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曉曉沒有動手,但也沒阻止王瀟南。

言千殤默默的看着王瀟南殺光了所有人,然後默默轉身往外走。

看到他的樣子,王瀟南嗤笑一聲,“言千殤,你別總是一副悲天憫人的聖母模樣,看起來真是讓人噁心!”

“他們是無辜的。”言千殤辯解。

“呵。”王瀟南冷笑,“這是一個規模龐大、分工細緻的大型組織,有人負責指揮,有人負責抓人,有人負責維護殺陣運行,有人負責改進陷阱,有人負責監視囚犯,有人複雜安保……還有人負責給這些混蛋治病!”

“如果說這個組織是一把殺人的手槍,那麼你的理論就是,子彈有罪,但手槍上的一個零件是無辜的?簡直可笑!這裏的每個人都有罪!”

言千殤呆了呆,嚅動了一下嘴脣,卻什麼話都沒說出來。

王瀟南的話,一針見血,他根本沒法反駁。

這地下基地的所有人,的確,都得爲那個邪惡的殺陣負責……他們,都是維持這個殺陣運行的“零件”之一……

“咳咳!”黎曉曉咳了一聲緩和了一下緊張的氣氛,“沒必要爲一些NPC傷了和氣……王瀟南說得對,如果我們放過了一些看似無辜的人,可能這些無辜的人下一分鐘就會從哪裏掏出武器對我們開火,所以,對於這個基地的人無需同情。”

“聖母雖好,但須有度。”師無一也對言千殤的言行很不理解。

簡直有點不可理喻。

言千殤嘆口氣,“我知道了。”

他們打算原路返回,回到電梯間再走另外一扇門。

可是,他們剛剛踏進那條短走廊,幾束耀眼的強光就在走廊盡頭亮起。

打頭的言千殤大驚失色,“退回去!!”

剛剛走出門的王瀟南立刻反應極快的拽住前面黎曉曉的衣服往後一拉,順便撞飛了身後的師無一,三個人一同跌進了醫療室裏面。

幾乎在同時,幾束光柱擦着他們的身體掠過,無聲的洞穿了幾個大型醫療器械後,打在了門對門的牆上,才消失不見。

看到最近的那臺醫療器械上頭幾個冒着煙的洞,黎曉曉額頭滴落一滴冷汗。

這又是什麼黑科技武器?!要是剛剛被打實了,豈不是半邊身子都沒了?!

“言千殤!”黎曉曉驚呼!

他們三個都僥倖的逃回房間躲開了那殺人光柱,但言千殤可是在走廊裏!根本避無可避!難道他……

王瀟南一把拽住了黎曉曉,搖搖頭,“別探頭,他們就等着我們露頭呢!”

“言千殤他……”

“沒可能活。”王瀟南很直接的說道。

黎曉曉和師無一都有些沉默。

言千殤是個好人,而這個世界上,好人似乎都很難有好報。

“小心!”

單純少女淪爲豪門玩物:貼身小女傭 隨着王瀟南的提醒,一個類似手雷的東西被丟了進來,就落在三人旁邊。

黎曉曉想也沒想,下意識的就把鍋子扣了上去,死死壓住!

嘭!

一聲沉悶的響。

吧唧!咚!

總裁的廉價小妻子 壓住鍋子的黎曉曉感覺一股巨大的衝擊力自下而上直接撞擊在他的身體上!頓時五臟六腑翻滾震盪,喉頭一甜,一口血便噴了出來。

一邊噴血一邊往上飛,吧唧一聲,便是他貼在了屋頂上,咚的一聲,是他又掉在了地上。

好慘! 王瀟南深吸一口氣,脫下外套往門口一丟!

嗤!

又是數道光柱射來,他那件品質不錯的防具瞬間變成了灰灰。

待光線散去的一瞬,王瀟南探出身子揚手丟了個藍色大火球出去!

火球呼嘯,剎那間燃透走廊,在彼端爆裂!發出轟然一聲巨響!

幾聲零星的慘叫響起,便沒了聲音。

“死光了?”黎曉曉捂着胸口坐起來,問。

王瀟南搖搖頭,“不知道。”

他們沒有和這個神祕組織的戰鬥人員正面交鋒過,無法判斷他們的實力,王瀟南自然也就不清楚剛剛那一擊是否把他們全都殺死了。

“再試一下就知道了。”師無一也脫下罩衣朝門口丟了出去。

沒反應。

然後師無一探頭看了看,只見走廊盡頭一堆綠火在靜靜燃燒,至於“燃料”……黑乎乎的一堆,誰知道是什麼玩意?

“應該是安全了。”

“你們在這,我去看看。”王瀟南起身走了出去,黎曉曉和師無一探頭探腦的看着。

王瀟南走出去看了一圈,發現的確沒一個活人,地上除了幾根好像白色橡膠材質一樣的管子,其他東西都被燒成了黑炭。

王瀟南把那些管子收起來,又返回走廊。

言千殤倒在走廊裏,腹部、右胸、大腿上各有一個被洞穿的傷口,拳頭大小,傷口焦黑。

王瀟南探了探他的鼻息,用公主抱把他抱起來返回了醫療室。

“他怎麼樣?”黎曉曉看到王瀟南把言千殤抱了回來,眼睛一亮。

以他對王瀟南的瞭解,如果言千殤已經死了,他是不會費那個工夫去抱屍體的,既然抱回來了,證明言千殤還活着!

“他身手不錯,那一瞬間竟然還避開了不少光柱,大腦心臟腎臟這些要害部位都避開了,還有一口氣,不過也是瀕臨死亡。”王瀟南並不看好,“我是覺得這是醫療室,這裏面的黑科技醫療倉說不定能救活他。”

“那就趕緊試試吧!”

黎曉曉和師無一趕緊打開一個醫療倉,將言千殤放了進去。

王瀟南守着門口,黎曉曉和師無一研究着醫療倉,一邊吵架一邊設置了醫療倉的半自動手術功能。

然後倆人一邊一個將雙手伸進醫療倉上那不知道什麼材料製成的柔軟輕薄的隔離手套,穿好後,兩對精巧的機械臂咔咔套上倆人的手腕,讓他們的手腕穩如磐石。

與此同時,醫療倉已經掃描完了言千殤的傷口,一條機械臂給言千殤紮上了針開始輸血,然後有給他打了一陣麻醉,另一條機械臂按照醫療人工智能提供的最優方案給黎曉曉遞過來一把手術刀。

“太特麼先進了啊!”黎曉曉接過手術刀感嘆,“目前這種技術在地球還屬於實驗室階段吧!這個世界都能普及了。要是每個醫院都有這玩意,那些外科醫生做手術的時候腰不酸了腿不疼了手也不會抖了,連我這種外行人都能提刀上馬給人做手術了!”

師無一沒吭聲,只是在心裏默默爲言千殤點了根蠟燭。

“請主刀醫生切掉壞死的肌肉組織,助理醫生噴塗止血凝膠。”醫療倉的配音是個柔和的女聲,與外面門禁那個冰冷的聲音完全不同,聽了就讓人心裏覺得舒坦。

“好的,我要開始了!”黎曉曉精神一振,開始從洞穿的傷口邊緣切除壞死組織。

“你行不行啊?”師無一握着機械臂遞過來的止血凝膠,緊張萬分。

他可不想第一次動手術就把人給治死。

“沒問題,我刀功可是一流的,能把豬腰子片的薄如紙!”黎曉曉說着,吸溜了一下口水,“下次請你吃火鍋,涮腰片!”

師無一:……

然後又在心裏爲言千殤點了第二根蠟。

之後,又來了兩撥人強攻醫療室,不過都被王瀟南成功擋在了門口,沒有干擾到黎曉曉動手術。

第二波人被王瀟南全部殺死後,很久都沒有人來。

大約也是暫時束手無策了。

都市沒有戀愛 基地不是殺陣,他們也不會在自己基地裏到處佈置殺人的陷阱,除了警衛隊外,似乎並沒有什麼有效的方式來對付黎曉曉他們。

想想也是,大概誰也不會想到會有人能夠突破那條走廊進入基地吧!

對付基地裏那些手無寸鐵的弱雞工作人員,警衛隊具備足夠的威懾力,但用來對付玩家就有點不夠看了。

出動了最頂級的武器,卻連一個人都沒能殺死!真是好尷尬。

重生哈利波特 兩個小時候,黎曉曉終於片完了言千殤所有的腐肉,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在那層止血凝膠的覆蓋下,黎曉曉可以清楚的看到裏面的破損的內臟創口、斷裂的血管、神經等等。

“請縫合血管,恢復病人正常的血液循環。”聲音響起的時候,一條機械臂遞過來針線,另一條遞過來一條人造血管,用來修補言千殤身上缺失的部分。

黎曉曉看了看那針線,撇撇嘴,“師無一,我有點眼花,接下來交給你吧!”

“行。”師無一沒說什麼,接過針線和人造血管開始認真的縫合起來。

黎曉曉看了看醫療倉外的液晶屏上顯示的各項數據,雖然心跳呼吸都很微弱,但至少平穩,看樣子短時間內言千殤是不會掛掉的,就不知道他們兩個半吊子醫生做完手術後言千殤是不是還會活着了……

他們已經盡了人事,之後,也只能聽天命了。

黎曉曉走到王瀟南身邊坐下。

王瀟南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醫療倉,“我們在這裏呆的越久,局面對我們越不利,雖然守着這條走廊可以立於不敗之地,但也僅限於此,等他們在外面佈下天羅地網,我們的任務難度恐怕會直線提升。”

“我知道。”黎曉曉搖了搖頭,“不過言千殤之前救過我的命,把他丟下這種事兒我可做不出來。”

王瀟南想了想,笑了,“也是,換了我也做不出來,雖然我不是什麼好人,但至少還是個人。”

黎曉曉也笑,拍了拍王瀟南的肩膀,“你也不用擔心,難度提升就提升吧,剛剛我們也看到了,他們的士兵戰鬥力也就那樣,普通人水準,就是武器厲害點,只要有了防備並不難對付,就算他們佈置了什麼天羅地網,也不過是多花點時間突破罷了。”

王瀟南聳聳肩,“你高興就好。” 柯鴻宇坐在“橋”房間裏,45度望天,滿臉惆悵。

原本他的個頭站在這房間裏,伸手恰恰好能夠到天花板,但是吸收那海量的能量後,他的個頭竟然又長高了!

他現在的高度已經超過了房間的高度,站起來勢必要低頭躬腰好不難受,所以只能坐在地上。

“可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柯鴻宇伸直了腿,發現自己好像又比剛剛長高了點,當然,同時也壯了些。

“一直在長高啊,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停止……”

柯鴻宇很清楚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獲得的這具上古巨神的身體,在離開林中小屋副本的時候,跨越了兩個世界,因爲這具身體太過於強大,跨越世界的過程中身體能量的損耗十分嚴重,等到了他的遊戲房間時,已經由一個巨無霸變成了小豆丁。

但是現在,在他吸收了海量的能量後,身體的損耗恢復了一些,而這恢復就表現在身體的塊頭上——他正在朝着這具身體原本的大小恢復着,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停下來。

要放在其他地方,這肯定是一件好事。

問題是現在他在殺陣之中啊!這殺陣的每個房間就這麼屁大一點!他的身體再漲下去這房間就裝不下他了!

而這房間的牆壁又堅韌無比,他根本無法破壞!

他會被活活擠死在這房間裏的!

柯鴻宇纔不想要這種死法!這會比他之前淹死痛苦無數倍好伐!

“不能坐以待斃!”

柯鴻宇爬了起來,打開旁邊的門,爬到了隔壁。

現在殺陣失去了能源,處於靜止狀態,雖然柯鴻宇不懂數學,但在這種靜止狀態下,只要一直往一個方向走就能走到殺陣邊緣到達“殼”。

畢竟,這個立方體殺陣的邊長只有26個房間而已。

沒過多久,柯鴻宇就順利的走到了殺陣邊緣,他本想着是看看現在的位置,然後調整方向從殺陣外圍慢慢往出口移動的,可是打開門之後他才驚奇的發現,原本充斥在殺陣與‘殼’之間的異火,竟然已經熄滅了!

“看來這個異火的‘燃料’也是這種能量?怪不得那異火那麼厲害呢……”

柯鴻宇嘀咕了一下,伸手摸了摸殺陣外壁。

有些溫熱的感覺。

畢竟異火熄滅纔沒多久。

殺陣房間的外壁雖然光滑,但因爲需要移動,所以每個房間外壁的六個面都有非常精密、可以互相拼接的滑軌裝置,利用這些滑軌裝置可以輕鬆的攀爬。

柯鴻宇沒費多大功夫就爬到了出口位置,回到那條走廊。

看到走廊裏滿地的屍體他嚇了一大跳,不過找了找發現並沒有他們的同伴,才放下心來,至於那些NPC和其他玩家?

抱歉哦,柯鴻宇並沒有什麼悲天憫人的聖母情懷。

“黎哥他們去哪兒了呢?”

柯鴻宇撓撓頭,走出走廊來到電梯間,看到一房子的電梯犯了難。

這可從何找起?

“看來只能隨緣了……”柯鴻宇嘀咕一聲,隨便選了個電梯按了下行鍵。

叮!

電梯到了,柯鴻宇剛想邁步,卻發現電梯裏有人!

六個全副武裝的士兵,三個端槍,三個扛着一個細長的白色管子,全部瞄準了柯鴻宇。

噠噠噠……嗤……

一蓬子彈連帶着三束白光,擊中了柯鴻宇的胸口!

蹬蹬!

www● тт kдn●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