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飛出去的身影又撞在了牆上。「砰」的一聲悶響,疼的讓人看著都覺得身上毛毛的。

又見那人爬起來,驚駭抬頭不可置信。「墨九卿!」

倒飛出去的是明磊,出手的是墨九卿。

橫在腰間的胳膊,強勁有力。月千歡慵懶放鬆站姿,後背懶散靠在墨九卿懷中。

墨九卿看也不看明磊,勾唇邪笑低頭。「歡歡知道我來了?」

「你衣服上的熏香,還是我親手熏葯香的。」

所以,隔著大老遠的距離。月千歡敏銳的鼻尖一嗅,早就發現墨九卿來了。

墨九卿在這兒,明磊想對她出手。簡直痴人說夢!

月千歡抬頭看向明磊。明磊驚駭交加,臉色極其難看扭曲。「墨九卿,你竟敢擅闖明家!」

「擅闖?」

墨九卿邪佞一笑。他摟著月千歡,指尖勾著月千歡一縷髮絲把玩。

鳳眸邪氣,斜睨明磊。墨九卿說:「我就是殺了你,也沒有人會知道。」

「你!」

明磊身體一抖,感到害怕了。

墨九卿完全有這個實力殺他。只要墨九卿不想人知道,就不會有人曉得他被誰殺了。

想到此,明磊臉色越發難看。他惡狠狠不甘的瞪著月千歡和墨九卿。

墨九卿:「歡歡,要怎麼處置他?」

月千歡勾唇一笑。沒有回答墨九卿,反而是反問明磊。「明家主,你猜我們會怎麼處置你?」

「月千歡你敢!我可是你的親外公,你對我動手,大逆不道,必遭天譴!」

「那你三番五次要殺我,就是理所應當?」

「當然!」明磊義正言辭,全然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他戾氣扭曲的說:「你是我的外孫女,不說你。明芊芊的生死也是我說了算!是我生了她,她再生了你!」

月千歡聽得一愣,隨即被氣笑了。

明磊這是什麼歪理?

因為明芊芊是她女兒,她是他的外孫女。所以是死是活,都看他明磊?而她們,做什麼都是大逆不道?

「明磊,你算什麼東西!」月千歡目光冷的嗜血。 這就是月千歡厭惡古代男人的原因。幾乎大多數男人眼底,女人都是附庸品。

就像是他們手中的玩物。生死都是他們說了算,簡直噁心!

月千歡掙脫墨九卿的懷抱。抬手一握,掐住明磊脖子將他提起來。

明磊猝不及防的被掐住脖子。回過神想要掙扎,墨九卿眸光一閃。明磊立馬身體僵硬,一動不能動。

月千歡:「你說的不錯,因為有你,才會有明芊芊,才會有我。但是你,實際連垃圾都不如。」

明磊瞪大眼睛,惡狠狠瞪著月千歡。

「一個對自己女兒下毒,毒害了十三年的畜生。再有對外孫女下毒,明磊你還真是畜生不如!」

「那,那又如何……月,月千歡……你不敢,殺,我的!」

明磊被掐住脖子,說的斷斷續續。但神色極為堅定!

月千歡:「不敢殺你?」

「歡歡不殺你,不過是怕髒了手。不過我不介意親自動手,碾死你這個雜碎。」

說著,墨九卿垂眸溫柔看向月千歡。「歡歡覺得呢?」

他看出月千歡眼底的怒意,還有沸騰的殺意。

墨九卿不由抬手摸了摸月千歡頭。這動作讓月千歡微微一愣,眼底的殺意也消散了一些。

月千歡回頭看向墨九卿。顯然不解墨九卿突然摸她頭幹什麼?

墨九卿:「歡歡費不著為了這雜碎生氣。放手吧,交給我來處置。」

「不。」月千歡搖了搖頭。「有因有果,這件事得我自己親自來。」

月千歡並不在意明芊芊的看法。但她不想因為墨九卿動手殺了明磊,而讓明芊芊對墨九卿心存偏見。

其次,月千歡冷冷眯眸。「殺了他,不會對我有什麼影響,只會讓我分外開心。」

墨九卿擔心的,是怕月千歡殺了明磊有陰影。

在這個時代,長輩如天。頂撞一句都是大逆不道,更何況親自下手。

墨九卿不想讓月千歡有丁點的委屈。而月千歡也不想讓墨九卿踩進泥坑裡。

抬頭,冷冷看著明磊。月千歡彈指,一顆丹藥飛向明磊。

明磊身體一顫,下意識閉緊嘴。月千歡好似早已猜到了一樣,握手一用力,扳開了明磊的嘴。

丹藥入口即化,明磊吐都吐不出來。

月千歡鬆開了明磊。明磊大驚失色,憤怒大喊:「賤人!你給我吃了什麼東西!」

「能要你命的。」

「賤人!解藥,解藥給我。」

明磊撲過來,再次被墨九卿拂袖撞飛出去。

明磊這次再也沒有力氣爬起來了。他軟軟倒在地上,口中淌血,灰敗的臉更加虛弱無力。

月千歡走到明磊面前,冷笑開口:「明家主,我說過了。我在利用你,所以我現在還不會殺你。」

「但是安全起見,你還是吃了丹藥能聽話點。」

「月千歡!賤人!我不會讓你陰謀得逞的。我已經書信給那些人了,他們不日就會來找到你,然後殺了你!」

「我知道。」

聞言,明磊身體僵硬了。他瞪大眼,不可置信的看著月千歡。

隨即明磊又反應過來,哈哈大笑:「哈哈哈,月千歡,你找死!」 「哈哈哈,月千歡你找死!你找死!唔——」

墨九卿一個眼神,明磊頓時痛的說不出話來。他身體蜷縮成一團,痛苦的扭曲了臉龐。

明磊此刻,比一個遲暮的老者還要蒼白虛弱。然而,沒有人會心疼可憐他。

明磊的惡,更令人髮指!憎惡!

「月千歡!」

明磊咬牙忍著痛,他惡狠狠瞪著月千歡。 婚然心動,墨少的小妻子 「月千歡,你不會知道他們會怎麼對付你的!」

「他們會先把你捆起來。然後一點點折磨死你!哈哈,你還不知道吧?你曾今有個雙胞胎哥哥。 大將軍 他就是這樣的下場!」

明磊獰笑著,臉孔十分可怖。

他說:「要是當初知道還有一個你,我早就親手殺了你!」

「可惜你並不知道。」

明磊聞言,臉孔扭曲了。

他恨恨瞪著月千歡,隨即又看向墨九卿。不懷好意的說:「墨九卿,我勸你還是早點丟下月千歡,趕緊逃命去吧!」

「你能暴揍霸梟,那又如何?你得罪不起那些人的。哈哈,你也會死的很慘!」

墨九卿聞言,鳳眸微眯。似笑非笑的「哦」了一聲。

明磊接著說:「墨九卿,你不過也是被月千歡利用的人。你以為她真的喜歡你嗎?」

明磊這話,讓墨九卿稍稍提起點注意力,多看了他一眼。

見此,明磊頓時以為找到了離間月千歡和墨九卿的機會。明磊立馬說:「墨九卿!這個賤人要真的喜歡你,就不會勾引我孫兒明越了!」

「噗!」

月千歡沒忍住,噴了。

明磊卻越說越得意。「你看見了嗎!她心虛了!她在利用你!」

墨九卿嘆口氣,回頭看向月千歡。「歡歡,他說你利用我。」

「對啊,沒用啊!我可不是就在利用你嗎?」

聞言,明磊眼睛瞪的大大的。

月千歡居然承認了!這不對啊!

明磊看兩人的反應,根本不像是被自己離間成功的樣子。反倒有種親昵羨煞旁人的秀恩愛的感覺!

更讓明磊閃瞎眼的,是墨九卿接下來的話。

墨九卿說:「那歡歡利用我就夠了。區區一個明越,沒有讓歡歡利用的價值。」

「可別吃醋了,我和明越之間什麼都沒有。」

「但我還是看他不順眼。」

「那就不見他好了。」

「……」明磊身體僵硬,石化愣在那裡。

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大腦像是被石頭卡住了一樣。為什麼跟他想的不一樣?

傲慢輕蔑的斜睨明磊,墨九卿手一伸將月千歡摟進懷中。「歡歡,我們回去吧。這裡太臟,辣眼睛。」

「好。」

「月千歡!墨九卿!他們不會放過你的!你們不得好死!」

身後傳來明磊惡毒的嗓音。月千歡腳步一頓。

偏頭回眸,月千歡嘴角勾起一抹冷戾狡猾的笑。她說:「你提醒了我一件事。」

明磊毛骨悚然,突然有極為不妙的預感。

只聽月千歡說:「我會傳出消息去,鎖魂箭在你明磊手中。明家主,你猜九玄鶴會怎麼做呢?」

瞳孔驟然緊縮,明磊駭然驚恐。

月千歡好毒!

月千歡冷笑,「就讓明磊和九玄鶴,狗咬狗去吧。」 九玄鶴為了鎖魂箭,都快瘋了!當即一聽有人傳言,鎖魂箭被明磊得到了。立馬衝過去找明磊。

月千歡得到消息時,已經是第二天了。

絲毫不意外,明磊和九玄鶴大打出手。兩人的聯盟,也幾欲破裂,搖搖欲墜。

月瀾星看著月千歡,「小歡,你這個辦法管用嗎?恐怕九玄鶴細細一想,就會懷疑到你。」

「他當然會懷疑我。不過誰讓明磊偏偏私下找我呢?」

月千歡惡劣一笑,腹黑十足。接著說:「如果明磊沒有私下見我,九玄鶴早就來找我了。現在嘛,九玄鶴更加相信鎖魂箭在明磊手中。」

要不然,明磊為什麼私下見她?

要不然,為什麼明磊最近一直把自己關在院子里不出門見客?

這些對於急切驚慌的九玄鶴而言,都是疑點!不懷疑明磊懷疑誰?

而等九玄鶴回過神懷疑她時。月千歡已經和九星苑眾人到了正中三家之地。到了那裡,九玄鶴再想動手也不敢了。

月千歡:「九星苑的隊伍明天就出發。哥,你和我們一起去吧。」

幾日下來,月千歡這一聲哥也喊得順口,不彆扭了。

月瀾星皺了皺眉,「我跟著一起去,不會暴露,惹來墨家警覺嗎?」

「不會。」

月千歡摸著下巴,微笑端詳月瀾星這張臉。

作為雙胞胎,他們無疑是極為相似的。要不是月瀾星沒有一身邪氣,也不似她狂傲囂張。走出去,怕是別人都會以為他是千公子。

月千歡又說:「現在我身份已經暴露。他們只會盯著我。對你,就沒那麼在意了。不過還是要小心謹慎為上。」

「嗯,小歡放心。對付墨家,我知道該如何做。」

「至於墨九卿你嘛!」

月千歡眯眸,邪氣一笑盯著墨九卿。「還是老規矩!」

要麼和月瀾星一路,要麼回玉佩空間去。總歸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月千歡身邊。

現在全朱雀都知道有墨九卿這麼一個,能暴打霸梟的強者在。月千歡可不想嚇跑了敵人,那還怎麼玩?

墨九卿聞言摸了摸鼻子,鳳眸微眯。 雍正熹妃傳 怎麼覺得被歡歡嫌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