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蕭楠想要解釋清楚,可是一時卻不知道從何說起,看著向自己走來的母女二人,只

能不斷的後退。

「嗚嗚嗚……你為何要殺我……」原主哭泣著看著蕭楠。

蕭楠拚命的搖頭,想要讓她們相信自己是無辜的,只是母女二人卻視若無睹,只是恨恨的看著蕭

楠。

二人走來蕭楠面前,嘴裡道:「你殺了我的女兒,我現在就讓你為她償命。」說完,蕭雅的雙

手緊緊的掐在蕭楠的脖子上,蕭楠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想掙脫,卻發現自己一點力氣都沒有,

就連靈力都消失了,蕭楠直能試圖掰開蕭雅的手,就在這時,原主手裡拿著一把刀,笑容詭異的

看著蕭楠,「是你殺了我,我要讓你死。」

蕭楠眼看著刀就要刺到自己身上,想躲又躲不開,只能絕望的看著原主在自己胳膊上割下來一

塊肉,胳膊上的血隨著刀落噴湧出來。

如果現在蕭楠旁邊有人在的話,就可以看到蕭楠現在明顯是心魔入體,周身黑氣環繞,雙手掐

在自己脖子上,眼中布滿驚恐,其中黑色眼珠已經佔據了大半個眼球,只要眼睛全部變成黑色,

蕭楠就會因為心魔入體爆體而亡。

看著原主把自己身上的肉一點點割下來,蕭楠早已麻木,身上感覺不到一點疼痛,難不成就這

樣等死,蕭楠不甘心,自己也很無辜,莫名其妙的來到這個世界上,莫名其妙的變成書中的一個

連女配都算不上的炮灰,每天心驚膽戰的生活著,就怕一不小心自己的小命就沒了.現在終於安定

了下來,又要為了莫名其妙的穿越而付出性命,蕭楠大喊一聲:「我不甘心。」

蕭楠使出渾身力氣才把蕭雅的手掰了開來,解開脖子上的悎郅,蕭楠頓時掉落在地上,看著蕭

雅憤恨的看著自己,原主更是對自己逃脫蕭雅的的鉗制,氣憤的大喊大叫,嚇得蕭楠趕緊從地上

爬起來,和母女二人保持了一段距離后才停了下來,這時才有時間查看自己的傷口。

看著還在流血的胳膊,有些地方甚至已經露出了森森白骨,就是雙腿上也有多處割傷,蕭楠恨

透了這種任人窄割的感覺,但是想要反抗,又有些心虛,要是現在修為還在的話,那用的著像現

在這麼狼狽?

修為……想到修為,蕭楠有一個大膽的猜測,修士一旦開始修鍊,就是在和天掙命,而天道

是公平的,所以修士無論成功與否,死了就會徹底消失在這天地之間魂飛魄散,只有少數突破了

元嬰以上的高階修士才有機會奪舍他人,即使奪舍成功了,也會在以後的雷劫時,比旁人的重上

一份作為懲罰,而沒有靈根的凡人,則會在死後自然遁入輪迴投胎轉世,如果出現的單單隻是原

主的話,蕭楠還會相信是原主死不瞑目,現在回來報仇,但是現在蕭雅也出現在這裡,事情就很

蹊蹺了,蕭雅已是築基後期的修士,死後又怎麼會有魂魄?莫非這就是自己一直以來潛藏在意識

里的心魔?可是心魔不是修士在結丹時才會經歷的嗎?為何自己在築基初期就有了,蕭楠百思不

得其解。

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心魔的前後,果然如此,一開始蕭楠神識受傷,意志力就很薄弱,這就給了

心魔可乘之機,後來又是全身放鬆想起蕭雅,這就給了心魔提供了方便,如果蕭楠不能及時向唔

過來,就會讓心魔成功入體,到時就會被心魔吃得乾乾淨淨,想到自己差點死在心魔手中,蕭楠

氣憤非常,實在是可惡,原來消失的靈力只是心魔給自己下的暗示,就像是中了催眠術一樣,自

己在不知不覺中按著心魔的指令去做,畢竟心魔不是實體,是不能直接傷害到人的,修士受到的

傷害都是自己造成的。

想通自己現在正在經歷的心魔,到是讓蕭楠鬆了口氣,想必原主已經投胎轉世了吧!你們放心

的去吧,原主在意的父親,我會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幫他,現在已經把蘇家崛起的關鍵《藥典》

送給了蘇清明,不過隱患已經降至到了最低,前面有兩大頂級世家和御劍宗頂著,就是葯宗發現

蘇家有《藥典》,也不會像原著里那樣險些滅族,至於蕭雅耿耿於懷的哥哥,我也會在結丹后,

去霧隱森林走一趟,不管是不是能找到蕭順的消息,也算是對蕭雅的交代,這也是自己能為她們

所能做的了。

蕭楠盤坐在地上,默念清心咒,心神沉入丹田,溝通身上的靈力,即使二人圍在自己身邊爭吵

也毫不理會,保持心中的一點清明,果然這二人在蕭楠完全無視后,化為一團黑氣消失在蕭楠面

前。

隨著心魔的消失,蕭楠才從幻境中清醒過來,身邊放著一把短劍,自己想必就是用這把劍把自己割傷的,看著屋裡的狼藉,蕭楠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傷處,這才恰了個清潔咒,把地板上的血跡清理乾淨,看著天色已經蒙亮,原來自己已經在心魔里掙扎了一夜。

蕭楠把一切都處理好,來到水上涼亭靜坐,渡過了心魔,心境上又提升了不少,現在的心境已經築基後期了,只要丹田儲存夠相應的靈氣,突破不是問題,摸著手臂上的傷口,蕭楠不由得苦笑,自從蘇家小比開始,現在身上倒是不斷傷了。

不過想到自己的心魔得以平安度過,還是值的慶幸的事情,這一次是沒有防備,下次想到在讓自己受傷,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只是又要幾天不能練劍了。

等天已大亮,蕭楠已經用靈力把身上的傷修復的看不住痕迹,只是少的肉要慢慢養才行,整理好自己,想到自己的房子還差個防禦陣法,蕭楠決定到坊市上看看,買兩套高級陣法,靈草也用完了,現在還有這麼多空地,到是可以種點靈草,現在自己也是個小富婆了,不差錢。

出了千劍鋒,想到現在只是練氣八層的弟子,還不能御劍,到是讓蕭楠有些鬱悶,對一已經習慣了出入御劍的人來說,現在卻要步行,真是夠了,這一次出門一定把缺的東西一次買夠,省的來回步行麻煩。

修士的記憶還是不錯的,儘管蕭楠當時只是在程潛的介紹下記住了個大致方向,在疾行符的加持下,還是用了一支香的時間才到達宗門入口。

蕭楠把自己的身份玉牌交給守門弟子,等對方登記過後,才順利走出宗門。

作者有話要說:本來這一章昨天下午就能夠發的,可是,抽了,一連吞了我的三次稿子,結果這章碼了四遍,晚上又斷電,才拖到現在。抱歉了……

第四十九章:心魔

蕭楠來到竹屋,清點師傅給的儲物袋裡的東西,五品丹藥養神丹一瓶,下品靈器的金屬性靈劍

一把,中品靈器的防禦耳環一對,數十枚五階攻擊符籙,玉盒中封印著五枚高級靈果……看到

最後,居然還有中品靈器的樹葉形飛行法寶?真是發財了,話說想不到御劍宗的長輩真人們都這

么大方,在自己還是鍊氣期的時候,就給了這麼多貴重的東西。

蕭楠又把親傳弟子的儲物袋打開,裡面有三套親傳弟子服飾,兩床被褥,一百塊下品靈石,三

瓶鍊氣期服用的養氣丹,一柄上品法器飛劍,一枚刻錄著門規的玉簡,待遇不錯啊!加上師傅和

父親給的,現在自己也是小有存款了,呵呵呵……

整理過儲物袋,蕭楠又把師傅給的傢具擺了出來,等一切收拾好以後,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以

后這裡就是自己的家了,躺在自己的地方睡覺,蕭楠特別滿足,不由得又想起母親蕭雅,自己來

到這個地方后,第一個對自己全心愛護的人,如果不是盧明秀不能容人,母親也不會死,雖然她

身份尷尬,但是在這個世界,高階修士的侍妾不知有多少,就是有些修為高的女修,男寵也有不

少,只要你有這個實力,別人也不會多說什麼,如果母親刻意破壞人家夫妻的感情,蕭楠也不會

如此憤怒,蕭楠不明白,做錯事的明明是男人,可是盧明秀卻不放過自己母親,女人何苦為難女

人呢?

「楠兒,來到娘這兒來?」蕭雅眼中盛滿笑意,向著蕭楠招手。

蕭楠看到蕭雅很開心,隨即又想到蕭雅已死,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確實是蕭雅再向自己招手

,剛想走上前去看個仔細,就見一個五六歲的女孩子跑了過去,邊跑邊喊著:「娘,我在這裡。



蕭雅張開雙臂,在女孩撲在懷裡的時候,把女孩抱了起來,等二人轉過身來看蕭楠的時候,蕭

楠才看清女孩的面容,竟然和自己長得一摸一樣。蕭楠心驚,莫非這才是原來的蕭楠?

還來不及出聲解釋,就看到蕭雅眼神像淬了毒般看著自己,厲聲的道:「你是誰?為何要害我

的女兒?」

「我……」蕭楠想要解釋清楚,可是一時卻不知道從何說起,看著向自己走來的母女二人,只

能不斷的後退。

管教痞子校草 「嗚嗚嗚……你為何要殺我……」原主哭泣著看著蕭楠。

婚情幾許:老婆,劫個婚 蕭楠拚命的搖頭,想要讓她們相信自己是無辜的,只是母女二人卻視若無睹,只是恨恨的看著蕭

楠。

二人走來蕭楠面前,嘴裡道:「你殺了我的女兒,我現在就讓你為她償命。」說完,蕭雅的雙

手緊緊的掐在蕭楠的脖子上,蕭楠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想掙脫,卻發現自己一點力氣都沒有,

就連靈力都消失了,蕭楠直能試圖掰開蕭雅的手,就在這時,原主手裡拿著一把刀,笑容詭異的

看著蕭楠,「是你殺了我,我要讓你死。」

蕭楠眼看著刀就要刺到自己身上,想躲又躲不開,只能絕望的看著原主在自己胳膊上割下來一

塊肉,胳膊上的血隨著刀落噴湧出來。

如果現在蕭楠旁邊有人在的話,就可以看到蕭楠現在明顯是心魔入體,周身黑氣環繞,雙手掐

在自己脖子上,眼中布滿驚恐,其中黑色眼珠已經佔據了大半個眼球,只要眼睛全部變成黑色,

蕭楠就會因為心魔入體爆體而亡。

看著原主把自己身上的肉一點點割下來,蕭楠早已麻木,身上感覺不到一點疼痛,難不成就這

樣等死,蕭楠不甘心,自己也很無辜,莫名其妙的來到這個世界上,莫名其妙的變成書中的一個

連女配都算不上的炮灰,每天心驚膽戰的生活著,就怕一不小心自己的小命就沒了.現在終於安定

了下來,又要為了莫名其妙的穿越而付出性命,蕭楠大喊一聲:「我不甘心。」

蕭楠使出渾身力氣才把蕭雅的手掰了開來,解開脖子上的悎郅,蕭楠頓時掉落在地上,看著蕭

雅憤恨的看著自己,原主更是對自己逃脫蕭雅的的鉗制,氣憤的大喊大叫,嚇得蕭楠趕緊從地上

爬起來,和母女二人保持了一段距離后才停了下來,這時才有時間查看自己的傷口。

總裁的私有寶貝:契約女伴 看著還在流血的胳膊,有些地方甚至已經露出了森森白骨,就是雙腿上也有多處割傷,蕭楠恨

透了這種任人窄割的感覺,但是想要反抗,又有些心虛,要是現在修為還在的話,那用的著像現

在這麼狼狽?

修為……想到修為,蕭楠有一個大膽的猜測,修士一旦開始修鍊,就是在和天掙命,而天道

是公平的,所以修士無論成功與否,死了就會徹底消失在這天地之間魂飛魄散,只有少數突破了

元嬰以上的高階修士才有機會奪舍他人,即使奪舍成功了,也會在以後的雷劫時,比旁人的重上

一份作為懲罰,而沒有靈根的凡人,則會在死後自然遁入輪迴投胎轉世,如果出現的單單隻是原

主的話,蕭楠還會相信是原主死不瞑目,現在回來報仇,但是現在蕭雅也出現在這裡,事情就很

蹊蹺了,蕭雅已是築基後期的修士,死後又怎麼會有魂魄?莫非這就是自己一直以來潛藏在意識

里的心魔?可是心魔不是修士在結丹時才會經歷的嗎?為何自己在築基初期就有了,蕭楠百思不

得其解。

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心魔的前後,果然如此,一開始蕭楠神識受傷,意志力就很薄弱,這就給了

心魔可乘之機,後來又是全身放鬆想起蕭雅,這就給了心魔提供了方便,如果蕭楠不能及時向唔

過來,就會讓心魔成功入體,到時就會被心魔吃得乾乾淨淨,想到自己差點死在心魔手中,蕭楠

氣憤非常,實在是可惡,原來消失的靈力只是心魔給自己下的暗示,就像是中了催眠術一樣,自

己在不知不覺中按著心魔的指令去做,畢竟心魔不是實體,是不能直接傷害到人的,修士受到的

傷害都是自己造成的。

想通自己現在正在經歷的心魔,到是讓蕭楠鬆了口氣,想必原主已經投胎轉世了吧!你們放心

的去吧,原主在意的父親,我會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幫他,現在已經把蘇家崛起的關鍵《藥典》

送給了蘇清明,不過隱患已經降至到了最低,前面有兩大頂級世家和御劍宗頂著,就是葯宗發現

蘇家有《藥典》,也不會像原著里那樣險些滅族,至於蕭雅耿耿於懷的哥哥,我也會在結丹后,

去霧隱森林走一趟,不管是不是能找到蕭順的消息,也算是對蕭雅的交代,這也是自己能為她們

所能做的了。

蕭楠盤坐在地上,默念清心咒,心神沉入丹田,溝通身上的靈力,即使二人圍在自己身邊爭吵

也毫不理會,保持心中的一點清明,果然這二人在蕭楠完全無視后,化為一團黑氣消失在蕭楠面

前。

隨著心魔的消失,蕭楠才從幻境中清醒過來,身邊放著一把短劍,自己想必就是用這把劍把自己割傷的,看著屋裡的狼藉,蕭楠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傷處,這才恰了個清潔咒,把地板上的血跡清理乾淨,看著天色已經蒙亮,原來自己已經在心魔里掙扎了一夜。

蕭楠把一切都處理好,來到水上涼亭靜坐,渡過了心魔,心境上又提升了不少,現在的心境已經築基後期了,只要丹田儲存夠相應的靈氣,突破不是問題,摸著手臂上的傷口,蕭楠不由得苦笑,自從蘇家小比開始,現在身上倒是不斷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