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晨,吳樂和曉雅現在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休整調理心情,我已經把你的意思轉達給他了,他會盡快的帶着曉雅出去散心,等什麼時候準備結婚的時候就會回來告訴我們。但是公司現在毀了,我們又成了無業遊民了。”

喻晨靜靜的看着玲瓏和慕容雪,見兩個人臉上那爲難的神色,不由有些微微不悅的說道:“一定要和我這般的生分麼?”

玲瓏和慕容雪紛紛俏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緊張的看着喻晨,生怕喻晨再生氣。這個傢伙生氣起來,雖然不會發火不會對着自己大吼大叫,但是遠處屏幕上那滾滾的濃煙還在繼續,那裏面,躺着至少一百多人的屍體。

這是天威啊!更何況,自己纔不願意喻晨生氣。

“好啦好啦,我們直說還不成?”玲瓏有些無奈的說道,繼而看了看慕容雪,這才下定決心似的,小聲說道:“我們,我們兩個想要辦一個公司。。。。。。”

“就這個?”喻晨哭笑不得的看着兩個人,繼而又問道:“需要多少錢?”

“這只是我們的一個想法,還沒有做出具體的規劃,我的大學專業可是學的廣告設計,所以想要開一個廣告公司,而慕容雪有幾個大學的朋友也是幹這個的,正好有人手。只是想問問你的意思,要是覺得可以,你投資,我們打工就是了。”

“我不想你倆操勞。。。。。。咳咳咳,那你們就趕緊的把預算算出來,然後找天怒就好了,剩下的事情他們會幫着處理。”

玲瓏和慕容雪笑呵呵的看着喻晨,尤其是喻晨說出那句不想自己操勞的話以後,竟然有些臉紅,這可是一件大新聞呢,兩個人很是好奇的看着喻晨的臉,最後把喻晨實在是看的有些尷尬無比了,急忙站起身來,“我有點事,先,先離開一下,你們在家休息一下,等我回來一起吃晚飯。”

“把詩語姐姐叫過來吧,我們今天都住下。”林夢瑤小聲的說道,讓喻晨急忙點點頭。。。。。。。。。。。。。。。。。。。。。。。。。。。。。。。。。。。。。。。 葉詩語到來以後,抱着林夢瑤在牀邊默默流淚許久,最近一連串的幾件事情,都讓林夢瑤跟到很是傷心難過,先是蒂和王語曦的離開,繼而又是曉雅和吳樂這件事情。她很清楚,這一切都是因爲喻晨,可是自己的男人,真的沒有做過什麼不是嗎?

林夢瑤想起曉雅那狼狽不堪的樣子,一陣心碎過後,卻又感覺到深深的恐懼感,她突然覺得,站在這個高處,雖然可以俯覽天下,但是說不定哪一天,這棟大廈就會分崩離析,變成一片廢墟。

人都怕死,林夢瑤自然也很害怕,但是林夢瑤更害怕的是,萬一哪天自己不在這裏,沒有在喻晨的身邊,龍晨就如今天喻晨對待他那樣的對待喻晨,到時候自己的男人就算是再強勢,又能如何?自己如果失去了他,獨自活在這個世界上,會不會讓自己立刻瘋掉。

自己現在已經不能沒有喻晨,所以林夢瑤突然感覺很害怕,很害怕失去喻晨,失去自己的一切。而恰恰,喻晨現在就是自己的一切。

“不要難過了,總會過去的。”葉詩語輕聲的說道,說實話她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安慰林夢瑤,因爲她此時的心情和林夢瑤根本就是差不多,過多的言語她也難以啓齒,更加的有些惶恐和不安。喻晨總是能給人帶來一種安全感,但是同樣的也伴隨着更多的危險。葉詩語很害怕,因爲自己不是他的女人,所以他給與自己的安全感遠遠要比林夢瑤少的多。如果坐在自己不遠處的那個男孩真的有一天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應該怎麼辦?

擔心害怕,這是今晚的主題,而主角,卻是託着頭,靠在沙發上,身邊軟軟的倒着夏琪給他當着靠墊。

晚飯還沒有好,但是氣氛卻是十分的壓抑。

“我想,我想回家看看媽媽。”林夢瑤離開了葉詩語的懷抱,走到喻晨的面前,默默的蹲了下來,明亮的眼睛盯着喻晨的雙瞳,盡是柔情和擔憂。

“明天吧,明天是週六,我們一起回去看看他們。”喻晨有點心疼的伸出手將林夢瑤抱了過來,然後柔柔的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們現在很擔心我對不對?但是,你們也應該知道,我有能力保護你們,也有能力保護我自己。只是,吳樂和曉雅是一個意外,是我疏忽了,這是我的錯,我無法推卸這個錯誤。但是請相信我,以後這樣的事情,再也不會發生了好嗎?”

林夢瑤點點頭,依偎在喻晨的懷裏,沉默不語。

而這個時候,突然電梯的聲響傳來,隨即傳來一陣咯咯咯咯的笑聲,萬種風情和讓人無法觸及的光芒隨之進入這件屋子,讓喻晨身邊所有的女人都變得緊張兮兮起來,甚至林夢瑤都不再敢待在喻晨的懷裏,而夏琪更是不由自主的離開了喻晨一些。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但是衆人誰也無法找到解釋,唯一能勉強算是解釋的理由是,那個女人太美了,讓自己等人很是自卑。

魅影正在接着電話,向着大家淡淡的笑了一下,繼而不客氣的坐在了喻晨的身邊,甚至還極度曖昧的將喻晨拉到了自己的身後當作靠墊。

對於自己這位小媽,喻晨也是不敢輕舉妄動,因爲他不知道自己如果反抗了她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和下場,所以喻晨只能是很是歉意的看了林夢瑤等人一眼,然後無奈的嗅着那迷人的芬香。

“說了半天,你到底什麼時候來呢?南海這邊空氣可真不好,而且我覺得,除了我的寶貝之外,這裏根本就沒有值得我去關注的地方和東西。”魅影繼續旁若無人的講着電話,但是說到這句寶貝的時候,喻晨還是忍不住的有些老臉一紅,繼而裝作沒聽到的樣子,眼神去挑逗着不遠處的葉詩語。

葉詩語微微一怔,看着喻晨那壞壞的目光,先是微微俏臉一紅,隨即又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便是轉頭靜靜的等待着魅影打完電話。

“哦,你後天就到啊,那好吧,你那個妹妹好像也跟着要來吧,咯咯咯咯,放心啦,我的寶貝兒,絕對和你的寶貝妹妹差到哪裏去。不過,萬一你那妹妹看上我家寶貝的話,可是要排隊的哦。”

魅影笑嘻嘻的講了很久的電話,讓林夢瑤等人都紛紛感覺一陣不自在的待在原地,甚至是手足無措的不知道要做些什麼,終於,當魅影將電話掛掉之後,衆人終於是小小的鬆了口氣。

“大家都在聊什麼呢?”魅影笑嘻嘻的轉頭問喻晨,那近在咫尺的俏臉,看的喻晨不由心裏一蕩,隨即卻又猛然驚醒般的淡淡笑着說道:“沒有,只是很隨意的聊會天,在等着開飯。”

“這樣啊,那我也一起吃晚飯好了,人多熱鬧嘛。”

喻晨對這個提議倒是沒多少的反對意見,不管怎麼說,林夢瑤等人也是自己的未來老婆,都是一家人,總是要彼此熟悉一下的,雖然坐在自己身前,那翹翹的美臀不斷擠壓着自己身體的女人是自己的小媽,而且還是一個很恐怖的小媽,但是小媽就是小媽,總是要增進一下家人的關係。

“剛纔和誰在打電話呢?”喻晨將身子挪開了一些,隨便的找了一個話頭問道。

“哦,三重門家族的人,小時候你也見過的。”魅影懶洋洋的說道,同時也嬌嗔的白了喻晨一眼,似乎是在責怪着喻晨將身子挪開了一些。

“紫。。。。。。羅剎,天度白玉???”喻晨有些驚恐的問道,腦海裏隨即閃過一個女人的俏麗模樣和陰森恐怖的氣息。

“嗯,就是她,這次武鬥大會,她們家族自然也會參加,而且她是帶隊的。”魅影笑嘻嘻的說道,繼而又沉聲的說道:“我也是帶隊的,不過代表的是女天神道家族。”

“九幽。。。。。。那肯定是老王八蛋帶隊了,我真不想參加這個大會,萬一到時候還沒有比試,那些古家族紛紛要和老王八蛋算賬怎麼辦?他的花花情債,可是相當的戰功卓著啊。” 晚飯在一片很是壓抑的氣氛中很是古怪的進行着。

席間只有喻晨和魅影在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天,而其他的衆女紛紛低頭吃着自己的東西,就好像她們真的有多餓似的。

喻晨和魅影也很快的發現了這個事情,對視一眼之後,紛紛有點無奈,不過魅影的眼裏,更多的卻是得意洋洋。而且喻晨通過她的眼睛,讀懂了她得意洋洋之下,那有些讓自己吐血的話語:怎麼樣,還是我最美,對不對?後悔了吧?

喻晨暗暗的狂汗了一個,急忙在心裏讚頌了幾句上帝,這纔有些好笑不已的看向林夢瑤等人。

“那個,小媽很可怕麼?”喻晨笑着問道,讓衆女猛然一怔,齊刷刷的擡起頭看着喻晨,隨即又看向魅影,但是卻又在喻晨和魅影的注視下,紛紛低下頭,繼續吃東西,就好像沒有聽到喻晨的話一樣。

這樣的情況使得喻晨微微有些糾結,隨即嘆息着說道:“倘若是慕容雪姐她們也就罷了,可是小傻妞,你和夏琪爲什麼還會這樣呢?你們可是我未來的老婆啊,難道見了我的媽媽,就一直這樣死氣沉沉的連頭都不敢擡起來?”

林夢瑤和夏琪猛然一驚,有些驚慌的擡起頭,卻是彼此對視了一眼之後,微微張着的小嘴又緩緩的閉上,還是一言不發。

但是喻晨剛纔的話,卻是讓其他的女孩,心裏微微閃過異樣的感覺。溫柔雪柔柔弱弱的坐在林夢瑤的身邊,聽到喻晨說出的那些話之後,尤其是沒有聽到自己的名字,覺得微微有些委屈,但是隨即卻又找不到自己責怪喻晨的理由。畢竟自己沒有和他告白,他也沒有和自己告白,自己和他,又有什麼關係呢?

而更加難過的,自然就是歐陽曦月,歐陽曦月低着頭,將自己的表情隱匿在長長的髮梢下,但是心裏卻是痛苦至極。那異樣的疼痛幾乎讓自己感到窒息,感到無法繼續坐在這裏。

他還是沒有原諒自己,儘管自己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也許這就是所謂的自作自受吧,歐陽曦月傻傻的想着,隨即淡淡的苦笑了一下,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我,我很緊張。。。。。。。”夏琪被喻晨的眼神盯得實在是有些受不了了,只好是硬着頭皮很是爲難的說道,“小媽姐姐,長的,長的實在是太漂亮了,就好像,就好像世界上所有好看的東西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一樣,讓我感到很是自卑,而且,而且小媽姐姐身上,有種,有種很危險的氣息,我也說不清楚是什麼,反正我感覺很緊張,很,很害怕。。。。。。”

夏琪說完這些話,更加驚恐的看向魅影,看到魅影臉上淡淡的笑意並未收斂而去,更加的沒有任何的氣憤之色之後,這才微微的有些放心下來。而林夢瑤也是很是遲疑的想了一下之後點點頭,“我,我也是這種感覺,可是,可是小媽姐姐,我,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魅影頗有興趣的笑看着林夢瑤,繼而點點頭:“問吧,怎麼說,我也是你們的姐姐哦。”

喻晨繼續假裝沒聽見,而其餘的衆人也假裝很是肯定的認定爲魅影忘記了把小媽兩個字加上去。

“你,你是不是很寂寞?”林夢瑤有點惶恐的小聲問道,這句話說出來,全場皆驚。就連喻晨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林夢瑤,不明白她爲什麼會這樣問。小媽寂寞?呃。。。。。。貌似,的確是這樣吧。

喻晨似乎是想通了什麼,於是乎看向魅影,而魅影也是被林夢瑤的問題弄的微微一怔,隨即咯咯的笑了起來:“你看出來了?”

“嗯,我,我感覺到了。以前我的媽媽也是這樣的,總是在我的面前,裝出很開心的樣子,整天帶着笑容,但是我能感覺到,她笑容背後的寂寞。您給我們的感覺除了琪琪剛纔說的那些之外,還有一種,一種很悠長的寂寞。”

“呵呵,悠長的寂寞。”魅影笑着輕輕咬了一下這幾個字,隨即美目擡起望向對面的林夢瑤:“你媽媽寂寞,是因爲你的爸爸?”

林夢瑤不否認的點點頭,因爲這是實話。也是真真實實的原因。

“那你能猜得出來,我的寂寞是因爲什麼麼?”魅影似乎對這個話題產生了極大地的興趣,笑意盎然的問道。

“我,我不是很清楚,但是,但是我能感覺到一點是,是。。。。。。”林夢瑤忽然看了看喻晨,沒有繼續說下去,甚至是已經果斷的打消了繼續說下去的打算。這讓魅影和喻晨很是詫異,忍不住的,魅影繼續問道:“是什麼?說呀,小丫頭,你要是不說,你信不信我把你正房的位置取消?”

喻晨再次狂汗,無敵的看着自己的小媽,這,這好像不是你應該管的事情吧?而且,你現在是在威脅自己的兒媳婦啊!不過,貌似這個威脅力度很小,因爲自己的小傻妞,從來就不認爲她是自己所謂的正房,每一個來到自己身邊成爲自己女人的女孩,善良的她都會百分百的去當作親姐妹一樣的對待,即便是傷害了自己的歐陽曦月,她也不曾拒之門外。

林夢瑤很是爲難的看着喻晨,似乎是向着喻晨求救一般。雖然喻晨也很想知道接下來的林夢瑤會說些什麼,但是看到小傻妞那哀求的目光,還是忍不住的插嘴說道:“趕緊的吃飯吧,要不然就冷掉了。”

“小晨晨,我突然覺得很喜歡這丫頭,我想讓她跟着我怎麼樣?”魅影笑着看向喻晨,卻是把喻晨嚇得臉色大變,將頭猛然晃動着,“這不可能,你少來,不准你打我女人的主意,要不然。。。。。。。”

“要不然你怎麼樣?吃掉我麼?”魅影笑嘻嘻的問道,似乎對於自己的這個提議很是讚揚一般。但是這個提議卻是嚇的喻晨急忙揮手搖頭。

“小傻妞,告訴她吧,要不然,我們就要彼此分開,說不定你還會被賣到那個土著民族去當壓寨夫人。。。。。。”

“啊?那,那我說,我說,我不要離開你,我說。我能清楚的感覺到,您,您的寂寞只要接近喻晨,就會變淡很多。。。。。。”

鴉雀無聲!!! 安靜的黃金餐廳裏,長長的餐桌上,此時此刻,衆人紛紛盯着快要哭出來的林夢瑤,而林夢瑤更是相當委屈的低着頭,小手不斷的揉搓着。

對於林夢瑤的這個說法,衆人實在是無法接受,但是同時在內心裏,卻又矛盾的將這個說法定義成了很是正常的事情!的確,經林夢瑤這麼一說,衆人的確是在她的身上感覺到了那種淡淡的寂寞,而這種寂寞只要出現在喻晨的面前時,就會消弱很多,甚至是完全的消失。

但是!這種說法或者說推理的背後,那就意味着。。。。。。

不約而同的,衆人的目光從林夢瑤的身上緩緩的移開,最後定格在那張傾國傾城的面容之上。


如此大逆不道的推論和結果,誰也不敢輕易的說出來,更加的讓衆人苦惱的是,在她們的心裏,竟然萌發了一種這樣的結果纔是最爲順理成章的感覺!這是一種荒唐的感覺,荒唐到,自己等人竟然是在懷疑喻晨和他的小媽有着不可告人的關係!

又或者反過來,喻晨的小媽對喻晨有着某種不可告人的感覺!但是不管怎麼說,這是——亂 倫!!!


慕容雪急急的抓起自己眼前的果汁,狠狠的喝了一口,繼而低下頭快速的吃着東西,就好像一個很多天沒有吃過包飯的乞丐一般,樣子狼狽不堪,卻又不肯放鬆。

溫柔雪只是低着頭,繼續當着自己那個乖巧的女孩子,但是臉上的神情,卻是異常的古怪。

玲瓏畢竟年紀稍大一些,但是卻也不敢再有所造次,回身對着身後的服務生輕聲的說道:“我,我想要一杯水,謝謝。”

歐陽曦月一直在沉默,而且她覺得,這些都和自己沒有什麼關係了,反正現在的自己,已然被拋棄。


最爲大膽的,自然是莫過於夏琪大小姐,夏琪大小姐眨巴着自己的眼睛看看喻晨又看看魅影,然後停下來思考一下,然後又看看喻晨再看看魅影,讓喻晨和魅影很是無奈卻又很是好奇的忍不住開口問道:“你看什麼呢?”

夏琪微微一怔,隨即驚呼一聲,像是受到了驚嚇一般,有些不好意思的訕訕一笑,繼而小聲的回道:“很,很般配的。。。。。。”

餐廳裏,再次陷入沉默,或者說是死寂。

夏琪忽然很是責怪自己說出這句話,忐忑不安的低着頭,不敢擡頭去看任何人,就連眼前自己最喜歡吃的飯菜,都不敢去觸碰。

良久的沉默之後,喻晨突然呵呵的笑了一下,但是任誰都能從他那乾燥的笑聲中,聽出他的尷尬:“明天大家都沒有事情,吃過晚飯以後,我們去下面玩怎麼樣?想玩什麼就玩什麼。”

“好啊,慕容雪早就和我說要去保齡球那邊的,我們一會兒就去。”玲瓏很是善解人意的順着喻晨的話茬笑呵呵的說道,而慕容雪只是一邊艱難的嚥着自己小嘴裏的食物,一邊點頭。


也許是大家覺得剛纔的那個話題有些太過於強大了一些,所以玲瓏帶頭大家開始假裝着放鬆相互聊起天來,雖然樣子依然很是尷尬,但是總比剛纔死氣沉沉的樣子要好了很多。

但是喻晨還是很尷尬,因爲魅影那色迷迷的眼神裏,有着太多的東西讓自己感到後怕,甚至是想要起身逃離。

(趕緊的吃東西,看什麼看)

喻晨無奈的給了魅影一個眼神,清楚的表達了自己現在的意思。

但是魅影眼睛裏的戲謔和調戲的味道卻是更加濃烈了起來。

(我的寂寞,是因爲你哦。)

喻晨不語,也不想去深究這個問題,同時也有些暗暗責怪林夢瑤這個小傻妞爲什麼把這樣的難題帶給自己,並且還是當着所有人的面把這個難題揭發出來。她可是自己的小媽,也是你這小傻妞的小媽,你怎麼能說她的寂寞是因爲我呢?她。。。。。

喻晨輕輕的嘆息一聲,沒有繼續想下去,感受着魅影和有點炙熱的目光,終於是很無奈的敗下陣來。

(我是你兒子,你想念自己的兒子,所以有點寂寞,應該沒什麼吧?更何況,你流露出的那絲寂寞裏,有着其他的東西,就比如,你找不到和你相等的對手,也找不到你可以摯誠的去相信的信仰)

喻晨的眼神落在魅影的眼睛裏,讓其明亮的眼瞳中,散發出柔情的色彩和極度勾魂的神韻,看的喻晨頓時有些口乾舌燥,無可奈何。

(可是,我沒有把你當成我的兒子哦)

喻晨不語,死命的不語,並且再也沒有去看魅影的眼睛,短暫的眼神交流到此結束,喻晨幾乎是沒有吃飽便是迫不及待的帶着大家離開了餐廳,然後很是無情的丟下咯咯笑着的魅影去了樓下。

待喻晨走了之後,魅影的笑意緩緩的收斂起來,但是嘴角上,那美妙的弧線依舊被她保持了下來,我的小男孩兒,你不坦率哦。

保齡球館,喻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坐在沙發上,身邊坐着安靜的溫柔雪。林夢瑤等人在兩個人的身前丟擲着保齡球,沒有注意到此時喻晨那狼狽的模樣。

“你,你沒有把我算在你未來老婆裏,喻晨。”溫柔雪紅着俏臉,突然很是委屈的對喻晨說了一句,讓喻晨頓時一怔,隨即有些頭疼的轉過身來看着溫柔雪。

被喻晨的目光觸及,溫柔雪立即小臉滾燙的低下頭,滿臉的羞澀和委屈,很是複雜。

喻晨輕輕的嘆息一聲,繼而很是認真的問道:“你,確定要跟着我麼,小雪?”

溫柔雪也是一怔,繼而擡起頭來很是不解的看着喻晨,“我,我都是你的人了,還,還可以喜歡別人嗎?”

“呃?你什麼時候成了我。。。。。。呃,那個,那個,那個不算。。。。。別哭,別哭,小傻瓜,別哭,好吧,好吧,我答應你了好不好?”

“不好,你,你這樣讓我覺得我是賴上你的,還有,還有,我們,我們在公車上,那樣,那樣,我,我不算是你的,你的女人嗎?”

“算。。。。。算的吧。。。。。。” 蘇洛的演唱會終於開啓了,喻晨拿到貴賓票的時候,夏琪和林夢瑤幾個開心不已,甚至還爲此沒人獎勵了自己一個香吻。但是喻晨卻是很無奈的有些苦笑,因爲那樣的場合,那樣的氛圍,自己很是不願意去。

自己不喜歡嘈雜的場合,更不喜歡身邊圍繞着一羣撕心裂肺大聲呼喊着瘋狂的尖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