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是看著,就感受到了眼眸之中出現了一種幻覺,似乎是在這鱗片之上出現了一條真龍。

「這是怎麼回事?」她的眼眸之中有些恍恍惚惚,連忙避開了自己的眼睛,不敢去看面前的鱗片。

「你…這你的這個東西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什麼珍稀的寶物?我從中感受到一種可怕的氣息。」

張麗紅對著陸方說道,帶著一些害怕。

「你以為我開玩笑的么?」陸方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感覺到自己的身上一涼,在下方的那些大樹,以及空氣之中的元力,就在這一瞬間似乎被什麼東西開始抽走了。

那是一股強大的吸力,就在這一瞬間將周圍所有的力量全部都向著他吸了過去,所有的力量都開始消失了。

「太可怕了。」陸方發出了一聲驚呼,只感覺心跳也有些加快,有些恍恍惚惚。

在一旁的張麗紅也感覺自己心跳加快了,似乎自己好像也有這原力和生命力被抽取了,一時間驚嚇到了,發出了害怕的喊聲:「幫我,我感覺到我的生命一直都被抽取了。」

陸方已經反應過來了,這是有東西把生命給奪取了。

「不用怕!」

陸方將元力保護罩向外擴散了一圈,把張麗紅也包括在其中,立刻屏蔽掉了外面的這股干擾。

張麗紅這才心有餘悸看著面前的陸方,心跳在不斷的加快,已經明白過來,他說的沒錯,如果單獨一個人失去了靈神期高手的庇護,那麼只有一個下場,就是被抽幹了生命直接死去。

「咕嚕!」

他飛行的速度非常的快,在這路上似乎有著一些邪物感受到了陸方那龐大的氣勢,直接就向著他撲了過來。

看到這些怪物的一瞬間,陸方就斬殺出了龍鱗劍。

龍鱗劍的速度是那麼的快,只不過片刻之間,就將這周圍的怪物給吃了一乾二淨。

同時,陸方也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元力融入了自己的身體之內。

「舒服!」

陸方發出了一聲暢快的呼喊,眼眸中帶著一縷喜歡,接下來就是大戰的時候到了,這微微動了動自己的脖子,脖子上面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來吧,就讓我殺個痛快吧。」

隨著魔龍鱗之中的的力量不斷的湧入他的身體之內,陸方感受到了身體的變化。

他很快就在這魔龍鱗的上的龍氣的湧入之下,身體發生了異變,隱隱約約之間,一雙眼眸變得更黑了,如果仔細觀看這一雙眼眸,說不定可以在這其中看到一條龍。

當陸方回過頭的時候,張麗紅看著面前的他的眼睛,就在這一瞬間似乎看到一條龍發出了一聲長嘯。

隨著這一聲長嘯,這龍就在這一瞬間,似乎是向著面前的張麗紅直接飛了過去。

那是一條異常可怕的黑龍,渾身都是密密麻麻的鱗片,還帶著許多的骨刺,有著一種恐怖的感覺。

看到這條黑龍向著她咬了過來,張麗紅一時間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自己渾身大汗淋漓,猛地倒退了一步,只是在看的時候,那條黑色的龍就不見了,只是在陸方的眼眸之中,似乎有著一隻可怕的凶獸在其中,彷彿要擇人而噬。

「好可怕,太可怕了吧。」

擦了額頭上的冷汗,不敢置信的說道。

她還能夠感覺到心,在砰砰的跳動著,汗水在不斷的流下,恐懼湧上了她的心頭。

難道自己面前的陸方並不是活人,而是一隻可怕的凶獸。

「陸方,我問你個事情。」張麗紅小聲的問道。

「什麼事?」陸方回過頭看著張麗紅,臉上露出了一些詫異之色,不明白她為啥這樣。

「是這樣的,我剛才看到你眼睛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好像是一條龍,,一條黑色的龍,而且長得十分的猙獰,帶著一種暴虐的氣息,剛才我看過去的時候,都快嚇死了。」

張麗紅說到這裡,就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帶著些害怕看著面前的陸方。

黑龍是傳說中的凶獸之一,也是傳說中災禍的化身。

即便是在證道大陸之上也有著無數的恐怖傳聞,流傳在這片大陸之上。

傳聞黑龍是滅世之龍,當黑龍出現的時候,這個世界甚至會被這條黑龍給毀滅掉。

「我非常害怕那條黑龍,我感覺他似乎要吃了我一樣。」

只見張麗紅這樣的說道,一雙眼眸浮現出了恐懼之色。

聽到這裡,陸方搖了搖頭:「放心好了,不是什麼可怕的事情,那只是我修鍊的過程中產生的一縷幻想而已。」他風輕雲淡的說道。

「真的嗎?」

張麗紅心中有些懷疑,但是卻不敢確認,聽到了陸方的解釋之後,心裡頭的恐懼就去了好幾分。

「我跟你說,在證道大陸之上,黑龍的出現代表的正是死亡和恐懼,甚至世界的破滅,每當他出現的時候,就會帶來無盡的災難,讓一切都出現大的毀滅,非常可怕的。」

「有這樣的事情?」

陸方看著面前的張麗紅,心中也是怔。

在這一路上都是慌忙趕路,而且他打聽的時候,並沒有打聽到黑龍的消息,龍族在這個大陸上,也是屬於非常稀有的。

「那是當然了,傳說流傳得非常廣,據說黑龍現世,將會毀滅掉一切,甚至吞掉整個大陸,不過這只是傳聞,並不是真的。」

陸方心中有些驚疑,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他知道在自己的眼眸之中,似乎的確有這樣的場景。

想到這裡,陸方拍了拍張麗紅:「等會你找個地方躲起來,如果我死了,希望你能夠躲得好,然後活下去。」

「放心好了。」張麗紅點了點頭。

陸方丟給了張麗紅一塊玉佩:「要是我沒死,我會帶你離開這裡,至少會把你給救出去的。」

張麗紅拿到這一塊玉佩,就感覺自己身上湧出了一股能量波動。 「謝啦!」就在這一刻,陸方落在地面上,放下了張麗紅,只見她拿著玉佩,身上閃爍過一點光芒,就在這一瞬間在這地面上施展出了遁術,一下子就是遁入地下。

陸方給張麗紅的,正是一個可以屏蔽周圍氣息的陣法,只要她運氣好,說不定可以在這裡活下去。

陸方也不希望張麗紅就這樣的死掉,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才是最好的事情。

想到這裡,陸方沒有遲疑,向著祭壇而去。

他的速度非常的快,只不過片刻之間,就已經找到了祭壇所在的位置,此時的天龍城城主就在祭壇之內,張開了他的雙手,似乎是在擁抱著整個天地。

他的身上同時散發著濃烈生命氣息,周圍那源源不斷的生命力,也在湧入他的身體之內。

就在這天空之上,隱隱約約有著一道白光,連接天地之間,貫穿進入了天龍城主的身體之中,接天通地?陸方看到這一步,只感覺自己渾身發麻,帶著一種恐懼。

「可怕,這太可怕了!」

陸方知道面前的這傢伙,如果在蛻變下去,恐怕就要突破靈神期五重了,從靈神期五重開始,到第六重的時候,就可以連接天地,初步接觸到這片世界的大道。

證道大陸,意思就是在這片大陸之上,有著無數的大道,得之可得道。

只要得道,就可貫穿於天地之間,獲得一種奇異詭秘之力,這這種力量是異常可怕的。

因此這一關也是異常之難,可以說,想要突破這一關,踏上真正的證道之途,就是一道生死關。

陸方沒有想到,面前的天龍城城主居然已經踏出了一半,如果讓他徹底踏出下一步,恐怕就要真正的完成了。

等到那時陸方就算是擁有著天魔大法爆發出最大的潛力,無法和面前的天龍城主,要終結這一次的祭祀,就必須要殺掉面前的這個城主。

想到了這裡,他發出了一聲怒吼。

「嗨嘍,城主,別來無恙,再一次見面了呢,這沒想到你居然沒有封印這,反而在這裡汲取元力,獨佔好處,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太過分了?」陸方笑著說道,一步一步走了過去。

在陸方的身上,氣勢一下子衝到了靈神期五重。

陸方的一雙眼眸之中帶著恐怖一條黑龍,不過在他的刻意控制之下,這條黑龍,似乎隱約不見,只有這一雙黑色的眼眸,盯住了面前天龍城主。

「你…」

天龍城主就在這一瞬間睜開了自己的眼眸,看向了面前的陸方。

「咦!」他的臉色變得有些不大對,開始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你的實力怎麼會這麼可怕?不對,是你在之前的時候隱藏自己的實力。」天龍城城主帶著不敢置信的語氣說道,心中已然產生了一縷恐懼,那直衝天地上的白光,就在這一刻產生了一些波動。

周圍原本已經衝出來的黑衣人,此時眼眸之中也是露出了一些驚詫,一個個往後倒退而去。

「靈神期五重?」

衝出來的人正是化生門的人,他們實力強悍,他們兇悍無比,他們冷酷非常,以人為祭,突破自己現有的修為。

但是,面對著真正高手的時候,他們的眼眸之中只有恐懼,他們知道自己似乎是做了不該做的事情,於是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向著身後倒退而去,根本就不敢冒犯陸方。

被打擾了天龍城城主,很快就鎮定了下來,臉上帶著笑容看著陸方:「其實我們可以做一筆交易。」

「不好意思,我只想你去死。」

陸方可不會給他這樣的機會,抬手就是一劍。

那劇烈的一劍就在這一瞬間似乎要劃破虛空,橫掃天際,龍鱗劍發出了龍嘯之聲,陸方就在這一瞬間已經殺到了他的面前。

他的臉上帶著一些放鬆:「請你去死吧。」

「咚!」

在天龍城城主面前浮現出了一個盾牌,這個盾牌之上出現了許多的紋路,散發著濃烈的道韻,一下子就擋住了面前陸方的攻擊。

「看我絕世一斬!」

陸方說道,舉起了自己的手猛烈一擊。

隨著這一下,他運用起了自己所有的功法,真龍經,天魔大法,萬生摩羅經,就在這一刻,一劍斬下。

這一片天地之間,散發著濃郁的黑灰之氣,陰鬼煞魂,邪物污穢,都在四處遊盪。

可就在這時,一聲陽剛的嘯聲,就在這片天地之間炸開,化成了恐怖的襲擊,殺向了面前的天龍城主,天龍城主睜大了自己的眼眸,露出了一縷恐懼,更露出了一縷害怕。

只是下一刻,卻又再一次笑了起來。

「有請庇護!」

天龍城主的面前,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光芒,就在這一瞬間擋在了他的面前,將他庇護在其中。

「看見了嗎?這才是我的底牌。」天龍城主大笑著說道,運轉著自己體內的元力往上一衝,就在這一瞬間再一次貫穿了一些。

隱隱約約之間,天地之間有著一些獨特的聲音。

似乎是天女彈奏著音樂,又似乎是奇異的歌聲,在天龍城城主的身旁,似乎是在歌頌著又一位證道者踏上了道途。

「靈神期是我等最為重要的一步,只要突破這一步,就有了證道之姿,你不可能破壞我的機會,我只要踏出這一步,我就有了登上道途的機會,你是擋不住我的,不要自作多情了。」

天龍城城主之前臉上還帶著恐懼,這時卻又浮現出了一縷譏諷,淡淡的對著陸方說道。

證道之路,從來都是血腥的,也是白骨累累的,只要等他踏出這一步,那就什麼都不再是事情。

想到這裡,天龍城城主大笑了一聲,臉上是那麼的得意。

陸方並沒有上前,而是睜大自己的眼睛,看著面前的天龍城城主身體外面的那一道白光。

這一道白光,並不是普通的白光,其中有著許多的咒印浮現,似乎有著許多的畫像,繪畫著許多偉大的存在。

在這白光的最中間,則是一個靈玉。

似乎這所有的力量,都是來自於其中,其中是那麼的宏大,彷彿並不是面前的天龍城城主能煉製出來的寶物,反而像是遠古的遺迹挖掘出來的寶物。

陸方並沒有停手,斬殺出的這一劍直接重重地撞在了這白光之上。

隨著這一劍,隱約之中有著一條龍從陸方的手中飛出,這是一條黑色的龍,和龍鱗劍結合在一起,蘊含著一種可怕的倒影。

兩者碰撞在一起,空氣似乎都快燃燒了起來,陸方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了出去,加大了自己體內的元力輸出。

兩者碰撞在一起,空氣之中濺出了火花。

這不是普通的火花,而是一種毀滅的火花,一隻邪鴉從背後下的陸方飛去,似乎是想要偷襲。

可是還沒有攻擊到他,就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毀滅的氣息。

「啊!」

只聽一聲慘叫,邪鴉就在這一瞬間直接化成了灰燼。

「這是遠古庇佑符,你是不可能破壞掉面前這東西的。」只聽一聲響,陸方的眼眸之中露出了詫異,這是天老的聲音。

「天老,你醒了?

陸方倒退而去,眼眸之中露出了驚喜。

「我能不醒嗎?你搞出來動靜太大了,而且在之前的時候,我就感受到了你身上是不是瀰漫著一種奇異的氣息。」

天老醒了過來,對著陸方抱怨著說道。

「沒想到你實力又增強了。」天老有一些激動。

「哈哈!」

陸方哈哈一笑:「那是當然,我可是天才,而且我的血脈也是十分的高貴,能夠做到如此的程度,也是理所應當的。」

「你這小子,誇你兩句你還上天了?」天老說道。

「你必須要藉助周圍的這些邪氣,才能夠一舉破壞掉這張靈玉,這是古老的玉符,其中蘊含著上古的祝福,雖然已經經過了漫長的時光而出現了消散,但是其中所蘊含著的可怕力量,也是不可小覷。」

陸方點了點頭:「那我應該怎麼做?」陸方說道。

「很簡單,你要運轉我交給你的天魔大法,引導周圍的這些邪氣,匯聚到你的劍上,利用你手中的劍,引導著周圍的天地氣息,匯聚到面前的這符,這符就會破壞掉了。」

「天魔大法本身就擁有這樣的可怕作用,而且又在這種地方,這可是當初我斬殺一個強敵,這才獲得的招式,當初那傢伙可是花費了我不少的功夫,我才把它給幹掉,你的血脈雖然非常的強悍,但你想要理解這一招,也必須要花上幾個…」

天老還想說些什麼,這一刻卻已經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