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是有把握千魅會阻止百里泠殤,還是他自信自己有把握勝得過他!

看著幾人離去的背影,文澤站在原地,俊美的臉上淡然如水,看不出任何情緒!半響,向著另一個方向離去!

「那個文澤,我感覺為何與一年前有些不同呢?」跟上千魅的狄天樂,忽然喃喃自語。

「什麼?」千魅腳步猛然一停,嚴肅的看著狄天樂!、

「你為何反應這麼激烈?」狄天樂俊臉微微意外的看著她。

「少廢話!你感覺到了什麼?」千魅瞪他,厲聲道!

「他現在雖然看起來與一年前無異,行為舉止也沒有任何變化,但是唯一讓我覺得不同的就是對他的感覺,好像比一年前多了一絲什麼?」狄天樂皺眉似乎在想著那些不同! 「一年前我見他時他是與一個朋友一起去的醉月樓,當時就是因為他身上的與周圍格格不入的氣質才引起我的注意的,我猜想他肯定不是主動來的醉月樓,應該是被朋友拉著去的吧,神色淡然從容,如蓮的氣質,就算是當苒兒姑娘邀他一見他都沒有露出任何欣喜若狂的神色。」

「與現在相比倒也沒有什麼變化,但是我總感覺多了一絲什麼?」狄天樂用手抓抓腦袋,似乎絞盡腦汁在想。

「狂傲!眉宇間多了一絲狂傲!」千魅聽完他的話,忽然淡淡的說到,眸色幽暗深邃!

「對,對,對,就是狂傲。」狄天樂豁然開朗的猛拍雙手,神色激動!

「儘管我只見過他一次,但是他的舉止語氣都很卑謙,說話都是帶著微笑,溫文爾雅,雖然他現在亦是如此,但卻給了我一種傲然高貴,不怒自威的感覺,好似天生如此,這中間的反差似乎有點大,還是我之前的判斷就有誤?」拖著下巴搖頭冥思苦想!

千魅眼神微眯,神色一凝,與百里泠殤對視了一眼。

須臾,沒有多言,便又繼續往前走去!

狄天樂眉頭輕輕一挑,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抬步跟上!

「狄公子是不是走錯路了?」百里泠殤忽然停下冷眼看著他!

千魅眨眨眼沒有說話。

「沒有啊?這不就是去皇子府的路嗎?」

「但是本皇子記得狄府別院好像並不在這條路上!」

「誰說本公子要回別院,那裡就本公子一個人多無聊?本公子今晚就住在皇子府了,順便去看看玉風還有包子!」

「府中不歡迎外人,趕緊滾!」百里泠殤明顯不耐,冷眼看著他!

「外人?你說本公子是外人?本公子與魅兒相識比你還早,相處的時間更比你長,你問問她誰才是外人?」狄天樂氣憤的說到,然後看向千魅!

「你們倆要吵,就給本姑娘滾遠點!」千魅冷冷的丟下一句話,頭也不回的向前走!

「娘子…」百里泠殤聲音委屈!


「魅兒。」狄天樂也不甘示弱,裝可憐!

狄天樂眼神微閃,快步就要向前走,忽然迎面一股殺意的勁風,臉色一沉,身形快速一閃。

「你!」咬牙瞪著他。

「不要跟著她,否則本皇子殺了你!」百里泠殤冷冷的看著他!冷酷無情的眸子染上一股殺意!

狄天樂心裡微微一寒,他竟然真的對自己動了殺意?是為了她嗎?他將她禁錮的這麼嚴實,他是該喜還是該悲?

「呵呵,你不怕她生氣?」狄天樂玩味勾唇邪笑,一點也不懼怕他的威脅。

「她生氣,有本皇子陪著她!」

丟下二人走在獨自走在前面的千魅,忽然勾唇淡淡說道。

「再不出來,他若是出了什麼事?本小姐可不管哦!」

空蕩的巷口沒有任何人,千魅腳步不停的走著,好似剛剛只是在自言自語。

就在她身後忽然顯現出一個曼妙的人影,臉上帶著一絲挫敗。、

「當初真不該把那一根毛給你,害的本小姐躲在哪,你都能找到!」

「你一出現方圓十里都是你身上的狐騷味,你覺得本姑娘還需要藉助你那根臭毛髮嗎?」千魅停下步子,轉身像白痴一樣的瞥她一眼。

來人正是雲妖,其實早在千魅剛進醉月樓就發現了她的存在了,既然她不出來,她也懶得去找她!

「有嗎?有嗎?」聽千魅一說,雲妖還特地嗅嗅身上的味道,不過轉眼間便反應過來,怒瞪了一眼千魅,一張嘴就氣死人!

「哎!明天要不要本小姐幫你?讓那個女人輸的一敗塗地!」雲妖用胳膊肘搗了搗千魅一臉傲嬌得意的看著她!好似再說快來求我吧,求我我就幫你!

千魅似乎並沒有如她意料,只是不屑一哼,「你確定你能比得過她?人家好像光長相就勝你一成,舞技更是不凡,到時候你要是輸了,那本小姐豈不是更丟人?別忘了,所有人都知道你雲娘子可是三皇妃的姐姐!」

「千魅,你竟然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就這麼對老娘沒有信心?別忘了老娘的本家是幹什麼的?」雲妖臉色一黑,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她!

「怎麼會忘,媚惑世人的本事除了你們這一群狐狸還有何人?只是所有人都看著呢,若是你參加,那豈不是更被人笑話三皇妃請來自己的姐姐做幫手,自己卻是什麼都不會的廢物?」千魅淡淡的說到!

「那你是想要被人笑話,還是想要你夫君為了你在眾人面前殺人?被人唾罵?」她知道,若真的是其他人贏了,百里泠殤肯定不會答應這個要求,他那麼冷血的一個人,肯定會當場直接將那個女人給殺了,也不會讓千魅為了此事皺一下眉頭!

「你說呢?本小姐會選擇哪個?」千魅勾唇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很是神秘莫測!

額!

雲妖看見那個笑容,忽然感覺都點冷,呵呵,那還用想?這個腹黑狡猾的女人肯定是兩個都不選!

「那個女人絕不簡單,你可要小心點!」慵懶的氣息退去,雲妖正色道!

「被人百般刁難都能面不改色的應付自如,這樣的女子是傻子都能看出來不簡單好吧!」千魅鄙視的看了她一眼!

雲妖好不容易平復怒火馬上就要爆發出來,卻見千魅又道,

「你若再不去救他,他那張俊臉真的有可能會被毀容哦!」

「她毀不毀容關本小姐什麼事?」雲妖冷哼一聲,不為所動!

那邊傳來一陣陣的打鬥聲,不用想,狄天樂肯定是被打的料!

「哦,我明白了,你是巴不得他毀容吧,那他就不能整天盯著那張妖孽臉迷惑小姑娘了是吧!」千魅恍然恍然大悟,聲音拉的老長,語調陰陽怪氣,似乎故意刺激她的。

「可是你這樣做是不是太不道德了,若是他知道你是故意不救他,他肯定會怨你的!」

「他若是怨你了,你肯定就見不到他了,那你的這一劫肯定會非常的不愉快!」

「不愉快就渡不了劫,渡不了劫,你就成不了仙,成不了仙,你就只能再等一千年了。嘿嘿」

千魅語氣飛快,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完這一連串,還壞壞一笑的看著她。

雲妖的臉已經徹底黑成炭了,眼神噴火,隱隱的在醞釀著暴風雨。

「嘿嘿,你說本小姐分析的有沒有道理!所以說你還是快點去救他吧!」

「千—魅!」一聲怒吼迴響在在巷口,雲妖的臉已經黑的不能再黑了。她今晚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才會來見這個女人的!

吼聲震天,雲妖吼完聲音還一波一波的回蕩,剛剛還在打鬥的兩人瞬間出現在千魅面前。

「娘子,娘子,你沒事吧?」百里泠殤緊張的上下其手摸著千魅。

「額,沒事!」有事的是那個女人!

「好了!搞定了,他交給你了!」千魅一拍手,邪魅一笑,拉著百里泠殤的手就離去!

「千魅!」雲妖咬牙,她剛剛又是故意的!

「嘖嘖,氣大傷身,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還真是丑!」千魅說完最後一句,趁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立馬被百里泠殤抱起,消失在原地。

早已隱在暗處的厲風聞言嘴角狠狠一抽,皇妃一直都是如此的氣死人不償命!

「千魅!不要讓老娘下次再見到你!」雲妖大吼!

「哎,魅兒等等我!」狄天樂頂著一個熊貓眼,在後面大喊還想要跟上去!

「喂,你幹什麼去?」雲妖攔住他!

「臭女人,不要擋著本少爺的道!」

「人家夫妻恩愛,你跟著幹什麼?」雲妖瞪眼!

「本少爺幹什麼關你什麼事?」

「她是老娘的妹妹,你要去破壞人家夫妻和諧,老娘當然不允許!」雲妖本來被千魅的氣的火氣就很大,現在見他就來氣!

「誰說本少爺要去破壞他們夫妻關係?」狄天樂臉也黑了,咬牙切此的看著眼前胡扯八道的女人!

「那你幹嘛要跟去!本小姐今晚沒地方去了,就去你的狗窩湊合一晚上,不要太高興!」雲妖翻了他一眼,又接著說到!

聞言,狄天樂瞬間睜大眼睛看著她,狗窩?湊合一晚上?

這個厚顏無恥的女人! 我在漫威無限抽卡

狄天樂怒極反笑,


「呵呵,鼎鼎大名,富可敵國的雲閣閣主,竟然會淪落街頭要住本少爺的狗窩?既然是本少爺的狗窩,那就是非狗類不能住,你這隻臭狐狸還是繼續在街上流浪吧,說不定那個好心人會收留你一夜。不過,若是你現在再本少爺面前變成一隻狗,本少爺到可以考慮考慮收留你這一隻流浪狗!」


狄天樂悠悠的說到,腳步向另一個方向走去,也不管身後的女人!

「喂,狄小樂,你給本小姐說清楚,本小姐那裡臭了,說你那是狗窩,本小姐都是給你面子了!哪裡有本小姐的山洞舒服!」雲妖在後面嬌蠻罵道,快步跟上他!

「滾回你的山洞,不要跟著本少爺!」

「不要,本小姐今晚就跟定你了!你若是再趕本小姐走!小心本小姐將你變成一隻小狗!哼!是黑色的好看呢?還是紅色的好看呢?」雲妖狀似思考!

「哎,狄小樂你說你喜歡什麼顏色?」

「狄小樂?狄小樂?你說句話呀?」

「難道變成了啞巴?又丑又啞,肯定沒人要!」

「…」

昏暗的小路上,女子一蹦一跳的跟在男子身邊小嘴喋喋不休的說著氣死人不償命的話!笑聲清脆悅耳!

但是男子卻是一言不發的走著,絲毫不理身旁吵鬧的女子,因為他此時閉著嘴,完全是為了堵住胸口的怒火!

腳步聲漸遠,另一個故事是不是又要開始…。

午夜紅賬內,某人一遍一遍的索取獎勵,直到身下人軟語求饒,才不舍罷手,緊緊摟著懷中嬌軟的身子,平復著眼中的炙熱!

「你夠了沒?」感受到身上逐漸膨脹的*,千魅羞紅的臉嗔怒!身上簡直就是被車子碾壓一般疼痛!

「沒夠,永遠都不會夠!誰讓娘子一整天都在誘惑著為夫!」輕輕吻著她臉上的汗漬,某人狐狸一般的笑道!

千魅頓時氣得沸騰,這個無恥的男人還怨她來了!

「我懷疑現在那個文澤並非我第一次見到的那個文澤!」千魅平靜下來,正色說到!

「娘子為何這般認為?」某人手上不停,眼神也不知道往哪掃著,語氣慵懶的問著!

「我們初次見他的時候是在一個客棧里,看他第一眼,我的印象也如同狄天樂說的那般,他就像是一朵空谷幽蘭,又像是一個不與世事的隱世,若說這只是表面,一個人的眼神就算在裝都會暴露的但是他的眼神也的確是與世無爭一般,而現在這個文澤,雖然極力在扮演他的行為舉止,不得不說的確是很像,也許扮演的那個人有一些跟他相同的氣質,一樣從容不迫的態度,一樣淡然的氣質,但是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掩飾不住他身上狂傲的性子,做什麼事都非常自信的一面,最主要的是,他看起來對我很尊敬,但是對你好像一點忌憚恐懼的心理都沒有,而且還表現的更為自信,高貴!讓人很奇怪,他不過就是一個官宦子弟而已。還有,我第一次見他時,他對自己的妹妹滿眼都是寵溺,可是今晚他在提到他妹妹是,眼裡明顯閃過一絲厭惡!所以我懷疑他肯定不是原來那個文澤,但是是什麼時候被換掉的呢?」

------題外話------

問題來了,湘簾感覺評論區最近有點冷清,難道親們沒有什麼要跟湘簾說的嗎?~~,又到月末了…。 千魅正在微微皺眉深思,但是旁邊的某人正在吻得不亦樂乎。

「到底是什麼時候呢?」千魅喃喃自語。

「娘子在為夫懷裡研究著另一個男子,真的好嗎?」咬著千魅的脖頸,某人帶著一絲懲罰的說到,聲音嘶啞媚惑。

「我正在想正事呢,你正經點好嗎?」千魅無語的嬌嗔。

「為夫一直都很正經呢,娘子說的話為夫都聽著呢。」某人抬起無辜的大眼,若是忽略他手放的位置,千魅一定會被他小鹿的眼睛騙過。

千魅無語。

「那你說這個文澤會是誰假扮的?」

「娘子心裡不是有猜測了嗎?」

「難道真的是他?」千魅微微一驚,她說他最近怎麼絲毫沒有動靜了,這好像一點也不符合他的性子。

「那是在什麼時候呢?在帝陵事件之前,還是之後?真的文澤,去哪了呢?」

「娘子,不覺得現在想這些問題是在浪費時間嗎?」某人終於不耐煩了,低頭直接堵上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上下其手!

「嗚嗚,嗚嗚。」放開我!你這隻發情的殭屍!

一室旖旎,只留春光無限好!心情激動亢奮睡不著覺的文靈兒,躺在床上翻看著丫頭小紫在外面買的書,練就了這麼多天的她,在面對那些東西早已是面不改色,似乎還津津有味的看著,不時地模仿上面的動作輕浮的·笑容帶著極致的媚惑,

一想到明天就可以以全新的面貌見殤哥哥了,她就非常的激動,若是明天她在比舞大賽中獲得頭魁,那她就可以和殤哥哥共度良宵了,她很有自信自己這麼多天學的東西一定可以再明天晚上豬抓住殤哥哥的心,讓他休了那個平庸的皇妃!

「咚咚!」

就在文靈兒陷入美好的幻想之中的時候,突然聽到敲門聲,頓時嚇得花容失色,臉色慘白!

「誰,誰啊!」微微顫抖的聲音,暴露她的心虛。

「我!」

「哥哥?」文靈兒,微微吃驚!這麼晚了,哥哥來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