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過幾天,茹婷婷的反饋就回來了,她說:“楊總,情況都清楚了,泰康醫院確實是準備賣了,只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買主。”

“茹院長,你可真是神通廣大啊,這麼快就打聽到了!”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誰了?”茹婷婷頗爲得意。

“那說說,具體怎麼回事?” 楊天翔急着問道。

“泰康醫院的老闆叫胡進明,他不討價還價,一口價十二億。”

這個價格大大出乎了楊天翔了意料,在他看來,即便是評估,頂多六個億撐死了。

茹婷婷似乎看出了楊天翔的心思,她說:“這個價格看起來是高得離譜了,可是,楊總,您是商人,應該知道,建一所醫院是花不了這麼多。但是,它已經建起來有差不多十年了,這十年來,醫院也漸漸積累了很多的經驗,更重要的是積累了相對固定的病人,這可不是錢能買來的。“

“對,你說得沒錯,是這個道理,我自然是明白的。但是,我只是感覺這個溢價似乎是過了,它畢竟還不是三級醫院啊!” 楊天翔對價格極其敏感。

“沒錯,它不是三級醫院,可它畢竟是二級甲等醫院,離你的目標已經不遠了,反正,我把你需要的情況都已經提供給你了,買於不買,和我就沒關係了,楊總,你決定好了。”

“別呀,茹院長,好人做到底啊,你再幫我摸一下,這個胡老闆的具體情況,以及醫院裏的現狀,好不好?”

“不用摸了,我都清楚。”

“那就別賣關子了,趕緊告訴我呀!”

“胡進明是我的同學,大學畢業以後,他被分配到了山區,他沒有去。憑藉着自己對醫的瞭解,做起了醫療器械生意,做得風生水起,沒幾年就發了。於是就開辦了這家醫院,我知道的情況是,當初,他買地建醫院自己好像沒掏多少,可能也就三千多萬,大部分是靠銀行貸款做起來的。

但是他也想把醫院辦好,賺的錢一部分投到了醫院的發展上了;另外就是歸還銀行的貸款了,他自己從來沒有從醫院把錢轉走。

後來,他又開了一個專門生產醫療器械的工廠,生意是做得越來越大了。不過,近幾年,他的生意越來越差了,也開始從醫院提錢了,這醫院就成了他的提款機,別說是發展了,就是維持現狀也困難了。

當初,醫院紅火的時候,好多別的醫院的大夫想方設法進他的醫院,有的甚至是辭職以後來的。現在倒好,許多人已經離開了,沒有走的,也在觀望。”茹婷婷一口氣把她知道的情況統統倒了出來。

“怪不得你瞭解得這麼多呢,那你怎麼沒去呢?” 楊天翔不解地看着她。

“這也是想不到的,前幾年我們廠效益非常好,工資也高、福利也好,捨不得唄。”茹婷婷調皮地一笑。

“如果我們把這家醫院買過來,再把你們兩所廠醫院整合進去,你來做這個院長如何?” 楊天翔憑着自己的判斷,認爲她已經是合適的人選了。

“楊總,你沒在開玩笑吧?我做院長,你算了吧,我做這個小院長已經是到頭了,那麼大的醫院,你準備累死我呀!再着說了,我的資歷也不夠呀!”茹婷婷快人快語。

“你沒做怎麼知道做不了?至於資歷,這好辦,請位有聲望的老專家掛個名不就成了!”

“哎,真的,真的做不來的。”

“那咱們先不討論這個問題了,等醫院建起來以後再說吧。你能不能幫我約一下這個胡老闆,我想應該和他見個面了。”

“這不是問題,你們一個願買、一個願賣,好事啊!”


很快,楊天翔就和胡老闆見面了,茹婷婷把他們見面的地點選擇在了一所頗有情調的茶室裏。

“聽說楊總對我的醫院有興趣?”胡進明開門見山。

“對啊,所以請茹院長約了你,有些個倉促,請胡總不要見怪啊!” 楊天翔非常客氣。

“楊總言重了,你能主動約我,那是我胡某人的造化,有你這麼一位大買主,我想我的醫院也有了一個穩定可靠的去處了。”胡進明看來對自己的醫院還是非常有感情的。

“好啊,胡總是個爽快人,我也就不繞彎子了,請胡總開個價吧。”

“十二億。”胡進明毫不猶豫地說出了他的一口價。

楊天翔因爲事先知道,也沒有感到什麼,只是淡淡地一笑,說:“胡總,我是這樣想啊,既然你已經開了價了,我也不和你還價,咱們是不是應該請家中介機構做個評估呢,在評估的基礎上咱們再商量,你看呢?”

“不行,楊總,不是我不給你面子,你不知道,這所醫院我付出了很大的心力的,現在在省裏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氣了,這可不是能拿錢來衡量的。”胡進明斷然拒絕了。

“呵呵,胡總,話不能說絕了吧,談判談判不就是相互妥協嗎?你這一錘子把門都封死了,咱們怎麼談呢?這要是換了別人,也談不下去了,我可真是懷疑你是不是真的想賣了。” 楊天翔軟軟地給他頂了回去。

“這……”胡進明一時語塞了。


“胡總,你也是生意人,做生意不就是討價還價嗎?這個道理你也應該明白,你說多少就多少,好像沒這個道理吧?你這又不是奇貨可居,我憑什麼當這個冤大頭呢!”

“那我不賣了,總可以吧!”胡進明站了起來,準備走了。 “服務生,埋單。” 楊天翔沒有理會胡進明,對服務生招呼道。

“楊總,怎麼好意思讓你埋單呢。”胡進明擋住了楊天翔,順勢又坐了下來。繼續說:“楊總,我聽茹院長講了,你買醫院是爲了安頓機牀廠的兩家廠醫院,我也知道,你是誠心要買的,而且你有這個實力。說老實話,換了別人,我真的是就這個價了,但是,我也是爲了給醫院一個好的去處,我就,不說那麼多了,楊總,你還個價吧。”

楊天翔樂了,笑眯眯地看着他,說:“我剛纔已經說了,我不還價,咱們還是做個評估吧,這個應該是比較科學的吧,它不僅看你現在的價值,而且也考慮到了你的品牌以及將來的收益;如果你還不滿意,咱們還可以談,你看呢?”

“好吧,既然楊總是這個意思,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等做完了評估咱們再談。”

“另外,胡總,我還有有個想法。”

“請講,楊總。”

“我設想,如果咱們的交易成功了,我準備在一個比較短的時間裏,把醫院建成三級甲等醫院,那麼肯定會新購或者更新很多的醫療設備,而且,平時的消耗品的用量也非常大。你是做這一行的,我希望咱們還能繼續合作,由你來給我們提供這些,不知道胡總願不願意?” 你是我的觸不可及

“願意,太願意了!”胡進明掩飾不住興奮。

“但你不能高於同行業的價格啊。”

“那肯定是的,這你放心,楊總,我只能比他們低,不會比他們高的。”胡進明保證道。

“這我相信。還有一條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試試?”

“你說,楊總。”

“我在非洲呆過,那裏的醫療條件非常差,國內一次性的醫療用品,在他們那裏都是多次重複使用的,你可以瞭解一下,看有沒有可能打開非洲的市場.”


“這太好了,楊總,真是謝謝你了,我怎麼沒想到呢,只在國內轉圈,怎麼就沒想到去國外闖闖呢!“胡進明又興奮了。

“你還是先做個詳細的瞭解,再做行動,我可是不懂你們這行的,也只是把看到的告訴了你,你還得慎重從事啊!”

“當然,當然,我明白的。”

做好了這些鋪墊,楊天翔便心裏有數了,胡進明的價格擡不上去了。胡進明自然也清楚投之以桃,報之以李的道理。

一個月過去了,泰康醫院的評估報告也出來了。總價值是五億七千八百萬……。

楊天翔和胡進明又坐在了一起,這回的地點改在了天盛中心,他們分坐在會議室的兩邊,在他們各自的桌子邊上,擺放着這份評估報告。

胡進明坐在那裏,一聲不吭,玩弄着手機。

楊天翔心裏明白,他是不滿意這份評估報告,看來是和他的心理價位相差太遠了。

楊天翔也不做聲,他在考慮着交易失敗以後,該如何做的問題了。

“楊總,你是不是也說個價啊。” 胡進明坐不住了。

“咱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就說過,應該以評估結果爲依據,現在評估報告就已經擺在了你的面前,我就給你還個價,在這個基礎上再給你加百分之十的溢價,這也是我的最後出價,請胡總考慮。”


“這也忒低了點吧,楊總,你知道的,這醫院的固定價值是沒多少,可是,可是我的品牌,我醫院多年的形象是不是應該很值錢啊!”胡進明拿這評估報告在桌子上摔打着。

“胡總,你也別激動,這值不值得,不是你我說了算的,這是咱們兩家共同指定的專業機構做出的,如果你不願意賣,我也不勉強,這一半的評估費我也認了。你請回吧。” 楊天翔站了起來,準備送客了。

“要不,楊總,我降上二億,咱們十億成交,你看呢?”胡進明不甘心地盯着楊天翔。

“哈哈,胡總,沒有這個道理吧,咱們又不是在菜市場買菜,你這樣說好像不合適吧!” 楊天翔拒絕了。

“那九億?”

楊天翔搖搖頭,但是他清楚了,胡進明已經是打定主意要賣給他了,只是幻想着賣個更好的價錢。

“胡總,買賣不成仁義在,以後我們可能還有合作的機會,我看你還是捨不得賣,那就別賣了,好好經營,說不定再過幾年,就能達到你的十二億了,那時再賣也不遲嘛!” 楊天翔呵呵一笑。

楊天翔已經摸清楚了,胡進明現在已經到了非賣不可的地步了,他爲了維持廠子的運轉,還借了高利貸,雖然數目不大,可整天折騰他,他已經是焦頭爛額了。


“楊總,我求你了,你還是買了去吧,說老實話,這醫院確實想買的人很多,可是,根本就不想出價,我談過的連評估價價的一半都沒有。”胡進明央求着。

“胡總,既然你覺得這個價格不合適,你還不如把你的醫療器械廠賣了呢,專心做你醫院不也一樣嗎?”

“我的好楊總啊,你是不知道的,我那個廠本來它也值不了幾個錢,再着說了,現在這個環境下,誰還買這樣的廠呢!”胡進明都快哭了。

“這樣吧,胡總,我再加百分之十,總共百分之二十的溢價,你如果還不能接受,那真的,我只能是放棄了,你回去好好考慮一下,給我個答覆。”

“不用考慮,不用考慮了,楊總我答應了,就按你的價錢吧。不過,上回你說過的?”

“什麼?”楊天翔明知故問。

“讓我來給醫院供貨啊。”胡進明着急了。

“噢,這個啊,可以啊,我既然已經答應了,那肯定是了。但是你必須保質保量,而且價格不能高於同行水平。”

“一定、一定。”胡進明忙不迭地點着頭。

“楊總,你看是不是六億九千三百六十萬?”胡進明用手機上的計算器算着。

“對啊。”

“那楊總,咱們什麼時候把合同簽了?”他着急了,生怕楊天翔變卦了。

“隨時都可以籤啊。”

“你不會分期付款吧?”

“分期付款?我們談過嗎?” 楊天翔奇怪地看着他。 “沒有,沒有,我這就放心了。”胡進明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錢貨兩清,泰康醫院終於投入了天盛集團的懷抱。

“楊總,你要的資料。”茹婷婷來到了楊天翔的辦公室。

看着厚厚的一沓資料,楊天翔心想,這位茹院長也是個非常認真的人,看來是花費了不少的時間和精力的。

“謝謝你啊,茹院長。” 楊天翔很是感謝。

“謝什麼?誰讓我是院長呢!”茹婷婷一笑。

“你看看,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嗎?我再改。“茹婷婷繼續說。

“不錯,寫得非常詳實,我先仔細看看,完了咱們在討論。” 楊天翔大致翻閱了一下。

“泰康醫院已經易主了,你打算什麼時候接收?”茹婷婷問道。

“我已經考慮好了,立即着手接收,我準備成立一個接收小組,你來當這個組長怎麼樣?”

“我?”

“對,就你。”

“不會吧,楊總,我一個小小的廠醫院院長,去接收一個二甲醫院,你沒開玩笑吧?”茹婷婷不相信地看着楊天翔。

“這是開玩笑的事?” 楊天翔表情嚴肅了。

“你還是換別人吧,我,我幹不了。”茹婷婷急得直襬手。

“說老實話,我還真就是沒人了,我們從來沒有接觸過醫院,根本就不懂,更談不上是有這方面的專家了。現在,你也是天盛集團的一分子了,沒有比你更合適的了。”

“你自己當這個組長不就得了?”

“開玩笑了,我又不懂,當的那門子組長,你就別推了,非你莫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