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十步殺不能積勢,以陸川的修為,就算施展最後一劍,也斬殺不了江塵也做不到。

然而,這能斬殺天為後期武修的一劍,斬在平台之上,卻未能讓這個毫無出奇的石台,如同想象之中的那樣破碎,反而升騰起一個透明的光罩!

光罩升起的剎那,陸川第九劍,也悍然斬下。

「轟隆隆!」

光罩震動,似乎有裂痕產生。

第十劍!

「嘭!」

這光罩,頓時承受不住陸川那強大的力量,轟然破碎。

唰!

就在遮光罩破碎的剎那,石台之上,突然傳出來一道白光,朝著陸川激射而來,速度之快,陸川就算全盛時期,也不一定躲得過。

更不用說,此時此刻,陸川體內靈力全部耗盡。

眨眼之間,陸川就被白光吞噬,地上的那柄疑似聖器的寶劍,根本還來不及撿。

看著陸川身形消失,大殿之中,驟然閃爍出是十幾道身形,他們是江塵拿起石台那柄寶劍之時,被隨機傳送過來的武修,此刻一個個都盯著地上江塵掉落的寶劍,雙目赤紅,一掠而起,目標幾乎全都是那柄寶劍。

也有兩個人去了石台之處,拿出自己的兵器斬在石台之上,但是卻沒有光罩出現,反而一下子把石台劈成粉碎。

兩人對望一眼,似乎心有靈犀一般,也加入寶劍的爭奪戰之中。 下一刻,陸川發現自己現在似乎是身在一個廣場之中,四周空蕩蕩的,除了他之外,一個人也沒有。


在他身後,四面八方被一層層湛藍色的光幕完全封住,唯一的出口,只有前方兩扇開著的黃金大門。

陸川知道,十步殺斬在大殿的石台之上,肯定是抽動了某種機關,或者達到某種要求,被籠罩在此處的那座大陣,隨機傳送到了此處。

「只是可惜了那柄聖劍!」陸川搖了搖頭,微微有些惋惜,不過也不是太過在意。

武器,他已經有了血脈相連的青萍劍,不說聖劍,就算那是一柄神劍,他也沒有更換武器的意思。

而且,他剛剛斬殺江塵,相較於擊殺江塵來說,一柄聖劍還不足以讓他的好心情變壞。

「要不要進去?」陸川的心思拉回前方的黃金大門之後,心中略有猶豫。

「不管裡面有什麼危險,此刻似乎也由不得我選擇,四面八方,就只有這麼一條通道,如果我不想就這麼在這裡等死,也唯有走進黃金大門。」

猶豫,僅僅只是一剎那。

看著那兩扇已經打開的黃金大門,他知道,這由不得自己選擇。

「不過,進去之前,還是先把靈力恢復。」陸川目光一閃,盤膝坐地,從王侯的空間戒指中拿出恢復靈石,含在口中,開始恢復靈力。

用靈石來恢復靈力,這絕對是一個奢侈的舉動,不過此刻陸川也顧不得許多。

武道二重之時,陸川煉化一顆靈石裡面的靈力,用了許多天,但是此時此刻,一顆靈石在他口中,僅僅只是十分鐘左右,裡面的靈力,全部被煉化。

短短半個小時,陸川已經把三顆靈石裡面的靈力全部煉化,而體內靈力此刻也恢復**成。

效果,居然不比服用黃階靈丹的效果差上多少。

恢復了靈力,陸川馬上小心翼翼的走進黃金大門。

走進黃金大門後面,陸川並沒有遇到想象之中的危險,出現他眼前的似乎是一座洞府,甚至還沒有先前所在的那個大殿豪華,整個洞府,長寬不過幾十丈,高也只有兩丈左右。

裡面也沒有寒玉冰床,只有一尊石雕。

石雕的模樣,是一個青年,眉宇生威,雖然是石雕,卻給人一種需要仰望的感覺,活靈活現,似乎隨時要活過來一樣。

陸川目光望去,剎那之間,石雕之中,一點點青色光電漂浮而出,最後附在石雕表面之上,展演之間,剛剛的石雕,頓時變成一個青色光人。

「有緣人,恭喜你,得到了這個洞府之中三份至寶之中,最珍貴的寶物!」

青色光人,驟然開口說話。

他的聲音,如同悶雷一樣,在洞府虛空之中迴響。


「這……」

饒是做好了準備,陸川依舊被嚇了一跳,這事情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若是有人能聽到這段話,說明,我最後依舊沒有踏入神通境,壽元枯竭而死!」

青色光人繼續訴說著,陸川這才知道,不是是想說話,而是有人早在先前就留下手段。

「我名楊木木,是神洲大地楊家少族長,五歲修鍊,八歲神凝,十歲天位、十五歲就達到生死巔峰,二十歲渡過生死劫,金丹入腹,成就造化,壽兩百載!為一時天驕。」

「只是……我在造化境之後,卻迷上的武道的研究,用盡了我一生,踏遍九州大地,研究終有頭緒,只是……這個時候,我也壽元枯竭。」

「此座洞府,是我花費了三個月的時間建立,裡面一共有三大寶物,一者便是壽元枯竭之前斬殺的三大王國十七位生死境、三百天位武修之後,他們身上所攜帶寶物,全部放在此地。」

「二者,便是我身上帶著的一些寶物,這也是三大王朝追殺我的原因。」

三者,便是此處!我一生研究的成果,現在,贈與你,希望你好好珍惜!」

隨著青色光人的聲音落下,陸川頓時就看到雕像破碎,裡面出現一個按不出多少年頭的木盒,裡面放著一本精心製作的書籍。

「雙木論道!」

書籍上面,寫著碩大的四個書名。

「雙木論道?」

陸川曬然一笑,楊木木,的確是雙木。

「人常說,至剛易折、至柔易破,剛柔並濟,方能達成。但剛易折,是還不夠強,柔容破,是還不夠柔!至剛不折、至柔不破!」

「又說,陰陽交融,萬物相生相剋,武道之途,必須陰陽相合,依此原理,有許多雙修功法產生。」

「只是,陰陽交融,的確符合天道運轉。「

「但,武道一途,延長壽元、改變命運,此乃逆天之舉,以天之道理,行逆天之舉,最終只會淪為平庸。」

「雙修功法,的確能快速提升修為,但,我查閱無數典籍,從古至今,凡是元陰、元陽的武修,就算天才絕頂,也是最終止步聖痕境,從沒有人能達到道境!」

「唯有劍走偏鋒,至剛、至陽、至陰、至柔,方有一線生死,打破桎梏,達到武道最高境界!」

「武道最高境界!」

突然之間,看到此處,陸川猛地把手上書籍合上。


楊木木的研究是否正確,陸川無從查證,不過最後一句,武道最高境界,卻是剎那間讓陸川腦中有了一絲明悟。

一條道路,在他的心中驀然成型。

此刻,他突然知道了,他為什麼一直對武道那麼執著。

不是因為他對武道感興趣,不是想要獲得最強大的力量,不是想要掌握自己的命運,而是——

「武道至高境界!」

豁然間,陸川抬頭,目光彷彿看破層層阻礙。

「轟隆隆!」

剎那之間,洞府之中的靈氣劇烈動蕩起來!

頓悟!

這一刻,陸川進入了頓悟的境界。

天地靈氣,瘋狂的朝著他的體內湧來。

頓悟,雖然沒有神化那麼神奇,不過頓悟的時間……卻是神化遠遠所不及。

陸川本來就是神凝巔峰,此刻一頓悟,立刻之間,就要衝擊天位之境。

本來,以陸川的資質和悟性,是不可能自己突破天位境的,不過他此刻進入頓悟狀態,那有大大不同。

機會是水到渠成。

剎那間,陸川在睜開眼,精神力一動,頓時捲動四周靈氣,頓時長生一股靈氣風暴。

精神力干涉靈氣!

「天位境!」

陸川感受到體內澎湃的力量,口中緩緩吐出三個字。

……

ps:明天上架,求訂閱!求支持!明日三更保底,上不封頂,沒啥條件,寫多少更新多少! 陸川終於達到了天位境。

此時此刻,他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不再是虛幻,不再是只能施展那毫無作用的精神震懾,更能干涉物質。

他心念一動,頓時之間四周靈氣就朝他匯聚。


「天位境!好!」陸川神色見陸川喜色。

不過相對於達到天位境,更讓他欣喜的是,此刻終於找到了自己所追求的武道,明確了目標!

擁有腦中虛影存在,陸川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會達到天位境,但是心中之道,一直沒有找到。

「武道至高境界,看來我還有的努力。」陸川輕輕喃語。

「咦?這木盒之中居然還有東西?」

突然之間,陸川發現裝著《雙木論道》的木盒子之中,似乎還有這別的東西。

「這是這座寶藏之地的地圖!」陸川從木盒子之中拿起地圖一看,頓時吃了一驚。

這居然是這座寶藏的地圖,這張地圖之上,記載的非常詳細,不僅連那十七位生死境、三百天位境武修屍體的擺放地點有標記,就算那座籠罩方面數百里的大陣陣法,都有記載。

陸川看著地圖,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看到這地圖,他也明白了,進入這裡,擁有兩個進入方法。

一個就是攻擊所有存放寶物的石台,攻破光罩,就可以進入,還有一個是從楊木木存放寶物的地方進入。

出去的方法,這裡面也有記載,只要在內部攻擊外面的水幕牆壁。就會被隨機傳送大陣感應,傳送出去。

陸川毫不猶豫的出了洞府。看著那淡藍色水幕,虛空一斬。一道氣芒斬斬在上面。

唰!

氣芒斬斬在水幕之上,引起一**的漣漪,下一刻,陸川就感覺眼前白光一閃,場景一變,出現在一個比較空曠的通道之中,這是一條四通八達的通道。

陸川照著地圖,找到了一些特殊的標記,找出了自己的所在的位置。

「我在這裡。距離存放那些寶物的地方,有三十多里。」陸川眼中一閃,就已經決定去那個存放寶物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