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王崑崙雖然成功的將弗蘭克的攻擊給打碎,但是也耽誤了一點時間,就是在這點功夫裏,由五十名遠征十字軍組成的戰陣的第一道攻擊已經到了。

洶涌磅礴鋪天蓋地的威壓從這五十名遠征十字軍的身上升騰而起,在空中匯聚在一起,肉眼可見的金燦燦的光芒之中,逐漸出現了一座十字架,在這十字架之上,隱隱可以看到一個人的身影,模糊不清,威勢卻極其驚人!

李白神色驚駭的看着眼前的景象,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如此驚人的戰陣,而且這戰陣很特殊,衆人匯聚起來的力量竟然在空中形成了這樣一幅畫面,這究竟是刻意爲之,還是心有所思而化?

李白沒有見過這樣的陣仗,但是王崑崙見過,早在一百年前他就見識過這樣的景象,他身上那一直沒能癒合的暗傷也正是在那一次戰鬥當中被留下來的,現在看到這害得自己龜縮在崑崙山之中一百年的戰技再次出現,王崑崙豈能無動於衷!

“給我破!”

王崑崙怒吼一聲,身上的衣袍忽然鼓動起來,在這一刻,乾燥的空氣忽然變得粘稠起來,就像是地球突然加重了地心引力一般,就像是突然揹負了數百斤重的盔甲一樣,雖不至於寸步難行,但是步履艱難確實深有體會。

李白一臉震驚的看着虛立在天空之上的王崑崙,此時他極力看向天空,卻發現怎麼也看不清楚王崑崙的身影,此時的王崑崙就像是和天地融合在了一起一樣,他就是這片天地,這片天地就是他!

不止是李白震驚,弗蘭克更是驚得差點將下巴給掉到了地上,這個王崑崙竟然已經厲害到了這種程度了嗎?!

借天地之力,和天地融爲一體,這樣的境界弗蘭克只在教皇的身上見到過,而如今他竟然在王崑崙的身上再一次見識到了這種力量!

忽然間,李白十分驚訝的發現原本看起來威勢驚人的那道金燦燦的十字架虛影此時在身形矮小的王崑崙買青年竟然變得弱小了很多!

李白神情激動的看着王崑崙,他心裏清楚,這並不是遠征十字軍的戰陣威力變弱了,而是因爲王崑崙突然變強了,將遠征十字軍的戰陣威力給壓了下去!

面對王崑崙的突然爆發,由五十名遠征十字軍組成的戰陣突然齊刷刷的退了一步!這一步退去,卻讓他們凝聚在空中的十字架虛影變得更加模糊,搖搖欲墜起來!

萬鬼吞噬系統

只是比起一百年前的強勢威懾,此時王崑崙的與天地融合卻更加讓弗蘭克感到心驚膽戰,瑟瑟發抖!

“頂住!”弗蘭克的嗓音變得尖銳而難聽,因爲極端的恐懼,他的喉嚨不停的吞嚥着口水,眼睛死死地盯着遠方天空上身影變得模糊起來的王崑崙,這個人,比起一百年前,更加讓人感到害怕了!

……

這是王崑崙第一次施展這樣的力量,這股力量早在數十年前他就已經感悟了出來,但是這確實第一次在實戰當中施展出來,而且看效果相當不錯!


這種和天地合爲一體,自己身軀彷彿化作了這方圓千米大小的大地,他是這千米之內的一株小草,是一粒沙子,是山腳的一部分,他也是空氣,他就是這片天地!

王崑崙感受到了遠征十字軍正站在自己的身體上,他們就在自己的身上,通過空氣,他可以輕易的察覺到這五十名遠征十字軍的一舉一動,甚至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們因爲驚懼而變得清晰快速的心跳聲!

“如果一百年前我有這樣的境界,大概就不會留下暗傷了。”王崑崙有些惋惜的想到,不過他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好後悔的,現在擁有這樣的力量,暗傷也被治好了大半,這已經是非常不錯的結果了。


現在王崑崙要做的,就是再一次碾碎教會的遠征十字軍的戰陣,而且比起一百年前,還要輕鬆寫意!

就當遠征十字軍的騎士們在弗蘭克的指揮下重新鎮定下來之後,他們忽然驚恐的發現他們腳下的大地開始地震了!

弗蘭克在聽到遠征十字軍的戰陣之中爆發出驚恐的呼聲之後便痛苦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他知道,自己輸了。

他和其他三名紅衣大主教立在空中,看的十分清楚,大地上確實發生了地震,但是地震的範圍卻僅僅侷限於遠征十字軍的騎士腳下那方圓不過千米的範圍!

這是一場人爲導致的地震,而目的,就是爲了破掉遠征十字軍的戰陣!

一場人爲導致的地震啊,想想都讓人感到恐懼!

一場突如其來的地震將遠征十字軍完美的戰陣打散,整整齊齊的方隊變得零散起來,被遠征十字軍戰陣凝結起來匯聚在空中所形成的十字架此時終於是支撐不住,分崩離析,完全破碎掉了!


看到天上的十字架消失,一陣大笑聲在空中響起,王崑崙模糊的身影漸漸變得清晰起來,而隨着王崑崙身影變得清晰,那股籠罩在天地間讓人感到身體不受控制的力量也終於消失了。

等到身體完全輕鬆下來之後,李白才驚覺自己的背後竟然已經被冷汗所浸透,他感覺今天王崑崙帶給了自己太多的震撼了,這種和天地融合在一起的力量,真的是人可以掌控的嗎?

“系統,能夠分析出這是一種什麼力量嗎?”李白忽然有些期待起系統的分析能力來,如果系統可以分析出來這種力量出現的原因的話,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也可以掌握這種驚人的神一般的力量?!

“滴,宿主,該分析情況比較複雜,需要消耗五十點成就點數,三到五天的時間,請問宿主是否立即開始分析?”

李白聞言一愣,不禁暗暗咋舌,分析這樣的力量居然要消耗五十點成就點數,不過想到這讓人心神震感的力量,李白忽然覺得就算消耗五十點成就點數來分析並且去學習掌握的話,好像也不是什麼虧本生意,真要是掌握了這種力量的話,那麼他絕對是賺大了!

“立刻開始分析!”李白咬咬牙,反正他還有一百五十六點成就點數,拿出五十點來也沒有太大的影響。

“滴,建立分析任務,開始分析,請宿主耐心等待分析結果!”

李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然後看向空中的王崑崙,不禁悄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他很慶幸自己來了這崑崙山,不然的話,也很難和王崑崙結下這樣的友誼,難以見到這樣驚人的戰鬥!

完完全全的碾壓的戰鬥!

……

弗蘭克已經不打算跑了,他知道,當王崑崙展示出這樣讓人絕望的力量之後,他除了拼死一搏,再也沒有任何的反擊的機會了。

“我們四個人留下來,讓遠征十字軍的騎士們逃命,就算我們死了,也要講消息傳遞出去!”弗蘭克很快就做出了決斷,他們可以死,但是關於王崑崙恐怖實力的事情以及李白是宗師的事情,必須要傳回教會去!

“死就死吧,能夠和這樣一個強大的對手戰鬥,死在戰場上,也是一件幸事!”一名紅衣主教咬咬牙,恨聲道:“該死的完顏家,他們欺騙了我們!”

“完顏家的帳,會有人替我們算的,我們現在要做的,是赴死!”有人嘆息一聲,道:“如果早知如此,就不該讓凱撒那孩子跟着來的。”

看着地上凱撒的無頭屍體,四人心中不禁感到有些悲涼,他們教會精挑細選出來的聖子,未來的教皇冕下,居然就這麼輕易地死在了華夏大地上,死在了一個年輕人的手中!

“戰鬥吧!”弗蘭克怒吼一聲,一把撕掉了自己身上的紅色長袍,露出長袍下有些乾瘦卻十分精壯的身軀。

“遠征十字軍聽命!”有些矮胖的紅衣主教怒吼道:“立刻撤出西疆,將今天的事情傳回教會!現在,撤!”


遠征十字軍最大的優點就是絕對服從命令,無論是之前弗蘭克命令他們留在這裏抵擋敵人的追擊,還是現在讓他們扭頭逃命將消息傳回教會,他們都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執行!

王崑崙看着朝着自己衝過來的弗蘭克四人,不禁哈哈一笑,對李白道:“李白,你去殺了那些遠征十字軍,這四個人,交給我來對付!”

李白點點頭,正準備前去斬殺那些已經開始有秩序的後退的遠征十字軍,卻不料弗蘭克卻在空中轉身,突然朝着他撲了過來。

李白見狀不禁冷笑一聲,看着神色陰沉可怖的弗蘭克,心想,這羣傢伙看來真的是要拼命了。

“李白,你殺了我教會的聖子凱撒,我必須要用你的鮮血來祭奠聖子的犧牲!”弗蘭克怒吼一聲,身上忽然冒出金燦燦的光芒,這光芒和遠征十字軍身上的光芒極像了之前遠征十字軍騎士身上的那些光芒,不光相比起遠征十字軍身上的氣勢,宗師之境的弗蘭克明顯要更加恐怖一些!

李白聞言不禁咧嘴一笑,道:“你很快就會發現,我的手上不僅有你們教會聖子凱撒的性命在手,你很快也會成爲我的手下亡魂!”

憤怒之劍在手,李白同樣怒喝一聲,不等弗蘭克衝過來,便悍然迎了上去! 此時如果有人在空中注意着崑崙山的山腳,就會非常驚奇的發現在崑崙山的山腳下正有六個人在空中戰鬥,而在距離這六個人千米之遙的地方,正有一大羣身穿白色白色鎧甲的人飛奔在荒原之上,極力朝着遠方跑去。

一陣陣轟鳴聲在崑崙山下不斷響起,如同驚雷一般,王崑崙赤手空拳與三名紅衣主教戰在一起,面對這三名紅衣大主教手中象徵着神權的權杖,王崑崙忽然不怕,一雙拳頭就像是鋼鐵鑄就的一般,一下又一下的與紅衣主教的權杖對轟在一起,發出轟隆隆的聲音,如同打雷一般。

這場戰鬥雖然是生死之戰,但是雙方都非常剋制的沒有動用宗師之力,就算是在場人當中實力最強的王崑崙,爆發起來也不會有多少宗師之力可以使用,除非是到了生死關鍵時刻的最後時刻,不然的話,誰也不會率先動用宗師之力。

而另一邊李白和弗蘭克的戰鬥就要比王崑崙這邊要激烈的多了。

弗蘭克一心想要迅速擊殺李白,然後轉頭去和另外三名紅衣主教一起對付王崑崙,這樣一來,他們還有活下去的希望,這也是爲什麼四名紅衣主教當中實力最強的弗蘭克會選擇李白作爲對手的原因!

而李白自然也看出了弗蘭克的意思,但是他豈會讓弗蘭克如願,不止是憤怒之劍,李白將自己手中的七宗罪其中六柄劍全部都取了出來,御劍術施展開來,即便是見多識廣的弗蘭克也忍不住驚呼起來!

“這是什麼招式!”弗蘭克震驚的飛舞在自己身體周圍自動攻擊自己的劍刃,臉色因爲御劍術的出現而變得無比的難看。

這是什麼鬼招式?弗蘭克活了一百多歲,和無數的華夏古武者戰鬥過,但是像李白這樣同時操控六柄劍進行戰鬥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如果只是單純的使用六柄劍也就算了,關鍵是這六柄劍居然是自己飛在空中的,沒有經過李白的手就這個完全違背了物理常識的飛在了空中!

不止是弗蘭克瞪眼,另一邊一直注意着李白和弗蘭克之間戰鬥的王崑崙和另外三名紅衣主教也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相信表情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幕!

相比起教會紅衣主教們的震驚,王崑崙則是要更加錯愕一些了,這些教會的紅衣主教們不懂什麼叫御劍飛行,難道王崑崙還不知道?

對於看到李白居然會御劍飛行這種神仙般的技能,王崑崙差點沒驚得把自己的舌頭給咬掉了,這個李白還有什麼是他不會的?這御劍飛行實在是太恐怖了!

李白纔不管王崑崙會怎麼想,也不管紅衣主教們的心情如何,面對一臉便祕表情的弗蘭克,李白的心情則是要開心多了,他就是喜歡看這些人被御劍術給嚇到的表情,遇見樹這麼給力的殺招,這個時候施展起來,面對這種從來沒有見識過御劍術,完全沒有任何應對措施的敵人,真的是太爽了。

弗蘭克現在的心情真的是低到了谷底,他手中的權杖已經疲於應對如此多的攻擊,六柄劍不分前後,以一種刁鑽的角度攻擊着他,此時弗蘭克已經後悔自己之前爲了提升實力而撕掉了自己的紅色長袍,那長袍乃是特殊材料製成,有着很高的防護作用,早知道李白如此賴皮的可以同時操控六柄劍,他纔不會傻到將自己的防具脫掉,可惜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李白是不可能給他機會,讓他從新再選擇一次的!

弗蘭克再一次被短小的暴食之劍偷襲得手腰部受傷之後,終於是再也忍不住要出手了,他怒喝一聲,一股澎湃洶涌的力量瞬間從她腹腔處爆發出來,將他身上已經有些勢弱的金色光芒點燃,熾熱的光芒讓弗蘭克看起來如同一顆小型太陽一般耀眼奪目,而隨着光芒一起爆發的,還有弗蘭克的力量。

宗師之力!


李白見狀神色一凝,弗蘭克動用了宗師之力,要展開絕地反擊了!

面對弗蘭克的爆發,早有準備的李白並沒有選擇同樣爆發宗師之力,而是選擇了激活傲慢之劍和貪婪之劍!

在之前的戰鬥當中, 當魚愛上貓

弗蘭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本以爲自己爆發出宗師之力至少也可以逼得李白同時爆發宗師之力,可是讓弗蘭克錯愕無比的事情是李白壓根就沒有爆發的意思,反倒是李白六柄劍之中的其中兩柄劍爆發了!

弗蘭克有些茫然了,他爆發了宗師之力,將李白壓制住了,御劍術無法再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反倒是被他打得節節敗退,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但就是這幅搖搖欲墜的樣子,居然已經在他的手下堅持了三十多秒都沒有能夠墜下來!

弗蘭克怒了,他怒吼一聲,手中的權杖忽然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從御劍術的空隙之中飛出,朝着李白射去!

李白看到這一道激射而來的金色光芒,不禁皺起了眉頭,他沒想到弗蘭克手中的權杖竟然還有這樣的功能,居然可以作爲橋樑讓弗蘭克將體內的宗師之力激發出來,進行離體攻擊!

在李白的印象之中,宗師之力更像是一種BUFF,在激活之後可以全方面增強一個人的戰鬥力,但是這種力量只能作用在自己的身上,想要對別人造成影響,那就必須要進行身體上的觸碰才行,但是這種道理卻在弗蘭克的面前被打破了!

宗師之力有多強?從李白不願意爆發宗師之力和弗蘭克近身作戰就可以看得出來,哪怕是自信如李白也不敢肯定如果可弗蘭克近身作戰,他就一定能夠贏,一旦被弗蘭克擊中一下,在這在宗師之力的傷害下所造成的傷勢,短時間內絕對難以恢復過來!

李白的心神千思百轉,只是在一瞬間裏的事情,李白的腳下踩着凌波微步非常及時的躲過了弗蘭克的這一道攻擊,然而不等李白放下心來,就看到這金色的宗師之力在空中竟然陡然間轉了一個彎,再次朝着他射來!

弗蘭克看到李白的臉上露出驚慌之色,忍不住冷笑一聲,他似乎已經看到了來不及激活宗師之力的李白被自己的這道攻擊穿透心臟之後的死狀!

“去死吧!”弗蘭克怒吼一聲,用權杖狠狠地敲擊在自己面前的長劍之上,目光死死的盯着李白,等待着李白性命的最終時刻到來!

砰!

一陣沉悶的響聲傳來,弗蘭克神色驚愕的看着擋在李白身前的那柄染血的短劍,就是這柄短劍殺死了凱撒,剛纔傷到了他的腹部,現在這柄短劍竟然又出現在了李白的身前替他擋住了自己這精心策劃的致命一擊!

砰!

又是一陣砰響傳來,李白緊急操控暴食之劍飛過來雖然擋住了弗蘭克宗師之力的攻擊,但是這並不代表弗蘭克宗師之力的力量便完全被擋了下來。

暴食之劍被宗師之力強大的力量擊退,狠狠地撞在了李白的身上,李白當即被這股恐怖的力量摁在了山體之中,瘋狂的朝着大山裏撞擊而去。

轟隆隆!

李白咬牙死命扛着這股恐怖的力量,自己的身體彷彿變成了一個鈍掉的鑽頭一般,不停地朝着山體裏鑽着,雖然隔着一層衣服,但是那種血肉之軀被摁在岩石上瘋狂碾壓的痛苦還是讓李白麪色變得慘白一片,冷汗淋淋。

末戀總裁先婚後愛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李白終於感覺到這種將自己摁在山體力摩擦的力量消失了。

當這股力量消失的剎那,李白忍不住張口噴出一口鮮血,煞白的臉色上寫滿了劫後餘生的慶幸之色,他劇烈的喘息着,將滿是煙塵的空氣呼入肺部,忍不住又劇烈的咳嗽起來,但是就算是咳嗽,就算是身體難受無比,李白依然不願意放棄這種暢快呼吸的感覺!

“活下來了!”李白看着擋在自己身前的暴食之劍,堅硬的劍身上看不到什麼破碎,但是那股壓制力卻是差點將李白活生生壓死,如果不是有純陽戰衣在身上,李白甚至覺得暴食之劍會被生生壓迫進入自己的身體!

“感謝純陽戰衣。”李白看着即便是被如此摩擦,依舊完好如初的純陽戰衣,不禁十分慶幸的大笑起來。

差一點,只是差了一點他就被這連綿不絕的來自弗蘭克的宗師之力給活活壓死了,但是幸好,最後沒有堅持住的人不是他,而是弗蘭克!

弗蘭克的宗師之力在這瘋狂的爆發之下,一口氣耗盡,沒有了再戰之力! 弗蘭克盡力了,當自己的拿到通過權杖射出去的宗師之力與暴食之劍撞擊在一起之後,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弗蘭克做出了全力爆發的決定!

無窮無盡的宗師之力像是不要錢一樣瘋狂的涌動起來,通過權杖連綿不絕的輸送出來,將李白成功的擊倒在地,並且不斷地朝着崑崙山之中壓迫過去。

看着李白的身體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弗拉克驚喜的發現原本在攻擊自己的飛劍竟然紛紛停了下來,一柄柄丁零當啷的掉在了地上!

飛劍的掉落意味着李白失去了繼續操控飛劍的能力,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李白已經死了!

興奮之下的弗蘭克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原本那股咬緊牙關的兇狠勁兒也一下子沒了,宗師之力後繼乏力,終於是不得不停了下來。

精疲力竭的弗蘭克跪倒在地,瘋狂的喘息着,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死了,死了!全都給我死!”

弗蘭克癲狂的笑聲在崑崙山腳下回蕩着,正在專心戰鬥的王崑崙聽到弗蘭克暢快淋漓的笑聲,臉色不禁一沉,難道說李白真的被弗蘭克給殺了?

看到弗蘭克成功,其他三名正在和王崑崙戰鬥的紅衣主教也是鬆了一口氣,只要殺了李白,那麼他們便沒有了後顧之憂,等到弗蘭克休息一下加入到戰鬥之中來,不管是選擇撤退還是繼續戰鬥下去,主動權就都在他們的手中了!

這場戰鬥對於教會而言最大的犧牲,便是聖子凱撒的犧牲了,不過聖子好說,只要從預備聖子當中隨便再挑選出來一個繼承聖子之位就好了,完全沒必要去傷心,這樣想着,三人心神便鬆懈下來,對王崑崙的攻擊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兇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