對方。

很快,丁峰迎來了第五十位對手。

「水冰冰,玄天宗弟子!」

這是一位渾身散發出冰寒氣息的女子,面若牛乳,身軀玲瓏,若不是氣息冰寒,絕對讓男人一見就迷失自我,瘋狂的追逐。

自報家門之後,她頭頂上升起了一顆白色珠子。

「西門吹雪,你悟性超強,但論底蘊,你還差的太多,我就讓你止步第五十關,這個成績也不俗了。」

水冰冰的聲音極其的冰冷,她手一指喝道:「萬里雪飄!」

唰……!

寒氣大盛,虛空凝結一片片雪花,旋轉飛舞,竟然發出呼嘯之聲,撕裂空氣。 緋色纏綿:億萬總裁請走開 這哪裡是雪花,分明是一朵朵要人命的兵器。

丁峰身軀一震,紅色的神力噴出,形成防禦之光,卻被雪花飛速的割裂消融,根本抵擋不住。

戒石情緣:冷情殿下世家妻 太極道圖出現,才將雪花抵擋體外,無法寸進。

「這就是你不敗的防禦神通嗎?」水冰冰不為所動,再次喝道,「千里冰封!」

嗡……!

虛空震蕩,雪花凝固,轉眼擂台上變成了一座冰峰,將丁峰冰封裡面,太極護體圖都被凍結,冰寒的氣息讓擂台之下的強者都不禁一個哆嗦,紛紛後退。

「不愧是寒冰女神啊,萬里雪飄,撕裂真神,千里冰封,凍結一切。」

「寒冰女神可是比錢光光更勝一籌,就是金閃閃都不一定是她對手,可怕的是她的攻擊力,很多真神都是她手下敗將,恐怕這個西門吹雪真的要敗了。」

「能引出寒冰女神,西門吹雪也可以自傲了!」

下面議論紛紛,擂台上水冰冰卻眉頭一皺,神色微變。

「連冰封千里這一神通都無法將他徹底鎮壓嗎?」水冰冰頭頂上的珠子一震,噴出了一滴藍色水液,她周圍的空氣立即被凍結,「那就……!」(未完待續。()) ?冰封之中,丁峰體外的寒冰『咔嚓咔嚓』破碎,凍結的太極道圖再次運轉,讓整座冰封都開始龜裂。

「玄冰重水!」

冰封炸開,崩散億萬細小冰粒,丁峰卻盯著水冰冰頭頂上的一粒水滴,神情十分凝重,「一滴玄冰重水,能凍殺真神,你真要祭出?」

丁峰眸子中,釋放出了一絲凶戾之氣。

「擂台之上無生死,只勝敗!」

水冰冰的語氣十分寒冷,她手一點,藍色的玄冰重水劃過一道光芒,在丁峰身前炸開,化成萬千道藍色的冰芒。

勝者生,敗者死,殘酷的心性。

「無生死嗎?」

丁峰反而平靜了,看著凍結靈魂的寒冰之氣降下,他劍光閃閃,施展出了太極陰陽,雙龍絞殺之術。雙龍橫空,轟擊寒冰之氣,爆炸聲聲,寒氣瀰漫,卻難以抵擋。

「大日金烏,烈陽橫空!」

天光劍之上,炸開一團火光,化成了大日金烏,烈陽騰空,用十成十的火之意境催動,大日的威能更勝,更強,更烈,將落下來的寒冰之氣長河不停的消融。

可玄冰重水的威能太強了,哪怕只有一滴,也釋放出無窮無盡的玄冰之氣,讓丁峰催動的烈陽神通都難以抵擋。

烈陽火光的範圍越來越小,上面的玄冰之氣卻也越來越少。

「金烏巡天,給我破!」

劍尖一抖,金烏一聲啼鳴,飛上空中,陡然炸開,將剩餘的玄冰之氣盡數消融,丁峰臉上也適時的閃現出一抹潮紅。

「你竟然破了玄冰重水?」

水冰冰露出難以置信之色。這種至寶,她曾經得到過五滴,一直蘊養在她的寒冰珠中。曾經用兩滴轟殺過真神強者,現在又用一滴。本想結束丁峰的闖關,卻想不到被對方破去了。

「玄冰重水!」

丁峰微微一笑,可他的笑容太冷了,「玄天宗的弟子果然富有,也果然不將我們這些小門小派弟子的性命放在眼裡。」

「太極道印,封天鎮地!」

丁峰目光一凝,全部的精氣神灌入這一劍中,無雙的劍意加持之下。劍尖上凝聚一枚道印,刺破虛空,瞬間到達水冰冰的眉心。

可在剎那間,丁峰劍尖一抖,手腕一轉,竟然調轉劍尖刺向了身後。

砰……!

道印炸開,印在了水冰冰的眉心。

「你是怎麼發現的?」

前方的身影砰然消散,不知何時,水冰冰出現在了丁峰身後,此刻道印光芒閃爍。將水冰冰封印。水冰冰驚愕萬分,問道,「我的玄冰分身。 攝政王妃很難為 就是真神都發現不了?」

「同級之間,你也一般!」

丁峰橫劍將水冰冰拍飛了下去,倒沒有用多大的力氣,否則定能將水冰冰打爆。

「西門吹雪,我記住你了!」

水冰冰根本不管是否被摔著,落下時只是盯著丁峰,神色平靜,可眼神卻萬分冰冷。丁峰明白,這是仇恨的眼神。

「至於嗎?」

丁峰不解。卻也將水冰冰徹底的記住了,以他的心性。要不是顧慮玄天宗,就憑水冰冰釋放出玄冰重水。他就會將她轟殺。

五十關也足夠了,他正準備下去,卻被飛身上來的一位青年攔住了。

「西門吹雪,竟敢封印水師妹,當真好大的膽子!」

青年劍眉星目,氣息凌厲,迫人之極。

丁峰看都沒看他一眼,腳步一抬,落下了擂台。

「你以為躲避就行了?」青年嗤笑,「記住,我名陳源,不久后我們還會見的,那時……希望你還有這份從容!」

丁峰感覺到了強烈的惡意,卻沒有理會,來到報名之處,領走了五萬下品源晶,將其中的四萬扔到了造化池中煉化成了源液。

玄雨四人迎了過來,這個時候,小七也沒興趣參加比鬥了。

「五十關,不愧是西門師兄,太厲害了。」

張狂挑起了大拇指,現如今,他對丁峰是徹底的服氣了,不服不行啊,就是十個他加在一塊兒,也絕不是對方的對手。

差距太大了。

「西門師兄一鳴驚人,從此之後,天下無人不識君!」

玄雨笑道。

金三胖也走了過來,兩個小眼睛閃爍著興奮的光芒,「西門兄,牛氣,真牛氣,連水冰冰這位牛人都不是你對手,佩服!」

「嗯?我怎麼感覺你話裡有話呢?」

丁峰卻感覺到了對方語言中的調侃意味。

金三胖眼皮子挑了挑,古怪的傳音道:「你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

「怎麼說??」

丁峰已經有所猜測了。

「嘿嘿,水大美人雖是一塊寒冰,但在玄天宗卻有萬千的追慕者,你現在敗了她,可想而知今後你會面臨多大的麻煩?別說今後進了玄天宗面臨真神強者的刁難,就是這一次的測試,恐怕都會危險萬分!」金三胖說著,扭頭而去,最後道,「西門兄,給你個忠告,近來低調點,特別是這次測驗,與往日不同,可會死人的!」

婚意綿綿,男神太高冷 丁峰眼光閃了閃,隨後回到了住處。

玄影和兩位長老沖他笑著點點頭,顯然對擂台上的變現非常滿意。

這段時間,丁峰恢復了平靜,沒有離開莊園,難得的是還沒有人來找麻煩。

這一天清晨,玄影將五人召集過來。

「這次會武有變,不再是以往的擂台淘汰。」玄影直接點題,神情嚴肅,「不知是何原因,玄天宗要打開一處封印的地魔界,以斬殺裡面的地魔多少位來評最終勝利者,不過這次的獎勵也十分豐厚,前十名直接被玄天宗的長老收為弟子,同時還有靈寶賜予!」

「宗主,真的是地魔界?」

馮宮大吃一驚,露出膽怯之色。「我們進去還不全被吞了?」

對於地魔,丁峰有所了解,乃是中央大世界的魔族。在大地之下,地底深淵有地魔界。屬於最強種族之一。

傳說,地魔族內有聖人存在。

「放心,這不是真正的地魔疆域,而是被封印的一個地魔界碎片,裡面共分四層,第一層對應大帝,第二層對應真神的真魔,三層對應天神的天魔。四層對應古神的古魔,最強者也就是古魔。」玄影解釋道,「你們進去的是第一層,最多有極個別的真魔出現罷了。」

「怎麼突然改變呢?」玄雨不解,「這樣一來,豈不是有很大的死傷?」

玄影露出無奈的苦笑,還有一抹嘲諷,「我得到的消息是,這個決定也是在不久前才決定的,按玄天宗的說法是。沒有經歷過生死磨礪,就不算精英弟子。」

「宗主,那玄天宗的弟子會不會參加?」

丁峰詢問。在以往的千年會武時,玄天宗的外門弟子也會參加,只是很少,最多不過十餘個罷了,然而這一次打破歷史常規,肯定有不為人知的變故。

他也想到了擂台上,陳源所說,還有金三胖的警示。

以他的猜測,玄天宗肯定會有大批的弟子參與進去。只是想確認一下罷了。

「參加,而且人數會很多。非常多!」玄影警告道,「記住。地魔危險,有時候同伴更危險,除了你們幾個,千萬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

玄雨四人卻一愣,只是點點頭,他們實力雖強,可又怎麼會如同丁峰一樣,經歷過無數次的爭鬥,經驗豐富。

在玄影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了玄天宗的禁地黑魔山。

這座山脈整個漆黑一片,沒有任何植物,十分陰森,然而今天打破了往昔的平靜,一座座神舟或者神山橫渡而來,懸停空中。

八位白袍老者站在雲端,朝著黑墨山打出了萬千禁法,神威莫測,掀翻蒼天,最終在黑墨山的山巔打開了一個百米方圓的洞口。

「十年之期,積分為憑!」

八位白袍老者隱沒之後,高空之上,又出現一道人影,他揮手之間,各個宗派領隊的人身前紛紛出現一個圓環,「這是記錄環,斬殺地魔之後,會出現相應積分,記錄其上,同時裡面還有時間刻度,可隨時查看經歷了多久,距離結束還有多長時間,以及對入口的定位!好了,玄天千年會武,現在開始,從我玄天宗開始,眾弟子進去吧!」

聲音浩浩蕩蕩,傳遍八方,等聲音徹底的落下,玄天宗一方竟然飛出了上千弟子,全部飛入了地魔界的入口。

玄水宗一側。

「每人一個,滴血認主吧,這是記錄,也是憑證,同時也會顯示你們是不是損落了?得到了多少積分?」

玄影有些愴然,「記住,生命第一!」

丁峰點頭,取過一個圓環,滴上了一滴鮮血,頓時和記錄環建立了聯繫,同時一股信息流入腦海。

「帝魔初期一個積分,中期兩個積分,後期四個積分,巔峰十個積分;真魔初期一百積分,中期五百積分,後期一千積分,巔峰兩千積分!」

至於天魔,則沒有任何信息。

真神之境,每一個小境界都有天大的差別,像金閃閃、水冰冰都能越級斬殺真神,也不過是最普通的真神初期的強者罷了,想斬殺中期之境的真魔,就有些不太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