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一連幾天,波曼和雇傭兵一行人在灰燼森林中不斷前行。

空氣中的溫度越來越冷,即使是侍從騎士巔峰實力的波曼也能夠感覺到刺骨的寒潮在不斷湧出。

「前面就快到大冰湖,墓穴就在冰湖後面。」科莫爾兄弟說道。

「弟兄們,墓穴就在前面,寶藏和大筆的傭金在等著我們,再加把勁度過大冰湖。」鎖喉鬼利庫勒對著身後稀稀拉拉的隊伍說道。

這幾天已經凍死幾個雇傭兵了,好在只是一些剛招募的新人。

波曼看著面前廣闊的大冰湖,整個冰湖上面已經結了一層厚度達幾米的冰層,上面還有一層積雪覆蓋。

這個處於寒武紀尾巴的時代,大寒潮已經逐漸褪去,不過在這北地里依然可以感受到大寒潮的些許威力。

北地的馬匹皮毛更加厚實,馬蹄也更加的粗大,在大冰湖上他們一行人好似雪地中的螞蟻一般渺小。

呼呼的大風夾雜著大片的雪花吹來,此刻波曼已經拿出一件狼皮大袍子裹在身上,一行人默默地前行著。

一些人稍稍脫離隊伍便被眼前的茫茫風雪干擾迷失方向,另一些人沒有帶齊保暖的衣服直接被凍在原地,利庫勒這時也不說話激勵雇傭兵們,耳邊的風聲可以遮蓋住一切聲音。

最前面的鐵頭維多手持雙斧在一米高的積雪中開闢一條供馬匹行走的道路,維多赤裸著上半身,渾身的肌肉繃緊,大量的汗水化作水蒸氣散發,雙斧瘋狂舞動,整個人如同告訴旋轉的陀螺。

突然間波曼感覺到天空中似乎飛過某種生物,抬頭看了看風雪狂卷的天空,波曼搖了搖頭,再次低頭前行。

時間慢慢的過去,頭頂上的風雪漸漸平息,暗淡的星光以及藍紅兩輪月亮開始上升。

「看來今天只能在大冰湖上面過夜了!希望歐西和歐賽兩位女神可以保佑我們。」利庫勒看著夜空中的兩輪月亮說道。

「利庫勒先生,藍女士和紅女士早在末神時代便已經隕落了。」一位面龐稚嫩的雇傭兵緊了緊身上的皮襖說道。

「不錯,利庫勒還不如和我一起信仰偉大的風暴之主,他的偉力會保佑我們。」鐵頭維多哈哈大笑道。

「現如今還能在凡間顯聖的唯有隱秘諸神!」穿刺者萊耶冷冷的說道。

波曼並未理睬三位雇傭首領的信仰問題,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對岸墓穴位置。

「那是什麼?」顯然雇傭兵中也有人發現對面的火光。

鐵頭維多朝著對面看了一眼便立刻說道:「雪地巨魔!」

「巨魔通常是單獨、成對或者以族群的形式生存,它們有著黑色橡膠般的皮膚,兩米多高的龐大身軀,通常生活在岩洞中,所以又被稱為洞穴巨人。」那位面龐稍顯稚嫩的雇傭兵解釋道。

波曼不由得多看了幾眼這位雇傭兵少年,不過看周圍那些見怪不怪的雇傭兵,顯然這少年有些名氣。

「雪地巨魔是巨魔中的精英,天生具備微弱冰霜之力,皮膚呈現霜白色,較普通巨魔,雪地巨魔的智力已經相當於幼兒,並且成年巨魔已經有青銅騎士的實力。」萊耶此時開口說道。

萊耶的話無疑讓眾人的心頭蒙上一層陰雲,此刻已經有些人開始想退出了。

「不用擔心,只有兩頭雪地巨魔。」鐵頭維多說道。

波曼看著鐵頭維多的雙眼中的瞳孔不斷收縮,青銅騎士可以調整全身上下的所有肌肉群,並且所有感官都有極大的提升,已經是真正的百人敵。

「布置陷阱,引這兩頭雪地巨魔過來。還是直接上!」穿刺者萊耶舔了舔嘴唇說道。

鐵頭維多摸了摸他的光頭,「算了,布置陷阱吧!」

聽到鐵頭維多的話,眾位雇傭兵不由得鬆了口氣,趕緊在冰湖上布置出一個個陷阱,配合默契之極一點也不像剛拉到一起的隊伍。 大冰湖上,厚度達到一米高的積雪上,利庫勒帶領著他手下的雇傭兵匐匍在積雪上爬行,利用人體大面積受力可以最大程度的隱蔽在積雪上。

在大冰湖的岸邊,巨大的篝火周圍插著一根根木棒,這些木棒上面都穿插著一隻只剝皮的斯卡拉鼠人。

利庫勒伏在積雪之上,手中的機械弩箭對準岸邊的兩頭雪地巨魔,同時他的手下也瞄準好了。

當第一支弩箭從利庫勒手中射出,緊接著七八跟弩箭跟著射出,弩箭準確無誤的釘在兩頭巨魔身上,厚實的硬皮直接卡住弩箭頭。

兩頭雪地巨魔憤怒的咆哮著,他們的視線準確鎖定伏在積雪中的雇傭兵們,一個縱躍間便到了雇傭兵們的眼前,強大的力量讓它們腳下的土壤下陷幾寸。

纏繞在雇傭兵們腳上的繩索把他們迅速的往後拖去,兩頭雪地巨魔緊追不捨,在厚實的積雪中,每走一步都沒入膝蓋。

長長的粗大手臂撥開厚重的積雪,雪地巨魔的速度非常迅捷,利庫勒幾人被快速的往後面拖行著,幾個膽大的雇傭兵一邊被往後拖一邊用手中的弩箭射擊著雪地巨魔。

兩頭雪地巨魔更加憤怒,身體上的霜白色皮膚髮出細微的光澤,它隨手抓起旁邊的積雪,積雪在它的手中凝聚成一團,積雪團被它拋出擊打在其中一位雇傭兵身上,直接砸成一攤肉泥。

「快拖!」這下子利庫勒和他手下的雇傭兵慌了,催促後面拉著他們的人。

猶如頭顱大下的積雪球狠狠地朝著利庫勒他們拋射而來,如同一顆顆炮彈般。雇傭兵們哀嚎著,催促著,積雪球沒有規矩的在他們周圍穿過,終於一個個雇傭兵被拖進雪洞中。

雪地巨魔也一腳踏進他們設置的陷阱中,這是一個巨大的冰坑,坑中插滿了尖刺狀的冰棱,上面只鋪設了一層薄薄的積雪。

雪地巨魔毫無意外的掉落到冰坑之中,尖銳的冰棱雖然沒有給它們來個對穿,但是也深深地扎進厚皮中。

光滑的冰壁讓兩頭雪地巨魔無處借力,一次次攀爬又一次次滑落。

這時所有的雇傭兵們從旁邊的雪洞中鑽出來,利庫勒手底下的雇傭兵更是拿出長弓射擊著冰坑中的巨魔。

「昂!」一聲吼叫,雪地巨魔掰斷身旁的冰棱朝著冰坑邊上的雇傭兵們拋去,頓時一個個雇傭兵直接被冰棱穿刺而過。

「兩頭成年雪地巨魔也就是兩頭有著青銅騎士實力的怪物,再加上冰霜之力的加成,這一個冰坑恐怕困不了不久。」波曼遠遠的觀察著。

彷彿在驗證波曼的話,兩頭雪地巨魔的長臂直直的插進冰壁上,一步步往上爬行。 美人殤 眾人的弓箭根本無法破開它們的身上的皮膚。

「讓開!」鐵頭維多對周圍的雇傭兵吼道。兩把精鋼斧照著剛剛爬上來的一頭雪地巨魔劈上,破風身伴隨著斧影直劈在巨魔頭顱之上,硬生生卡在頭骨中。

這也激發了巨魔的凶性,雪地巨魔縱身躍出,直接跳進了雇傭兵中,長臂直甩,黑亮的獸爪不斷收割著生命,鮮血和破碎的臟器甩在積雪中,好似一朵朵盛開的紅玫瑰。

另一頭雪地巨魔此刻也爬了上來,它的視線直接鎖定了前面最顯眼的鐵頭維多,一聲怒吼便撲了上去,它與鐵頭維多的每一次對擊都產生恐怖的悶響聲。

穿刺者萊耶手持一隻血紋匕首,隱藏在混亂的雇傭兵中,她靠著這些雇傭兵們吸引這頭頭顱上卡著精鋼斧的巨魔,一次次悄無聲息的在巨魔背後留下一道道血口,她的那支血紋匕首可以輕易的劃開雪地巨魔的霜寒皮膚。

憤怒充斥著這頭雪地巨魔的理智,它竟然絲毫沒有察覺到身上不斷增多的傷口,一點麻癢的感覺從傷口處蔓延開來。

萊耶看著這頭雪地巨魔,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她的血紋匕首上面塗抹著一層帶有強效麻痹和劇毒的藥劑,加上這支匕首的鋒銳度,敵人往往沒有絲毫感覺,身體的血液便流幹了。

「昂!」這時與鐵頭維多纏鬥的雪地巨魔朝著這頭雪地巨魔吼叫著,不顧鐵頭維多的威脅就要衝到這邊。

鐵頭維多頂住壓力攔住開始狂暴化的雪地巨魔,巨大的力量在對撞中已經產生音爆,腳下的大冰湖上的冰層炸開,旁邊的積雪被戰鬥的餘波轟散。

鐵頭維多的手掌已經滲出鮮血,全身的骨骼酸麻,頭腦有輕微的暈眩,他知道自己支撐不了多久,雪地巨魔的實力在他之上,在這樣下去他就要被活活震死。

「我們要不要趕緊逃啊!」和波曼一起的科莫爾兄弟看著不遠處兩頭瘋狂的雪地巨魔顫抖的說道。

波曼拿起一把手弩,手弩上的箭矢是波曼特製的,一個煉金試劑綁在箭頭處,這是特製的火油試劑,裡面裝著濃縮的火油,並且瓶蓋中有火藥粉末,只要箭矢射出,在擊中目標的一瞬間瓶蓋與箭頭的接觸點會產生足夠的摩擦力度,摩擦會點燃火藥粉末使得瓶中的濃縮火油爆炸。

波曼拿起手弩對準著那頭頭顱上插著精鋼斧頭的雪地巨魔。

「波!」箭矢射出直接射進巨魔的左眼中,而後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巨魔的左眼眶整個炸開,拳頭大小的洞口並且四散的火油還在不斷燃燒著。

這頭雪地巨魔轟隆一聲倒地不起,同鐵頭維多對攻的雪地巨魔狂怒一擊,擊退鐵頭維多,緊接著便朝著波曼狂奔而來,它的奔跑方式如同巨猿,以雙臂撐地,跳躍式前進。

波曼並未慌張,重新拉開手弩弓弦,一支火油試劑箭矢安裝到手弩上,再次瞄準不斷奔跑過來的雪地巨魔。

面對不斷靠近並且朝你咆哮的雪地巨魔,波曼已經不需要瞄準,箭矢直接插進胸口,爆炸的力量把它向後推去,濺灑的火油在它的身上燃燒。

雪地巨魔企圖撲滅身上的火焰,這反而讓它的雙臂上也蔓延上火油,這時的雪地巨魔如同一個行走的火炬。

就在眾人以為這頭雪地巨魔就要被活活燒死的時候,它的皮膚上一層細冰凝結出來,火焰慢慢消失。

雪地巨魔調轉方向,朝著無人防守的地方奔逃。

「攔住他!」萊耶立即吼道。 一根帶著細長鎖鏈的烏金三趾爪精準的勾住這頭雪地巨魔的喉嚨,細長的鎖鏈在甩動中纏繞住它的身軀。

動手的正是鎖喉鬼利庫勒,他緊緊抓著鎖鏈,雪地巨魔巨大的力量把他一步步往前帶動。

儘管這頭雪地巨魔身體儘是燒傷的焦黑痕迹,但是它的凶性並未褪去。

鐵頭維多拿起那把卡在死去巨魔頭顱上的精鋼斧,渾身肌肉調動,紅銅般的皮膚頓時好似烙鐵一般。

「洛卡多斧戰技·暴風月」雙斧之上淡淡的青色微風在輕輕捲動,雙斧交叉擊打在巨魔的脖頸之上,一顆猙獰的巨魔頭顱高高拋起,鮮血從平滑的傷口噴射。

這一招使用之後,鐵頭維多好像大病一場般,皮膚的血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蒼白起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獨自坐在一旁的雪地里恢復消耗的精力。

見到兩頭雪地巨魔被殺死,殘餘的雇傭兵麻木的收拾著地上的屍體,匆匆的把屍體埋在岸邊的土地里。

波曼看著三位雇傭首領指揮著眾人處理兩具雪地巨魔屍體,霜寒巨魔皮完整的剝下來,一顆顆牙齒仔細的從牙床上拔出來,最具備價值的帶有微弱霜寒魔力的巨魔心臟,整顆心臟一挖出來就帶著絲絲的霜氣。

其中一顆巨魔心臟自然應該歸波曼所有,這時候萊耶走了過來,「尊敬的僱主閣下,不知道可不可以請教您一個問題,您所用的箭矢是煉金物品嗎?」

「不錯!」漠視者面具下波曼露出一絲微笑。

「是您自己製作的。」萊耶眼睛一亮,急忙問道。

「是的。」簡短的詞語可以體現波曼的自信。

「那您是一位鍊金術士。」

波曼搖了搖頭,「煉金學算是我的一個興趣,我並不是一個專業的鍊金術士。」

「哦!野派鍊金術士。」萊耶的興趣稍減,語氣也開始有些敷衍了事的感覺。

「僱主閣下,不知道這些煉金箭矢可否賣幾支給我們。」利庫勒上前說道。

波曼考慮了幾分鐘點了點頭,「這種火油箭矢我也只製作了八支,我可以送你們三支。」

「感謝閣下的慷慨!」利庫勒低頭致禮說道。

那邊鐵頭維多已經在指揮眾人在岸邊原本巨魔的的篝火旁紮營,插著斯卡拉鼠人的尖木棒被拔出。

鼠人源自第二紀元之末的末神時代出現,最初的鼠人來自於他們古老的先祖,第一代混沌神瘟疫之母瑟拉的眷屬黑疫巨鼠。

眾神的隕落也導致了鼠人災難性的滅亡,自此鼠人分散在世界各地形成不同的鼠人部落。

斯卡拉鼠人是鼠人中比較出名的一支,他們是天生的瘟疫大師,每一支斯卡拉鼠人部落都滋養著無數的病毒細菌。它們的尖牙利爪是任何戰士的噩夢,在高魔遠征紀元中的諸文明內戰時代,滅絕人族三分之一人口的黑死病之役就是斯卡拉鼠人發動的。

鐵頭維多面色陰沉的指揮眾人拔除這些插著斯卡拉鼠人的尖木棒,也只有巨魔這樣的種族不懼怕斯卡拉鼠人身上攜帶的病毒。

「僱主先生,恐怕我們的雇傭金額要往上調一點了!」鐵頭維多朝著波曼面色鐵青的說道。

「錢不是問題!」波曼簡短的說道。

鐵頭維多看了看其他兩位雇傭首領點了點頭,鐵頭維多提升傭金無非是為了安撫雇傭兵們的心,另一方面也是試探僱主的底氣。

一個古老貴族的墓穴就算是讓他退出,他也不會退的,裡面的財寶以及各種古代器物,能夠隨便拿出幾件出來就算髮大財了。

篝火在黑夜中靜靜燃燒著,幾個雇傭兵在那裡守著夜,波曼抓緊時間修養精神。

黎明時分,濃重的霜霧在山林間遊盪,雇傭兵營地的帳篷上已經結了一層細霜。

營地中的雇傭兵已經開始打理物品,清理地面上的痕迹,三位雇傭首領見波曼醒來便與他商討進入墓穴的事宜。

「科莫爾兄弟,這裡離墓穴還有多遠。」波曼皺著眉頭說道。

科莫爾兄弟指了指不遠處的一顆高大黑松針葉樹,「就在這顆樹的附近有一個寒石潭瀑布,瀑布後面有一個水洞,沿著水洞就可以進到墓穴裡面。」

波曼點了點頭,科莫爾兄弟是南方一個盜墓者組織的人,如果波曼不是精通古董鑒定知識也不會知道這麼一個組織。

科莫爾兄弟所在的組織名為掘墓穴,這個組織一直在南方活動,在黑市中非常有名氣,一些陵墓的探索任務經常會請這個組織的成員完成。

本來波曼覺得科莫爾兄弟能夠找到這個墓穴是憑藉自己的本領,畢竟掘墓穴組織還是有些實力的。不過以波曼一路看來,能夠穿越廣袤的灰燼森林,再橫穿大冰湖,這裡面顯然是存在一些問題的。

在科莫爾兄弟的指引下,一行人很快就抵達這處寒石潭。

「等等!」萊耶停下腳步,伏在地上側耳聽著什麼,而後朝著鐵頭維多和克賽小聲的說著話。

「有人跟在隊伍後面!」克賽來到波曼身邊側耳說道。

「人?多少?」波曼心中一跳,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科莫爾兄弟。

利庫勒搖了搖頭,「不清楚,不過根據萊耶的判斷,不少於五人並且都是身負重甲的人,她在這方面很少出錯。」

雇傭兵們已經開始埋伏在寒石潭周圍,低矮的枯黃草叢、半人高的青苔石后、寒石潭中,一個個好似訓練有素的士兵一般。

波曼和三位雇傭首領則是隱藏於瀑布後面,小小的溪流斷壁上流淌而下,形成一個小小的瀑布。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一隊身穿塔特利王國的特製鎧甲的兵衛走了過來。

這一隊士兵有九人,他們呈現半圓陣列走過來,前方的六個兵衛一手持盾一手架著長矛,後面兩個兵衛張弓警惕四周,最後面的明顯是這對王國士兵的長官。

這隊王國兵衛謹慎的朝著寒石潭的方向前進,慢慢的踏進雇傭兵的包圍圈。

隱藏在瀑布後面的利庫勒已經抬起他的弩箭,上面正是波曼贈與的濃縮火油箭矢。他的身後五位雇傭兵整齊的端著手弩,等待著利庫勒的命令。

那位處在半圓陣列中心的王國長官在寒石潭前停止前進,他看了看頭頂上的天空,波曼可以清楚的從他的雙眼中看出一絲嘲諷。

「列盾!」王國長官舉劍發令,最前面的重盾整齊的貼合在一起,所有的士兵蹲守在重盾後面。

「弓箭手準備!」王國長官再次智慧,後面的弓箭手拉緊弓弦,緊繃的弓弦在吱吱作響。 波曼所雇的傭兵們和塔特利王國的士兵對持起來,氣氛慢慢開始凝重,雙方的戰鬥一觸即發。

「前面的雇傭兵朋友,我們是隸屬於塔特利王國第四軍團的鐵鷹軍。這次到灰燼森林是執行王國命令,無意與貴方傭兵團衝突。」那位軍官說道。

「那為什麼跟在我們後面!」波曼試探問道。

那軍官苦笑一聲,「我可不是跟蹤你們,而是被追殺到這裡。」

就在波曼準備繼續追問,那軍官急切說道:「那東西已經來了,朋友快讓我們進洞里躲避一會兒。」

「什麼東西?」鐵頭維多嚴肅的說道。

軍官欲言又止,但是情況好似真的很急迫一般,無奈說道:「斯卡拉鼠人!」

這話一出口,周圍的雇傭兵們明顯開始慌張起來,面對王國的兵衛他們尚且有勇氣去戰鬥,可是斯卡拉鼠人這種自帶瘟疫天賦的荒野怪物種族,他們是一點勇氣都沒有。

隱藏於周圍的雇傭兵已經開始往瀑布後面退去,他們絲毫沒有懷疑軍官話語中的真實性,畢竟昨天晚上才看到那些被剝了皮的斯卡拉鼠人。

鐵頭維多看著不斷後撤的雇傭兵面色陰沉,低吼一聲:「撤退!」

外面的雇傭兵頓時蜂擁到瀑布後面的山洞中,那些王國士兵也快速的舉盾向前挺進。

看著大部分身體都掩藏在重盾後面的士兵,三位雇傭首領都有些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