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急忙將屍體推到了一旁,大聲喊道:“王大爺,你在哪!”

就在這時,我的嘴巴被人捂住了,我本能的掙扎了幾下,想要脫離身後那人的控制。

我身後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別說話,是我!”

我看了一眼身後的王瘸子,點了點頭,隨即安靜了下來。

王瘸子指着不遠處的石壁,說道:“有人!”

我朝着王瘸子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大漢,正站在岸邊,眼睛死死地盯着水面上看。

王瘸子拍了拍我的腦袋,隨即帶着我沉入了水底。王瘸子打開了手裏的電筒,只見水底竟然擺滿了棺材!

棺材上生長着各式各樣的水草,幽綠的水草中隱約包裹着幾具屍體,顯得十分瘮人。

這時,從身後傳來了一陣落水聲。我急忙回頭看去,只見剛剛在岸邊的黑衣大漢,正快速朝着我們游來。

王瘸子見狀急忙帶着我浮到了水面上,“快上岸!”

上到岸邊,我十分不解的問道:“怎麼了?”

王瘸子也不理會我,帶着我躲到了一旁的洞穴當中。過了一會後,黑衣大漢從水裏爬了上來,他四處看了一眼後,拿出對講機說道:“被他們跑了。”

這時,我發現在黑衣大漢的腰間,竟然有一把手槍!

黑衣大漢走遠後,我輕聲問道:“他是誰?”

王瘸子謹慎的看了一眼四周,說道:“不知道。”

我緩緩地從洞穴裏走了出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說道:“那他爲什麼要殺我們?”

王瘸子看了我身上一眼,隨即將我按在了地面上,“在這裏殺人不存在爲什麼!”

見狀,我急忙站了起來,“你要幹嘛?”

王瘸子拿着鞋子,對着我的後背狠狠地打了一下,“你身上有水蛭。”

王瘸子將一個黑黃相間的蛆蟲,遞到了我面前。看到王瘸子手中的水蛭後,我長大了嘴巴,“什麼!”

王瘸子將水蛭扔到了地上,隨即朝着前

方走了過去,“這些水蛭靠吃水底的死屍爲生,被它們鑽進身體裏。不出三天,你一定會被它們活活吸乾的!”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水蛭,後背的汗毛全都紮了起來,“血蔘在哪?”

王瘸子搖了搖頭,說道:“吳老二失蹤了,我也不知道血蔘在哪。”

“那我們快去找他啊。”

王瘸子面無表情的看了我一眼,說道:“去哪找?說不定他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了。”

看着眼前的王瘸子,我感覺他非常陌生,他還是當初那個熱心腸的看門老頭嗎?

王瘸子瞪了我一眼,隨即朝着前方走了過去,“記住,在這裏你不能相信任何人。”

我跟在王瘸子身後,問道:“我們這是要去哪?”

“去墓室!”

來到墓室大門前,我發現墓室的斷龍石已經被人打開了。墓門口躺着幾具屍體,它們已經被機關箭矢射成了刺蝟!看樣子好像是在打開墓門時,不慎觸碰到了墓裏機關,從而做了箭下亡魂。

王瘸子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對着我吩咐了一聲,“小心點。”

走進墓室,一排整齊排列着的石棺,出現在了我們面前。石棺兩旁,擺放着一些陶俑,陶俑跪在石棺面前,雙手放在頭頂,呈現出了祭獻時所作的姿勢。

這時,一個靠近石棺的陶俑,引起了我的注意力。我走到陶俑旁邊,說道:“你看這個陶俑。”

說着,我將陶俑手中捧着的竹簡拿了起來。王瘸子看到我的舉動後,大喊了一聲:“快跑!”

聽到王瘸子的話,我本能的向後退了幾步。與此同時,一根兩米多長的鐵矛,從陶俑的面前刺了上來。

看着明晃晃的鐵矛,我心裏一陣後怕,如果沒有王瘸子的提醒,自己現在可能已經被鐵矛穿通了!

王瘸子將竹簡從我手裏奪了過去,怒衝衝的說道:“我跟你說過,墓裏的任何東西都不要動!”

就在這時,距離我最近的石棺,突然晃動了起來。王瘸子盯着石棺看了一會後,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臂,帶着我朝着墓室前方跑了過去。

就在石棺打開的一瞬間,我看到一株鮮紅的人蔘,正生長在棺材裏的死屍頭上!

見狀,我急忙停下了腳步,對着王瘸子說道:“血蔘!”

王瘸子聽到我的話,急忙問道:“在哪?”

我指了指剛剛打開的棺材,“在棺材裏面。”王瘸子走到棺材前,盯着棺材看了一會後,驚訝的說道:“果然是血蔘!”

就在我準備將血蔘拿出來的時候,王瘸子對着我搖了搖頭,隨即將手中的竹簡丟到了棺材裏。

就在竹簡接觸到館內屍體的一剎那,一股紅色的液體,不知從哪流了出來,瞬間便將棺材灌滿了。

王瘸子皺着眉頭,說道:“硝瀔水!”

我朝着棺材裏看了幾眼,卻發現棺材裏的神祕液體,竟然還在冒着熱氣!“硝瀔水是什麼東西?”

王瘸子十分忌憚的看着棺材裏的紅色液體,說道:“古代丹士發明的東西,類似於今天的硫酸。不過,硝瀔水含有劇毒。見血封喉!”

聽到王瘸子的解釋,我指着棺材說道:“那血蔘!”

王瘸子瞪了我一眼,隨即轉身朝着墓室裏面走了過去,“命要緊,還是血蔘要緊!”

走過前廳,一扇巨大的石門擋在了我們面前,室門前聚集着許多人,這些人好像正在商討着什麼。

看到我們後,一個白髮老者走了過來,“王瘸子,你總算來了。二十年前,你們怎麼打開這扇困龍石的?”

王瘸子掃了人羣一眼,淡淡的說道:“血祭!”

(本章完) 聽到王瘸子的話,人羣頓時炸開了鍋。

老公請接招 一個瘦如筆桿的中年男子,走到王瘸子面前說道:“王瘸子,你該不是在騙我們吧?”

王瘸子瞪了一眼中年男子,說道:“破五,你如果不信的話。就沒必要來問我!”

白髮老者站在原地沉思了一會後,說道:“瘸子,不是我們不信。血祭這件事情,關乎生死。你不要胡說啊!”

王瘸子輕笑了一聲,慢慢悠悠的說道:“這道門的後面,就是硝瀔池。一旦從正面打開墓門,我們都得死。只有血祭一人,我們才能進入墓室!”

白髮老者乾咳了一聲,說道:“好了,大家都是來奪棺的。沒有人想要死在這裏,不如我們抽籤決定吧。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王瘸子指了指我,說道:“不用了,讓他去開!”

見狀,我長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說道:“什麼,王大爺你!”

破五奸笑了一聲,將我推到了墓門前,“既然他說了讓你去,你就去!”

王瘸子走到我面前,對着我使了一個眼色,“推開它!”說完,王瘸子用力將墓門推了開,“快跑!”在墓門打開的一剎那,王瘸子帶着我跑進了墓室之中。

望族閑妻 就在這時,從墓門的頂部,突然落下來了幾塊大石,運氣不好的破五等人,直接被大石壓成了肉餅。

王瘸子看了一眼身後的人羣,拉着我朝着墓室深處跑了過去。“王瘸子,我要殺了你!”

我一瘸一拐的跟在王瘸子身後,對着王瘸子說道:“王大爺你!”

王瘸子瞪了我一眼,輕聲說道:“你以爲墓門打開後,他們能留下我們這兩個廢人?”

“兵不厭詐之理你全然不曉,以後還怎麼在娘娘廟混!”說着,王瘸子帶着我跑到了一間墓室裏,隨即蹲在地上,不知道忙些什麼。

王瘸子將一塊石板掀了起來,對着我說道:“快進來!”

等我跳進深坑中後,王瘸子輕輕的將石板放回了原爲。我打着手電,四處打量了一眼,問道:“這是做什麼?”

王瘸子蹲在深坑裏,點燃了一顆煙,“你能跑得過他們?”

我接過王瘸子手中的香菸,問道:“血蔘怎麼辦?”

王瘸子鑽進了角落的窟窿裏,對我說道:“保命要緊,跟上!”

窟窿裏的空間非常狹小,在裏面只能匍匐前進。王瘸子趴在我前面,說道:“這條暗道是我師父挖的,除了我們幾個人之外。沒人會知道。”

我狠狠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菸,問道:“去哪?”

“積屍地,那裏最有可能出現血蔘。”

在窟

窿裏爬行了大概有十多分鐘後,一顆大樹,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王瘸子輕笑了一聲,說道:“到了。”

等我們從窟窿裏爬出來後,一片茂密的叢林,出現在了我們面前,“這是真的?”

王瘸子長嘆了一口氣,說道:“古人的智慧,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

王瘸子指着前方不遠處的水池,說道:“積屍地就在前面,萬事小心!”

來到水池旁,一股惡臭撲面吹來,嗆得我咳嗽了幾聲,撥開樹葉一看,只見不大水潭裏,竟然堆滿了死屍!

看着源源不斷流向這裏的河水,我突然明白了過來,水池的地勢較低,水流在途經這裏的時候,水裏的死屍因爲不能滲透到地下,所以便堆積到了這裏,漸漸形成了一個積屍地!

王瘸子對着我揮了揮手,說道:“在岸邊找一下,看看有沒有血蔘。”

我打着手裏,一邊尋找着血蔘,一邊讚歎着古人的智慧,古代的工匠竟然將整座大山掏空了,用來修建王爺的陵寢!

這時,不遠處的王瘸子,突然笑了一聲,“找到了!”

走到王瘸子面前,只見他手裏正拿着一株血色的人蔘。

這株人蔘,樣子非常奇特。 獨家佔有:老公大人不好惹 一般來講人蔘能夠生長出四肢就非常難得了,可王瘸子手中的血蔘,竟然生長出了五官,像極了一個活人的面孔!

“這東西不能見光。”說着,王瘸子將早已準備下的錦盒拿了出來,小心翼翼的將人蔘放到了錦盒當中。

王瘸子對着水池裏的屍體鞠了一躬,隨即轉身離開了積屍地,“走吧。”

我跟在王瘸子後面,問道:“董大爺和吳老二怎麼辦?”

王瘸子滿不在意的說道:“他們有能力自保,不用擔心。”

看着王瘸子奇怪的表現,我心裏非常納悶,爲什麼下到董王墳,王瘸子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來到古墓,只見原本還冷清清的古墓,此刻竟然聚滿了人,他們手中拿着砍刀,怒目相視,好像一言不和就要開打似的。

白髮老者手中拿着一把手槍,指着張五六說道:“張五六,你不要忘了祖訓!”

張五六鐵青着臉,死死地盯着白髮老者,也不吭聲。

白髮老者好像很激動似的,說着,便將槍口對準了張五六,“祖訓說過,凡事帶着野仙來的人。就沒有資格奪棺,你想改變你張家的風水?好啊,今天我就讓你死在這裏!”

張五六輕笑了一聲,指着一旁的一名女子說道:“誰能正面她是野仙?”

白髮老者顯然被張五六的話噎的不輕,雙手顫抖着大喊道:“你!”

張五六拍了拍白髮老者的肩膀,說道:“哼,識相的就不要攔着我。要不然我會讓你死的很慘!”

就在這時,人羣中突然傳來了一聲尖叫。見發生了變故,張五六立刻警覺了起來,“怎麼了!”

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指着身旁的棺材說道:“棺材吃人了!”

張五六聽到年輕人的話,顯得有些驚訝,“什麼!”

話音剛落,棺材開始晃動了起來,見狀,人們紛紛向後退了幾步,一時間,準備火拼的人們,全都被棺材吸引了注意了。

“砰!”棺材蓋突然滾到了地上,一個乾屍模樣的人,從棺材裏站了起來。接近着一陣槍聲響起,乾屍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張五六皺着眉頭說道:“劉老頭,大家都是堪輿門人。得靠真本事說話,別動不動就玩槍!”

白髮老者將手槍別在了腰上,滿臉得意的說道:“我願意!”

說完,白髮老者走到了棺材前,開始亂翻了起來。就在這時,突然從館壁上射出了一些紅色的液體,白髮老者的手掌在接觸到紅色液體後,迅速乾枯了下來。

白髮老者有些驚慌的看着自己的手掌,說道:“硝瀔水!”

張五六見狀,舉起手中的大刀,狠狠地朝着白髮老者砍了過去。隨着一聲慘叫響起,白髮老者的手臂連同肩膀,一起被張五六砍了下來。

白髮老者躺在地上不停的翻滾着,張五六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廢了!”

白髮老者的手臂,以肉眼所見的速度,迅速乾枯,最終變成了一堆齏粉!

看到發生在自己眼前的這一幕,我暗想道:“好厲害的硝瀔水!”

張五六擦了擦刀上的血漬,說道:“大家走吧,到了主墓室再說!”

王瘸子混在人羣中央,拉着我朝着主墓室走了過去。我看了一眼王瘸子,問道:“我們不是要出去嗎?”

王瘸子對着我使了一個眼色,說道:“你以爲我們現在還能走得了嗎?”

聽到王瘸子的話,我急忙朝着人羣中看去,只見幾個光頭大漢正站在人羣后面,他們手裏拿着步槍,正氣勢洶洶的看着我們。

看到他們手中的步槍,我心裏一陣發麻。如果我們現在轉身離開的話,我絲毫不會懷疑,他們的槍口會對準我們!

就這樣,我們跟隨着人羣來到了主墓室,張五六停在主墓室的大門口,乾咳了一聲說道:“黃腸題湊就在裏面,大家誰想試試打開墓門?”

聽到張五六的話,我心裏咯噔一下子。黃腸題湊不是盛行於春秋到漢朝嗎?爲什麼一個元代的將軍墓裏,會有黃腸題湊!

(本章完) 一個滿臉絡腮鬍須的大漢,走到墓門前大聲喊道:“我來試試!”

只見他雙手趴在墓門上,大吼了一聲,身上的青筋全都鼓了起來,就好像一條條蜈蚣似的,非常駭人。

可無論他如何用力,墓門就好像被人釘死了一樣,絲毫沒有要移動的跡象。

就在這時,從墓門兩側突然探出來了兩隻虎頭雕像,見狀,我急忙拉住了大漢,大喊道:“快跑!”

就在我們離開墓門的一瞬間,兩發箭矢,從虎頭的嘴裏射了出來,死死的釘在了漢白玉的地板上。

箭矢周圍的漢白玉地板,就好像泡沫一樣,竟然漸漸的被腐蝕掉了!張五六看了一眼箭矢,眯着眼睛說道:“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