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修鍊者身上的隱匿手段著實厲害,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布置了一個結界,而所有人躲在結界裡面,而之前林軒探查到的竟然是他們故意布置出來的……

細細想來這群人還真是恐怖,顯示極力的掩飾自己的存在,之後又偽造了一份假的情況,讓你費盡心思找到了答案就放鬆了警惕……不論哪一種都是假的,真的是費勁了心思啊……

「他們,讓我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就在這時,道元的聲音忽然在林軒的腦海裡面響起……自從到了維也納之後,道元還是第一次開口……也是之前都是普通人的事件,涉及不到修鍊者道元自然不會說話……聽說這老傢伙自己弄了不少書在偷偷看來著……

熟悉的感覺,林軒聽到這句話暗自思忖,道元可是上個文明時代的人,按照他的說法,在老子的那個時代,也就是春秋的時候他來過一次地球……那麼他熟悉的人會是什麼人?這群人是道域中人還是春秋時代遺留下來的修鍊者?

「很熟悉很熟悉……但是又似乎不太一樣……」道元有點疑惑。

「你離開道域近萬年,上次來到地球距離現在也有幾千年了……如果他們真的是道域中人,這萬年下來修鍊者體系或者術法都會有很大的改變,你會覺得熟悉又不太一樣應該是正常的……」林軒目光炯炯的看著那處結界所在輕聲說道。

「說的有理!」道元肯定道。

「這樣一來那群藏起來的人目標就可以縮小了……」林軒眯了眯眼睛忽然一笑說的:「不管怎麼說,他們似乎很驕傲……根本不在乎那兩位維也納的修鍊者,也許在他們看來那兩個人已經是他們的砧板肉了……不過這砧板肉似乎也開始抵抗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帕洛和格蕾作為維也納的修鍊者組織的王牌,自然有他們的獨到之處,雖然現在的修鍊者世界倒退的十分厲害,近千年更是幾乎沒有出現過一個天鏡,但是他們自有自己的殺手鐧……

在華夏近千年的歷史上,似乎也只有那個強大的太極創始人似乎有機會在物鏡壽元極限的時候成就了天鏡,不過這只是一個傳說,沒有人見證過所以對於他老人家最後的結局也沒有一個定論……有說他大限已到死去了,也有說他成就天鏡飛升了……

而之前的那隻玄武早在千年前就成就了天鏡,不能算是在千年後成就的天鏡!沒有天鏡高屋建瓴的俯視物鏡的武學,近千年來物鏡的能力越來越退化,現在地球上的修鍊者的極限是物鏡二十九品,而且是等級很低的物鏡二十九品,這也是為什麼之前那幾個人並不把帕洛和格蕾放在眼裡的原因!

在紛繁複雜種類眾多的攻擊手段中,有一種手段非常的特殊,這個手段並不是一個人施展的,他施展的條件就是兩個或者兩個以上的人組成,這種方法便是合擊!之前在龍三遺迹趙靜音和周佳鑫在一個湖邊和一隻蛟龍戰鬥的時候曾經出現過音與畫的結合從而使他們的攻擊威力增加。

但是趙靜音和周佳鑫的那次結合還不算是嚴格上來說的合擊技,如果說更嚴格的合擊技的話,在他們七人一起在蜂巢空間之前擊殺初入天鏡的千葉佐木時所用的陣法可以算得上合擊技。

之後如果他們湊齊了青龍,朱雀,玄武,白虎四聖的傳承的話,他們也會獲得組成一個合擊技能,那個自然是比較高級的合擊技能了,聯合之後增幅非常大,而且是那種整體的增幅,絕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的。現在林軒他們湊齊了青龍,朱雀,玄武的傳承,還差一個白虎的,距離他們湊齊四聖的傳承也只差一步而已!

而帕洛和格蕾曾經在一個平行空間中也得到了一種合擊技名喚《火魂》是一種火系和精神力融合的技能,也恰巧適合帕洛和格蕾施展,格蕾是火系修鍊者,而帕洛是精神力修鍊者……

原本他們並不是多麼要好的朋友,只是同一個組的互相有過幾面之緣,帕洛醉心音樂,而格蕾喜歡到世界各種險地去冒險,當然是不使用修鍊者力量,而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去冒險,所以兩人接觸並不多,但是當他們得到合擊技之後就變得非常要好,聽說已經有要結婚的打算了……

合擊技的威力巨大,但是有些合擊技會有缺陷,有些是準備時間長,有些是維持的時間短,有些會有施術者的身體造成傷害等等等等,區分這些合擊技是否強大很多時候就會在這些方面去區分。

而《火魂》是一種上等的合擊技,這一門合擊技有一個特點,準備的時間越長其威力越大,而且這一本合擊技還有一點非常厲害。精神力和源氣融合之後就是神力,這也是為什麼火魂這個合擊技可以躋身上等的原因之一,而這初步形成的神力在激發之前是隱沒的,是不會有明顯的波動散發出來的!

這就導致這四個人身在咫尺卻沒有發現帕洛和格蕾正在施展合擊技,因為他們的注意力此刻集中在銳氣衝天的林軒身上,林軒此刻已經逐步的散發出來了自己的氣勢,金色的氣勢衝天而起。這也告訴了他們一個信號,他要插手這件事情了!

反正已經出手了,林軒是華夏官方的修鍊者,帕洛和格蕾是維也納官方的修鍊者,於情於理林軒絕對不能袖手旁觀。現在擺在明面上帕洛和格蕾是正義的一方,而那四個修鍊者……或者說應該是六個,那六個修鍊者是恐怖分子一方的人,不管是他們想要對趙靜音不利還是站在了恐怖分子一方林軒都要出手進行干預!

「余時老大,林軒竟然真的是金色的氣勢,之前有情報說林軒的氣勢是金色的我還不相信,他竟然有如此的造化!而他在這個時間點來到維也納是不是知道了我們要對那個小丫頭不利?」其中一個黑衣人看向了那個綉著紅邊的黑衣人說道。

被稱為余時的黑衣人怔了一下,略微思考了一下說道:「林軒金色氣勢這點不用多說,早就不是什麼新聞了,而如果那林軒真的知道了我們的目的,那麼就不應該是他自己一個人來才是……而且我還有一個疑惑,整個維也納都被我們控制起來了,他是怎麼進來的?如果第九小組的人都來了的話,恐怕這次我們的任務就要失敗了!」

「他們這麼強?」

「非常強!第九小組的那幾個人非常強大,最強的人可以達到綠級,我們不能力敵,如果是在那些人的掩護之下進入了維也納倒是也有可能,不過我們雖然不能直接擊敗他們,但是我們想走他們是留不住的,如果他們真的全都來了,那麼此次任務失敗也不會有太多的影響……如果這個林軒過來的話,我們強壓下林軒,逼其他人出來,他們如果來了就不會坐視林軒被殺,如果沒有人出來,我們就講林軒擒下來!林軒現在還沒有到二十九品,再強頂天也就是和我一樣的紅級,我們可以將他擒下來!」余時沉聲說道。

其他三位黑衣人盡皆點了點頭,余時看了一下在他們下發手牽著手的帕洛和格蕾輕輕的笑了笑,這兩個人就是他們的誘餌,靠著這個誘餌他們可以抓捕更多的魚兒上鉤,如果林軒這隻魚兒被他們擒下那再好不過了!

遠處有三個人影不斷的起起落落的往這邊趕來,看樣子是維也納前來支援的修鍊者……不過在這個空間都無法做到御空而行的修鍊者在這種高級的戰場上只是炮灰而已,余時都懶得看……

就在這個時候,余時忽然有種心悸的感覺,這種感覺並不太強烈,也就是說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確確實實會他造成傷害,也許會給他們的計劃造成一定的阻礙……余時第一時間就看向了林軒,在他的意識中,現在只有林軒以及林軒背後的人可以給他造成傷害,但是看到林軒之後他又感覺有些不對,此刻林軒那邊雖然釋放出來了氣勢,但是並沒有出手的樣子……

「吼!」就在余時看向林軒的時候,帕洛和格蕾周身忽然翻滾出滾滾的岩漿,熾熱的氣息不斷的翻湧,而這翻滾的岩漿竟然漸漸的變化出來了一個巨人的形態,而格蕾和帕洛分別就在這個巨人的心臟還有大腦中,岩漿組成的巨人猛地睜開了眼睛,向著上分的思維黑衣人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咆哮……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岩漿巨人揚天怒吼,卻是發出了十分優美的聲音,或許是因為帕洛的原因,這個有帕洛以及格雷組合而成的岩漿巨人也成為了一個會唱歌的岩漿巨人。這優美的歌聲中卻充滿了殺機,四位黑衣人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都有一瞬間的失神,卻是那歌聲中蘊含的精神力發揮了作用。

火聚而凝形,誕靈是以為魂,而格蕾和帕洛又讓這原本簡單的火魂更進一步,最簡單的火魂是純凈的火焰組成的,而格蕾也並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岩漿之火!這個跟她很喜歡到處探險有關係,格蕾是在一個火山口突破的物鏡十一品,很幸運的她覺醒了岩漿火焰,這可比普通的火焰威力更大,也讓他和帕洛組成的火魂威力更勝,形態也更加猙獰……

這《火魂》也是一種比較特殊的合擊技,他的威力受到施術者的火焰強度的影響,格蕾的火焰比較強悍,他們所組成的火魂也比最普通的火焰要強大一些……當然了,天地有異火,修鍊有奇焰。那些天地間誕生的奇異火焰或者被修鍊者不斷的鑽研提升威力的火焰自然可以擁有更大的威力。

火焰……或者更應該成為岩漿巨人,格蕾和帕洛組成的岩漿巨人此刻已經變得十分的巨大,原本在格蕾和帕洛上方四位黑衣人一下子變成了在岩漿巨人胸口的位置,岩漿巨人趁著四人失神的瞬間,沒有理會四位被巨大衝擊力排開的黑衣人,猛地朝上空揮動了拳頭……

拳頭打破空氣發出了尖嘯聲,暗紅色的火焰拳頭上面似乎跳動著不一樣的靈性,這一瞬間岩漿巨人爆發出與身形極為不符的超快速度,四位黑衣人竟然來不及阻止,碩大的火焰拳頭轟擊在了結界之上……

「咔咔……」結界上開始出現了星星點點的裂痕,很快這裂痕就開始逐漸的擴張……「砰!」隨即整個結界便崩裂了開來。

「嗖!」岩漿巨人在結界崩裂的一瞬間飛身而出,逃離了幾位黑衣人所布置的結界,而整個岩漿巨人在逃出結界之後就開始分解,直至消散,只剩下了格蕾和帕洛在半空中不斷的喘息,兩個人的臉色都有些蒼白,已經開始緩緩的超地面降落。

本來岩漿巨人的時間不會這麼短,如果岩漿巨人只能使用這麼短的時間的話,那麼火魂也不能算作上等的合擊技了……這個結界可是黑衣人精心布置的,而黑衣人看起來來歷頗為不凡,這結界也是格外的堅固……之前岩漿巨人的一拳看起來簡單,但是卻是拼盡了全力,加上之前的一聲怒吼將幾個黑衣人震懾在一旁也消耗極大,所以在衝出結界的一瞬間火焰巨人便是能量耗盡消散了……說起來也幸虧火魂初步誕生了神力,在能量等級上要比構成結界的源氣高上一層,他也無法一擊將結界擊破。

在格蕾和帕洛逃離的一瞬間四人便清醒了過來,這一醒過來他們的臉色就變得十分的難看,而且這時候另外兩個人的身影已經顯現了出來,六個人懸在半空中一時間也沒有多餘的動作,他們之前都在關注著林軒,誰會關注這原本並不被他們放在眼裡的格蕾和帕洛,誰也沒想到他們竟然可以突破結界而出……

此刻要讓他們再布置一個同樣的結界也是不可能了,這個結界布置也不是那麼簡單的,需要準備一些材料,有需要一點時間來布置,但是他們現在可是沒有時間來布置了,布置的時候肯定不會有多少防禦的能力,林軒在一旁虎視眈眈他們可不敢大意!

「竟然是合擊技,竟然可以初步的誕生神力……我們大意了……」余時皺了皺眉說道:「之前的情報裡面可沒有說過維也納的修鍊者組織裡面還有會使用合擊技的,也不能算完全是我們大意……」

此時格蕾和帕洛落在了地面,飛速的恢復著自己的源氣或者精神力,帕洛一飛出來就趕緊將情報彙報了上去,請求上級向黑衣人求援,而那三位前來支援的三位修鍊者也到位了,一位在物鏡二十品的實力,還有兩位都只有十三品十四品的樣子……在他們這級別的戰鬥中簡直就是炮灰一樣的人物……

帕洛微微喘息著回頭看了一眼落在在身邊的其他三位成員微微的皺了皺眉,對方的實力強大,但是為什麼只派出了這三個實力這麼低的隊員,這不是送來送死的么……雖然維也納沒有物鏡二十九品的強者,但是物鏡二十八品的除了他和格蕾之外還有三位……但是他們一個都沒有來……

「你們快回去,這裡的戰鬥不是你們可以參與的,快走……」帕洛咬著牙喝到:「快去聯繫黑衣人組織,他們不是我們可以戰勝的……」帕洛在和格蕾組成岩漿巨人之後帕洛終於看出來那六位黑衣人的實力,三位物鏡二十七品,兩位二十八品,還有一位二十九品……那可是物鏡二十九品,絕對不是他們可以力敵的……雖然格蕾和帕洛合擊可以越級對抗物鏡二十九品,但是經過剛剛的一擊之後他發現那位物鏡二十九品似乎不是他們可以打敗的……

剛剛跑來的三個人聽到帕洛的話一愣,實力在物鏡二十品的那個人急忙說道:「帕洛閣下,我們是奉命來援助……」

「我知道,但是他們太強大了,你們上去只能是送死,快走!」帕洛說道後面已經吼了起來……

物鏡二十品的那人被帕洛喝了一聲臉色略微有些難看,多年修鍊者高人一等的生活讓他有些不適應別人對他大聲說話……不過好在他還知道帕洛比他強大很多,再加上看到敵人搞搞的飛在天上已經知道了對方的強大,於是這人瞥了帕洛一眼沒再多說什麼,帶著剩下的兩個人轉身就走……

帕洛此刻也不會去關注這個的心情怎麼樣,敵人的強大已經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他現在還不知道林軒的存在,他正在愁怎麼把這些人趕出維也納的地面……

「鎖!」 二胎奮鬥記 就在帕洛和格蕾急切的恢復源氣的時候,一位黑衣人出手了,他的目標不是格蕾和帕洛,而是那三個正飛快的逃跑的修鍊者,本來他們就是打算將維也納的修鍊者都吸引出來,此刻怎麼會容忍已經來到的人再跑掉。

三根巨大的鎖鏈直奔三人而去,而去看那鎖鏈上的氣勢只要被擊中以這三人的實力絕對沒有辦法逃脫……那位物鏡二十品的修鍊者猛地回頭,駭然的看著一根巨大的鎖鏈直奔他而來,上面強大的氣勢讓他柑橘到無法動彈。

「不!」帕洛和格蕾驚叫道,但是此刻他們源氣還沒有恢復,根本無法抵擋這三根奪命的鎖鏈……

眼看鎖鏈即將擊中三人的頭部,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遠處一道金色的光芒瞬發而至……

「叮……」似乎是三聲重疊,三根氣勢洶洶的鎖鏈應聲而斷!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金色的光芒一閃而過,鋒銳的氣息洶湧而至,淡金色的光芒映了半片天空。帕洛格蕾盡皆愕然的望著天空,本來他們都以為在這一擊之下那三個同伴定然是有死無生了,誰想這半路殺出了一個程咬金……

格蕾第一時間反應了過來,看著還愣在那裡的三人大聲喊道:「快走!」

這一聲卻是將場中的人盡皆喊醒了那三人卻是被那一瞬間嚇得有些愣住了,三根奪命鎖鏈將他們的氣勢完全鎖定,根本動彈不得!而那一道金光斬斷了三道鎖鏈但是氣勢卻是一時半會沒有消散掉,所以三人竟是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在格蕾的喊聲中三人緩過神來,誰也沒有多說話,轉身便瘋狂的奔逃起來,此刻那個物鏡二十品的修鍊者心中再也沒有了絲毫的不滿,什麼不滿能活下來再說……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感覺到距離死亡如此之近,那絕望的氣息現在還徘徊在他的心底,已經在他的心裡產生了陰影,如果跨過去還好,跨不過去一輩子就停留在二十品的位置了,不過在地球上的修鍊者二十品已經是非常高的等級了,能夠達到這個高度的也不多……還有那麼多卡在物鏡十品卡了一輩子的人呢……

之前那位發出鎖鏈的黑人嘴角溢出一點鮮血,那道金光切斷了他的鎖鏈,這鎖鏈覺醒的能力,與他性命相修,驟然被斬斷他自然也會受了一些傷……另外他的目光有些駭然的看向了此刻站在他們正前方天空中的渾身纏繞著淡金色光芒的林軒,一劍將他的鎖鏈斬斷,林軒的實力遠在自己之上。

另外一名黑衣人看到維也納前來支援的三人趁機逃跑還想要出手,卻被余時一把攔住了,此刻林軒就站在他們眼前,不越過林軒這座大山,他們根本沒有辦法去追殺那三個人,或許連眼前這兩個維也納修鍊者都沒有機會去追殺。

天空中一個人影搖搖的望著已經顯出身影的六位黑衣人,手中的軒轅劍輕輕的嗡鳴,它自從出世就沒有真真正正的去戰鬥過,軒轅劍之中蘊含著強大的能量,即使是現在林軒還沒有完全的掌控,而軒轅劍之中是之前雙龍劍中懵懂的劍靈,這劍靈附著在軒轅劍上也是他的造化,有他的存在林軒運用軒轅劍也更加自如。

林軒身著一襲黑色的練功服,手執金色的雙龍劍,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氣勢,隱隱竟然和六位黑衣人不相上下……

余時此刻的心情是非常凝重的,他們猜想過林軒很強,但是沒想到林軒會這麼強,或許林軒已經到達了綠級的頂峰了……比他高了兩級多,可是看他的源氣等級明明沒有到達物鏡二十九品,他為什麼會這麼強?

林軒為什麼會這麼強?當然是得益於他已經高達天鏡的精神力,而林軒現在的能源可是神力,不僅僅是源氣那麼簡單,精神力的高等級讓林軒此刻的氣勢顯得十分強大……

不過林軒經過這幾天不斷地使用精神力已經感覺到了一種壓制,在使用神力的時候不會有,但是單純的使用精神力的話會感覺到這個世界帶來的壓力……

「林軒……」余時咬了咬牙,這次的任務眼看就要成功了,卻被林軒所破壞,他們發現林軒的時候就想過林軒會跳出來破壞,但是他們沒有想到林軒會這麼強大,強大到他竟然無法抵抗。

余時看了看自己身後的五個人沉聲說道:「任務如果不能完成的話,能夠將林軒抓到也許會有奇效,尊者可是三番五次的提到過林軒……」

「可是……我們能做到么?」形比人強,就連之前叫囂不在乎林軒的那個黑衣人也在此刻林軒龐大的氣勢之下低下了驕傲的頭,強者為尊已經深深的刻在了他們的骨髓裡面。面對弱者他們會展現出他們驕傲的一面,但是面對強者他們又會變得十分的軟弱。

即使是在普通人中間,自強不息,寧折不彎的人都是少之又少,更何況是在那種環境下生長起來的人,前一刻還因為地球上源氣匱乏不能誕生天鏡而傲慢嘲諷,此刻看到林軒輕易斷去鎖鏈,以一人之勢力壓六人,加上他那金色的氣勢……他已經有逃之夭夭的想法了!

「結陣,時空大陣!」余時咬了咬牙說道,接著看向了之前一直隱藏在暗處,此時現出了身形的兩位黑衣人拱了拱手說道:「麻煩無空二老了!」

那兩個黑衣人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這兩個黑衣人眼看著只有物鏡二十八品,而余時是物鏡二十九品的修為,並且可是有赤色等級的物鏡二十九品,卻對這兩人如此恭敬。

盛世婚寵:易少的嬌妻 林軒看在眼裡卻是有更多的想法了,對於這群人的來歷林軒通過和道元的交談心中已經有了一些猜測,只是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過來的,不過想來以那個尊者的手段,送過來幾個區區物鏡應該不是問題。

「道元啊,你看那些人,他們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你說他們口中的尊者會不會是你之前所說的道尊?還有哇,聽說那位尊者很多次的提到我,想要生擒我來著!」林軒頗有些玩味的對道元說道。

「現在都是你的猜測而已……」道元似乎有些蒼白的反駁了一聲。

「唉,你說這兩個人叫悟空二老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和齊天大聖孫悟空有什麼聯繫?」林軒聽不到他們說話的聲音,但是憑藉著強大的視力看到他們的口型,而根據林軒自己的理解,自然而然的想成了悟空……

「余時,我們幾個人,就算有你和無空二老,我們也支撐不起來時空大陣啊!」眼看著余時發了狠,旁邊的一位黑衣人急切的說道。

「眼下也沒有辦法了,只能儘力了!」余時堅定了自己的想法,看向了無空二老。這兩位雖然修為是物鏡二十八品,但是在物鏡中也算是風雲人物,不讓大多數的物鏡二十九品。

他們的能力跟空間有關,空間是一個極為稀有的能力,它稀有,它強大,所以他熾手可熱,這兩人是一對雙胞胎,又一直一起修鍊,互相之間極為默契,有事擁有罕見的空間能力……他們曾經越境斬殺過物鏡二十九品的強者。

天鏡不論在哪裡都是極少才有的,及時是在那個地方相對於龐大的人群天鏡也極為稀少,更不用說千年來地球幾乎沒有人突破飛升,這樣那裡的天鏡就更加少了,所以物鏡二十九品即使是在那裡也是一方豪雄了……

此刻無空二老也終於漸漸的散開了自己的氣勢,這一瞬間他們一方的氣勢就從劣勢轉為了優勢,林軒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這兩個人給他帶來了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林軒仔細感受了一下跳出來的這兩人身上的波動,神情也開始一點點的凝重了起來。這股波動林軒還是很熟悉的,這是空間的波動!這股波動林軒在楊晨那丫頭身上感受到過,還有軒轅族的族人們大多是修鍊空間的,就連林軒自己也曾經領悟過空間天道,所以對這則強大的天道很是熟悉。

別看林軒這周邊有不少人擁有空間天道,其實空間天道是極為稀少的能力,楊晨誕生的空間能力實在是天賦異稟,而且繼承自醫生的能力多少有些變異才會有空間能力。 愛你之前情動之後 而軒轅族的人們不用說了,他們有一個強大的祖先族長為他們做好了安排,但是即使是這樣也不是所有的軒轅姓人都有空間的能力。

林軒當時領悟空間天道也是非常的吃力,即使林軒擁有界心賜予的隨身空間,還多次開闢空間門依舊沒有領悟空間天道。直到後來黃帝將金晶送給了他,這才直接領悟了空間天道。不過後來林軒經過深思熟慮,殺戮劍道配合空間天道將會變得更加詭異,威力更增幾分,所以林軒將空間天道剝離了出去……

空間天道非常的強大,所以即使無空二老即使僅僅是物鏡二十八品兩相組合也是非常的強大,尋常的物鏡二十九品也奈何不得他們,甚至會被他們斬殺。

此刻林軒雖然明知道空間天道剝離出去對於未來是有好處的,但是遇到了對手是精通空間天道的修鍊者此刻心中也是略微有些遺憾。對手是精通空間天道,而且是人多勢眾,此時如果林軒還有空間天道的話會自由很多。

若是是不可為說不得要讓李馨出來和自己一起作戰了,分身暫時林軒是不打算送出來的,而且林軒也感覺到了地球上對於天鏡以上力量的壓制,轉念一想,之前那隻玄武在和李楠同學戰鬥的時候應該是也受到了世界的壓制,而當他全面爆發天鏡的力量之後,恐怕就要受到世界的排斥而進入道域了……

林軒緊緊的握著手中的軒轅劍,心中略微有一些緊張,眼前的六個人雖然單個的實力都不如自己,但是明顯他們沒有和自己單挑的意願,肯定是要一起上了……

此刻場面的氣氛十分的壓抑,那三個之前來支援的維也納官方修鍊者早就逃得沒有影子了,這種級別的戰鬥他們是再也不敢貿然加入進來了,身為物鏡二十八品的帕洛和格蕾此刻也有一種窒息的感覺,這雙方實力都十分的強大,哪一個都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上面的戰鬥已然是一觸即發,他們現在甚至都不敢去問這個半路殺出來的人是誰,生怕分散了人家的注意力……

余時一揮手,八十一根紅色的棋子四散分開,將四周的完全籠罩住,林軒也被籠罩在裡面,如果有其他精通空間空間天道的修鍊者在這裡就會發現四周的空間此刻變得十分堅硬,而且在這片陣法裡面,己方的空間天道修鍊者的威力會平添兩成,而對手在這裡十分只能發揮出五分!

余時和無空三分分立兩方作為陣眼,而其他四人呈一個立體分立上下,一股股玄奧的波動傳了出來,龐大的氣勢一瞬間就將林軒的氣勢完全壓制了下去!

「時空大陣!」忽然道元驚叫了一聲:「咦,不過是幾個小娃娃,竟敢這麼布陣,就算有天鏡級別的陣旗,憑他們幾個人也發揮不了幾分實力。」

「靠,太不要臉了,本來就六個打一個,竟然還布陣!」林軒在大陣展開的時候就發現了不對,眼睛瞬間就瞪圓了,林軒也布過陣,但是眼看自己還不到物鏡二十九品,對面真是不要臉了!

「嗡!」四周被穩定下來的空間發出了陣陣嗡鳴聲,分散在四周陣旗也開始發出了微微的震顫……就在對方開始布陣的一瞬間,林軒登時便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以及威脅,下意識的直接釋放出了劍域。

金色的劍域浩浩蕩蕩的鋪散開來,猶如一片金色的湖泊,直接對撞在了對方的時空大陣布陣之處,林軒的劍域此刻已經不是最開始的只能召喚出九把小劍那個小陣了,而且林軒此刻身體里最不缺的就是神力,如果不是林軒自我壓制,林軒的神力已經足夠他突破到天鏡了,龍三遺迹那一塊超大的空間給他帶來了太多太多的能量。

之前在獲得劍心的時候,無意識散發出來了九十九柄金劍,而那只是無意思的散發,之後經過林軒不斷的磨合自己的實力,此刻林軒已經可以布置出兩組九十九柄,也即是一百九十八柄,兩組九十九柄金劍已經在這金湖中也有了浩蕩之勢。

突如其來的金色領域直接讓帕洛和格蕾瞪大了眼睛,領域這個東西人人都有機會領悟,但是不是每個人都能領悟,也不是每個人的領域都對戰鬥有用,而想林軒這麼純粹的戰鬥領域真的是不多見!

「道元,什麼是時空大陣?」林軒抽空問了一下,剛剛他聽到道元驚叫了一聲時空大陣,能讓道元如此驚訝的陣法一定不是普通陣法。

「時空大陣很強,非常強,如果是完整的時空大陣,以你現在的修為,佔個邊就死了……不過時空大陣之所以是大陣,需要布置的人非常多,至今為止最完整的時空大陣是由三十六位天鏡十九品,四十九位天鏡十八品,八十一位天鏡十七品還有一位道鏡一品共同組成……」說道這裡道元的眼中閃過一絲追憶的神情:「一旦布置起來,在短時間內直接創造出一個臨時的空間,影響一方界域,其內的修鍊者完全喪失抵抗力,就連道鏡一品的修鍊者不注意之下也會吃大虧……」

林軒悄悄的咽了一下口水,不過很快就想到了道元之後說得那句話,這幾個人根本不能發揮不了這大陣的全部實力。

接下來道元繼續說道:「這幾個小蝦米依靠著法寶強行布置時空大陣,一旦失控就會遭遇到強烈的反噬,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區區物鏡竟敢布此大陣!」道元不屑的一笑。

「嗡!」陣旗雖然在林軒的劍域影響之下輕輕的震動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再次穩定了下來,這一系列的動作完全發生在一分鐘以內,而那時空大陣在瘋狂的流轉,一絲絲玄之又玄的氣息爆發了出來,藍色與白色的流光在整個陣旗所到之處流轉,而林軒的劍域此刻也遭受到了瘋狂的壓制,而林軒此刻已經感覺到了一點不對勁!

(最近卡文……快要進入第一個高。潮部分了,基本就是上下一個大章了,想法很多,但是有點亂……)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歲月的流逝總是無聲無息的,對於成長我們總是不知不覺的。不知不覺的慢慢長大,不知不覺的慢慢衰老,從呱呱墜地到年富力強再到垂垂老矣,時間總是在慢慢的影響著我們的人生,當我們揉著一頭白髮,操著蒼老的聲音時才發現原來已經有如此的改變。

時間在緩緩的流逝,我們總是感覺不到,只有到達了一定的程度恍然回首才發現原來時間早就在我們身上留下了無數的痕迹……

不過林軒此刻就有一種特殊的感覺,那是一種生命在緩緩流逝的感覺,在林軒的神力阻擋下似乎有些緩慢,但是即使是由神力的阻擋,林軒還是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在緩緩流逝……

「時空大陣對於物鏡的修鍊者來說是最殘忍的,這第一陣對道鏡沒有影響,對天鏡影響不大,但是對物鏡的影響是致命的,這幾個小蝦米的實力太差,不然物鏡區區不到兩百年的壽元頃刻便可消耗殆盡!」道元侃侃說道:「不過你之前到達過天鏡,加上新融合了龐大的空間,空間中還有一眼生命泉水在不斷的滋養,你現在已經有近千年的壽元,所以你現在感覺只是緩緩的流逝,其實你現在一秒鐘已經當幾個月在過了……」

「啊?」林軒大吃一驚急忙道:「他們維持這樣的大陣不消耗能量么,他們怎麼可能維持那麼長時間?」

「你這裡的時間是飛速的跑,但是他們那裡的時間是相對靜止的,沒看到他們基本上都不動么……至於能量……他們的能量來源於那些陣旗,而不是他們本身,所以他們還是可以維持一段時間的!」道元咋了咂嘴說道:「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你還有九百多年的壽命,他們耗不死你,不過要是等他們能量耗光了你的壽命也差不多了,倒是死不了,就是看起來能蒼老一點……嘿嘿……」

林軒聽到道元那個老不休幸災樂禍的語氣頓時翻了個白眼,看來這第一陣即使是什麼都不用做自己也不會死,可是自己好端端的一個二十齣頭的青年帥哥,要是從此變得蒼老無比……林軒感覺自己還是無法接受。

「有什麼辦法破陣?破壞那些陣旗么?我可不想在這裡徒耗青春!」林軒儘力用神力去抵擋那一陣陣生命抽離的感覺,趕緊問向道元,此刻場面比之剛才是安靜了許多,但是卻是實打實的能量對撞,互相消耗,黑衣人一方消耗的是天鏡陣旗中的源氣,而林軒消耗的是壽元,這樣的戰鬥更加兇險,一個不慎就反噬將會非常的強烈。雖然神力的等級比他們的源氣高一些,極力的阻擋下林軒壽元掉的很慢,但是這種飛速蒼老的感覺讓林軒非常不舒服。

「那陣旗有輔助作用,但是更多的是為他們龐大的消耗提供能量,如果你可以將陣旗全部消滅掉的話,也可以促使他們能量耗盡而破陣,不過你的攻擊力太低,斬不動那陣旗,所以就不要打陣旗的主意了!」道元說道:「時空大陣的根本並不是周圍放置的陣旗,而是布陣的人,而最終要的就是精通時間天道和空間天道的修鍊者,他們是時空大陣的陣眼,要到他們,殺掉他們,或者攻擊陣眼破壞掉他們的平衡,大陣自然會破掉!」

林軒眼前一亮,目光彷彿透過層層空間,直指那六人所布置的空間大陣中,空間天道的修鍊者林軒剛剛就知道了,就是那兩個新跑出來的黑衣人,他們身上散發的空間波動林軒早已有所感,只是林軒並不精通時間天道,所以對於時間天道的修鍊者並不知曉……不過看著大陣所布置的形態十分的對稱,中間兩點一點是修鍊空間天道的無空二老,那麼修鍊時間天道的人有很大可能就是那個衣服上綉著紅邊的黑袍人了!

林軒心中已經有了譜,攻擊也有了目標,不過林軒還是講目標首選定位在了後來出來的無空二老,這兩個人是他可以確定的,余時是否是時間修鍊者他並不知道,既然有了確定的目標劍域中的金劍也開始有了變化!劍域中金劍天然而成的劍陣是劍域最強大的手段,此刻一百九十八柄金劍已經開始逐漸結成劍陣。

忽然,林心中一動,既然這個陣法抽取的是自己身體裡面的生命氣息,拿自己把生命泉水引入身體裡面會怎麼樣,本身生命泉水就可以延長壽命,只是其中蘊含了龐大的能量,如果過量服用會直接被撐爆,所謂過猶不及正是此理所以林軒一直沒有大量使用生命泉水,而是運用生命泉水的氣息慢慢的延長自己的生命。

王府空房候嬌娘 這樣想著,林軒就開始將生命泉水引入自己的神力中,生命泉水本就是最純正的生命氣息凝結而成,剛剛入體便補足了之前林軒消耗生命,在之前的消耗中林軒頭髮中已經出現了白髮,此刻已經完全恢復,那流逝的時間沒有理會進入林軒體內的生命泉水,而是依然在抽取林軒體內的壽命。

林軒微微一嘆,果然這是騙不過天道的……不過雖然依舊在抽取林軒體內的壽命,引入體內的生命泉水卻在補充林軒的壽命……這一來一去讓林軒感覺到有點難受,不過總算保住了自己的壽命,自己壽命的極限現在在九百餘年,這時間可以抽走自己的壽命,就像在抽走一個水缸的水,水會被抽走,但是水缸還是那麼大,他可以抽,自己也可以補充……

若是這是真正的時間,林軒也無法抵擋,壽命走完了就是走完了,但是畢竟這幾個物鏡的功夫還不到家,比不得真正的時空大陣,更比不得真正的時間……

——

林軒那邊飛速的流逝著時間,但是黑衣人這邊的時間流速卻很慢,但是再慢此刻也感覺到不對了,他們時空大陣第一陣之所以是時間流逝,卻是在用一個巧妙的手段在抽取被攻擊者的生命能量,對於真正的時空大陣來說,這第一陣是輔助陣,對於天鏡,道鏡的影響很低。

但是這幾個人只能布置出前兩陣,這第一陣對於物鏡修鍊者來說本就是致命的,但是不知道這個林軒怎麼回事,明明在不斷的抽取生命能量,怎麼就是不死?

「怎麼回事,這麼久了,這個林軒怎麼還不死,就算是不死,怎麼還有那麼強烈的生機,難道他是長生不死的天鏡么?」余時蒼白著臉說道,因為這裡的時間流速比較慢,所以他的聲音也顯得很慢:「就算是這小子吃了什麼延長壽命的寶物,此刻也抽取了近六百年的壽命了,他竟然還不死?他到底有多久的壽命!」

「變陣吧,這第一陣恐怕威脅不了他,而且他的能量等級很高,恐怕已經初步形成了神力,我們抽取的能量已經入不敷出了!」無空二老其中一人嘶啞著聲音說道。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這第一陣原本是非常厲害的,對付物鏡更是無往而不利,是他們的殺手鐧,時間之毒不是誰都能抵禦的,雖然他們幾個物鏡擺出來的時空大陣發揮不出幾分實力,但是即使是那種半步天鏡的修鍊者只要是沒有融道成就天鏡就不能擺脫這一陣的威脅,物鏡短暫的生命根本無法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