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來這裏主要是爲了鍛鍊露絲而來,雖然露絲不能與自己等人蔘加兩年後的小組賽,但是露絲身爲藍海的準嫂子,月穹的女朋友,藍海肯定會認真對待。

而且露絲不僅是戰鬥經驗少,就連最基本的社會經驗也少的可憐,現在的露絲就像一張白紙一樣,別人在上面怎麼畫就會造成怎樣的露絲。

鑑於此,藍海三人不得不謹慎處理,思考後選擇了木林城。

來到木林城後,四人首先找了一處好住處,包下一座小別院,直到四人住進小別院後,方纔驚訝這木林城的神奇,整個城市竟然完全由一棵樹夠成,讓幾人不得不感嘆生命的神奇。

房屋鬱鬱蔥蔥,別院綠綠幽幽,明明踩在樹幹上,卻像踩在地面一樣堅實。

這木林城也是唯一一個在鬼須旁邊不用每年上繳罰款的城市,俗話說美麗的外表下總有陰暗的一面。

木林城正是驗證了這一點,在木林城美好的畫面中總是有着些不協調的因素,犯人。

木林城的犯人非常多,而且在這裏犯人比一般居民享受的待遇還好,其中不乏價值五十億的犯人,而且木林城的角鬥場也極爲著名,這裏是富人的天堂,窮人的機遇地,同樣也是一個非常好的鍛鍊之地。

在擁有衆多犯人的情況下,木林城的居民都很是聰明,社會經驗極爲豐富,絕對是鍛鍊露絲的好地方,在修煉方面有藍海三人,被薇薇安苦苦教訓了一年,三人的訓練手段可是極高的,比什麼角鬥場高級多了,角鬥場只不過是個檢驗的地方。

而月穹每天的任務便是帶着露絲逛街,每天兩個時辰,風雨無阻,爲的就是讓露絲見識見識,人,是一種多麼聰明狡猾的生物。

這麼一過就是三個月,三個月時間,露絲的進步堪稱神速,雖然三人早有預料,但是露絲的進步仍舊嚇壞了三人,露絲的實力在十重勢左右,要從十重勢修煉出一重殺勢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即便是藍海三人當初在薇薇安手下也花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才掌握,但是這薇薇安竟然僅僅用了一個月就熟練掌握了一重殺勢,而後的兩個月,露絲一舉從一重殺勢突破至四重殺勢,已經與月穹龍澤平齊,僅比藍海弱一點。

但是戰鬥經驗不是很多,所以要打起來,露絲根本堅持不了多久,好在三人的訓練也不是蓋的,雖然達不到薇薇安的變態水準,但是比起一般的人來說就狠多了,雖然月穹很喜歡露絲,但是他也知道,如果不這麼做,日後露絲碰到麻煩,死的一定是她自己。

而每天的兩時辰逛街也讓露絲對人類世界充滿了好奇,而人類中間奇妙的學問也在被一點點掌握。

三個月後的這天,一股不尋常的氣氛在蔓延,藍海三人一陣心悸,自己等人暴露的消息恐怕在東方早就傳開了,而藍海三人中有兩人都被王家所通緝,被追殺是必然的,而且王家第一人的實力肯定不低於十重殺勢,雖然藍海不懼,但若是真的找上來,恐怕還是一個麻煩。

況且王家第一人王霄及其神祕,就連藍家都對王霄此人的評價非常保守,但是即便是這樣,藍家對王霄的評價也相當高了。

三個月已經足以藍海三人來回一趟東西方了,那王霄縱然更強。

這天,一切都按照平常的訓練進行,但是木林城卻來了一個不速之客,王霄。

王霄自來到這木林城便開始動用神識搜索三人的蹤跡,很快便找到了三人的藏身之處,雖然十分謹慎,但還是被藍海察覺。

藍海面色一白,緊接着連忙對身邊的龍澤和月穹低語:“王霄來了!”

聽到這裏,二人面色同樣一緊,藍海見此,連忙說道:“你二人快護送露絲離去,我先出去拖延一陣。”

龍澤月穹二人聞言,微微點頭,便帶着露絲離去了,而藍海則迅速飛往城外,將王霄的目光吸引過去。

來到城外後,藍海不再掩飾自己的氣息,果然不久,那王霄便尋着氣息來了。

“哼,王家吃的虧還不夠多麼,竟然只派了你王霄一人來,莫非是認爲你王霄定能擊殺我藍海?”

“能不能擊殺,我心裏自然有數,你我之間有鴻溝一般的差距,擊殺你猶如踩死螻蟻。”王霄冷酷的說道。

聞言,藍海也不再說什麼,開了五重殺勢,身披五彩戰袍,背後出現四神獸的虛影,竟然直接開啓了最強狀態。

而對面的王霄嗤之以鼻,甚至連武器都沒逃出來,好像藍海的五重殺勢對他來說猶如空氣一樣。

下一秒,一道恐怖的氣息衝到了王霄面前,赫然是藍海的三絞架。

可那王霄的動作卻讓藍海感到一絲絕望,那王霄不躲不避,只輕輕一拳便將藍海的三絞架擊碎,沒有動用一絲仙氣,僅僅靠着力量就擊碎了三絞架。

藍海自然知道自己的三絞架有多恐怖,能不動用仙氣一擊將三絞架擊碎的絕對超過了十重殺勢的層次,難道還有比十重殺勢更高的水平麼?藍海一時沉默了。 「爸,今兒這事兒真不是我們仨挑的頭,是陳北煌那王八蛋先起的頭,要不是依著小表弟這性子哪會去招惹他們不是。」劉經天盯著一邊怒氣衝天的劉軍武,戰戰兢兢道。


「大伯,我把模型做好了……」劉經綸從上車至今,一直沒有說話,臨到現在終於發聲。

聽到劉經綸這話,劉經天擺了擺手,不耐煩道:「別給我扯開話題,你們哥倆我都清楚,都不是省事兒的主。不對,你剛才說什麼?模型做好了……」

劉軍武此時終於反應過來,瞪大了雙眼盯著面前的劉經綸,滿臉不可置信。

「做好了。」劉經綸依舊是一幅呆呆傻傻的模樣。

「航母的推進終於有希望了……」劉軍武眼睛發亮,盯著劉經綸如同盯著一塊熠熠生輝的璞玉一般,眼神裡邊滿是欣賞。

這也不能怪劉軍武太過小題大做,而是劉經綸攻克的這個課題實在是太有意義了。眾所周知,航母永遠都是華夏軍人心中的殤,一個大國沒有自己的航母,不管什麼時候總覺得是個缺憾,華夏不是沒有製造的航母的能力,但是缺少的是航母的推進裝置,還有就是核潛艇的推進裝置。

而今劉經綸攻克的這個課題就是將核裂變完美的控制在一個範圍之內,讓他能夠為推進提供強大的動力。對於華夏來說,這項課題的攻克,將帶來的改變,幾乎可以說是劃時代的。

「小天,你帶林白去見你爺爺奶奶。我和經綸這就去總參……」劉軍武沒有絲毫停滯直接下達命令,然後拎起一邊的電話,厲聲道:「把總參那群傢伙都給我叫起來,告訴他們,我們老劉家老二能讓『巨龍』下海了!」

場中沒人知道『巨龍』這個代號在總參的寓意,但是接電話的那個參謀聽到這句話之後,兩行熱淚順著臉頰滾滾落下,顫抖著手指撥通了十幾通電話之後,電話那邊更是無數個為了這個國家,揮灑過熱血和青春的老一輩人,坐在床頭滿是喜色的愜意抽了一根煙。

林白還在驚愕劉軍武的失態,一邊的劉經天輕輕撞了撞他的胳膊,示意兩人趕快出去。

燕京周遭有很多古時候皇帝修建的行宮,多經戰亂之後,很多園林都被毀去。建國之後,這些園林重新修繕用以給黨和國家領導人居住,如今劉玉成居住的所在,就是當初葉帥十分喜愛的玉泉山園林。

園林內清幽無比,林白更是看出,這園林應該請過極高明的風水師給精心布置過風水格局。


眾所周知,也完之後,乃是陰氣最重的時候,但是林白可以看出,這地方卻是一片溫潤正和,陰陽分佈無比均勻。就算是一些邊邊角角的地方,有那麼些許的陰煞之氣,都被生生不息的運轉出了這座園林。

「四象承天陣?」

林白仔細觀摩了一會兒之後,面上一片驚訝,他沒想到居然在這裡還會遇到師門內的傳承。所謂四象,就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這四象,按照建築來說就是東南西北這四個方位。

找到這四個方位之後,便在方位上面布置下陣法,可以引取昊天光輝進入園林,這便是四象承天陣。

西游除魔傳 ,使人身體健康,而且對運程稍稍有所幫助而已,至於其他的則不是那麼明顯。

「從來沒有聽師父說過他來燕京布置過陣法啊,那這四象承天陣到底是誰布置的……」林白皺著眉頭苦苦思索,卻是絲毫沒有想到端倪。

要知道,風水相術門派和其他手藝門派一樣,這些獨特的陣法之類,向來都是只傳於門派內部弟子。如果不是這個原因,老道士的星氣觀形訣也不會那麼難以被人獲得。

「四象承天陣,表弟,你怎麼看出來的?」劉經天一臉驚詫的看著林白道:「別跟我說,你還真有幾分道行啊?」


「你怎麼知道四象承天陣這名字的?」劉經天驚訝,林白更是驚訝,這是天相派的不傳之秘,怎麼會被劉經天這樣一個普通人知道的。

「以前聽一個老道士嘟囔的,當時沒往心裡去,不過覺得玄乎,拿出來懵懵女孩子還是挺有用的,所以就記下了。」 重生之殺戮縱橫 :「話說回來,當初那個老道士算命算的倒是真准,說我這一生爛桃花無數,果然才剛二十來年,我身上桃花恐怕就得按照樹來算了。」

「表哥你還記不記得那個老道士的名諱?」林白有些激動,這可是共和國的心臟所在啊如果說這園林是師父的手筆的話,那自己這做徒弟的臉上也算是大有光彩。

「好像叫什麼雲中子來著。」劉經天沉吟大半天,撓了撓腦袋,而後看著林白狐疑道:「表弟,這人是不是和你有什麼牽扯?」

「應該是我師門中人,這四象承天陣是我們門派的不傳之秘,如果說那人能夠布置出這樣的陣法,要麼是我的師兄,要麼就是我師叔那一輩的人,只是我從來沒聽師父說過這些事情。」林白有些懊喪道。

師父故去,師門之中只剩下那個瘋癲叛門師叔,色鬼師兄,還有玉樹臨風的自己,不管怎麼樣,都有些形影單調的意思,好容易遇上個能夠布置出師門陣法的人來,卻是尋尋覓覓不得見,心中怎麼著都不是滋味。

劉經天哪裡會懂林白心中這樣的心思,打了個哈哈之後,便繼續纏著林白,打聽泡妞的絕技,只可惜林白金口不開,讓這小子是百般無奈。

隨著檢查車子的崗哨越來越多,連帶著路旁的樹林也是鬱鬱蔥蔥起來,眼尖的林白甚至發現樹林中更是有幾個滿身迷彩的士兵在持槍巡邏,而且從那士兵手腕下垂的高度來看,絕對是荷槍實彈。

車子緩緩停靠在一棟視野開闊的雙層別墅前面,林白掃視了一眼別墅的方位和外面的布局。以他半瓶子不滿的水準來看,甚至都能看得出來,這絕對是一處絕佳的陽宅,日有昊天福佑,夜有群星佐助,背後群山巍峨,門前流水潺潺,絕對是利家利祿的絕好地界。

林白剛走進客廳,便覺得屋內的空氣如同凝固了一般,借著屋內柔和無比的燈光,林白終於看清了自己外公外婆的模樣。兩位老人身上穿著的都是式樣十分簡單的白色汗衫,而且身上的肌肉也開始微微鬆弛,臉上更是有老年斑的出現。

看到林白之後,老太太直接開始抹眼淚,而一邊的劉老爺子則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林白。


「你就是我外孫。林白?」劉老爺子身體突然坐正,盯著林白,原本蒼老的身體,突然暴發出一股極強的氣勢,這是歷經沙場的人獨有的那種不怒自威的氣勢。老爺子話音一落,屋子裡的氣氛,頓時更加壓抑起來。

「我是林白。」

林白沒有絲毫退讓,看著劉老爺子朗聲回答道,眼睛也是一樣一眨不眨的盯著劉老爺子。一邊的老太太和劉經天看著倆人這架勢,不自覺的捏了一把汗,生怕倆人突然飆起來控制不住局勢。

「不錯,這些年敢這樣盯著我說話,除了你媽,你是第一個,是我劉玉成的後輩!」

這樣僵持了三四分鐘之後,劉老爺子一拍沙發,突然放聲大笑,看著林白的目光滿是欣賞。老太太和劉經天原本揪成一團的心,這時候終於落下地來。

「死老頭子,就知道嚇人!」老太太抹了一把眼角,一拳捶在了老爺子的腰身上,哽咽著聲音道。

劉老爺子沒有任何情緒的波動,沉默了良久之後,身子漸漸委頓下來,沉聲道:「蕙芸那丫頭現在怎麼樣?」

「我媽很好,只要老爺子您點頭,她來燕京看您。」林白沉聲道。這是他此行的目的,也是一種態度,除非老爺子點頭同意,否則母親是不會來燕京的。對於母親的性子,在見到了劉老爺子之後,林白更加清楚,他們兩個人的脾氣幾乎就可以說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恐怕這也是當初為什麼會鬧成那樣最重要的原因。

老太太哽咽著聲音,不停的擦拭著臉上的眼淚,道:「一家人哪有隔夜仇,讓你媽回來住。」

林白沒有吱聲,只是盯著劉老爺子,等待他的答覆。只有劉老爺子說出讓母親來燕京,那母親才會來燕京,雖然自己想讓母親和家人團聚,但是想要母親過來,就必須是老爺子說出這句話,不為其他,只是一種態度,一種對當年的事情認錯的態度,也是對父親逝世的歉疚。

一屋子人的目光悉數盯在了劉老爺子身上,等待著他的答覆。當年的事情誰對誰錯,都已經不重要了,但是都需要一個劉老爺子認可的態度,只有老爺子同意,林白母子才能正大光明的走進劉家生活的地方,才能成為林家一員,否則,一切都只是空談。

靜默,一直靜默,良久之後,劉老爺子盯著林白的眼神中滿是愧疚,如同時面對自己那個無數年沒有再見過面的女兒,緩緩開口道:

「當年的事情,是我不對,是我對不住你們一家,讓蕙芸回來吧。」 藍海的沉默,帶着一絲恐懼,雖然這麼長的時間,藍海已經將九字真言完全學會,但若敵人只是修煉出殺勢,藍海也能憑藉這九字中的後三字,組字訣智拳印,行字訣日輪印以及最恐怖的前字訣寶瓶印阻擋。

組字訣足以抵消十重勢,但無法抵消一重殺勢,而後兩字行字訣前字訣足以抵消十重殺勢,可從那王霄身上隱隱散發出的氣勢,藍海竟然發現即便是自己動用了這兩種印術也無法阻擋王霄,甚至連保持清醒都很困難。

這讓藍海心中一下想到一個詞,掌控者。


只有掌控者身上的威勢才能達到這一步,而這樣的威勢,藍海也在薇薇安身上感受到過,薇薇安毫無疑問是掌控者,即便薇薇安從未承認過。

雖然藍海並不怎麼懼怕十重殺勢,不過這世上並不只是藍海一人擁有主人公一般的奇遇,有些人的奇遇比藍海還恐怖,擊殺同齡人同樣都是揮手即滅,更有甚者能以更低的境界擊敗藍海的全勝狀態,這都是不可說的,仙界這麼大,怎麼可能沒有這樣的人,藍海也知道這一點,但是像王霄身上的氣勢,在藍海看來就根本不是人類的氣勢,那就是掌控者的氣勢,所以藍海更加確信這王霄就是掌控者。

可掌控者哪裏是自己能對付的,況且王家不是隻有三位掌控者麼?怎麼又多出來一位,這讓藍海心裏有一絲心悸,況且掌控者不是不能隨便管制或擊殺非掌控者麼,雖然自己在仙界並不是多麼有名的人,但好歹也算掀起仙界一次大浪潮的天選者,難道就能這麼被王霄殺了?

可下一秒,藍海卻徹底不再相信這套理念了,因爲王霄動了,以藍海現在的實力根本就看不到王霄的行動,那王霄根本就沒有一擊殺死藍海的打算,所以僅僅是對着藍海的肚子打了一拳。

咔嚓!!

藍海的身體像一隻煮熟的蝦子一樣瞬間摺疊起來,依照藍海現在的防禦力來說,就是十重殺勢的人來也難以將藍海打到這種程度。

可就只只一拳,藍海身上的玄武鎧甲徹底破碎,而藍海的內臟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受傷,肋骨更是斷光了,整整吐了十口鮮血才停下來。

那王霄看着藍海,殘忍的一聲輕笑,然後慢慢開口說:“你就是讓王韜那小子害怕的藍海?實力這麼差竟然能讓王韜害怕,看來王韜也是一個廢物,王家根本就不需要這樣的人,包括那月穹。”

王霄的話不多,但一句話損了三個人,尤其是最後說到月穹,藍海一下就火了。

不過藍海根本不敢輕舉妄動,在王霄面前,藍海連動手的資格都沒有,藍海此刻那種恐懼感纔開始迅速的蔓延開來,碰見王霄,自己絕對無法戰勝,若是無貴人相救,恐怕今天自己龍澤包括月穹和露絲,都得死。

藍海此刻心中的恐懼已經瀰漫到無限大,雖然曾經藍海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面對一些自己根本無法出手的時候,但是哪一次的感覺都沒有這次冷,不是強烈,而是冷。

當恐懼到一定地步的時候,就不再是強烈,而是冷,一種刺入骨髓的冷,這冷甚至能讓人喪失一切能力,若是意志不堅、實力羸弱的人恐怕連站都站不起來。

藍海此刻還能保持站立已經算不錯了。

“就你這樣的,還值得我王家出死亡追殺令?”說着,王霄一巴掌將藍海拍飛,藍海飛出足足有百丈距離。

也就是那王霄沒下死手,藍海捂着腫脹的左臉,心裏卻沒有一點感覺,恐懼已經完全侵蝕內心了,藍海此刻連思考的能力都已經喪失了。

可,就在這時,讓藍海心靈顫抖的一個畫面出現了,在王霄的背後,出現兩個人影,赫然是龍澤和月穹。

藍海看到這一幕,瞳孔瞬間縮小,心中的擔心一下佔據上風,竟然壓得恐懼消失全無,不知哪來的力氣,一聲大喊:“不要!”

這一聲,藍海自然是對二人所喊,王霄太過恐怖,根本不可能讓二人的偷襲得逞,若是激怒了王霄說不定這二人都得死。

可藍海的提示並沒有讓二人住手,二人一人一邊,龍澤手上帶着最拿手的空間殺,而月穹則早就開啓了四倍無雙,身後跟着數道化身,而自己則化爲一道閃電撲向王霄,此招乃雷魂,便是修煉閃雷所凝練的兩道禁術。

二人的攻擊就這麼直挺挺的擊中了王霄,只聽一聲巨響響起,王霄連躲都不躲,防也不防,就這麼捱上了兩人的攻擊。

龍澤和月穹見此臉上不由的露出了驚喜的表情,這樣的機會可不容易,雖然二人也對這一現象有些許懷疑,但是攻擊是死的,能攻擊上就是王道,管他王霄躲不躲,我先來個至強一擊。

可下一秒,二人就徹底驚呆了,二人的攻擊竟然根本無法撼動王霄,由於有龍澤在身邊,月穹並沒有放出毒氣,可二人的攻擊連讓王霄身上的衣服都無法變形。

這下二人才神覺這王霄不簡單,下一秒,王霄轉過身來,微笑的看着二人,看的二人一陣心悸。

雖然二人的神識危感並不如藍海那麼恐怖,但在同級中也是頂級的,王霄那泄露出的一絲能量已經讓二人知道,這王霄,絕對超過了十重殺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