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魔都之瓶外面的裝飾其實是很簡陋的,並沒有什麼華麗的地方,甚至看不出來這曾經是一個豪華餐廳。

“不會吧,你這次眼光怎麼這麼差?這餐光是看着就咋地的感覺誒。“安可可抱怨道。

“看東西可不能光看外邊,我們要注重內在一點,走,我們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嘛。”事實上裏面已經準備好了禮炮。

只要等安可可推開門,就會有一堆人拉開禮炮,然後共同說出生日快樂,這就是今晚的驚喜。

醜女翻身很無敵 ,也是安可可絕對不知道的程陽這一切都做得非常迅速和隱蔽。

“好吧,我還是比較信任的你眼光的,我主要是怕我爸媽他們失望。”安可可這次回來也是和自己的父母團聚,希望他們能對自己的印象能好一點。

“放心好了,包君滿意。”程陽微笑着,推開了魔都之瓶的門。

說實話,程陽覺得整個酒店最有創造性的一個設計就是這個餐廳的餐廳門,這一扇門就是一個水瓶的形狀,也是對應了“魔都之瓶”這個名字。

至於爲什麼這個餐廳叫做魔都之瓶,這就不是程陽能夠知道的了,還得去問這個餐廳的原主人。

“生日快樂!”在程陽推開門的一瞬間,本來暗淡的餐廳光瞬間就明亮了起來,無數的小禮花綻放,安可可楞在原地,捂住了嘴巴,一臉驚訝。

“你們,你們怎麼都來了!”她有些不敢置信。

“哈哈,當然是愛你啦。”在盛世酒店工作的那個女廚師,也是和安可可玩得不錯的,她抱住了安可可說道。

這個女廚師叫做許朱,程陽對她的印象還是不錯的,能做出好吃的就是好廚子。

“還有我們呢,都愛你哦。”看到自己的身邊都是朋友,安可可都快感動得流眼淚,他們不遠一個多小時的路途從天海來到魔都就是爲了給自己過一個生日而已,這實在是太感動了。

“知道了。”安可可揉了揉眼睛。 安金城的眼睛立面閃着欣慰,他就知道其實程陽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一切,這個驚喜他是在預料之中的。

“這還真是一個暖心的孩子。”木華榮誇讚道。

“怎麼樣,我都說了,他這個人簡直就是完美的,性格方面也好,幾乎就是沒有缺陷。這樣的人未來的成就要是僅僅只是一個酒店老闆的話那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安金城依舊是毫不吝嗇地說道。

“可惜。”木華榮嘆了一口氣。

“不不不,如果你真的很看好他的話就不能指望可可,我看可可似乎已經有中意人樣子了,但是如意就不一樣了,你沒有注意到如意的眼神嘛。這是吃自己妹妹的醋了。”安金城用眼睛的餘光瞥了瞥旁邊低着頭玩手機的安如意。

“哦哦哦,我懂了。不過這是他們年輕人的事情,雖然我挺喜歡程陽的,但是也要他看得上咱們安家才行啊。”木華榮說道。

“誒誒誒,不用那麼說,我們安家怎麼說也是魔都最大的幾個家族之一了,不用那麼卑微。”安金城總感覺自己似乎已經低程陽一等了,連忙說道。

兩夫妻也走了進去,看着安可可還有那麼多的朋友,他們還是很爲安可可高興的,這至少證明了自己女兒一個人在天海其實生活得並不差。

只有安如意一個人有點不太開心,似乎是因爲程陽的這個意外驚喜有點刺激到她了,她都根本不知道這件事,她只知道程陽讓保潔公司來這裏打掃過,但是她不知道原來這是給安可可佈置生日宴會的。

”大家入座等.上菜吧,放心,我的廚師們絕對能給你們帶來驚喜,對了,我還會親自下廚哦,看你們今天能不能嚐出來帶有硬幣的菜,誰第一個發現硬幣,有大獎哦。”這是程陽準備的活動驚喜和小彩蛋,也算是給生日宴會增加一點期待感吧。

“好!”大家都顯得性質昂揚。

程陽去了廚房開始了自己的個人秀,今天晚上的廚師不多,其實也就五個,其他人雖然是廚師的職業,但是隻要負責餐廳服務就好,也就是充當一下服務員和顧客。

但是這五個人作爲廚藝擔當,今晚是必須要由他們出手的。

“大夥今天晚上努點力,到時候我給你們加工資。”程陽一走進後廚就開口鼓勵道,也可不希望這羣傢伙因爲太累的緣故而導致今天晚上的生日晚會不能順利進行。

“收到了程總,我們絕對能夠完美完成的。”這五個廚師肯定道。

在這幾人做菜的時候,自然就是切生日蛋糕的流程了,雖然帶回兒還要吃飯,但是這並不影響先上生日蛋糕墊墊獨自。這個生日蛋糕的價格可不便宜,整整兩千多塊,有五層,足夠這裏在座的每個人一塊多的了,吃飽也不是問題。

用着餐廳的推車從門外推了進來。

“哇哦,好大的蛋糕。”安可可嚇一跳,她是真的沒有見過這麼大的蛋糕,至少在現實裏面是沒有看見過,似乎也就只存在於電視劇中了。

“好好玩,今天晚上你是主角。”安金城端着酒杯,笑道。“姐姐生日快樂。”十五歲的安樂業舉着可樂杯,慶祝道。雖然安樂業已經十五歲了,但是個子其實並不高,看上去奶裏奶氣的,身高也才一米六的樣子,和個小學生差不多,估計是這幾年沒有怎麼長個子。

“嗯,謝謝。”安如意已經很久沒有有過那麼多人慶祝她生日了,她全部都一一笑着回敬了這些人,今晚她確實很開心。不僅僅只有吃蛋糕,還有很多的遊戲環節,就好像是一場派對一樣的,必須要有笑點,有人玩遊戲輸了就會上去講講段子或者來一段才藝表演活躍下氣氛。

場上的人似乎都是一羣多才多藝的人,每次到了表演節目的環節總是格外活躍,很不得全部都涌上去。

事實上這也是陳鳳天的暗箱操作,他考慮到了這些元素,所以都是對酒店裏面那些簡歷裏面寫着有愛好的人下手。

而默默奉獻的他現在正在角落裏面喝着啤酒看着這一切,似乎對於他來說這就足夠了,因爲他本來不就不應該屬於這裏。

他是程陽的左右手,但不意味着他就能夠真正代表程陽了。

大家都知道程陽有一個得力的助手,但是也只有少部分人知道就是陳鳳天,因爲陳鳳天的長相很普通,看上去就好像是某個經理因爲不能來道現場臨時找了一個人來代替一樣。


“鳳天,別光喝酒啊,我知道你是個武學家的,趕緊的,給大家打一套華山印看看。”程陽拿着麥克風,看着場下的陳鳳天喊道。

陳鳳天愣了愣,而場下的目光也都超他看來,這讓他忍不住有點羞澀。

“來一個,來一個,來一個….”在大家的慫恿之下,陳鳳天終於還是站上了臺子。

“給大家打一段華山印,希望安小姐今後的日子如魚得水,勢如破竹。”華山印裏面有兩招就叫做如魚得水和勢如破竹哦,這是程陽知道的。

“不錯不錯,這小子腦瓜子開竅了,知道用成語了,來吧,開始你的表演。”程陽也想看看陳鳳天最近華山印學得怎麼樣了。

他的華山印就交給了龍玉和柳小小以及陳鳳天,其他人他都沒敢教。

教給龍玉是爲了幫助她壓制體內的邪氣,龍玉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冷血動物,而且還不知道人命的珍貴性,所以程陽才教她的。

至於陳鳳天,程陽也是考慮了很久之後纔在不久之前交給了陳鳳天華山印。


因爲程陽記得當初陳鳳天願意追隨自己的原因,因爲想變強大,想學更厲害的武技,所以程陽就交給了他。

“呼,好帥啊。”陳鳳今天穿着的是一身皮衣,倒是有種便衣特工的感覺,加上自己本身當過兵,就有氣質,所以他看上去帥極了。

“不錯不錯,這一套腿法看得我眼花繚亂,各位有被驚豔到吧,來,一個節目一道菜,下一道,可樂雞翅。”程陽拉着長音,報着菜品。

可樂雞翅是真的有,但是做工的話比家常的要精緻很多,至少不可能就光只有可樂和雞翅,在姜蒜這方面都需要下些功夫,不能亂放。

至於爲什麼要做可樂雞翅,程陽說道。

“可樂,可樂,安可可以後可是要快快樂樂的對吧。”程陽說出來了這道菜的寓意。

場上有人驚呼,有人鼓掌,安可可也紅着臉說着:“謝謝,謝謝你們。”

總之今晚的一切都無比的順利,程陽也算是忙得不可開交,但是樂在其中,他覺得給朋友過過生日這樣的事情真的很有意思,而且很有紀念價值,就算以後兩人很久沒有見面了,一聊到話題可能都是今天晚上的生日宴會。 不僅僅只有開心,更重要的是大家吃到了程陽做的菜,程陽的廚藝好歹也是大師級別的,雖然不敢說和遊兵霖是一個級別的,但是也絕對不會差太遠,只要是華夏食譜上面有的,他基本上都能夠做出來。

雖然這靠的只是系統,要是讓他自己來的話估計得崩潰。“好了,今天晚上的是生日晚會也就到這裏了,接下來的可能就是留給各位的工作問題了,今天晚上大家住酒店,我已經給各位包好房子了,到時候來我這裏拿號碼牌。”這是安金城給他安排好的。

這也多虧了譚大佬的幫助,要不然根本就不可能有免費的酒店能給這羣小兔崽子住。

“不會吧,難道我們以後都要留在這裏了嗎?”有人似乎是預料到了什麼,一輛驚恐。

“omg,那實在是太好了!”他又後知後覺地驚叫道,魔都可是每個華夏人都向往的城市,可以說是未來之都了,但是要想在魔都住下來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首先就是得先要有一套房子。

“你們在猜的那些東西都有可能是真的,我就不去多做提醒了,明天會找你們開會的。”程陽拿出了自己老闆的那種氣勢,說道。

“今天的生日宴會到這裏就結束了,看來沒有人吃到我的硬幣,那實在是太遺憾了。”程陽有些遺憾地說道。

緊接着有人吼道:“誰說沒有的,我吃到了,是五角硬幣。”

他高舉着硬幣說道。

隱婚,總裁請淡定 不是五角硬幣哦,我的硬幣可是一元的。”程陽狡黠一笑,他就知道最後肯定有人會冒充的。

“那….”場下沒有什麼人反應。

只是安如意的臉色有些變幻,她似乎剛剛吃了一個湯圓,裏面有個硬硬的東西,就在程陽說這句話之前。

“姐,你咋了啦?”安可可注意到了安如意的臉色,連忙問道。

“沒,沒事,我好想吃到他說的那個硬幣了。“她有些含糊着說道,然後把硬幣吐在了手心裏。

“在這!在這!我大姐吃到了硬幣!”安樂業那叫一個高興,拿起硬幣歡呼道。

“哦!你可真是太幸運了。”程陽驚呼了一聲,他還以爲自己放的硬幣沒有人吃到呢,這樣的話未免也實在是太讓人尷尬了。“怎麼樣?你說的大獎是什麼?”安如意玩味地看着程陽,問道。

“嘿嘿,暫時還不能告訴你哦,到時候我再和你講,我怕說出大家都會嫉妒。”程陽也意味深長地說道。

大夥失望地看着程陽。


程陽連忙笑着說道:“到時候是什麼神祕獎勵我再和大家揭曉,這個大獎你們肯定會羨慕死的。

程陽真爲這些沒有中獎的可憐傢伙感到不幸。


獎也中了,晚會也差不多了,大家也都要回去了,程陽走出了魔都之瓶的門口,派了兩個員工留在餐廳裏面,自己則動身前往安家,他現在可還沒有找到住的地方,還只能暫時住在安家裏面。

程陽和安家一家人一起坐在車裏面,安如意一臉好奇地看着程陽問道:“現在可以告訴我這個什麼大獎究竟是什麼了吧,搞得那麼神祕幹什麼。”

“不行,我要私下和你講。”程陽繼續裝着。

畢竟現在安如意的父母還咋這裏,這份獎勵現在拿出來也不太合適,再說了,這其實也不算是一.份普通的獎勵。

“你靠着我的耳朵講好不好,別讓我爸媽聽見就好了。”安如意這樣說道。

“也行。”程陽答應了。

“我送你一套豪華別墅,不過地點在江滬,如果可以的話,我覺得你以後去江滬旅遊的話也有個地方可以住。”程陽說道。

“哇塞,不會吧,你在江滬還有一套別墅啊,那價格肯定不便宜吧。”安如意吃了一驚,她沒想到程陽已經闊綽到出手送人禮物就是直接送別墅了。

“被說了,我要不是不經常住在江滬,我還是挺喜歡那棟小別墅的,就是人不在那邊,不然我肯定天天住在裏面。”程陽嘆了口氣說道。

“你送給我? 萌妻養成攻略 ?”安如意問道。

她確實有想過如果離開家的話要去江滬玩一段時間,畢竟江滬的風景比起魔都要好上很多,江滬是水鄉,有着超級多的名勝古蹟,待在那邊的話不僅僅是心曠神怡,更多的是爲了尋找寫作的感覺。

畢竟有時候她也是一個文藝女青年,對於這種風景都是情有獨鍾的。

“行了行了,我還不知道你嘛。”程陽其實並不知道安如意以後想去江滬發展,他實在是想不到江滬的房子究竟要怎麼處置最好了,所以乾脆就就這樣送給別人算了。

還能夠撈一份順水人情,不過他是沒有想到這份人情居然又被安家撈走了,這個安家還真是運氣好。

等到程陽在安家住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去租了一套房子住,價格有點小貴,月租一個月大概需要三四千,不過對於程陽這樣的有錢人來說也不過只是毛毛雨而已。

這些日子裏面,程陽一心一意經營着魔都之瓶,他雖然還沒有和安可可表明自己以後會將這家餐廳送給她,但實際上已經在做這方面的準備了,只要是個人都能看出來。

“程陽,你是不是準備把魔都之瓶經營好之後就送給我妹妹?”安如意質問道。

她不懂程陽爲什麼對安可可那麼好。

“對啊,她的夢想不就是當一個廚師嘛,我記得你爸媽說過是不會給她物質上的支持的吧,但我選擇支持她,她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員工。”程陽負責地說道。

“你這個理由倒是不錯,要是你能對每個人都那麼好就好了。”安如意說道。

說到底她還是酸了,畢竟這可是一家那麼龐大的餐廳,要是直接送給安可可的話,那真的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也能爲安家以後擴展擴展生意的渠道。

畢竟安家在酒店方面一直都是很薄弱的,酒店也全部都被譚總一個人壟斷了。


“你不是說過幾天那個婚禮就要開始了嗎?你爲什麼不去籌劃一下呢?”安如意好奇道。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在籌劃了,你看着我現在很閒的樣子,實際上我私底下都忙成狗了。”程陽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