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長生微微有些詫異,朝着宮殿正當中看去。

只看見在一供桌之上,竟然懸浮着一顆金色的珠子。

乍一眼看,五彩光芒,將這顆珠子縈繞起來,像是一個罩子罩住一般。

金色的珠子,發散出一股純香的氣息,雖然被五彩光芒罩住,卻依舊是溢了出來。

一股清香,沁人心脾。

“九世金丹!”李長生整個人都已經怔住了。

這聖地祕境之中,果然有寶貝。

九世金丹,又名“九轉流金丹”。

據傳,張道陵張天師,于山中煉丹,丹成,而龍虎見,於是世人將那座山,稱爲“龍虎山”。而這九世金丹,就是張道陵張天師在龍虎山煉製出來的金丹。

曾有傳聞,這九世金丹,凡人服用之後,能夠擁有九世善果,集於一身,如此九世的氣運,強加於一身,自然威力不可小看。

河下情事 更有人言,這九世金丹,能夠讓人服用之後,一剎那間飛昇成仙,丹藥之中溢出的清香,即便是聞一口,也能延年益壽。

當然,傳說歸傳說,這九世金丹具體有何功效,恐怕只有張天師一人知曉。

但是,如此寶貝,今日竟然出現在李長生的眼前,確實讓李長生也禁不住吃了一驚。

李長生匆匆忙忙邁步向前,來到了九世金丹旁邊。

近一看,五彩的光芒,似是彙集了天地大道的靈性,不斷縈繞回旋着,將九世金丹的氣息,牢牢地包裹住一樣。

這九世金丹,存於聖地祕境之中,至少有千年以上的時長。

這麼長的時間,丹藥的功效,被這五彩的光芒封住,絲毫沒有流失分毫。

李長生深吸了一口氣,思索片刻,似是突然明白了什麼,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自語說道:“看來……這乃天意……”

話音落下,伸出手,便想去取這懸浮着的九世金丹。

猛然之間,一道光束閃出,震在了李長生的手掌心上,一下子將李長生震退兩步。

“咦……原來這五彩光芒,不僅有封存金丹的功效,還能夠將金丹護住。”

李長生有些詫異。

只見他雙手結了個道門法印,手輕輕往前一推,手掌再次摁了上去。

法印發散出淡淡的微光,一下子沒入了五彩的光芒之中。

五彩的光芒,與法印像是纏鬥起來一樣,一時之間,竟然不分上下。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一刻鐘,只需要多等待一刻鐘的時間,這五彩的護丹光,便可化去,到那時……這九世金丹,我就可以收走了……”

李長生也不急,在這金丹前邊的空地之上,盤腿坐了下來,靜靜守候。

沒到幾分鐘的時間,只聽見外頭一陣吵雜聲。

再一看,卻見蠱聖女與一幫人,竟然也趕到了宮殿之中。

李長生微微有些驚訝,開聲說道:“那外頭的四大元帥,沒將你們攔下來?”

蠱聖女一聽,“嚶嚶嚶”地嬌笑起來,說道:“那四大元帥,確實是厲害得很,還好他們被限制在那一塊區域,也離不開,犧牲幾個人,總能逃到這裏。”

此時,進來的衆人,已經看到那被五彩光芒包裹着的九世金丹。

“這……這莫非就是仙丹?”

來人目瞪口呆。

“我滴乖乖……我聽說,仙丹吃了,能讓人立刻飛昇成仙,這莫非……就是能夠讓人成仙的仙丹?”

“仙丹的功效,又豈非我們能夠想象?今日若能將仙丹拿到手,也不枉白來這聖地祕境一趟……”

衆人你一言我一語,越說越來勁,目光之中,都閃爍着光芒,一個個垂涎欲滴。

蠱聖女嬌笑着說道:“小弟弟,你把這金丹交出來,我能保你一條性命,要不然,這些人要是衝上去,能把你撕碎了。”

蠱聖女說話期間,衆人早已經被貪念所牽引,貪婪地往李長生的方向走去。

李長生冷冷“哼”了一聲,面色一厲,說道:“今天,這九世金丹,誰也別想碰。”

“喲……小兄弟,好大的口氣,我們這裏這麼多人,每個人進聖地祕境,都是爲了寶貝而來,這九世金丹,你要想取……可得憑本事。”

“小兄弟,乖乖把這仙丹讓出來,哥哥們還能保你無事……”

“你就當進這聖地祕境,見見世面,至於寶貝之類的,還是別打主意了,如若不然……嘿嘿……”

只見一位獨眼大漢冷冷一笑,絲毫不將李長生放在眼裏。

在衆人眼中,李長生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又能有多大作爲?

這聖地祕境裏頭的金丹,若能拿到手,即便不能飛昇成仙,也可以讓自己修爲大漲,這在衆人眼裏,可是天大的寶貝。

末法時期,修行本來就是不易。

如今有這麼一個走捷徑的機會,可是千金萬兩都換不來的。

李長生站起身來,將手中銀白色短劍一甩。

只聽見“叮”的一聲劍吟,銀白色短劍迎空而下,在宮殿的地面之上,劃出一道深深的痕跡,隨後插在了大地之上。

李長生冷冷地說道:“今日,誰若是敢邁過這條線,別怪我無情。”

“好,好,好,我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能攔住我們。”

衆人“哈哈”大笑起來,只當李長生是故作鎮定。

一旁的蠱聖女,冷眼看着,心中暗笑不已。

她倒是不急着動手,這進入宮殿之中的人,她都有仔細分析過了,修爲實力都不行,對於她來說,根本造不成任何的威脅。

她現在要做的,就是靜靜地等這羣人衝上去,將李長生撕碎,然後她再出手,將金丹搶過來。

衆人到了李長生所劃下的橫線一旁,大笑着說道:“來來來,我們一起邁過這條線,看看這小傢伙,能將我們如何?”

大家紛紛狂笑起來,衆目睽睽之下,一步,兩步,三步……

一時之間,好幾人同時邁過了橫線。

李長生面色一厲,怒斥一聲,說道:“過我線者,殺無赦……”

話音落下,整個人身形一躍而起,雙手結印。

只看見天地之間,似是有青光一閃,浩瀚的威勢,頓時從李長生的身軀之中狂涌而出。

無數光芒,直射向邁過橫線的衆人。

狂風凜冽而過,也不知道從哪個角落吹了過來。

我才是妖精的心上人 衆人感受到無匹的殺意,頓時臉色一變。

“糟糕……不好……”

獨眼大漢反應過來,話一出口,就被一道青光擊中。

只聽見“轟隆”一聲巨響,獨眼大漢瞬間被炸成爛泥,四濺飛射。

無數的青光飛射而來,像是在虛空之中,凝成強大的攻勢,猛然之間,朝着邁過橫線的衆人狂壓下去。

巨大的聲威,鋪天蓋地而來,根本無法抵擋。

一旁還待看“河蚌相爭”的蠱聖女,也頓時臉色一變。

衆人看着無盡的攻勢,化作無數凌厲的殺意,橫掃而來,頓時呆若木雞,倒吸了一口冷氣。 青光掃過,頓時就要了幾個牛鬼蛇神的性命。

還有幾人,反應稍稍快一些,僅僅只是被傷到。

衆人見狀,頓時都被驚駭住。

萬萬沒有想到,李長生竟然有如此威勢,一出手,簡直如同霹靂驚雷,威不可擋。

李長生淡淡掃了衆人一眼,說道:“還有誰想上前?大可一試……”

衆人聞言,面面相覷,一時之間,卻是沒人膽敢再應一句。

蠱聖女臉上一個媚笑,“喲”了一聲,緩步,朝前走來,口中說道:“看不出來……小弟弟你還有點本事,怪不得敢說這樣的話……”

李長生冷哼一聲,卻是沒有說話,盯着蠱聖女。

衆人自然知曉蠱聖女的身份,見她走上前來,連忙讓開了一條道。

一時之間,氣氛仿若僵住了一般,時間都像是凝結了一樣。

“只不過……”卻見蠱聖女話鋒一轉,說道:“小弟弟你這手段,糊弄一下別人,倒還可以,要想嚇住姐姐我,倒還是嫩了點……”

“噢?”李長生說道:“我不曾想嚇唬任何人,只是……我所說的話,說到做到……今日這九世金丹,誰想碰一下,都得先過我這一關……”

“九世金丹?”

衆人聞言,頓時瞪大了眼睛。

蠱聖女也微微怔了一下。

畢竟衆人只知道這乃是聖地祕境之中的仙丹,知道是個寶貝,但具體來歷,卻是不清楚。

“莫非……你知道這仙丹的來歷?”蠱聖女好奇地問道。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知道一些。”

“可否說來聽聽?”蠱聖女問道。

“此乃張天師於龍虎山之上,煉製七七四十九天所成的九世金丹,丹成之時,天空之上,顯現龍虎之勢,霞光萬丈,人世之間,只有三顆。”

一個冰冷的聲音,從衆人身後傳來。

衆人連忙回身一看,頓時禁不住再次呆住。

只見那東瀛男子,和傀儡術男子,出現在衆人的身後頭。

蠱聖女臉色鐵青,她自己萬沒想到,這兩個人,竟然會選擇這一條道。

“你們兩個……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蠱聖女大驚失色。

兩隻布偶傀儡叫喚道:“其他的路,都給那幾個傢伙霸佔了,還好我家主人聰明,臨時決定換一條路走。”

東瀛男子淡淡一笑,說道:“我與姬兄已經達成協議,二人聯手,所得的寶物,對半分成。”

“姬兄?姬昊天……”

衆人驚呼,紛紛朝着兩旁挪開。

這東瀛男子的來歷,衆人不太清楚,但這姬昊天的名頭,卻是聽說過。

響徹西南地下術法界,算得上是一個頭號人物了。

如此實力強大之人,會願意與這東瀛男子聯手,足以看出,這名東瀛男子的本事,也是不凡。

蠱聖女臉上神色恢復過來,嬌笑一聲,說道:“姬兄,不知道,我現在還能不能加入你們的合作當中?放心……小妹我爲你們開山劈石,你們吃肉,小妹我只分一杯羹就好……”

“哈哈哈……”一直未曾說過話的姬昊天大笑起來,說道:“蠱聖女既然感興趣,願意加入我們,我們自然是榮幸之至。”

幾人一陣商討,完全不將衆人和李長生放在眼裏。

在他們看來,三人聯手,幾近無敵,至少在這一條道路上,不用擔心突然殺出個程咬金來礙事。

東瀛男子微微一笑,看向了前方的李長生,說道:“九世金丹的妙用,想來這位小兄弟必然知道,先前聽聞,小兄弟乃是道門中人,不知道我有沒有記錯?”

李長生說道:“不錯。”

“好……”東瀛男子點了點頭,說道:“那這九世金丹,也算得上是道門中的至寶,看在這位小兄弟一心護寶的份上,你若交出金丹,我們三人……可放你一條生路。”

李長生眉宇一挑,冷冷說道:“我若是不交呢?”

“不交?”東瀛男子輕蔑一笑,看了一旁的蠱聖女一眼,說道:“蠱聖女,剛纔你說什麼來着?”

蠱聖女心領神會,笑道:“我說我會幫哥哥們開山劈石……這小子既然不知死活,我就幫兩位哥哥們,收了他……”

話音落下,只見蠱聖女身形一閃。

剎那之間,幾道黑影,從她的衣袖之中竄出,帶着猛烈的殺意,直竄向李長生。

一旁的人,頓時都嚇了一跳。

這蠱聖女之所以讓人驚懼,就是因爲一手鬼蠱之術,玩得出神入化。

這樣的人,身上不知道藏了多少的蠱蟲,着實是陰毒得很,一個不小心,就可以取人性命。

李長生面色一厲,大喝道:“看劍……”

銀白色短劍“叮”的一聲,從插着的地面之上飛出,一掃而來。

寒光一閃,電光火石的瞬間,沒等衆人反應過來,那從蠱聖女衣袖之中飛出的蠱蟲,還未近得了李長生的身前,便已經被銀白色短劍斬成兩半。

蠱聖女身形如同邪魅一般,已經越過了李長生劃下的那道橫線,帶着無匹的殺勢,衝向了李長生。

李長生袖子一震,瞬間也迎了上去,只見他一掌拍出。

一股渾厚的威勢,如同從虛空之中翻滾而出一般,剎那間封住了蠱聖女的攻勢。

蠱聖女臉色驟然一變,急忙想要收住攻勢。

李長生哪裏給她這個機會?另一隻手掐訣打出。

只看見一個金黃色的法印,“嗡”的一聲,迸發出來,一下子擊在了蠱聖女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