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驍占!」

而在齊驍占看着湘芩的笑容發獃的時候,林小芭從占星院裏走了出來,不咸不淡地叫了他這麼一聲。

聞聲,齊驍占回過神來,忙是鬆開了湘芩雙臂,又沉下臉去地回身對林小芭冷冷應道:

「幹嘛?!」

林小芭瞄了一眼湘芩,同樣冷淡地問向齊驍占:

「我是來問你,你派人出去幫我找長風了沒?」

「……又是徐長風……」

齊驍占見林小芭一開口又是問他徐長風的事,嘴裏便是不爽地碎碎念起來。

「是你自己答應要幫我找他,幫我救他的,你現在不會是想耍賴了吧?!」

儘管齊驍占碎碎念得很小聲,但注意力都集中在齊驍占的反應上的林小芭,自然還是聽到了他那句不滿。

「我說過了,我說出去的話,就沒有不做數的,除非我死了!我才不像你,竟說些口是心非、表裏不一、虛情假意的空話!」

齊驍占心裏還裝着滿滿的怨氣,與林小芭說起話來,仍舊是夾槍帶棒。

「你……

是!我就是喜歡說一些虛情假意的空話,你清楚了就好!

長風的事,你別拖着,抓緊一點!」

林小芭昨日已經把很多話都說絕了,此刻當着第三個人的面,她也不想和齊驍占再大吵一架,便是不與齊驍占計較的,丟下這麼幾句話,就扭頭回占星院裏去了。

「林小芭!我就沒見過你這樣可惡的女人!

哼!」

見林小芭催完徐長風的事就走了,完全沒有要為了昨天的事跟他道歉和好的意思,齊驍占頓時又是怒火攻心,抬手指著林小芭的背影嚷嚷一句,便是氣憤地直接甩袖而去。

「……」

看到齊驍占和一個女子三言兩語就鬧得不歡而散,湘芩一時不知所措地站在那裏,直到不多時胡叔經過來問她,她才忙是向胡叔求了個差事,跟着胡叔而去。

。 葉秋目瞪口呆。

他沒想到,蕭戰看起來挺老實的,說話卻這麼狂。

「區區虎榜,我根本不感興趣。」

「我是百年難遇的練武奇才。」

「只需十年,就能把冠軍侯蕭九踩在腳下!」

不吹牛嗶會死啊?

葉秋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韓龍抬眼看着葉秋,似乎在用眼神問他,老大,你確定這個飯桶腦子沒問題?

不僅能吃,還特別能吹。

你要是真有這麼厲害,怎麼不上天呢?

誰知道,蕭伊人跟着說道:「爺爺在世的時候,確實說過這些話。」

嗯?

葉秋驚詫了。

莫非,蕭戰真是百年難遇的練武天才?

韓龍「嗤笑」一聲,道:「以前還有人說,我是四千年難遇的帥哥。」

「誰說的?」葉秋問:「說話的那個人是不是瞎子?」

韓龍頓時受到了一萬點暴擊。

葉秋接着說道:「說實話,韓龍你長得有點小帥,如果再在臉上抹點粉,那完全可以跟電視上那些小鮮肉一決高下。」

「說不定,還會有導演看上你,邀請你拍電視劇。」

「要不你去試試?」

「如果沒有導演找你拍戲,我可以找找關係,讓你做麻豆的男主角,反正你身體素質不錯。」

韓龍:「……」

「葉醫生,麻豆是什麼?」蕭戰不明所以,問道:「能吃嗎?」

「不能吃,麻豆是一家電影公司,他們拍的片子,被稱為男人啟蒙電影。」葉秋一本正經的說道。

「是嗎?那我回頭要找他們拍的片子看看。」

完了!

一個純潔的靈魂又被我帶壞了。

吃完飯,韓龍開車,帶着葉秋三人,在市中心一棟三層別墅面前停下。

「老大,按照你的吩咐,我把這棟房子租下來了。」韓龍說道。

葉秋站在別墅門口,抬頭看了一眼,發現這是一棟歐式別墅,仔細觀察是用一塊塊木板搭接而成,尖尖的屋頂,絳紅色的屋頂瓦在月光之下格外醒目。

「不便宜吧?」葉秋問道。

韓龍回答說:「租金一月三萬。」

「什麼,三萬?」蕭戰嚇得一跳,心想,三萬可以夠我吃半年了。

葉秋又問:「東西齊全嗎?」

「不管是家電,還是生活用品,一應俱全,缺少的東西我也按照你的吩咐全部添置好了。」韓龍說。

葉秋滿意的點點頭,推門而入。

首先就看到了一個兩百平米的院子,院子裏有花有草,環境優雅。

接着,又看到一塊菜地,大約五十平米,不過荒廢了。

然後才走進別墅裏面。

極盡寬敞的大廳,繁複華麗的燈飾,進口的真皮沙發,水晶的桌子……

無一不彰顯這間別墅的奢華!

而且,一絲灰塵都看不到。

「我都派人打掃過了。」韓龍說。

葉秋扭頭看着蕭戰,發現這小子早已被別墅裏面的奢華給驚住了,滿臉震撼。

「想住在這裏嗎?」葉秋問道。

蕭戰聽到聲音,回過神來,搖了搖頭,說道:「不想。」

擦,這小子怎麼總是不按套路出牌。

我在問你這句話的時候,你應該拚命點頭,說想啊!

葉秋問道:「為什麼?」

「租金太貴了。」蕭戰說:「而且這個房子太大了,我跟我姐姐兩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實屬浪費。」

「可這棟房子,是我特意給你和你姐姐準備的。」葉秋說。

蕭戰愣住了,心想,葉醫生對自己也太好了吧?

蕭伊人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是通過他們的對話,也聽得出來,這棟房子很大很奢華。

「葉醫生,謝謝您對我們的幫助,不過我們不需要住這麼大的房子,我和我弟弟只需要有一個容身之所就可以了。」蕭伊人說。

葉秋說道:「蕭姑娘,你不用跟我客氣,蕭戰以後跟着我混,我自然要照顧你們。」

隨後,他又有蕭戰說道:「這三年來,你姐姐跟着你逃亡,過着居無定所的日子,她吃了多少苦,想必你都看在眼裏記在心上,難道,你還想你姐姐跟着你受苦嗎?」

「我……」蕭戰語塞。

「既來之,則安之,一切都聽我安排。」葉秋跟着吩咐:「韓龍,回頭去找兩個保姆,照顧蕭姑娘的飲食起居。」

「記住,找的人一定要可靠,而且要乾淨,邋遢的不能要。」

「對了,還要配一個司機,這樣蕭姑娘如果外出的話,比較方便。」

「是!」韓龍點頭答應。

「蕭戰,韓龍,你們跟我來。」葉秋說完,轉身走到門外。

蕭戰和韓龍跟了出來。

「老大,有何吩咐?」韓龍問道。

葉秋用手指了指院子,說道:「你們兩個打一架。」

啊?

韓龍和蕭戰十分意外,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葉秋道:「蕭戰,你先前不是說,你是百年難遇的練武天才嗎,讓我看看,你到底是在吹牛,還是有真才實學。」

蕭戰還沒說話,就聽韓龍說道:「老大,這不好吧,萬一我把他打廢了……」

「打廢我?」蕭戰不屑一笑:「我還怕把你打廢了呢。」

韓龍眼睛一瞪:「真是吹牛也不打草稿,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管你是誰,跟我動手,你只有挨打的份。」蕭戰十分狂妄。

「廢話少說,手底下見真章。」

韓龍直接走到了院子中間,擺起了架勢,準備動手。

「打就打,誰怕誰。」蕭戰也來到了院子中間,站到了韓龍的對面,兩人中間大約有三米的距離。

「開始吧!」

葉秋一聲令下,韓龍率先出手,身子像是一道疾風似的,瞬間出現在蕭戰的面前。

一拳轟出。

「嘭!」

蕭戰當場被擊中,「哐當」一聲倒在了地上。

葉秋傻眼了。

這就是所謂的百年難遇的練武奇才?

牛嗶吹大了。

韓龍也不屑的說道:「就這點兒本事,還說把冠軍侯蕭九踩在腳下,騙誰呢?廢物!」

「你說誰是廢物?」蕭戰怒氣沖沖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雙眼瞪得跟銅鈴似的,怒視韓龍。

「我說你是廢物。」韓龍一點都不客氣。

「我不是廢物!」蕭戰說完,問葉秋:「我能還手嗎?」

「當然能……」葉秋話音剛落,就聽「哐」的一聲,韓龍砸在他的面前。

而蕭戰,則站在韓龍先前所站立的位置,滿臉傲然。

【作者有話說】

今天在寫後面情節走向大綱,來不及寫章節了,明天早點更新。

。 皇后這番話也算是憋了月余,終於在今天的年夜飯上爆發了。雲妃怔了怔,眨了眨眼睛之後看向了皇帝:「所以……陛下這段時間不去探望臣妾,是懷疑臣妾害了公主?」

她說話的時候,眼淚快速的積蓄,滾滾的從眼角滑落下來。

本身她長大就極美,這樣梨花帶雨的姿態,更是讓人看着很是心疼。

說到底,皇帝對雲妃是偏愛的。

否則不論是否有證據,對雲妃懲罰是極為簡單的事情。

但是這件事,他一直沒有做,就是心存偏愛。

現在他看到雲妃一臉委屈的神色,內心有了說不出的感覺。眉頭也微微的皺了起來,眼神里心疼的意味清晰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