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掉神晶在空間戒指後,周陽順勢盤腿坐了下來,拿出了獸皮,和象牙筆,準備繪製魔法卷軸。

“狂暴軍團不容易騷擾了,但是這趙家,也不能讓你們如意了!”只見周陽雙眸一沉,看着前方,冷冷的想到:“從今晚開始,目標趙家軍!”

······

夜深之時,一道人影彷彿幽靈,讓人難覓他的蹤跡,速度之快,讓人咋舌!

“該死的周陽,又是這周陽!”

“趕緊稟報趙文隊長,要快!咱們想辦法拖延,這次別讓他跑了!”

“完全無濟於事!咱們的神識根本不能鎖定他,下一個跳躍後,都不知道他跳到什麼地方了!該死!這剛剛發現一塊神晶,等着家主的獎賞呢,就讓這周陽捷足先登了!”

一時間,石林的一處地方十多個人手忙腳亂,各顯其能,在這繁亂的石林中上串下跳,只爲追趕前方的一個人影。

就如那人的話是提示一般,聲音落下後,前方的人影腳下淡藍色水系魔法元素突兀乍現之後,那人影消失!

“哪跑!”

緊接着,在那影人消失之時,剎那間那人影消失之地,站着一頭白色猛虎,猛虎之上跨坐一人。


趙文臉上一片鐵青,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從喉頭之中傳出兩個陰狠的字:“周陽!”

“倘若有機會抓住你,我一定把你剁成肉醬,喂林中野獸!讓你屍骨無存,死無全屍!”趙文的雙手拳頭緊握,啪啪作響,聲音似九幽之鬼,最後一字一頓道:“只有這般,才方解我心、頭、之、恨!”

······

石林之地。

“嗨!他奶奶的,如果我要是有周陽這樣的本事,這輩子現在到頭,我都願意了!”

“胡說什麼呢?你願意周陽這樣,被趙家和狂暴軍團所追捕?不想活了?我寧願不修煉,安穩度過一生,也不想這樣苟活殘喘!”


“那倒也是,不過這周陽的能力,直接叫我無語,根本沒辦法說!太神奇了,要成神了,我草!”

“你說的這點我贊同,最近幾天,那真是叫趙家和狂暴軍團手忙腳亂,而且許多的神晶都被周陽所得,重要的是,這周陽沒有被抓到。”

說話之人,臉色有些嘲諷,譏笑之味。

就這麼的,周陽的名字在許多來尋找神晶的人眼中,是個奇葩,也是個人人開始望而卻步的移動金庫!

雖然心中有窺探之心,可實屬身上無壓制之技!

······

此時的周陽就彷彿一個幽靈!白天,沒有任何人能找到他的所待之地,而夜晚,更是難覓他的蹤影!

一道人影劃過,如果不注意看,要揉揉眼以爲自己的眼花了。

“三十九個了!效果真是不錯!而且,這趙家確實比狂暴軍團要容易對付的多!”周陽臉上滿是笑意,“這兩天不去騷擾狂暴軍團,呼延侯倒是也不在追尋自己!看來還是這神晶比自己的誘惑力大的多。”

“都趕緊趕忙的尋找神晶!”只見周陽嘴角一挑,有些嘲諷的嗤笑道:“現在的趙文,趙家所有人,應該恨不得扒了自己的皮,抽了自己的筋,喝血吃肉吧!”

“哈哈哈…!”周陽眸子一冷,聲音陰沉:“趙文別急,我會讓你們這些追殺我的人,都不得好死,沒有好下場!”

“繼續!”

下一刻,周陽的身影消失原地。

······

石林之地,有着一頂巨大的帳篷。

而這帳篷的四周,竟然有着幾頭強大的魔獸把手!其森嚴程度,遠要比人類把手,要強上百倍。

帳篷內。

“五十塊神晶了!收穫還是不少的。”呼延侯一臉的笑意,微笑的輕聲說道:“果然,沒有了周陽那該死的小子從中作梗,收益卻是也提上來了。不過,這小子只怕也知道,我這邊不好惹,比趙文那小子困難的多。”

“哼!算這小子識相!不然,再來盜取我狂暴軍團的神晶,我定叫你有來無回!”

呼延侯面色一冷,沉聲喝道。

“隊長!”

突兀外面傳來一句話語,打斷了呼延侯的思緒,呼延侯冷聲喝道:“怎地?有話說,有屁放!”

“趙家趙文,有事求見!”

聽着彙報之人的話語,呼延侯眉頭一挑,皺了起來:“這小子來找我做什麼?”

“也對,估摸着這些天被周陽攪擾的厲害,應該是要拉我下水!哼,此時倒也提提條件!”呼延侯一臉奸笑,心中想到:“我總不能白白浪費尋找神晶的時間,無條件幫助你。”

“叫他進來!”

呼延侯想好之後,並未起身,大聲喝道。

進入帳篷後,趙文一眼就看到呼延侯面前的一堆神晶,一臉微笑,急忙說道:“呼延老哥,收穫不小啊。”

呼延侯不喜不悲,大手一揮,頓時神晶消失不見,冷漠說道:“趙文老弟,不知這深夜來找我,有什麼事?當然,有事說事,無事請便。”

身爲趙家人,而且是鎮守邊疆將軍要職的趙文聽着呼延侯的話,頓時心中一怒,不過臉上依舊微笑的開門見山說道:“當然有事,我們兄弟來談談周陽如何。”

“周陽?這小子已經識相,多天來沒有找我的麻煩了!現在我也懶得理睬,還是找神晶要緊,他不來招惹我,現在先放他一馬!”隨即呼延侯裝模作樣的冷厲說道:“日後,我會把所有的賬一併找他算了!當然,如果落在我手,我也一定定斬不饒!”

聽着呼延侯的話,趙文心中冷笑:“你倒是不急,不過我急的很!不過,我不相信你不上鉤。”

隨即,趙文微笑說道:“呼延老哥所言極是!只不過,你就不想得到更多的神晶?”

“此話怎講?”

呼延侯急忙說道。

“一聽到神晶就急了!”趙文看着呼延侯的急忙模樣,心中冷笑。旋即,微笑說道:“周陽之前不說奪得多少神晶,而現在更是從你我兩家盜竊不少!光是後面有數的,最少也不下二十枚了!”

“倘若你我兄弟聯手,這周陽必然被我們所抓,到時候,那些神晶自然都是落在你我之手!”

聽着趙文的話,呼延侯點點頭,直奔主題說道:“給你趙家面子,抓捕的時候,也基本都是我出力爲主,那麼你三我七!”

“三七?”趙文心中大怒,不過也只是微笑反駁說道:“還望呼延兄手下留情,如果沒有我的話,那麼呼延兄也實難抓住周陽!”

“笑話,我已經知道周陽的弱點,毫不客氣的說,他不來找我也就算了,如果來找我,我定然把他留下!”

呼延侯猛然站起,一臉冷笑的看着趙文。

“呼延大哥,三七確實有些少了,四六,你六,我四!如何?”心中雖然不甘,可是趙文也怕呼延侯不合作,那樣的話,趙家只能繼續因爲周陽的盜取,而損失頗多。看着一臉冷笑的呼延侯,趙文微笑說道。

“趙文,你當我是傻子不成?我方有三個能鎖定周陽,你只是一人!少了,不幹!”

呼延侯一聲冷哼,隨即轉頭看向帳篷之外。

“呼延大哥,我也實話實說了,因爲周陽的事,不光是我,連同你一起也都是顏面掃地!主要是我丟不起那人,不然的話,我也會請求家族,調派人手!我們趙家可就是在這森林之海,強者要來,也是很快!那時候,就不用你了。”

“此次,我就是怕丟人!我一個神話鏡的強者,竟然不能抓住生死境初期的人,怕在家族裏鬧笑話,不然的話,你應該心中有數!”

聽着趙文的話,呼延侯點了點頭,隨即答應道:“好吧!按照你所說,你四我六!”

趙文聽着呼延侯答應,雙手一拍,微笑說道:“好!呼延老哥還是爽快,那麼咱們現在就討論一下抓捕的事宜。”

呼延侯左手做請,微笑道:“坐下來,慢慢說。”

“呼延老哥,周陽的身上有種能力,可以解鎖我們的神識鎖定!這點你應該清楚。”

聽着趙文的話,呼延侯點點頭。

“不管是寶貝也好,還是自身修煉的奇遇,但是你發現沒有,他不能長久的使用這種能力!如果是長久的話,那你我根本就束手無策!”

“這樣,你我,加上你的魔獸一共四個神話鏡,我們一個一個輪流鎖定!具體你也知道,他一個跳躍幾百米,幾百米的範圍,咱們四個神識只是一掃即逝!”


“如果第一個神識被他解鎖後,第一個人就要說出周陽是用的什麼屬性的傳送卷軸,或者是能力,逃跑的!下一個人只要窺探到,自己的神識範圍內有他跳躍帶來哪種魔法屬性,那毫無疑問,就是他。”

“這樣的話,咱們已經把他的活動範圍,縮到了最小,叫他插翅難逃!”

“輪流鎖定?好好好!”聽着趙文的話,呼延侯拍手讚道:“不愧是帶兵打仗的人,好深的計謀!”

“不過,倘若他要是使用定向傳送呢?你也知道,定向傳送距離之遠,只怕已經脫離你我二人的神識範圍!”

呼延侯疑惑問道。

“不會!”趙文大手一揮,撇撇嘴說道:“他不可能知道咱們的計謀,所以,即便他有定向傳送,也肯定不會使用!”

“再者說,咱們只要鎖定完好,那麼他根本毫無機會可言!你說呢,呼延老哥?!”

呼延侯一拍大腿,一臉愉悅的說道:“好!就這樣定了!” “嘰~~~~砰!”

“這是…趙家的信號彈!看來這周陽又出現了!”剛走出帳篷,就看到自家信號彈的發射,趙文一臉鐵青。

“趙文老弟,怎麼,現在追麼?”

一同走出帳篷的呼延侯皺眉問道。

趙文伸手一攔,搖頭說道:“這次就算了,等你我二人到了,只怕他也早已跑掉!讓他在狂妄這一次,下一次咱們定要扒了他的皮!”

“聽你的。”

呼延侯點頭說道。

······

一堆乾枯的樹枝內,一道淡藍色的光暈閃爍之後,出現一個人影。

“嘿!三十個神晶了!”周陽一臉的微笑,隨即眉頭皺了皺眉,心中想道:“這一次也太容易了,平時哪次趙文都如瘋狗一樣的追我,這一次竟然沒有出現!”

“難道其中有什麼蹊蹺?”

周陽眉頭隨即舒展開來,心中愉悅的想着:“反正石林的環境問題,以及自己的影身,且加上虛無的強大,根本不怕這趙文有什麼陰謀詭計!”

“只不過,自己該小心也得小心!是時候,休息幾天了!”周陽一臉的微笑:“這幾天自己慢慢的尋找,幾天後自己再出其不意的出現,打一個趙文措手不及!”

“聽說這趙文是帶兵的,估摸着肚子裏的花花腸子不少,小心點總爲上策!”

分析過後,周陽的身影頓時消失在原地。

······

石林之地,大無邊際。

可即便是這樣,也能隨處可見人影,忙碌着,尋找着什麼。

“兄弟們,聽說有個很牛X的小子周陽,還搶奪趙家人和狂暴軍團的神晶!咱們來了幾天了,怎麼沒聽說過?也沒見到過?”

“你還真不能不信!這都是傳開來的事,誰知道這趙家人和狂暴軍團管什麼吃的!竟然能讓一個生死境初期的小子,盜取了神晶,唉!還神話鏡的,丟人。”

“那也不能那麼說,不是人家神話鏡不強,不然你也搶一個試試?只能說周陽這小子,有特殊的能力,亦或者說,周陽很強罷了!”

“管他呢!不過這周陽幾天沒有出現,估摸着是不是覺得神晶搶的夠多了,罷手不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