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微動,看向了一處地方。

「王真人、諸葛神侯、聖僧,這就是我大元想要與宋國江湖好漢比試比試的兒郎。

我們不如還是先看看吧?」思漢飛豪爽笑道。

「好啊,看他們怎麼死的。」王重陽冷笑出聲。

「到底是誰死、可不一定。」思漢飛嘴角勾起。

忽然,搖了搖頭、嘆道:「說來,本王也是為這些江湖好漢感到可惜。

就像是當年的傳鷹、凌渡虛等人一樣。

他們再努力又能如何呢?

宋國朝廷早就爛了,爛泥扶不上牆,出再多力又有什麼用?

就像現在,除了諸葛神侯你,宋國朝廷的強者在哪呢?

好像都是在爭權奪利吧,這樣的朝廷,真是不知道王真人你們,還有這些武林朋友在堅持什麼?

本王忽然覺得,當年很多人做得對,看出宋國已經沒救,直接跑到明國去。」

王重陽、還有那位老人雙眼微眯。

老人無比正氣的堅定依舊,不慌不急平靜道:「王爺、素來聽聞你仰慕我中原文化,給自己取了個思漢飛的名字。

但你學得了我中原文化的文字表面,卻永遠學不了我中原文化真正的精髓。

你學得再多,還依舊是講究弱肉強食的豺狼。」

思漢飛呵呵冷笑幾聲,不屑道:「神侯,你說的再多,也反駁不了,我大元如日中升,你宋國、日益弱小。」

「那就看着吧。」老人諸葛正我、定聲道。

「好,就看着。」思漢飛彷佛做出了約定般,自通道。

說完,六人都沒有再開口,目光皆看向了擂台處。

那裏,一定程度而言,才是今日的關鍵。

樹林中。

李道強雙眼裏,隱隱有幾分好奇、和凝重。

好奇是他聽不到那幾位的談話聲。

凝重,則更不用多說。

六位絕世強者匯聚,一旦爆發大戰,那就是一場驚世之戰。

沒有誰能夠輕視。

如果真爆發大戰,他又該如何做呢?

這個念頭升起,得不出答案。

畢竟是還沒有發生的事,真要做出決定,必須要根據到時的具體情況才行。

看了一會,收回了目光。

看樣子那六人一時半會打不起來。

現在更重要的,恐怕是那一群人。

(第三章,字數少點、見諒,這一段真的難寫,那麼多強者都還得查資料、拉關係,一會還要寫另一本書。)

······

。李曉凡趕到荷蘭村那家愛爾蘭小酒吧找到艾琳的時候,艾琳獨自一個人蜷縮在酒吧一個安靜的角落裏頭,臉紅耳赤,頭髮散亂,人醉醺醺的,看上去似乎已經有點喝多了。

桌上的一瓶純的朗姆酒只剩下小半瓶了。

「大嫂,你怎麼啦,怎麼喝了那麼多的酒,明哥人呢?」李曉凡驚道。

聽李小凡提到

《重歸新加坡1995》第268章突兀的借種提議 回到51號樓,羅飛駕駛着人員稀少的幸運號來到自己的別墅,其他人員羅飛都沒有為難,不管怎麼說也算是共患難一場,於是將他們全部都放了出去,其中包括電子基金人員和野狼團團員。

「可惜『變形機』死了,估計矽石也被蛇人拿走了,不過好歹我們能活着回來。」

剛到門口,血狼便發出感慨,遺憾了好一會兒,說道:「告辭,我想我們以後還會有合作的機會。」

「好,下次合作。」羅飛看着他們離開,等他們的身影一消失,趕緊將大門關上。

「田凹……將箱子拿來……」羅飛高喊一聲。對於獲得矽石這件事,羅飛是不會和別人分享的。

「老大給。」田凹將金屬箱子遞了過來,對於執行命令,他算是最靠譜的一位。

接過金屬箱,打開,裏面出現5顆拳頭大的淡紫色晶體。

「這樣足夠了,就算賣到5000萬也不成問題,簡直是發財了。」

羅飛從裏面拿出一塊來,打量片刻,對着田凹說道:「將剩下的收起來,對了,千萬不要放在車裏。」

「明白。」田凹鄭重的接過箱子。

隨後叫來繪夢,翹起嘴角將矽石拋給她,「我會讓鐵塊跟你去將它賣了,然後你們偽裝一下就去電子基金會將你父母贖出來。」

發着微弱光亮的矽石被繪夢捧在手心,晶瑩的淚珠從她的眼角溢出,在衝出眼眶的時候,被她的小手快速抹去。

「謝謝你。」她小聲的說道,隨即將準備好的紙條遞了過去,「這是老巴羅的地址,你現在就可以去找他。」

迫不及待的繪夢不顧鐵塊的疲憊,直接拉着他去販賣矽石。

第二天,睡了八小時的羅飛感覺自己神清氣爽,一掃昨天的疲憊。

走出自己的房門,在自動早餐機前打了一份五層漢堡和核桃果汁,至於裏面真正的材料,羅飛根本就不想知道,畢竟這個世界的食物來源都差不多,只是做出來的口味不同罷了。

咚咚咚……

這時大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在空曠的大廳中顯得清晰無比。

「大早晨的,誰回會來?」羅飛嘀咕一聲,右手一點一揮,大門上的鎖自動打開,接着大門便向旁邊移動。

外面站着的正是戴着墨鏡的花嵐,他小心翼翼的查看身後周圍情況,就像是做了什麼壞事十分擔心被人發現一般。

他一個箭步竄進來,用力將大門關上。直到完成這一切,他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你這是做了什麼壞事,居然要來到我這裏來避難?」羅飛坐到窗戶前的沙發上,左手輕輕的滑過機械手臂。

磁力壓縮……

無數的絲線穿過機械手臂,裏面的鐵粒子開始移動疊加,只見機械手臂越來越堅固,表面也是越來越光滑,不一會兒,就泛著銀白色的光輝。

這種技能是強化型,可以讓羅飛的機械手臂變得更堅固,從而讓它發揮出能量更強的磁力罩。

【小型作戰兵器:機械手臂-鐵制纖維i型】

【強度:40】

【磁力罩:40】

【特性-改變磁力罩形態:將磁力罩變化成簡單的幾種形態,用於更好的保護】

【簡陋的戰鬥兵器,但比赤手空拳要好多了】

尤其是這種技能運用在幸運號上,使得重型卡車的強度也大幅度增長。

花嵐來到羅飛的面前,距離三米時停下來,小聲道:「大人,您不在的這段時間,有一夥兒人來找廣維,沒多久,我們51號樓就發生了大清洗,很多您的忠誠者都受到迫害,就連黃竹大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了。」

「什麼?」羅飛吃驚的看着他,「黃竹是怎麼死的?」

「我不知道。」花嵐急速的搖頭。

羅飛沉默片刻,對於黃竹的死他沒有太多的觸感,畢竟在過去,他失去太多次了也早就有些麻木。

只有感覺有些可惜,羅飛咧了一下嘴角,「好吧,我會幫他報仇的,你去查一下,是誰殺了黃竹,還有那伙人是誰?」

花嵐立馬點頭,答應下來,正準備離開,忽然想到了什麼,繼續說道:「還有大人,我們樓里出現了不少和您一樣的異能者,不過,那些人我都是見過的,就像是突然間獲得異能似的。」

「突然間獲得了異能?」羅飛喃喃自語,「這不就是被注射了覺醒藥劑才覺醒的嗎?」

「難道這裏有賣覺醒藥劑的?……唔,我知道是誰了。」羅飛想起來,重啟異能組織曾經就創造了露西和狂狼,甚至還將一部分覺醒藥劑通過暗區兜售出去,結果就造成了門司和奎亮等人的進化。

這麼說來,找廣維的那伙人就是青蛇了……羅飛捏著自己的下巴思索,「他們的目的……想要吞併51號樓的勢力?然後建造異能者基地嗎?」

昏暗的光束照從羅飛的腦袋側方照來,映的他臉色陰沉,「毫無限制的注射藥劑,這得死多少人?」

「你去吧,今天晚上將廣維和那伙人都叫過來,就說是我說的。」羅飛揮手花嵐離開,隨即搖頭嗤笑起來,「現在外面正被蛇人圍攻,為什麼這些人還在裏面鬧騰。」

不過現在還是去找一下老巴羅吧……要是因為這事被趕了出去,至少還有逃離的方向……

羅飛從沙發上站起來,右手一張,一道利劍從掌心竄出,寒光閃閃,鋒利異常。

這是繪夢將獲得的無人機殘骸打造的,由於無人機的材料十分特殊,不僅輕薄而且韌性極佳,為了不浪費,就給羅飛做了一個掌心劍。

「希望他們不要做的過分……」羅飛嘟囔一句。

走出大樓,外面到處是奔跑的城衛兵,成群結隊,或是抓外面遊盪的人,或是支援外殼防禦陣地。

找了一處隱蔽的地方,隨手將井蓋掀開,羅飛一個縱身跳下。

一手拿着繪夢給的地圖,一邊兜兜轉轉,很快來到暗區附近。

剛來到一處拐角,前方就傳來熟悉的嘶吼聲,還有爆彈槍的聲響。

咦?蛇人?……羅飛挑起眉頭,這裏怎麼會有蛇人?它們找到秘密通道進來了?

伸出腦袋超外面看了一圈,時暗時亮的走廊上燈泡壞了大半,四五隻蛇人的陰影在牆壁上舞動,跑在前面的是一位穿着鐵密i型鎧甲的戰士,羅飛估計應該是野狼團的團員,畢竟只有他們才有這麼多的財力。

不過他們是怎麼賺錢的?……羅飛心裏稍微冒出小型問號。

那位戰士明顯射擊技術不行,爆彈槍的扳機一直扣著,將裏面的子彈一口氣撒了出去,效果只能說是慘不忍睹,牆壁、地面、牆頂,到處到子彈打出的火花,不時的有頂燈被打碎,為他的視野又蒙上一層陰影。

咔嚓一聲……子彈空了,那位戰士將手裏的爆彈槍往前一扔,結果什麼都沒有打中。

緊張的他從腰包里拿出了一根……煙斗……

羅飛瞳孔一縮,眯了起來,「原來是黃虎呀,居然能從蛇人大軍中逃出來……唔?也有可能是被對方故意放回來的。」

黃虎將煙斗叼在自己的嘴裏,沒有點火,裏面就冒出一團青色的煙雲來。

隨着他的臉頰鼓脹,一大團的煙雲就將他眼前的通道籠罩,一眨眼的功夫,就再也看不到通道里的情況。

裏面不時的傳來嘶吼聲,但不管怎麼樣,它們沒有再衝出來,沒有多久,嘶吼聲便慢慢弱了下來。

黃虎鬆了一口氣,稍微吸了一口煙斗,眼前的青煙很快散去,露出裏面已經倒地不起的蛇人。

「終於搞定了……」摸了摸臉上的汗水,黃虎正要從這陰暗的走廊中離開,忽然響起了一陣不緩不慢的拍手聲。

啪啪……

「誰?誰在哪裏?」黃虎腳下一頓,警惕的看向拐角處。

穿着一身土黃色蛇鱗甲的羅飛伸出一顆腦袋,「嗨,好久不見……」

「卧靠,會說話的蛇人……」黃虎立即將煙斗放進嘴裏,當即吹出一團青色的煙雲。

煙雲速度很快,在羅飛的眼中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將他籠罩起來。

那些煙雲就像是流水般不停的向羅飛的耳鼻眼口灌去,不停的消耗他體內的氧氣。

這是要活活被憋死我啊……羅飛抬起右手,淡藍色的磁力罩將他和煙雲隔開。

過了好一會兒,眼前的煙雲才散去,黃虎得意的笑道:「還跟我斗,看我不弄死你……咳咳……」

等到羅飛的身影完全露出身影,驚訝之極的聲音當場傳來,「你怎麼沒死?」

眼看黃虎又要吹出一團青煙,羅飛的聲音趕緊響起:「你倒是看清楚啊,我是羅飛。」

覺得聲音耳熟,黃虎湊上去一看,這才看清楚對方,頓時鬆了一口氣,「原來是你啊,你沒死?」

羅飛依靠在牆壁上,笑道:「你不也沒死嗎?」

「死裏逃生罷了……」黃虎將自己的頭盔拿下,露出滿頭的白髮。

羅飛在他的腦袋上掃了一眼,意味不明道:「代價還挺大……」

隨後將問題轉向眼前的蛇人屍體,「它們是你帶進來的?」

「不是,我從鑽井進來的時候,鑽井就不久關閉了,我看它們好像是從上面上來的。」黃虎意有所指的指了指頭上。 這一場鬧劇在長老們的干預下結束,還得到一個意外的消息,一位看好她的長老透露,長老會已經將她推薦給聖山,這次能否拜入聖山,就看她之後的表現。

同時,賀安月清玉小娘的美名也在花都各大內院之間傳揚開來,為她拉了不少同情,以至於八皇子再次被禁足。

結果,沒安生多久,大師伯突然造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