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軒也是乾脆利落,拿着匕首,蹲了下去,一把抹過葉德中的喉嚨。

可憐那葉德中,貴爲天級初階的高手,卻如此稀裏糊塗的被自己人幹掉。

程川對着牧月點了點頭,牧月通過對講機對羅剎說了幾句。

羅剎收回了葉軒的匕首,然後打開了另外一個密室,放出了裏面的青衫人。

葉軒對着那個攝像頭點了點頭,轉身帶着一衆青衫人緩緩離開了程川的視線。

沒過多久,秦方也趕回來了,剛好兩個小時五十九分。

“程先生,我已經脫離秦家了,以後,但憑你差遣。”

秦方一見到程川,便單膝跪下,行了個主僕禮。

“哈哈哈,既然如此,以後我們就結爲兄弟吧,秦哥。”

誰料程川卻是放聲大笑,這也是他今天最大的收穫了。

秦方身形一顫,緩緩的擡起來頭。 程川對秦方欣賞依舊,是一個可以把後背交給他的好大哥。

“程先生……”秦方突然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剛剛脫離了那個讓他無比失望的秦家,沒想到卻跟程川結爲兄弟,真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秦哥,還叫程先生呢?”程川搖了搖頭道。

“川弟……”秦方走了過去,抱住了程川。

“哈哈,秦哥,回頭等石頭回來,我們三個來個正式點的京都三結義。”

程川大笑,秦方心智堅韌,只要回頭有丹藥幫他重塑筋骨,前途不可限量。

“好好好,沒想到我竟然多了兩個弟弟。”秦方自從秦劍遠遁他國之後,好久沒試過這麼開心了。

“嗯,你不僅多了兩個弟弟,回頭你會發現,你還多了個大侄子,哈哈哈。”

程川對着秦方眨了眨眼睛道。

“什麼?你說大哥有小孩了?”秦方瞬間抓住了程川的肩膀。

“十八歲了,地級高手,嘿嘿,未來了不得啊。”程川點了點頭,秦方頓時眼眶一紅,巴不得馬上見到秦劍和秦山。

不過他也知道秦劍不肯見他,肯定有他自己的考慮,只能強忍着自己內心的激動,深吸了一口氣,握緊了拳頭。

秦劍已經遭遇不公了,那時他沒有能力去改變什麼。

現在既然成爲了程川的大哥,那麼,以後程川就有他來守護吧。

在這一刻,昔日的破軍之主,徹底甦醒。

程川也瞬間感覺到了秦方體內那股凌冽的鬥志和意志,不由得暗歎了口氣,秦方真是當之無愧的大將。

“秦哥,既然你已經脫離秦家,那有些事情可能就更加方便你去操作了。”

程川拉着秦方做了下來。

“你是說軍火集團和僱傭兵的事情嗎?”秦方不愧是老江湖,一聽便知道程川的意思,

“沒錯,我想把你從異次元集團調離出來,組建一個全球保全集團,收編僱傭軍,經營能源巨樹的各種新式武器。”

程川點了點頭,這件事情也是關係到程川未來背後勢力強弱的重要一環。

勢力的組成,除了高端戰力,就是無所不在的勢力成員。

當然跟全球保全集團相配合的,還有以後等沈夢獲得真身後,把異國在華夏的諜報人員,轉化成自己的諜報人員,從而組建的情報網絡。

兩者一明一暗,一武一文,相得益彰。

“沒有問題,我來做這地下的王者……”

秦方大手一揮,虎軀一震,氣勢壓人。

他手下有破軍四人組,各個都是各自領域的強者,加上秦方自己的實力,和程川身後的資源,地下王者,舍他其誰。

“主人,重塑筋骨的要大概5天時間才能煉製好,我練多幾顆,倒是你們幾個頭可以吃一顆,重塑筋骨,重踏武道。”

隨着滄雲煉丹實力的恢復,煉丹越來越數量,成丹也是越來越快。

“那真的太好,倒是我們一起吃,爭取回頭大家的實力都能再上一個臺階。”

程川大喜,這又是一個好消息。

“主人,李百威將軍到大門口了,同行的還有歐陽若浦和趙子流將軍,另外,還有一名頭戴面罩的神祕人。”

牧月在監控視頻中看到畫面,第一時間提醒程川道。

“蘇雨,你們先回避一下,我跟秦哥,跟這幫老傢伙好好敘敘舊。”

程川一看監控畫面中,那個頭戴面罩的神祕人,便知道,肯定是三號首長,趙首長無疑。

在京都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加上程川的態度變化,他不得不來,稍微安慰一下程川。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程川現在對於他們的態度,早已經從根本上產生了變化,從之前的合作,變成了現在的交換籌碼。

“哈哈哈,程小哥,又幾天沒見了,看到你沒事就好。”李百威厚着臉皮套了個近乎。

程川也沒有點破,依舊熱情的跟他我了握手,比較李百威也只不過是李家在世俗的代言人之一罷了。

“歐陽老將軍,怎麼麻煩你也跑來一趟,真是罪過罪過。”程川對於歐陽若浦,還是很敬佩的。

“我來看看四大家做的蠢事。”歐陽若浦搖了搖頭,氣憤的說道。

“哈哈哈,歐陽老將軍,沒事,這些都是小問題,我還能應付。”

程川客氣道,這歐陽若浦倒也是一個真性情的人,對自己的關心也是非常真誠的。

“咦,這位是?”程川明知故問的指着那個戴面具的人說道。

“來來來,程小哥,我給你介紹介紹,這位是趙首長。”李百威還真的以爲程川沒有看出來,熱情的介紹道。

“不用介紹了,程川早就看出我來了,對吧,程川。”趙首長左右看了一眼,摘掉了自己臉上的面具,果然是趙首長。

“哎呀,稀客稀客,趙首長,有失遠迎,還請多多見諒。”程川調笑道。


“好了,程川,少來,我知道你此刻心中有氣,所以我這次來,是特意跟你道歉的。”

趙首長說完,對着程川深深的鞠了一躬。

程川連忙跳到了一旁,不敢受他這一躬。 “我這是僅代表我自己,也不代表國家,也不代表趙家。”趙首長見程川這副模樣,知道他一下子意難平,便不再勉強。

“趙首長,道歉的話就無須再提了,已經沒有意義了,因爲這次衝突對我也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影響。”

程川微微笑道。



“葉家之人全部撤回去了?你是怎麼搞得他們的?程小哥。”

李百威也在納悶,他們趕來之時,並未看到一個葉家的強者,莫不是他們臨時有事撤走了?

“哈哈哈,大家坐下說話吧。”

程川說完,拉着歐陽若浦坐了下來。

左小翎還在靈丹集團,所以,歐陽若浦算是自己人。

其他人嘛,頂多算是合作伙伴。

“葉家來犯的三位天級強者,已經盡數伏誅,葉軒帶着餘衆返回葉家了。”

待到衆人坐下之後,程川望了望衆人,這才淡然的說道。

程川此話一出,衆人衆皆譁然,趙子流和李百威更是直接站了起來。

“哈哈哈,好好好,英雄出少年,程川,你做得太好了。”歐陽若浦大笑三聲,心中甚是暢快。

歐陽家跟葉家素來不和,這一次,葉家一次性損失三個天級高手,歐陽若浦自然樂見其成。

“程川,你竟然能夠誅殺葉家天級強者,倒是出乎老夫的意料,看來,我們倒是瞎操心了。”

趙首長眼中閃過一絲精芒,看來對程川的實力要重新評估了。

“程川,你放心,我會盡量說服趙家,幫忙攔住葉家對你的報復。”

思慮片刻,趙首長主動示好。

“那就多謝了,不過,我跟葉軒也已經達成約定,葉軒幫忙攔住葉家,一年內,不來報復我。”

程川再次語出驚人。

衆人是怎麼都不會想到,葉軒這麼年輕氣盛的葉家天驕,竟然會跟程川達成了聯盟。

“哈哈哈,趙首長,我都說了,我們都是老骨頭了,現在是時候交給他們這些年輕人了。”

歐陽若浦話中有話,趙首長聞言神色變了又變。

李百威和趙子流在趙首長面前不敢多言,但他們的表情也是不斷在變化,似乎在消化這程川透露出來的這些信息。

這幫人都是人老成精,自然知道程川不可能信口雌黃。

但就是因爲這樣,才耐人尋味。

程川誅殺了葉家三個天級強者,葉軒不但不幫葉家對付程川,反而給程川爭取一年的時機,他到底在圖謀什麼?

而程川,又在圖謀什麼?或者程川又有什麼是能夠給葉軒看上眼的?

程川之前的特種金屬已經表露了他背後也有神祕的勢力,加上後續所說的新式航空母艦,無一不透露着程川與衆不同的地方。

來之前,他們也曾安排人去程川所說的那顆能源巨樹檢查了,果真發現裏面的特種金屬被神不知鬼不覺的轉移走了,這說明程川有絕對控制這些能源巨樹的實力。


“程川,說說看,有什麼是需要我支持的?”

趙首長身居高位,決策果斷,他可不認爲葉軒是衝着跟程川的私人感情,才做的這個決定。

跟程川的交易必須正常進行,這是保證華夏軍部未來二十年能否屹立世界之巔的關鍵之一。

“我要京都飯店方圓百里,化爲軍事禁區,差遣費用我來掏,與軍部的原交易不便,我額外提供三艘新式的航空母艦,另外就是星際堡壘的設計圖。”

程川說完,遞給了趙首長一個U盤,裏面正是牧月整出來的星際堡壘的設計圖。

金屬圓盤已經下放了星際堡壘的獎勵,只是沒有能源,無法拿出來而已,但是牧月已經可以進入其內的系統,把整個星際堡壘的設計圖整理出來了。

“好……”

趙首長手中緊握程川給的U盤,僅僅追加三艘新式的航空母艦,已經讓他東西,再加上星際堡壘,這東西,聽起來就有點超級科幻的感覺,恐怕又是什麼石破天驚的好東西。

此刻他巴不得帶着李百威馬上返回華夏武器研究所,一睹爲快。

“10天時間,我會把這裏劃爲軍事禁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