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這優妮。一開口居然就這麼大。 出嫁從夫:老公很欠抽 張陽斌聽到,當時就有些驚住了。特別是在優妮,說出那塊手錶的價格之後。

原本這不問還好。現在,既然問出來了。而如果因為價格貴,又不買了的話。那樣肯定就不適合了。

答都答應了。怎麼辦。寒假一直在家。沒有做過兼職,來上學后,又忙著跟優妮膩歪。解決一個月以來的相思之苦。

然後下了學,兩人就會黏在一起。也沒有功夫去做兼職。所以,這個口袋裡空空如也。

最後只能,問他舍友借了幾千塊錢,買下了那塊手錶。然後送給了優妮的媽媽。

除了手錶,還買了一套護膚品300多塊錢。外加一點水果。優妮媽媽果然高興極了。

還說優妮眼光好,找了個這個好的男朋友。還說,把優妮交給自己,她很放心之類的話。還說讓他們快點結婚…

而當初借錢的時候,就是跟。舍友說好的了。等到他小妹發了工資,立馬就把錢,還給他舍友。

而原本,張陽斌也並沒有打算買什麼手機給優妮。即使他心裡知道,優妮喜歡那款手機。

因為,他覺得優妮對他已經死心塌地。他不需要再去討好。何況,以後還要買房子,還是省著點花錢為好。

沒想到,後來居然會因為房子的事情吵架。然後鬧到現在,優妮依然沒有消氣。

早知道,當時就應該讓著她一點,或者多哄幾句。現在也不至於,勞心還傷財。

而如果借舍友的錢,沒有在談好的時間還給他。以後自己信譽不保。

恐怕很難,在從那舍友那裡借出來錢。畢竟以後,買房子的時候,說不準還有需要他出錢的時候。

「好吧,眼下也只能這樣了。總之,你儘快吧。越快越好,錢到賬了立馬就匯給我知道嗎?

「嗯,好的。我一定會的!」

「…」

當天晚上,張小花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的工資。如數都返回給了她的卡里。

不僅如此,過了幾分鐘后,又聽到同事們說,「張小花,發年終了,發年終獎了。你快點過去查。快去,快去…」

於是乎,張小花興奮的奔向領班的辦公室。前去查詢她的年終獎。而這一次都是那麼美好。

從來不對自己笑的領班,突然沖著她微笑。並且親切的對她說「小花,你來了。

快點來查你的年終獎吧,大家都查過了。就差你跟姜西紅兩個人了。你們快來查吧…你們誰先來查?」

「西紅,這一次。要不然讓我先查吧。我太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結果。從來沒有如此期待過。」

「好,你先去。我不急,我可以等你查完了。我再去查也是一樣。」

「謝謝你,西紅!」

「…」

小手抖啊抖,這小心臟蹦啊蹦跳啊跳啊…小眼睛呀晃呀晃…小嘴巴呀抽呀抽…

不過,總算還是點了來來。掙大眼睛一看,「天啦,好多錢。怎麼會有這麼多錢。

我才來了一年都不到,廠里居然,給我發了幾十萬的年終獎?…啊…哈哈……哈哈…

這個廠待遇真好。這下子。不管是新衣服還是新鞋子,還是新手機等。都不用愁買不起了。

另外,大家買房子的錢。眼下也有了。也不用再愁了…太好了…太好了…」

這時,姜西紅她們回來不久。雖然已經上床,但是還沒有入睡。聽到張小花。

躺在床上哈哈大笑,雙腳時不時還在,床上蹬個不停。還以為她還沒有睡呢。

「小花,你還沒有睡?」這幾天沒有在辦公室。看到小花,這心裏面還這真是有點想念她。

「小花,你睡了嗎?」叫了兩聲,沒有聽到回答。然後起身去看了一下,這張小花現在又一動不動。才知道原來,張小花剛才是在做夢。

等醒來的時候。張小花發現自己,居然都是在做夢。心裡還難過了一會兒。眼下盼望著能夠,美夢成真。

第二天去上班,雖然一直想問領班工資的事情。但是還是忍住了。前車之鑒,眼下專心幹活要緊。

一直等到下午,領班都沒有來找張小花。這時。張小花就想著去問一下。說不準,領班事情多,一時忘了也有可能。

於是,見到領班去辦公室后。隨即她也跟去了辦公室。「領班,我的工資問的怎麼樣了,什麼時候能夠補給我?因為我還等著錢用」

「等著錢用?不是才發了工資?怎麼這麼快又等工資?你一天不用幹活,廠里就光給你發工資?

一個月發一次還不夠。你想廠里每月給你發幾次工資?」

「昨天,我跟你反應的事情?你難道忘記了嗎?」

「我沒有忘記,我說的就是針對你昨天的話,而做出來的答覆。」

「啊,那是什麼意思呀。我怎麼聽不明白呢?」

「意思就是,你的工資。廠里已經給你發過了。不會再發第二次。」

「你昨天不是這麼說的呀,怎麼今天又變卦了呢?」

「我怎麼就變卦了?聽不懂話沒有關係。回去慢慢琢磨去吧。還有,今天的貨會很少。

等給你的那些貨,你還是趕緊做做掉。別等會都被,別人拿去做了。你一天就是零產能。」

聽領班這樣說,透過玻璃門往外一看。此時那劉春蓉,正跑到她的籃子里,拿起她的布料。

「原來您早就知道,她們背後的那些小東,背地裡會欺負新人。可你,為什麼從來都不阻止她們。而任由,他們這樣胡作非為呢?」

眼看自己,籃子里的布料。就要被那劉春蓉給抱走。張小花就急了,頓時從領班辦公室沖了出來。

一邊跑,一邊沖著劉春蓉怒喊「劉春蓉,你在幹什麼?你自己沒有啊。老是拿我的布料幹什麼?」

頂點 人間界震動!

天道二重境的江寂塵竟然敢約戰兩名半神道的亡靈高手。

這怎麼可能?

江寂塵絕對是在找死!

哪怕他受神道高手一擊不亡是事實。

但那必定是僥倖,若再來一次,便不會這麼幸運了。

以江寂塵當下的實力,連天道九重境的修士,江寂塵也必然不敵,勉強可保命。

對上半神境高手,那無論有多少條命,那必然都不夠用。

然而,江寂塵倒底哪來的底氣,竟敢一個月後,約戰兩名半神道亡靈高手?

所有的修士都想不通,都覺得江寂塵瘋了。

「寂塵,你你真的要約戰半神道亡靈高手?這」

亂匪之地的路上,眾女也無比擔心的開口道。

「不用為我擔心,既然我敢說,自然有十足的信心。」

「而且,本公子何時做過沒有把握之事,何曾又騙過你們。」

江寂塵安慰眾女道。

聽到江寂塵的話,眾女倒也覺得是如此。

只是,哪怕是眾女,也根本沒有人知道江寂塵的底牌是什麼?

不過,江寂塵不說,她們就不好多問了。

心中依舊在為江寂?塵擔心。

因為,她們都知道半神道境高手的可怕與強大。

回到落塵殿的時候,葯老也出來:「我說你小子,抽什麼瘋呀,嫌命長還是嫌你命不夠硬?」

此時,葯老本是要進入閉關狀態,此時已經氣得跳出來說江寂塵。

江寂塵自然知道葯老是在關心自己了。

「葯老,你且放心,到時本公子亮出底牌,必定亮瞎你老的雙眼。」

江寂塵笑嘻嘻地打趣道。

「你還有什麼底牌是老頭我不知道的?」

「可以呀,小子,你還會在老頭面前藏底牌呀。」

葯老打量著江寂塵。

「現在還不能透露,到時您老就知道了!」

江寂塵繼續賣著關子道。

看樣子,不像是故弄玄虛。

但葯老依舊有些擔心,他說道:「算了,老頭也不問了,還是在這一個月突破到半神境,到時實在不行,我還可以出手救下你。」

葯老說完,便去閉關了。

而這一切,自然讓江寂塵心中感到溫暖。

這世上,並不他孤獨一人,還有很多關心他的人,還有需要他去關心、守護的人。

所以,自己還需要變得更強。

不僅為了自己,也為了身邊的人。

江寂塵傳音,他這一個月也會進入閉關狀態中。

但這一個月的時間,人間界很不平靜,發生諸多大事。天地劇變、封印強者紛紛歸來。

大事,一件接著一件。

還有至寶之物不斷地現世,引起眾修士的爭搶。

但最大的一件事,無疑就是江寂塵以天道二重境絕戰兩名半神道亡靈高手的事。

哪怕一個月的時間過去,這事件的熱度不降反升,越炒越熱。

至於真實性,以江寂塵落塵門門主、曾經南州至尊說出的話,又豈會是假?

所以,現在四處開設了賭場。

豪門花少:總裁請繞道 開始賭一個月後,江寂塵與二位半神道亡靈境修士一戰的結果輸贏。

比如,賭注有輸贏生死,江寂塵可以支持多少息。

但毫無疑問的是,江寂塵勝出的賠率已經高到驚人的地步。

因為,沒有修士相信江寂塵會贏。

「嘿,一名天道二重境的修士,也想戰敗兩名半神道高手,痴心妄想吧。」

「敗,毫無懸念的事情。」

「只是,看他能夠支持多少息不敗亡而已。」

眾人修士紛紛開口議論。

根本沒有修士會覺得江寂塵會贏。

只覺得不知江寂塵抽了什麼瘋,竟然敢如此約戰兩名半神道境的高手,那一定是腦袋被門夾了。

於是,賠率從江寂塵可以支持一息到千息之間賠率,不斷往上。

一息,一倍!

二息,兩倍!

三息,三倍!

以此類推,到千息,賠率便已達至了一千倍。

但這不最高的,最高的那是江寂塵勝出的賠率,足足達至了一萬倍!

這可以嚇倒了所有的修士,但無人下這樣的注。

至於,江寂塵敗亡,竟然直接沒能有這個賭注選項。

因為莊家認為,這是必然的結果,沒有加入到賭局中來。

若不然,所有的修士只怕都會買這個結果,他們豈不是要賠慘了?

從一個月前開始,賭局越做越大。

而江寂塵人一息到數百息之間,都有修士下。

畢竟,江寂塵受神道高手一擊不亡是事實。

在兩名半神道高手下支持一些時間,那必然不是問題。

但對於江寂塵勝出的賭局,根本無人問津。

直至最後一日,決戰將臨之際,突然有一筆大到驚人的資金注入到各大賭場之中。

都是買江寂塵勝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