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是吧”

“孫哥您儘管吩咐”

“這件事跟你沒關係,你不用這麼擔心,而且當事人是我兄弟夏楓,他有什麼意見你照做就是了”

“夏哥,您請吩咐,無論什麼要求,兄弟保證讓您滿意”得到孫侯的話,老三心安了許多,不過能讓孫哥稱作兄弟的人他依然不敢怠慢,於是面對着夏楓躬身說道

看看身子抖得如同篩糠的幾人,夏楓也失去了跟他們計較地興趣,這種人踩着真沒什麼成就感,看了眼被撕開的上衣口袋,淡淡地說

“算了,讓他們賠我件衣服吧”

“這怎麼行!不能這麼便宜他們,最起碼也得讓他們出出血,不然他們不長記性”鄭海濤先不願意了,讓幾個嚇得發抖的傢伙剛剛鬆懈的心情再次提了起來

“海濤,說話要有禮貌,都這麼大了還不知道叫人嗎?”鄭佩蘭稍微一分析就知道夏楓身上肯定有非同一般的東西存在,否則不可能獲得孫侯的友誼和尊重,於是開口教訓弟弟

“楓哥”鄭海濤不是傻子,立刻明白了姐姐的意思,對夏楓喊道,夏楓笑了笑沒吭聲


“既然小楓已經開口了,就按小楓的意見辦吧”鄭佩蘭饒有意味地看了眼夏楓衣服上的標識,心想:但願他們不會傾家蕩產— 鄭佩蘭的再次開口把調子定了下來,夏楓在她的提醒下脫下上衣交給老三去自己打聽,照價賠償,看着胖子幾人猶如劫後餘生的表情,鄭佩蘭的表情有些古怪

老三客氣着說邀請大家吃飯表表心意,不過鄭佩蘭開口拒絕後他就不再敢強求,帶着幾個傢伙離開,鄭佩蘭開口說道

“時間也不早了,碰到就是緣分,都去會所隨便吃點吧”

其他人都是有些不敢拒絕,感覺無論是鄭海濤還是孫侯都有點怵鄭佩蘭的意思,夏楓這貨是無所謂,於是大家一起出發,趕往目的地—田園會所

老三帶着幾個垂頭喪氣的跟屁蟲進入自己的辦公室,他滿腔怒火地盯着眼前的幾人,保安隊長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不過胖子畢竟不是這裏的員工,所以底氣足了些,再說夏楓已經言明:賠件衣服了事,這讓他放心了許多

“白經理,今天的事給你添麻煩了,您說個價,我賠他件衣服就是了”

胖子的話令老三怒目而視,今天差點讓自己家萬劫不復,這混賬居然有點不以爲然,這讓他此時極爲生氣,冷聲說道

“我讓你說話了嗎?你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今天的事不需要人家表態,只要被人知道,就會有人上趕着爲了巴結對方,把你整的死去活來”

“白經理,我知道今天是我不對,大不了我擺桌酒席請他們過來賠禮道歉,不過還要麻煩白經理當中間人,畢竟您的面子大”胖子心裏有點不服氣,自己好歹也有個資產上千萬的公司,不過不敢在他面前說大話,急忙拍馬屁

“住嘴,你他-媽有這個資格嗎?還他-媽我的面子大,就算BJ市長想請人家吃飯還要看人家的心情,你他-媽想死別拖我下水”

老三的聲音近乎於咆哮,胖子立刻傻眼了,自己怎麼這麼倒黴,這招惹的是什麼人啊?居然這麼牛逼,他此時才感覺是真怕了,渾身瞬間出滿冷汗,結結巴巴地說

“白、白經理,您老可得救我,我今天真不是有意的”

老三踹死對方的心都有了,如果不是怕牽連到自己,自己絕對會有多遠跑多遠,還救你,誰他-媽救我?不過事情必須儘快解決,他低頭想了想後,再次擡頭對點頭哈腰一臉哭喪着臉的胖子怒斥道

“滾遠點,我問問這件衣服值多少錢再說”

然後拿出手機,找到一個搞服裝的哥們號碼開始撥號—

“阿寶,三哥有個事情諮詢你”

“三哥有什麼吩咐儘管開口”話筒裏傳來豪爽的聲音

“哥手裏有件衣服,不知道價值,你幫我查查”

“什麼品牌?”

老三擰起上衣在辦公桌上攤開,前前後後看了許久,才疑惑地說

“不知道什麼牌子的,只有一個大寫的標識‘U’,裏面有個漢字‘楓’”

“誰的衣服?別是哪個裝逼的傢伙自己訂做的吧,沒聽過這個牌子”

“穿這衣服的應該不是一般人,你立刻幫我問問,這件事很重要”老三腦中回想起先前的情景,鄭姐和孫哥都當他是朋友的人,怎麼可能穿的是一般衣服

“那行,您別掛電話,我問問公司最好的設計師,他是個剛從法國時裝週鍍金回來的傢伙”

“嗯”

房間裏寂靜無聲,大家都在耐心等待,胖子心想賠件衣服,事後再準備點小禮物,請眼前的白經理出去坐坐,估計也發不了幾個錢,心情平靜了好多,沒過多久,阿寶有些急切的聲音傳來

“三哥,你確定是個大寫的‘U’嗎?你趕緊看看左邊袖口的內側有沒有什麼標誌”

老三有些奇怪地翻開左袖口,一串字母和數字進入眼簾

“確定是個大寫的‘U’,左邊袖口裏有一串字母和數字”

“三哥你現在在哪?”阿寶的聲音有些急切

“我在公司呢,怎麼了?一驚一乍的”

“三哥等着,我馬上帶人過去,電話裏說不清楚”隨即對方便掛斷電話,老三的心提了起來,看來事情好像並不簡單,他徐徐放下手機

“白經理—怎麼樣?”胖子表情有些躊躇着問

“等着吧,一會兒有人過來”老三冷着臉說

老三的話令胖子心裏疑惑不已,問下衣服的價值而已,怎麼還這麼麻煩?不過他現在是真的被對方的背景嚇到了,況且眼前的老三也是他需要仰望的存在,小舅子已經小聲跟他彙報了老三的真實身份。所以他明智地不敢再繼續開口詢問

二十多分鐘後,兩個年輕人風風火火地闖進來

“三哥,這是我們公司的首席服裝設計師樑天”

樑天也不說話,眼神掃向辦公桌上的上衣,立刻一臉猴急地撲了上去,仔細觀察衣服的做工和標識,臉色漸漸變得激動,老三皺眉起身,他感覺事情好像越來越不簡單,因爲一件衣服居然令一個服裝設計師看着很激動

“電腦我能用下嗎?”樑天擡頭,臉色通紅地問

“這個電腦你儘管用”老三說,他相信對方等下會給自己解釋的

樑天的動作急切的近乎於是撲向電腦,他猴急地打開一個網頁,把上衣左袖口的一串字母和數字輸入,手指有些輕微顫抖的點下回車鍵,然後眼睛死盯着屏幕,臉上的神色漸漸變得狂熱

沒過多久,他再次起身撲向上衣,臉上出現近乎於朝拜的神情,滿臉憋得通紅,老三感覺有點煩躁,他聲音有些不耐煩地問

“阿寶,這小子靠不靠譜?”

阿寶看着樑天開口


“樑天,說說什麼情況”

樑天喘着氣緩緩擡頭,他的心情明顯很不平靜地壓抑着激動的心情開口

“上次去法國時裝週我最大的收穫就是知道了在服裝界有一個超然的存在,它就是‘U’工作室”

聽到‘U’工作室,老三神色有些複雜地盯了一眼上衣上的標識,樑天繼續說道

“這件工作室的產品應該是服務於特殊人羣,所以市面上並沒有產品銷售,不過每一件產品的出現都會引起服裝界一個新的潮流,它的存在就等同於服裝界的風向標,歐洲上流社會以擁有一套甚至是一件這種衣服爲榮,因爲它是體現身份的象徵”

“這件衣服是他們工作室的產品?”老三皺眉打斷他問道


“是的,我已經上網查了,可以確定是他們的產品,不過有些奇怪,以前從來沒聽說‘U’工作室還生產男裝”其實不用奇怪,工作室現在生產男裝是因爲夏楓

“那這件衣服值多少錢?”老三接着問,這纔是他最關心的,一旁不敢開口的胖子心也提了起來,他此時感覺好像自己要出點血,心裏埋汰到:一件衣服而已,至於嗎?

“這個真不好說,對於有些人來說,它是無價的,黃總,如果這件衣服我們公司能買過來,它的廣告效應比您在央視花上千萬打廣告的效果絕對不可同日而語,絕對能大大提升公司的名氣”樑天很激動地說

“有沒有辦法買一件跟這件一樣的新衣服?”

“不可能,這種衣服根本就不對外銷售,而且每件都是獨一無二的”樑天斬釘截鐵地說,令老三的眉頭皺的更深

旁邊的阿寶眼睛一亮,滿臉殷切地看着老三

“三哥,這衣服五百萬賣給我怎麼樣?您就算幫兄弟一把”

阿寶的話讓胖子瞬間呆滯,這他-媽什麼情況?一件破衣服居然有人願意拿五百萬收購,那不就是說:很可能我需要賠對方最少五百萬……

“你小子就別給我添堵了,這是別人的衣服,找你來就是讓你看看價值,讓這小子照價賠償,事後這衣服也要還回去”老三吃人的眼神看向目光呆滯的胖子

“別啊—三哥,要不您給介紹下衣服的主人是誰,我自己去跟他談”阿寶急了,他不想放棄這個機會

“我也不認識,只知道對方是鄭姐和孫侯哥的朋友,你要有膽子就自己去,別拖我下水”老三瞅了他一眼,阿寶狐疑地問

“是鄭海濤鄭哥的姐姐?”

“你以爲是誰?否則我也不會這麼揪心了”老三臉上有些苦澀

“靠—那就完蛋了,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去啊”阿寶挺着苦瓜臉無奈的說

“能不能幫我把衣服修補一下?”

“樑天?”阿寶看着眼神一直盯着衣服的樑天喊道,他恍然擡頭

“這個倒是沒問題,只是衣服口袋脫線,不過修補後行家還是能看出來的,因爲我們找不到一模一樣的線,而且需要把衣服帶到設計室裏去”

“那就帶着衣服趕緊回去,儘快把衣服修補好再給我送過來,這次算三哥欠你個人情,麻煩樑天了”

“看三哥說的,您這是給樑天機會,他高興還來不及呢”阿寶急忙客氣

“是啊,這種機會對於我來說可是百年難遇”樑天的口氣聽上去倒是由衷的,目光灼灼地盯着上衣,熾烈的眼神令人嚴重懷疑他的性取向是否有問題

打發走兩人,樑天離開時的表現讓老三一陣無語,他捧着衣服,目光虔誠地猶如捧着聖物—

老三陷入沉思,旁邊的胖子幾人大氣也不敢出,衣服的價值把他們震傻了,一件衣服居然價值自己公司資產的一半,胖子現在感覺想死的心都有了,暗恨自己的手爲什麼那麼賤……

雖然阿寶他們的意思是說這件衣服價值五百萬以上,但老三可不敢真的給對方送去五百萬,不是他出不起,況且好像也不需要他出這個錢,只是如果真的送去五百萬,或者更多,這件事的性質就變了,還不定人家會怎麼想呢……

久久之後,有了決斷的老三擡頭衝着一臉忐忑的胖子說道

“你準備一張兩百萬的現金支票,我也拿一百萬,加在一起總共三百萬,等衣服修補好我給人家送去,看看能不能了結這件事,你沒意見吧!”

老三臉上看不到一絲徵求對方意見的誠意,語氣充滿令人不可置疑。心如死灰的胖子一聽只需要兩百萬,而且白經理也要搭上一百萬,哪敢不同意,在心裏大念着‘阿彌陀佛,上帝保佑’

“沒意見、沒意見,謝謝-謝謝白經理,您老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不會忘”

“別他-媽廢話了,趕緊準備支票,如果對方有一絲一毫的不情願,你就等死吧,誰也救不了你”

…… 接近郊區一個小山頭上有棟高樓,旁邊還分散着十幾棟三層高的小別墅樣建築,路旁是一塊塊綠油油的菜地,田間零落種有各種果樹,還有幾個池塘分佈其中,每個池塘旁邊種了不少參天大樹

不看建築倒是一派田園景象,不過穿插其中的現代化建築和周圍高大的圍牆,跟周圍的環境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不過空氣倒是蠻清新的,這就是田園會所,路上孫侯做了簡單的介紹,鄭佩蘭坐在鄭海濤的車裏走在了前面,所以說話還算方便

田園會所基本上不對外營業,只接待會員,入會標準不低,首先需要有人介紹,然後由專業人士根據社會地位進行評估,得到他們的認可後才能擁有成爲會員的資格,獲得不同級別的會員卡,簡單點說:這裏是個上流社會交流、休閒的地方

二十幾層的大樓內提供住宿、飲食等各種娛樂服務,旁邊的獨立小別墅建築是高級會員的消費場所,裏面一應設施齊全,而且有什麼要求一般都能被滿足,服務水平絕對能達到五星級以上的標準,不過消費水平不低,一天的消費可能需要普通之家一生的積蓄


但很多有權有勢的聰明人都削尖腦袋往裏擠,因爲在這裏出入可以有機會結交身份非同一般之人,也許一次偶遇就能獲得一個天價訂單,或者是一個能改變公司命運的合作機會,甚至有機會碰到能讓自己一飛沖天的貴人—總之這裏充滿一切可能

路旁的菜地裏種的全都是無公害蔬菜,會員可以自己採摘製作飲食,遠處甚至養有不少家畜家禽,都是露天放養,魚塘中有魚,可以提供垂釣的服務,總之,這裏提供的所有菜餚配料都儘可能做到了綠色環保,對人體無毒無害

田園會所是鄭家的產業,鄭佩蘭在這裏也有股份,不過她基本上極少過來,不過問這裏的經營,一直是鄭海濤在管理着

“這次鄭姐居然親自請你過來吃飯,可算給足了小楓兄弟面子,以前還從沒聽說過她請別人過來吃飯”孫侯有些感嘆


“哦—鄭姐身份很不一般嗎?”夏楓有些奇怪,孫侯一直表現的有些怵孫佩蘭,這讓他有些好奇

“主要是鄭姐身後有人,而且鄭姐整人的手段很嚴厲,一旦她認定的事,誰的面子都不給”孫侯對於鄭姐身後之人沒有明說,只是一言帶過,看着不置可否的夏楓,他繼續說道

“給你舉個例子:以前有個大家族的公子哥開車撞了一個老人,不過老人倒是傷得不重,可這位公子哥下車後卻囂張地抽了老人幾個嘴巴,本來事情也不大,可惜卻被鄭姐看到了,於是她就把老人送到了醫院”

“然後呢?”看到孫侯停下,被勾起好奇心的夏楓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