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很簡單,因為駱林是男的,那麼公安的偵破線索就會盯在男性身上,而女性絕對是直接忽略,那麼危險性就降低到了最低點,就這麼辦!

駱林看了下戶口名冊的陳舊性,想了下,拿出了工具,什麼都不用改,只要個一個字,男變女,很簡單!OK!好了!駱林暗呼一口氣,心中有點小得意。

收起戶口名冊和工具,開門走了出去。

抬起手腕看了下雷達表,嗯,快吃飯了!還得繼續裝一下啊!

裝模作樣的又回到了檔案室,跟兩個女警察調笑了起來,這下駱林可算是放下心了,心情一好,這兩位長相一般的女警察,也就變得可愛起來,說話自然就開始帶著有油滑了,兩個女警察的名字,也經過她們的主動介紹,雀斑女叫費肖紅,胖點的叫周梅,

果然熟了后,駱林就開始說些小「毛線」笑話,讓這兩個女警察笑得小臉紅紅,眼中更是水光盈盈啊!身子前仰後合,嬌笑連連,兩人那小手不時的輕捶著駱林的手臂上,嬌呼,壞蛋啥的,笑死我了之類的嬌呼嬉鬧。

關係很快就被拉近了很多,接著,駱林隨手拿起一本戶口冊子,一翻接著就是一陣驚喜說找到了,又是一陣謝謝之類的話,既然事情辦好了,那就吃飯去吧!

「去吃香鍋吧?我吃過一次,可好吃了!…好不好小駱…」

「好呀!我還沒吃過呢!…」

兩個女警察出了派出所,就像兩隻出了牢籠的小鳥一般,嘰嘰喳喳,駱林腦袋很疼,又是香鍋啊?

擦!吃得都想吐了!當然,既然他請客那麼只能主隨客便了。

三人兩輛自行車,駱林載著那個雀斑女警察,這是她強烈要求下的。

駱林還真是第一次騎自行車,掌握平衡罷了,很簡單。

就在駱林三人騎著車,剛走不到一刻鐘。

一輛吉普車就開到了通道街派出所,車上下來的不是別人,宋明生還有兩個年輕的警察。

市局來人了,劉所長就住在派出所裡面,就算是下班時間,那也得接待,他們的要求很簡單,帶走所有的戶口檔案,真是好險啊!還晚一點,駱大少爺那就會被揭穿的可能。

可是命運之神站在了駱林這邊,宋明生等三個警察,把檔案裝車呼嘯而去。

劉所長也沒多想,轉身回家幫老婆做飯去了。

可見當年的警察警惕性的確是低,畢竟社會安定,犯罪分子少,所以警察和一般老百姓沒啥區別,更沒有啥像後世那種欺男霸女,令人唾棄的可恥行為,當然,這是指大部分的警察叔叔。

香鍋店,一如既往的高朋滿座,一般經常來的顧客都認識駱林,知道他經常帶著些極品美女在這吃飯,而且還跟這的兩個女「警察」(唐玉鳳和張子欣)關係極其的好,這裡熟客不少基本都是單位的領導啥的居多。

駱林帶著兩個女警察一進來,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三位啊…那邊還有位置….」

姜解放一見走過來的駱林,就準備張嘴喊駱少,駱林給了他一個眼色。

姜解放瞬間就醒悟了,馬上裝著不認識駱林的樣子,看著兩個帶著點傲氣的女警察,殷勤的笑著說。

「嗯!我們就去那邊坐吧….」

駱林微笑的對這兩個女警察示意請,兩個女警察就像兩隻高傲的小母雞一般,挺著不太高聳的胸部,朝空座走了過去。

駱林這時又回頭姜解放打了個眼色給他,叫他去扯住那兩個女警察,朝在櫃檯裡面站著的唐玉鳳緩緩走了過去。 血色的紅光若隱若現,很明顯,洛天幾人被狼群包圍了,只不過,似乎是忌憚洛天幾人身上的氣息,或者是之前那個同伴被丘龍一拳轟爆,那些血狼並沒有貿然攻擊。

血色的迷霧更加濃郁,那些血狼身上也是更加的凶勵嗜血,縱然是洛天幾人都感覺到有些脊背發寒。

「這些血狼好像被操控了!否則肯定不敢圍著我們,我之前也來過這血狼谷,這些血狼比起我之前見過的那些血狼強了許多!」摩天雙眼閃過陣陣的銀芒,目光看向遠處。

「很多,根本數不盡的血狼在朝這裡聚集!」摩天再次開口,讓洛天幾人的臉色微微一變。

咕嚕咕嚕……

陣陣的響聲在幾人的四面八方響起,讓洛天幾人目光變的凝重起來。

「橫推過去!就憑這些血狼,還攔不住我們,來在多,也是無用!」丘龍大喊,身上泛起驚天的氣息。

「沒錯,我們六人的界域重合在一起,絕對能夠碾壓過去!」王綱臉上也是帶著自信,一道黑色的界域撐開,將幾人籠罩在一起。

聽到王綱的話,其他人也是紛紛出手,六道界域瞬間將幾人籠罩起來。

他們已經不是曾經的那些小天王,進入到仙王初期,他們的實力都是發生了質的飛躍。

「走……」洛天開口,站在了最前端,畢竟這些人是陪著他來。

「吼……」而就在洛天幾人走動間,陣陣的嘶吼之聲卻是傳出,一道道血色的身影朝著洛天幾人撲了過來。

「絞殺!」幾乎在那些身影衝進界域的一瞬間,洛天幾人便是開始屠殺起這些血狼來。

方圓幾千丈,洛天幾人的周圍形成的六層界域,一條條血狼,根本跑不到他們跟前。

六人彷彿血狼的收割機一般,不斷的朝著血狼谷的深處走去,踏著血狼的屍體朝著血狼谷深處走去。

「這些血狼,悍不畏死么?」

「我竟然看不透這血霧!」摩天開口,從開始到現在,摩天都想嘗試看穿這血霧,卻只能看清楚千丈之外的景象,無法看到更遠。

「怎麼回事?這血狼谷發生了什麼?」幾人疑惑起來,若是有什麼大的風吹草動,他們應該也可以收消息。

「先進去看看再說,說不定還有什麼東西出世了!」王綱開口,現在他們的確是藝高人膽大。

一群人,直接橫推,絞殺了數不盡的血狼之後,那些血狼終於漸漸的退了下去。

樹林漸漸平靜下來,同時那血腥的氣息更加濃郁了,洛天感覺空氣都有些粘稠了。

行走了半個時辰,眾人終於看到了這些血霧的來源。

此時洛天等人已經到了血狼谷的深處,四周安靜無比,而幾人的視線當中,大地裂開,澎湃的血霧,不斷的噴洒而出。

龐大的裂痕足足延綿幾千丈,而這幾千丈的周圍,大地已經變成了血紅色,給人一種冰涼之感。

「回魂草在哪裡?」洛天朝著四周看去,卻並沒發現回魂草的存在。

「小心點!」

「這些血霧中,好像有古怪的東西!」摩天開口,讓眾人的臉上露出凝重。

「吼……」就在摩天的話音剛剛落下,血色的迷霧,竟然緩緩的凝聚,化成一道虛幻的血影,出現在了洛天幾人的視線當中。

血色身影的五官模糊,但是洛天等人卻是能夠感覺到那虛影身上的氣息強悍。

「這是誰?為什麼光是一道虛影,就讓我覺得有很強的危機感!」洪濤目光之中帶著驚駭。

滄桑的氣息席捲而起,虛影的雙眼閃過陣陣的紅光,隨後轟然崩碎。

轟……

轟鳴中,血色的虛影崩潰,化成千萬道流光,朝著洛天等人飛盪而來。

「這是血妖!不要被他們觸碰到身上!」摩天大喊,雙手飛動,撐起一道結界。

「血妖,這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洛天臉上露出凝重,伸手一點。

嘭嘭嘭……

一道道血色的身影崩滅在洛天等人的攻擊之下,化成血霧消失在天地之間。

不過那血妖的數量實在是太過龐大,身軀又小,速度極快,最主要的是,這些東西,似乎不受界域的影像,直接透過界域。

「到底有多少!」

「若是這東西跟身軀觸碰,那麼就會跟我們的鮮血融合,到時候就麻煩了!」王綱開口,顯然對於這血妖有些了解。

田園蜜寵:山裡漢子追妻忙 「嘭……」終於丘龍有些大意,讓一個血妖衝擊到了。

巴掌大的血妖,觸碰到丘龍的身軀,瞬間化成一灘鮮血,順著丘龍的毛孔鑽進了丘龍的身體之中。

「該死,誰來幫幫抵擋一下!」丘龍大喊,能夠清晰的看到,丘龍身上有一塊紅色的印記在遊盪著。

「嗡……」黑色的長槍出現,洛天將裂天槍不斷的旋轉起來,化成一面盾牌一般,不斷的阻擋著血妖的進攻。

丘龍見到有人抵擋,連忙運轉起功法,開始逼退那融入到他身體之中的血妖。

百息過後,丘龍臉色漲紅,張口一吐,哇的一下,一大口鮮血從丘龍的口中吐出,落在了地面之上。

鮮血剛觸碰到地面,便是瞬間凝聚,比起之前的個頭要大上兩倍,而這鮮血則是血妖吸收了不少丘龍鮮血所形成。

「這才這一會就大了兩倍,若再時間長一些,即使是我們都會被吸乾鮮血吧!」洪濤嘴角抽搐,沒想到進入一個小小的血狼谷,竟然遇到了這樣的危險。

「怎麼辦?」

「若是時間長了,稍微不注意,我們會有麻煩!」王綱看向洛天,他們是跟著洛天來的,想要洛天一個人情,因此前進後退,他們聽洛天的。

「走吧,不能白來一趟!」洛天輕聲開口,飛身而起,竟然直接躍向那到龐大的裂縫之中。

看到洛天飛進了裂縫,王綱等人也是紛紛起身,同時不斷的出手,防止那無盡的血妖觸碰到他們。

血霧升騰,一隻只血妖被洛天等人湮滅,幾人瞬間衝進了裂縫之中。

而眾人一衝進裂縫,讓洛天幾人意外的是,裂縫之中並沒有血妖的存在,只有那不斷噴發的血霧。

強大的衝擊力,作用在洛天幾人的身上,讓幾人的身形緩慢,縱然是他們都感覺有些吃力。

「這有多深?」洛天眉頭微微一皺,看著四周那血色的石壁,彷彿被什麼東西劈開一般。

時間緩緩流逝,那強大的衝擊力,越來越大,血腥的氣息不斷的灌進洛天幾人的身體之中。

冰冷的氣息,讓洛天臉色變化,感覺一股邪氣在寢席著他們,改變著他們的意志。

血絲緩緩的出現在幾人的眼中,就是洛天也不例外,心中竟然升起了陣陣的殺意。

「不對勁,我們不能再深入了,若是在這裡呆的時間長了,被這氣息侵蝕,就會變的跟外面的那些血狼一樣!」幾人停下了身軀,看著被血色的迷霧掩蓋的深淵一般的裂縫。

「這底下到底發生了什麼?」幾人猶豫了,就是洛天都猶豫了,他們根本看不透還有多久才能到達底部,原本是想著很簡單,沒想到現在卻是遇到了這樣的事情。

「再下降一刻鐘,應該是我們的極限,若是還不行,我們就離開!或者說,你們自行離開!」洛天沖著幾人開口,縱身再次俯衝而下。

「好!」王綱等人點了點,俯衝而下。

十丈……千丈……萬丈……

時間緩緩流逝,一刻鐘的時間過去了,就在洛天打算回去之際,終於衝出了那血色的迷霧。

瘋狂的氣息在幾人的身上傳出,幾人的雙眼都是通紅。

「這是……」王綱開口,目光看向眼前的景象。

血海……

無盡的血海出現在了幾人的視線當中,血海很是平靜,但是卻是給人一種妖異的氣息,跟侵蝕到他們身體之中的氣息同源。

「事出反常必有妖,說不定這裡蘊含著驚人東西也不一定!」摩天開口,伸手一指,朦朧的血海之上,有著一座小島,若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

「這血海的氣息,為什麼我感覺有些熟悉!」洛天目光看向那一望無際的血海,心中自語,但是卻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裡見過了。

「去那座小島上看看,咱們也不能在這裡呆的太久,雖然這裡比起之前那股邪氣要小,但是長時間呆著,肯定會堅持住。

一行六人化成一道長虹,沖向了那血色的小島。

百息之後,幾人便是出現在了小島的上空,小島上沒有生機,一座青銅大殿矗立在小島之上。

幾人落在了大殿跟前,目光看向那青銅殿,大殿之上傳出陣陣腐朽的氣息,甚至大殿之上,已經升起了綠色的銅銹,給人一種年代久遠之感。

「血刀門!」雖然銹跡斑斑,但是還是能夠看到被銅銹遮擋的位置,血刀門三個大字。

「這裡原來叫血刀門?」

「我們地獄從來也沒存在過宗門啊?難道是仙界的宗門?」丘龍眼中帶著不解。「還有一種可能,這可能來自浩劫之前,上古年間!」王綱雙眼露出一絲激動,目光看向那生滿銅銹的大殿。 「玉鳳!我看你們得早點過去了,這段時間我做的一些事情,引起了有心人追查,我倒是不怕,我擔心你們,這次你和子欣一起過去,還有四個女孩子外加張倩…」

駱林假意拿著菜單,在那跟唐玉鳳聊著菜單,表情很自然。

兩個女警察不時地朝這邊觀望著,好像駱林就是她們的老公「小公雞」!哈哈!

「啊?那…那香鍋怎麼辦?你..你又殺了誰啊?…不是那個碎屍案是你乾的吧?我的天啊!駱林你要嚇死我啊!擔心死我了!…我看要小姨媽知道了還不得急死啊!…」

唐玉分滿上臉上顯出控制不住的焦急表情,看得駱林心頭一陣溫暖,雖然這段時間沒跟唐玉鳳在一塊說話啥的,但是老交情,那就是不一樣啊!被人關心的感覺真好。

「沒事!你們走了我就放心了!這裡就交給解放,紅軍他們看著就行,不是還有老張嗎?你擔心啥?而且我是誰啊?誰能為難住我呢?嗯?嘿嘿……想去香港,到時候做歌星!我給你寫歌!…」

駱林的手很自然的搭在她的微涼滑嫩小手上,唐玉鳳小臉瞬間就紅了個透,眼中閃出複雜的神采,小手動了下,但是最後還是老實的讓駱林的手蓋在了上面,頭卻低了下來,雪白的玉頸都是粉色的。

「那你要小心點啊!…快點來香港!…不然我不會饒你的!哼!壞蛋!…快滾!…」

強忍羞澀的唐玉鳳猛地抬頭嫣紅的小臉,故意裝出一副兇狠的樣子,對著駱林低聲罵了句。

「好的!嘿嘿…」

駱林心裡咯噔一下,好傢夥!看來玉鳳這小妞也那啥了啊!唉!哥那就是個傳說啊!

人,原來真可以無恥自戀YY到這種地步啊?汗!

駱林眼神深邃,看了一眼白了他一眼,不再看他眼睛的唐玉鳳,輕拍了下她的小手,轉身朝兩個女警察的桌子走了過去。

「怎麼了?看見漂亮姐姐就走不動了?……還說我們是美女,原來你是是騙我們的啊?……」

雀斑女警察明顯帶著異樣的神色看了眼,遠處櫃檯內嬌艷無雙的唐玉鳳,撇了下嘴不滿的說。

「唉!我不是怕你們吃不好嗎?我去問她們食堂,今天有什麼特色菜,何況這裡我也沒來幾次…真是好心當做驢肝肺了都!….」

駱林的表演那就是大師級別的存在,一臉的委屈中帶著真摯的情誼。

「哎呀!對不起!真的!我們還不知道你叫啥呢?你還保密啊?…..」

微胖的女警察連忙笑著開了句玩笑說。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跟駱林這個看上去年紀不大少年,總感覺他很成熟,根本不像他長相所表現出來的稚嫩。

「駱林!…這名字很一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