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笑笑現在根本就不知道白玉擎到底是什麼意思,只能是勉強的笑了笑,對面的陳總聽到這裏還以爲白玉擎願意把唐笑笑讓給他,頓時就笑的開花,色眯眯的手就伸了過去。

唐笑笑下意識的向後面躲了躲,白玉擎看見趙總的手就這樣伸了過來,頓時就火冒三丈,狠狠地捏住了趙總的手腕,然後冷冷的說到:“趙總難道沒看見她脖子上帶的是薔薇之花嗎?”

白玉擎的話音剛落,幾乎在場的所有女士都把目光投向了唐笑笑,準確的說是把所有的目光都轉向了唐笑笑的脖子上,唐笑笑也是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胸前的項鍊,不知道這條項鍊到底有什麼意義?

遠處的韓悅從白玉擎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把目光放在了唐笑笑的身上現在聽到白玉擎這樣說,韓悅頓時就覺得自己的心裏狠狠地疼,然後有些站不穩的向後倒了倒,身旁的侯偉志輕輕的扶住了韓悅的腰,小聲的問道:“你沒事吧?”

韓悅故作鎮定的搖了搖頭然後淡淡的說道:“今天的鞋子有點高,站了這麼久好累!”

侯偉志有些不滿的看着白玉擎,今天其實侯偉志就是想讓白玉擎過來跟韓悅重修舊好的,但是沒有想到白玉擎竟然帶了新歡過來,真的是太尷尬了!

趙總看着白玉擎不想實在看玩笑的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尷尬,抱歉的看着唐笑笑有些後怕的說到:“真是對不起,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原來是白太太啊!”


唐笑笑對於趙總這樣的變化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不過就是一條項鍊有什麼了不起的,竟然能讓剛纔那樣囂張的趙總變得小綿羊似的溫順!

不解的看了身後的白玉擎一眼,卻發現白玉擎的眼睛根本就沒有在她的身上,順着白玉擎的眼光唐笑笑看見了遠處的韓悅,想到之前看的那張照片,唐笑笑覺得自己的心有些鈍鈍的疼,原來他今天就是來見自己的老情人的,帶着自己,不過就是耀武揚威罷了,但是唐笑笑忽然就覺得有些好笑,自己跟韓悅根本就是天壤之別,有什麼可耀武揚威的。

只要是一想到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唐笑笑就覺得胸悶氣短,所以就不着聲色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後小聲地說道:“對不起我想去個洗手間!”

白玉擎覺得唐笑笑有些奇怪所以就回過頭來看了唐笑笑一眼但是沒有想到唐笑笑的臉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微笑,沒有意思的裂痕,就算是白玉擎也根本就看不出來什麼,所以就只能是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後輕聲說道:“快點出來!”

唐笑笑點了點頭幾乎是逃一樣的離開了這個地方,慌慌張張的走到洗手間看着鏡子裏狼狽的自己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好笑之餘竟然還覺得自己的心痛的無法呼吸……

顧明軒今天也來了,只不過這樣的場合顧明軒註定是上不得檯面說不上話的,但是顧明軒的目光一直都在唐笑笑的身上,雖然跟唐笑笑談了三年的戀愛,但是唐笑笑一直都是素面朝天的樣子,站在白玉擎身邊的唐笑笑是他從來都沒有見過的美麗,頓時就覺得有些可惜,這樣的女孩竟然現在已經不屬於他了!

想到上次顧錦言給他佈置的任務,顧明軒喝下手裏的紅酒,向洗手間的方向走去,唐笑笑對着鏡子整理了一下自己臉上的妝容,然後深深地吸了口氣,轉身走了出去。

侯偉志見唐笑笑離開了白玉擎的身邊幾乎是急不可耐的走了過去,不高興的看着白玉擎沒好氣的說到“我說老白你到底是怎麼回事?錢串子沒跟你說今天韓悅回來了?”

白玉擎看了一眼洗手間的方向覺得有些奇怪不知道爲什麼這個時候了唐笑笑還沒有出來,聽見侯偉志的話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然後淡淡的說道:“她回來了跟我有什麼關係?你難道不知道我已經結婚了嗎?”

侯偉志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玉擎,過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很激動的說到:“你不會吧!你什麼時候結的婚爲什麼我不知道?”

白玉擎也覺得奇怪,看了一眼人羣裏的錢子傳,然後好小的說到:“你確定錢串子什麼都沒有跟你說過嗎?”

聽到這裏侯偉志頓時就明白了些什麼,也顧不上跟白玉擎廢話,直接就跑到了錢子傳的身邊,錢子傳正跟幾個美女在一起說話,看見侯偉志急匆匆的過來就覺得有些好笑,奇怪的問道:“你急急忙忙的幹什麼?”

侯偉志看着錢子傳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更是暗暗咬牙,一把酒吧錢子傳拽了出來,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急急得問道:“老白結婚了,你爲什麼不說?什麼時候的事?”

錢子傳沒有想到回事這件事情,所以就淡淡的說道:“我早就知道了,只不過老白不讓說!”

侯偉志沒有想過這件事情會是真的頓時就覺得有些無語,沒好氣的說到:“錢串子,你能不能好好的,你不告訴我!你竟然不告訴我,他結婚了,你要是告訴我我就不會讓韓悅來了啊,你這搞得大家多尷尬啊!”

錢子傳不這樣想,只是淡淡的說道:“你這麼操心幹什麼?反正你也不是當事人,當事人都不覺得尷尬,你尷尬個什麼勁!”

侯偉志這才發現自己的反應的確是有些過度,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有些惋惜地說道:“其實當年我真的很看好這兩個人的,簡直就是金童玉女,沒想到現在回變成這個樣子!”

錢子傳聽到這裏頓時就覺得有些無奈,惡狠狠的看着侯偉志,然後沒好氣的說到:“以後這樣的話不要說了,別人不知道你還不知道六年前發生了什麼嗎?”


說到六年前的事情侯偉志也閉上了自己的嘴巴,然後點了點頭輕聲說道:“你也別在這扯淡了,我們還是看着點這兩個人了吧,一會別出什麼事!”

韓悅看見白玉擎的目光一直都在洗手間的方向頓時就覺得心裏酸酸的,猶豫了一下還是端着一杯紅酒走了上去,笑面如花的看着白玉擎柔聲說到:“玉擎好久不見了!”

白玉擎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後冷冰冰的說到:“好久不見韓小姐!”

韓悅真的沒有想到多年不見白玉擎會變成這個樣子,這樣的冷冰冰,之所以這些年韓悅都能一直心安理的在國外打拼,就是因爲她一直都知道白玉擎的心裏有她,而且這麼多年了身邊都沒有女人,但是現在竟然就這樣忽然出現了一個女人還帶着薔薇之花出現,這讓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唐笑笑甩了甩自己的手,走了出來結果沒有想到在門口看見了顧明軒,頓時就覺得這些天自己是最倒黴的人,所以就只能是無奈的說道:“我現在真的沒有心情跟你說話,請你離我遠一點好嗎?”

顧明軒沒有想到唐笑笑竟然這樣的冷若冰霜頓時就覺得心裏有些澀澀的難受,酒勁上頭,一把把唐笑笑嗯在牆上,然後很痛苦的說到:“爲什麼,唐笑笑你告訴我爲什麼我們會變成這個樣子?你不是愛我嗎,爲什麼不肯原諒我!我是真的知道錯了,我是真愛你,你就不能給我一個機會嗎?”

聽到這裏唐笑笑也覺得自己的心裏酸酸的,不過是幾天的時間本來親密無間的兩個人竟然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眼眶發酸,但是還是淡淡的看着顧明軒,小聲地說道“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們之間之所以變成這個樣子都是因爲你,要不是你出軌要不是你害得我爸爸坐牢,我們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說到最後唐笑笑的聲音變得有些尖銳,這些天的委屈瞬間爆發,唐笑笑不能接受所有的事情變成這樣以後,顧明軒把所有的責任都怪在自己的頭上!

唐笑笑的每一句話都狠狠地砸在了顧明軒的心上,顧明軒狠狠地捏着唐笑笑的下巴,就好像要把唐笑笑的下巴捏碎,惡狠狠地說道:“唐笑笑你覺得自己現在很可憐是不是?你覺得你很悽慘是不是?我告訴你你現在的悽慘不過是我當年的十分之一,要不是因爲你爸爸自己一個人的貪慾,我怎麼可能變成孤兒,我又怎麼可能寄人籬下活的像條狗一樣!”

唐笑笑不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所以就奇怪的看着顧明軒,大聲的說到“放開我,顧明軒你瘋了!”

顧明軒的確是瘋了,雖然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這是殺父仇人的女兒,但是顧明軒還是抵不過自己的心意,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他還是不能否認早就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已經愛上了這個傻丫頭!

只要是一想到唐笑笑在白玉擎的身下求饒瘋狂,顧明軒就覺得自己的心狠狠地疼,然後用力的吻上了唐笑笑的脣,唐笑笑沒有想到顧明軒會這樣無恥,拼命的掙扎,但是根本就不是顧明軒的對手,只能是被動的被顧明軒吻着,更要命的是,唐笑笑現在眼前都是白玉擎的臉!

白玉擎有些擔心唐笑笑,所以就直接丟下了跟自己寒暄的韓悅,向洗手間的門口走去,遠遠的就看見唐笑笑在跟顧明軒糾纏,頓時就覺得火冒三丈,大步上前狠狠地給了顧明軒一個耳光,冷冷的說到“你是不是活夠了!”

顧明軒今天喝了酒,所以根本就沒有理智可言,面對白玉擎顧明軒雖然沒有底氣,但是在唐笑笑的面前,顧明軒丟不起這個臉,站起身來狠狠地給了白玉擎一拳,然後惡狠狠地說道:“你纔是強盜,你這個橫刀奪愛的強盜!她本來就是我的!”

白玉擎沒有想到顧明軒今天竟然還有了血性,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看了一旁的唐笑笑一眼頓時就明白了是怎嘛回事,心裏更是覺得上火,上前就是一頓狂揍。


顧明軒說到底就是個小白臉,所以根本就不是白玉擎的對手,唐笑笑也不知道爲什麼白玉擎胡忽然出現,看着白玉擎下手這樣的狠,唐笑笑擔心出事,所以就連忙上前,大聲的說到:“夠了,白玉擎,你夠了,不要打了,住手,住手啊!”

白玉擎聽見唐笑笑這樣說頓時就覺得有些生氣,狠狠地補了兩腳,然後沒好氣的說到:“唐笑笑你現在是當着我的面保護別的男人嗎?”

唐笑笑沒有想到白玉擎會這樣說頓時就覺得心裏難受的很,原來他是這樣看自己的嗎?

“白玉擎,你混蛋你!”

看着唐笑笑這個樣子白玉擎以爲她是惱羞成怒,不由分說的就拉着唐笑笑的手向門外走去,地上的顧明軒這個時候才爬了起來,看着唐笑笑被白玉擎拉走連忙追了上去,惡狠狠地說道:“白玉擎你這個混蛋,你放開笑笑!”

白玉擎回過頭來狠狠地瞪着顧明軒,冷冰冰地說道:“再敢上前一步,我保證顧氏明天就會破產!”

顧明軒知道自己現在不能沒有顧氏,所以就只能這樣眼睜睜的看着唐笑笑被白玉擎粗暴的抓走,唐笑笑只覺得自己的手腕都要被白玉擎扯斷了,沒好氣的說到:“白玉擎你是不是有病,好痛,你放開我,放開我,好痛!”

白玉擎現在滿腦子都是唐笑笑跟顧明軒接吻的畫面,根本就聽不見唐笑笑的叫聲,也根本就看不見大廳裏這些人奇怪的眼神,把唐笑笑狠狠地丟在車上,然後拿過一旁的消毒紙巾狠狠地擦着唐笑笑的嘴,唐笑笑只覺得自己的嘴巴火辣辣的疼,好像都要掉皮了……

韓悅也是看見了剛纔白玉擎就那樣兇巴巴的帶走唐笑笑,眼神暗了暗直接喝下了手裏的酒。 唐笑笑只覺得白玉擎簡直就是莫名其妙,今天一天都是莫名其妙,早上的時候莫名其妙的不讓自己出門,晚上莫名其妙的帶自己來這個前女友的聚會,現在又這樣莫名其妙的用力擦她的嘴,唐笑笑真心覺得白玉擎根本就是個大混蛋。

用盡全身的力氣狠狠地踢開了身上的白玉擎惡狠狠地說道“白玉擎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混蛋,神經病!”

白玉擎真的沒有想到都已經這個時候唐笑笑還這樣的不知悔改頓時就覺得火冒三丈,狠狠地推到唐笑笑然後用力的吻了上去,唐笑**的要死,狠狠地掙扎,再一次踢了白玉擎一腳,正中靶心,白玉擎有些狼狽的捂着自己的重要部位,然後狠狠地瞪了唐笑笑一眼。

唐笑笑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這樣的準確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但是隻要是一想到之前白玉擎的那些莫名其妙,唐笑笑就覺得自己纔是受害者,惡狠狠地說道:“白玉擎,我的確是你的契約妻子!但是我不是你的寵物,請你尊重我一點!”

聽到唐笑笑的話白玉擎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然後諷刺的看着唐笑笑淡淡的說道:“唐笑笑你真是好笑你現在還知道你是我的契約妻子,可是剛剛離開我的視線你就迫不及待的跟你的前男友勾搭到一起了,我從來都不知道你竟然這樣的下賤!”

唐笑笑沒有想到白玉擎竟然還一肚子的委屈聽見白玉擎這樣的貶低自己,唐笑笑更是覺得火冒三丈沒好氣的說到:“白玉擎你莫名其妙啊你,你前女友回來了你的心都散了是不是,你要是後悔了隨時都可以毀約的啊!用不着這樣陰陽怪氣的讓人看着彆扭!”

看着唐笑**呼呼的樣子白玉擎忽然就明白了這個小女人根本就是在吃醋,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吃錯藥了,白玉擎竟然覺得有一點點的開心,壞壞的看着唐笑笑淡淡的說道:“你這麼生氣,是在吃我和韓悅的醋嗎?”

聽見白玉擎的話唐笑笑就覺得好像是聽見了天大的笑話,沒好氣的白了白玉擎一眼然後好小的說到:“白玉擎先生你還真的是有夠自戀的,你以爲你是什麼人,我怎麼可能吃你的醋!”

唐笑笑雖然這樣說但是不可否認還是覺得自己的心裏的確是酸酸的,但是唐笑笑是絕對不會承認的,別過頭去不再看白玉擎那張欠揍的臉。

白玉擎看着唐笑笑彆扭的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然後壞壞地說道:“唐笑笑我現在就要你知道我是誰!”

還不等唐笑笑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白玉擎就在一次的撲了過來,狠狠地問上了唐笑笑的脣,唐笑笑故技重施想要在狠狠地踢白玉擎一腳,只可惜這一次白玉擎早就已經有了準備,直接壓住唐笑笑的腿,曖昧地說道:“寶貝,要是踢壞了,你可怎麼辦呢?”

白玉擎的聲音不大,但是唐笑笑還是聽出了動情的味道,看了看周圍無數的豪車,唐笑笑簡直就想死了,連忙求饒“求求你了,不要在這裏好不好?”

白玉擎也沒有做真人秀的習慣,但是看着唐笑笑誘人的樣子實在是捨不得放手,所以就壞壞地說道:“沒關係我不在乎的!”

唐笑笑沒有想到白玉擎竟然這樣的沒有底線,頓時就有些無語連忙說到:“白玉擎,你給我起來,求求你了不要鬧了,要是被人看見了怎麼辦!”

白玉擎這才點了點頭然後再唐笑笑的嘴巴上輕輕一啄淡淡的說道:“好好說話我就放過你!”

唐笑笑看着白玉擎不要臉的樣子有些無奈,但是還是小聲地說道:“大白,求求你了,好不好?”

雖然白玉擎真的覺得大白這個名字蠢死了,但是還是很喜歡唐笑笑這樣叫自己,點了點頭然後放開了唐笑笑回到了駕駛位上,唐笑笑看着白玉擎的背影竟然覺得有些小小的幸福。

韓悅在門口看見了所有的一切,看見了白玉擎是怎樣的熱情,想到六年前的時候這些溫柔和熱情都是給她一個人的,所以現在韓悅覺得自己的心裏疼得厲害!

顧明軒更是暗暗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恨恨地說道:“白玉擎,我一定會把笑笑搶回來!”

侯偉志也沒有想到本來還算是不錯的聚會現在竟然變的這樣的索然無味,頓時就覺得有些無奈只能是搖了搖頭然後抱歉的看着在場的每一個人“今天的聚會就到這裏了,大家還吃吃該喝喝,沒有盡興的去帝豪!我買單!”

能跟着侯偉志在一起聚會的都是上流社會的人,所以都是很會看臉色的,紛紛找了理由都走了,侯偉志有些無奈得看這錢子傳小聲地說道:“我說錢串子我真的覺得我好像惹禍了!”

剛纔啊白玉擎的臉色錢子傳也看見了所以就很贊同的點了點頭然後有些鬱悶地說道:“他們要是吵架我的新戲就更是危險了!”

侯偉志沒有想到都已經這個時候了還在擔心自己的電影,頓時就有些無語了沒好氣的說到:“錢串子你真的是錢串子啊你,你能不能想點別的除了錢你能不能想點別的!”

錢子傳無所謂的搖了搖頭然後淡淡的說道:“這個你就放心好了一物降一物,我算是看出來了白玉擎根本就不是唐笑笑的對手!”

聽到這裏侯偉志的八卦之火頓時就變得熊熊的,所以就星星眼的看着錢子傳,激動的說到:“你都知道些什麼?快點說出來!”

聽到這裏錢子傳頓時就覺得有些無奈,小聲地說道“我也想跟你說但是老白不讓,他不讓我說!”

侯偉志沒有想到這個時候錢子傳竟然跟自己玩保密,頓時就覺得有些無奈了,猶豫了一下咬了咬牙然後惡狠狠地說道:“你惦記了三年的那瓶酒給你了!”

錢子傳聽到這裏瞬間就瞪大了眼睛然後再一次問到:“你說的是真的嗎?那瓶酒真的給我?”

侯偉志就知道錢子傳根本就是個沒良心的大財迷,點了點頭然後無奈的說道:“給你給你都給你!現在能說了嗎?”

錢子傳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我跟你說啊……”

唐笑笑本來還以爲自己能躲過一劫,但是沒有想到車子剛剛停好白玉擎就像是瘋了一樣然後急急忙忙的竄到了後面,然後色眯眯的看着唐笑笑,二話不說就這樣的吻了上去,唐笑笑覺得白玉擎有些莫名其妙,掙扎了一下,就被白玉擎死死的按住。

白玉擎真心的忍不住了,也不知道是這麼回事只要是遇見唐笑笑就會失去自己所有的自制力,唐笑笑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樣熱情的白玉擎,忽然就覺得有些奇怪然後就想到了自己跟韓悅該死的相似,頓時就覺得有些噁心,狠狠地踢開了白玉擎。

白玉擎看着忽然生氣的唐笑笑有些奇怪,沒好氣的說到:“你到底要幹什麼?”


唐笑笑死死的看着白玉擎,然後委屈的說到:“你現在抱着我,你腦子裏想的是誰?”

白玉擎不知道唐笑笑已經看見了那幾張照片,所以還以爲唐笑笑又犯病了,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輕聲說道:“傻瓜,我當然是在想你了!”

唐笑笑聽到這話只覺得好笑,直直的看了看白玉擎似乎在判斷他說的是不是假話,白玉擎被唐笑笑看的有些毛骨悚然,本來還興致滿滿的身下現在竟然偃旗息鼓,不在說話只是在唐笑笑的臉上輕輕一吻,然後無奈的說道:“真是個彆扭的孩子!”

唐笑笑真心覺得白玉擎纔是彆扭的孩子,所以就用力的甩開了白玉擎得手,然後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白玉擎看着緊緊關着的房門,覺得有些無奈,還有些莫名其妙!

這個時候金南打了電話過來,白玉擎有些不耐煩的接了起來“這麼晚了你又怎麼了?”

金南沒有想到白玉擎竟然這樣的煩躁,頓時就覺得自己可能是破壞了些什麼,只能是小聲地說道:“boss,之前的時候您不是跟我說要我繼續尋***的配型嗎,我現在找到了,只是這個人的身份有點特殊!”

白玉擎真的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快就找到了真心覺得是老天爺都幫自己,連忙問道:“到底是誰?”

金南猶豫了好久,就在白玉擎快要發火的時候才小聲地說道:“就是那個,就是……”

白玉擎覺得金南有些莫名其妙,所以就沒好氣的說到:“你什麼時候變成小磕巴了?”

金南最後咬了咬牙然後狠狠地說到:“就是韓悅!”

聽到這個消息,白玉擎真的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直直的掛掉了電話,回到自己的書房,習慣性的點起了一根菸。

本來以爲自己這輩子都不會跟韓悅在有什麼瓜葛,但是現在命運竟然這樣安排,白玉擎不捨的唐笑笑做手術,更不捨得白玉瑩就這樣消失,所以現在唯一的選擇就只能是跟韓悅商量,但是沒有人比白玉擎更知道這是多麼艱難的一件事情。

房間裏的唐笑笑從門下面的縫裏看見白玉擎離去的腳步,頓時就覺得有些失落,發現自己沒出息的想法以後,唐笑笑連忙跑到了洗手間裏,瘋狂的對着自己的臉鋪涼水,好像這樣她就能清醒一些,冰涼的水打亂了唐笑笑唐笑笑精緻的妝容,看着鏡子裏狼狽的自己,唐笑笑苦笑出聲。

過了好久唐笑笑才剋制住自己的衝動,看着鏡子裏的自己堅定的說道:“唐笑笑你一定要清醒一些,他是白玉擎,他沒有感情的他不是真的愛你,你們之間的婚姻不過就是一場交易,所以你一定要守住本心,不能淪落!”

無數次的默唸這些話,唐笑笑見見忽略了自己蠢蠢欲動的心,回到臥室,狠狠地把自己丟在牀上,然後蒙上被子想要呼呼大睡,唐笑笑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的只要是遇見不能解決的問題就會直接自動的進入休眠狀態,然後醒過來的時候就又是元氣滿滿的了。

只是這次,從來都沒有失眠過得唐笑笑竟然睡不着了,那張合影就好像是一張魔咒一樣在唐笑笑的腦子裏揮之不去,唐笑笑有些賭氣的坐了起來,然後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惡狠狠地說道:“唐笑笑你醒醒吧,這個男人根本就不是你的,你給我清醒一點!”

就這樣,一整夜,兩個人各懷心事都沒有入睡,天亮以後白玉擎已經整整的吸了一盒的煙,偌大的書房裏面變得煙氣繚繞的,白玉擎鬼斧神工的臉漸漸變得模糊,唐笑笑進來的時候直接就被嗆得有些咳嗽,隔着煙霧哀怨的看着白玉擎。

白玉擎感受到唐笑笑的目光覺得有些好笑,然後淡淡的說道:“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