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月來沒有等到第二天才去找青龍幫的人,也沒有第一時間去問葉小仙關於那個女殺手的事情。

他在衆人都休息後,獨自帶上自己的武器和夜行衣以及護甲等獨自翻牆而去。

剛剛跳到牆外,他就看見了一個人, 天價少奶奶 ——流星。

流星也是全副武裝,一身錦衣夜行的樣子。

見他出來,流星轉頭對他微微一笑道:“楚兄果然沒有讓小弟失望。”

楚月來一怔之後,眼裏隱隱有些感動,他用力的點點頭:“你知道我要去哪、去做什麼?”

流星無所謂的笑了下道:“今晚你去哪我就去哪,你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楚月來喉嚨一熱:“你本可以在這裏保護清照她們。”

流星目光一柔,更加堅定地道:“今晚有些事必須要去做,只有如此纔是更好的保護她們的辦法。”


兩人相對而笑,流星並不知道楚月來是一名六耳天堂的殺手,也並不知道楚月來的師傅就是殺死他父親的逍遙子。


楚月來當然也不清楚流星的來歷,更加不知道暗殺師傅並被師傅反手一劍殺死的唐鍥就是流星的父親。

兩個惺惺相惜的江湖浪子,兩個男人中的男人就在這樣的夜晚並肩作戰、同生共死了。

友誼遠比仇恨更能使人更像個人。

在這一刻,楚月來和流星是願意爲對方去擋刀的朋友,他們即將一起並肩戰鬥,面對共同的敵人與危險。

他們一個是六耳天堂的銅牌殺手,可動起來卻像是一個沒有殺過人的殺手,其實他當然殺過人。

可是他現在已經很厭倦了殺人。

一個立志要當一個專跟殺手作對的保鏢。

可動起手來卻像是一個很冷血無情的殺手,其實他還沒殺過人,可是他現在卻忽然很想殺人。

流星也許只是想快意恩仇而已,他比楚月來這個殺手更像是一個殺手。

而楚月來的行事風格,卻比想當保鏢的流星更像是一個優秀的保鏢。

江湖上的事情往往也是如此,就在你當一個人是好人時,也許下一刻要你命的人也是這個人。

反之亦然。

月黑、風高。

楚月來、流星兩人在迅速飛奔。

一刻後。

兩人來到了青龍幫衆人休息的隱蔽之地。 「穿雲弓?」

「恩!魔器穿雲弓!弓身全部由千年紅龍鐵製作而成!弓弦是一條蛟龍的筋所制!實力薄弱者,難憾其分毫!拉開半月可劈石斷金!拉開滿月甚至有開山裂海之威!」

聽完柳一凡的介紹,斗鬼神對這個所謂的「穿雲弓」有了更一步的了解。當然,也知道了所謂魔器的強大。

「什麼時候我要是也有一把那麼厲害的武器就好了!」斗鬼神心中暗想,轉而他又想到了自己的師傅。從認識的那一天,斗鬼神就沒見過柳一凡用過武器。好奇之下,斗鬼神便向柳一凡問道:「師傅,你用的是什麼武器啊!」

「呵呵。。。。為師可沒有那麼大的福分擁有一把魔器。我是用音波攻擊,從嘴裡就可以發出。所以不需要什麼武器。倒是防身的裝備倒有兩件!不過都是玄器!」柳一凡說完便從腰間拿出了一個掛墜。掛墜不大,只有巴掌大小。一根紅色的線繩穿著一顆圓形的水晶球。水晶球內有一小團淡藍色的如同水波一樣的物體在晃動。

「這是!?」

「這是護身掛墜,當其感應到周邊有危險的因素靠近時就會發出一個屏障!雖然只是一次性消耗物品,但也能在關鍵時刻救人一命。現在為師就把它送給你了!」說完柳一凡便拿起掛墜遞向了斗鬼神。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溺愛之色。

「謝謝師傅!」斗鬼神雖然想說不要,但是他了解師傅的脾氣,了解師傅是為了他好。所以他不能辜負了這片心意。斗鬼神接過掛墜,便愛惜的捧在了手中。「你把這防身的掛墜給我了,那你呢!?」斗鬼神連忙詢問起來。

「呵呵。。。。為師不是說了嗎,一共兩件玄器。一件是你手中的掛墜,還有一件便是我隨時穿在身上的金絲衣!」柳一凡說完,還神秘的讓斗鬼神看看他胳膊。但是斗鬼神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哪有金絲衣啊?」斗鬼神看來半天也沒發現柳一凡身上的金絲衣。

「噓。。。小聲點!金絲衣價值連城!你可別讓別人聽見了。」柳一凡連忙做出小聲點的動作。在斗鬼神的耳邊道:「金絲衣你是看不見的,不然你穿上還不被強盜打劫啊!」

「哈哈。。。恩!」斗鬼神笑了幾聲便又點頭稱是。

「好了,抓緊時間,不然我們要落後了。」

一個時辰后。

「看來大家都準備好了,那麼我也不耽誤時間了!現在先去取我們的鎮殿之寶。」敖青雲帶頭向前走去。眾人也緊跟其後。

「終於可以見到穿雲弓的摸樣了!」斗鬼神的內心有點激動。同樣,其他四位少年也是想儘快的看到傳說中的魔器。

過了半個時辰,敖青雲帶著斗鬼神一群人來到了一座閣樓前,這裡已經屬於武神院的禁區。

那是一座7層的閣樓,長10米左右,下寬上窄,呈金字塔摸樣。閣樓渾身散發著淡淡的烏光。讓人感到一絲邪異。細看之下,閣樓本身竟然沒有門窗存在。

「來者何人!?」

一聲怪異的聲音響起。嚇了斗鬼神一跳。然後一股強大的氣勢從閣樓上蔓延而來。壓的斗鬼神和幾位少年直接趴在地上。而幾位長老也散發出自己的氣勢,但是也只能勉強支撐著,不會倒下而已。

「前輩!我是奉院長之命前來拿穿雲弓的!」敖青雲一邊支撐著不會倒下,一邊勉強的拿出了那個平淡無奇的木牌。

木牌剛一出現,就像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牽引似的飛向閣樓。這時,奇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木牌剛一靠近閣樓,便突然間消失了。隨後,斗鬼神便感覺身上的壓力一輕,又恢復了常態。

「拿去吧!」一把紅色小弓和一根同樣是紅色的箭羽自閣樓的第二層飄了下來,而後那奇異的聲音再也沒有出現。

敖青雲看著落下來的穿雲弓,連忙用雙手接在手中。趁此機會,斗鬼神連忙飄了兩眼。

躬身鮮紅異常!在弓的中間有兩個尖銳的突起。 孕妻1V1:心急老公,要二胎 。怪異生物頭頂雙冠,嘴生利齒,張牙舞爪,好不威猛!而弓弦則顯得有些平淡無奇,有點纖細透明。

「這就是穿雲弓!?」斗鬼神望著這把短小的紅色弓箭,他覺得此弓箭怎麼能有開山裂海之威!不過凡事不能看外表,斗鬼神也是知道的!他現在只想親眼目睹此弓箭的威能。看看它到底有沒有師傅說的那樣厲害。

敖青雲拿到弓箭后,故意的在手中停留片刻。更是讓傲天拿著看了一番。此舉不僅讓剩餘的幾位長老臉面無光,更是讓剩餘的幾位少年們嫉妒無比。

「奸詐小人!」幾位長老心**同罵了一句,他們怎會不知這是敖青雲故意所為,好讓他們在自己的徒弟面前臉面無光。

敖青雲雖然也能猜到幾位長老的心聲,但卻絲毫不在意。甚至暗自高興。摸了一下穿雲弓,穿雲弓便消失在眾人眼前。

「這是!?」


「空間戒指!」

幾位長老級人物一眼就辨別出了其物品。

「大長老!你這是從何所得!?」青蓉渾身甚至有些顫抖。雖然其他幾人沒有出聲,但明顯的可以看出其臉上掩飾不住的羨慕。

沒錯,這就是敖青雲所要達到的效果!先是穿雲弓,后是空間戒指!無一不是價值連城的重寶!

聽到空間戒子,斗鬼神想到了柳一凡所說的話。

世界上有一種戒子,裡面可以根據空間結構的大小來存放任何沒有生命的東西。而空間戒指內的空間是根據其製作的等級來劃分。一般的空間戒指內的空間不會超過10平米。這樣的被稱為a級空間戒子,10平米以上100平米以下的的則是s級空間戒指,而100平米以上的則被稱為超級空間戒指!不過事實上,據歷史記載大陸上曾經只出現過一次超級空間戒子。而其內的空間為1000平米!被人稱為是仙器的存在!不過空間戒子稀少無比,因為空間戒子的的本身就是由「空間結晶」這種物質所制!但是沒有空間性質的高人相助,符文大師的雕刻,是根本完成不了的。所以昂貴的「空間結晶」再加上需要一位符文大師,再加上一位具有空間性質的高人。就造就了空間戒指的珍貴程度。不過就算具備了這些條件,也不一定就能製作成功。

「呵呵。。。。我從何得來,需要告訴你嗎!?」敖青雲傲然道。

「不需要!是我一時衝動了!」青蓉暗自責怪自己,被空間戒子迷昏了腦袋。

「無妨!空間戒子本身就是珍貴無比,而見過它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你們見得稀奇,也屬常事!」敖青雲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摸樣繼續道:「既然取得了穿雲弓,那麼我們出發吧!早一點殺死金火莽為妙!別等它恢復了傷勢,我們就麻煩了!」敖青雲雖然傲氣,但是對手可是媲美人皇的幻獸!那可是已經產生了靈智!萬一等它恢復了傷勢,那麼就算是手持穿雲弓也不可能是其對手!因為實力差距在那裡!

眾人雖然覺得敖青雲剛才所做不對,但是也為大局著想!均點頭稱是!於是一行人就這樣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武國!是一個崇尚實力的國家。然而很多人都知道武國真正的最高掌權者不在皇帝,而在武神院!武神院,這座傳承了近萬年之久的學院一直都保持著神秘。今日,一隻巨大的老鷹自斗鬼神的內院衝天而起,瞬間變移至百米之外!引來無數人觀望!許多人都露出了怯意,而只有之情的人知道,那是大長老的戰寵!

陽光明媚,威風徐徐。天上的雲彩不斷的變換著摸樣。一道炊煙緩緩飄散。一堆木材上,一個鐵鍋架在上面,炊煙正是從鐵鍋內飄出。

「好香啊!」賽琳娜絲毫不懼周圍傳來的異樣目光,單純的望著鐵鍋內讚歎道。

「哼!不就是一鍋野雞肉嗎!有什麼香的!」果然,賽琳娜剛說完,就有人發表偏見。此人真是石鋼的徒弟黃無極。而幾位長老正在一邊商討事情,只有幾位少年稀疏的坐在鐵鍋旁。賽琳娜聽后連忙低下了頭頭,微微向後移了移。雖然幾位少年看起來比較和睦,但是暗自卻互相較勁。不過斗鬼神卻不在此列,他對那些不感興趣,也對那一鍋野雞肉不感興趣。此刻他雙眼睜盯著眼前的一隻巨大的金色老鷹。眼中幾乎爆出了金光!

「戰寵!」斗鬼神心裡滿滿的念叨了幾遍。自從那次在武神院見到天空的那隻渾身烈焰衝天的雄獅后,斗鬼神就很期待自己也擁有那麼一隻。如今見到了這隻同為戰寵的老鷹后,斗鬼神不由自主的目光全被吸引而去。 青龍幫三番兩次的栽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不但損兵折將。

而且幫中甚得幫主欣賞的高飛高副幫主也英勇犧牲了,留下了七房姨太太無人照顧,讓幫中上下無不想操心、願勞力。

這些風風雨雨當然瞞不過青龍幫的幫主唐東來。

唐東來跟關西霹靂堂並沒有什麼關係,他那些爲數不少的火器另有來源。

京城的錦衣衛已經查明並證實了霹靂堂在這點上的清白,他姓唐。

可是經過調查他也跟四川著名的武林世家——唐門沒有太多關係。

他手下除了高飛還有兩大高手,高飛不過是在管理幫衆和發展幫會上確有獨到之處。

可是論到武功,他遠遠不及幫中的另外兩個副幫主——白玉樓和江春水兩人。

白玉樓用的是刀,刀無名刀法卻很有名——咫尺天涯。

據說他的刀揮出時,會令對手有一種天涯咫尺的感覺,刀法是自己後期所創,其人不過三十多歲,爲人冷酷、殘忍、喜歡虐殺對手。

白玉樓五年前排名爲黑榜第二十四名,他本人對此一直很不屑。

江春水用的也是刀,傳說他的師承也許來自於小樓一夜聽春雨的東樓大師,他的刀法並不太被人熟悉,可是他用的刀卻有一個很詩意的名字——秋風淚。

秋風淚並不能簡單的解釋爲秋天的眼淚,而是因爲每個看見此刀的人,其親人都不免會留下悲傷的眼淚。

因爲他們大多都已經死去了,死在了秋風淚這把刀下。

江春水今年三十六歲,他在五年前的黑榜上的排名爲第三十五位,他在幫中的地位卻一直都在白玉樓之上。

青龍幫幫主唐東來除了這兩個得力的手下之外,還有着左右護法、四大金剛等高手,雖然都沒有上黑榜,可是真正的戰鬥力卻深得唐東來的器重,這次他們全部過來了,唐東來決定要一戰立威、他也必須如此才能走好下一步棋。

白玉樓和江春水對唐東來一向都很服氣,唐東來也對二人一向都很器重,他們今晚剛剛商議過明晚的行動,他們雖然想不到對手會不自量力的找上門來。

不過手下人的警戒還是十分之高明的,這次也有少部分上次沒有受什麼重傷的幫衆,他們暫時起到了解敵人最新實力或者一個斥候的作用。

楚月來和流星二人已經隨風潛入了大院,分別躲在了東西兩側,以作接應,楚月來先出手,做主攻,精通暗器的流星在暗裏掩護。

有效殺傷使用火器的大部分幫衆後他們就撤退,或者有機會能刺殺了青龍幫的正副幫主也算大功告成。

夜色實在是他們最好的掩護,實在很難被他人發現,經過被李員外發現之後的楚月來更加小心了。

楚月來此來的目的並不想殺太多普通的青龍幫成員,他並不知道那些人是否該殺。

所以他想找到唐東來或者白玉樓或者江春水,他想直接跟他們三個人做一個了斷。

去了匪首,底下的猢猻自然會散去,他自己也會省了許多煩心之事。

一刻後,楚月來找到了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副幫主白玉樓。

如果說青龍幫有一個人讓楚月來非殺不可,那麼除了已經死了的高飛之外,就是這個白玉樓了。

不是楚月來和他有仇,而是白玉樓的名聲實在是比楚月來現在裝扮的武林敗類唐門曾經的棄子——唐騎更加的狼藉。

既然是來殺人或者刺殺的,是想青龍幫知難而退的,那麼也許偷襲只能有一次機會,這立威的最好人選就是白玉樓。

經歷過幾次生死大戰的楚月來,他現在用的劍也還是師傅的那把劍,自己的長青劍遺失在葉城主家了。

可是他的心境和對劍法境界的領悟卻一日千里的進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