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帶著眾人來到了一座大廳以後,姚宇發現在老者的身後竟然有一個圓形的光碟在地面,光碟裡面印著許多複雜的光紋,居然是一道傳送陣。

忽略了大家的驚異目光。」等我進入了這道傳送陣后,大家也跟著進入傳送陣。」說完就向著傳送陣走去。

老者走到了傳送陣中央,傳送陣突然泛起了一道黃光,老者就消失了。

大家也並不驚奇,因為傳送陣已經把老者帶到了目的地。

很快,三千餘人就消失在原地。

當眾人再次出現的時候,是在一座用石頭磊起來的大房子里,而老者正站在最前方,見沒人再出現,老者說道:「這裡距離鬼界入口只有一千丈的距離,現在大家繼續跟著我,我們即將進入鬼界。」

老者繼續帶著眾人來到了溢出大草地,不過這裡的草全都是黑色的,」好了,就是這裡了,在你們的正前方,也就是被雜草掩蓋的地方,就是鬼界的入口,我先一步進入,你們跟著進來。」

姚宇觀察了一下四周,發現在自己的正前方,有一棵十個人合抱都抱不過來的百年老樹,老者撥開了雜草,在雜草的後面,居然有一個看起來很陰森的山洞,老者進入山洞的一剎那,整個人都消失不見了。

而後,眾人也都進入了山洞,姚宇只覺得進入山洞以後,頓時一陣陰風吹來,眼前突然都陷入了黑暗,等再次出現的時候,發現周圍居然是一片空曠的土地,沒有一絲生機,土地下面還不時的冒出陣陣黑氣,一輪紫色的太陽掛在天空,四周很是昏暗,就像是漆黑的屋子被投進了一絲光亮一般。

而在眾人的身後,有一道黑色成漩渦形的通道,想來就是出口了。

老這時候站在眾人的面前,繼續說道:「這裡是鬼界的邊界,要是你們成功取回梵印符,人間界就會和平,要是你們失敗了,這裡就是鬼界入侵人間界的必要通道,其餘的我不多說了,好了,現在大家跟著自己的隊伍,分散開來,尋找梵印符。」說完就沒了人影。

眾人見狀,都唏噓一聲,顯然是對鬼界環境的不適應。

「不知道柳嚴現在在哪裡。」姚宇心想。

「好了,現在大家跟著我來。「龍劍飛大聲的說道。

於是三千餘人的陣型,很快就分散開來。

兩百餘人跟在了龍劍飛的身後,緩慢的向前行進。

當眾人來到了一個山坡之後,龍劍飛環視了一下四周,說道:「即將到淚的旅程將會更加兇險,希望你們要隨時小心。「說完帶領著大家繼續前行。

這背影看起來好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但是怎麼就是不記得了呢,姚宇看著前面一個帶著帽子的人暗暗想道。

下意識的,姚宇就上前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反正大家都是一個小隊了成員了,即使認錯人了也沒什麼大不了了。

可是當那人回頭后,姚宇吃驚的說不出話來。「是你!!!「

那人皺了皺眉,似乎對姚宇發現自己的身份有些不滿意。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記得你不是宏門的人么,怎麼也來參加這次任務了?「那人不是別人,正是上一次偷了行龍捲軸的段艷。

段艷柳眉一皺,說道:「怎麼?我不能來這裡么?」說完看著姚宇。 「這個,當然能來,我就是問一下,嘿嘿….」說完嘿嘿一笑。

「好了,鬼界危險重重,希望你自己小心點吧。「說完從姚宇的旁邊走過,不再理他。

姚宇聳了聳肩,跟了上去。

來到了一處高低不平的環形山,前面有一個發著黑色光芒的石頭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只見石頭大約人高,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人站在那裡一般。

龍劍飛在周圍觀察了一番,發現黑色石頭透著詭異的能量,看起來似乎不是那麼簡單。

「你們小心點,這塊石頭看起來不簡單,應該是封印著某樣東西,你們不要動他,以防放出了什麼邪靈,凶煞,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龍劍飛提醒道。

眾人聞言,都點了點頭,而姚宇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不過還是聽龍劍飛的比較好。

一行人休息了一會,繼續向前行進,姚宇來到了段艷的旁邊。

「上次的事情,怎麼樣?你私自將捲軸交給我,你的上級沒有處罰你吧。」

段艷看著前方,淡淡的回了一句:「沒有。「看也不看姚宇一眼。

靠,什麼情況,難道自己哪裡得罪她了,怎麼看起來就像是自己欠她好幾百萬似的,姚宇看著段艷冷淡的模樣心想。

正在這時候,在距離方隊的左前方五百丈處,突然傳來了一股衝天的鬼氣,強大的讓這裡每個人都提心弔膽。

「不好了,有大量鬼兵靠近,立刻找地方掩護,不要被他們發現。「龍劍飛立即大聲說道。

眾人聞言,立即找到了一個環形山的山包后,趴了下來。

很快,眾人都聽見了很多整齊的腳步聲傳來,姚宇知道現在不能用自己的意識來探查外面的情況,這樣很容易被鬼界的高手發現,稍微抬起頭,讓姚宇心裡很是震驚,因為來的鬼兵足足有六百多個,再加上三位鬼將,六位鬼帥,十八位鬼士,這樣的陣容,足以將姚宇他們一打盡了。

龍劍飛似乎也探查到了這一糟糕的情況,用意念傳音道:「外面有很多鬼界的高手,你們要小心,千萬不要被發現了,現在將你們自己的氣息壓到最低,否則被他們發現了,可能我們都會死在這裡。「眾人心裡倒吸一口涼氣,於是都將自己的氣息隱藏起來。

看著眾鬼將,鬼帥,鬼士以及鬼兵從自己的面前走過,眾人的心情都提到嗓子眼了,生怕被發現。

看著敵人距離自己越來越遠,眾人心裡都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候,一個看起來很彪悍的,穿著紫色長跑的鬼將突然大聲喝道:『是什麼人,滾出來。「說完冷冷的盯著姚宇他們藏身的位置。

糟糕,被發現了,龍劍飛暗道不妙。

龍劍飛知道被發現了,索性也就不在扭捏,慢慢的從山包後走了出來,冷冷的說道:「你們的鼻子真靈啊,這樣都被你發現了。」同時暗運自己的正源,隨時準備大戰一場。

而這時候,將近三百餘人也都從山包后慢慢的走了出來。

「沒想到傳言果然是真的,冥界告訴我們人間界的修鍊者已經進入了鬼界,於是我們在這裡整日整夜的巡邏,還真讓我們給逮到了,哈哈…..」

姚宇這時候對著段艷小聲的說道:「待會一有機會,你就趕緊逃。我來掩護你。「

段艷古怪的看了姚宇一眼,這次倒是沒有反駁,點了點頭。

這時候另一位鬼界的鬼將也說道:「既然你們進入了鬼界,可就沒那麼容易離開了,現在你們就準備受死吧。」

「你們給我上。」第三位鬼將大喝一聲,就沖了過去。

眾人看著向著自己壓過來的眾鬼將,鬼帥,鬼兵以及鬼士,心情都開始顯得格外沉重。

幾百人運轉真元,頓時五顏六色的真元從眾人身上爆射出來,很是絢麗。

很快,雙方的人馬就交織在了一起。

龍劍飛大喝一聲,迎著以為鬼帥就沖了上去,只見龍劍飛一拳轟出,鬼帥連忙抵擋,可是他沒有預料到龍劍飛實力,龍劍飛的拳頭直接擊穿了鬼帥的身體,鬼帥慘叫一聲,身體立刻煙消雲散了。

「你們小心點,帶頭的那個我來對付,你們去幹掉其他的人。「那位彪形大漢的鬼將大聲說道。

而由於自從交戰開始就一直在保持實力,只露出了三階中期的實力,現在他覺得沒必要嶄露頭角,有時候這會成為自己保命的底牌。

看著在奮力戰鬥的庄魏,姚宇邊打邊移動,來到了庄魏的身邊,意念傳音道:「待會有機會,你就趕緊逃,我來殿後。「庄魏古怪的看著姚宇,見姚宇也看著他,點了點頭。

再看看宋灰,收拾那些鬼兵,簡直就是輕鬆加愉快啊,基本上都是一拳一個,後來鬼兵似乎知道他的厲害,不再和他正面衝突,讓鬼帥來和他戰鬥,四位鬼帥同時對宋灰發動了攻擊,這下可把宋灰給忙壞了,不過還好一直處於勢均力敵的狀態,誰也奈何不了誰。

宋灰見自己占不了上風,大聲道:「你大爺的,以多欺少算是什麼本事,有本事單打獨鬥,看爺不一個個拆來你們。「說完又是一拳轟了出去。

而由於離開了庄魏以後,就一直在段艷的身邊和鬼界的敵人戰鬥。

「啊。」


「啊。」

「啊。」

……….

傳來了幾聲慘叫,就有幾個人界的修鍊者倒了下去。

鬼將和龍劍飛的戰鬥還在繼續,鬼將沒想到,龍劍飛實力居然會這麼強大,自己完全被壓著打,其餘兩位鬼將見狀,也加入了戰鬥了,龍劍飛只覺得原本輕鬆的戰鬥,立即變得沉重起來,三維鬼將同時出手,龍劍飛也感到很吃力,眼看著自己節節敗退,不得已,龍劍飛手腕一轉,一把三尺長的銀色長劍就出現在了手中,長劍一揮,龍劍飛逼退了三個圍攻自己的鬼將,迅速的向後飄去。

手中長劍一揮,一道寬約五丈的藍色光波瞬間向著那些普通鬼兵碾壓過去,頓時只聽見了幾聲慘叫,就有十餘名鬼兵灰飛煙滅。

三位鬼將見狀,咆哮一聲,再次攻了過來。

龍劍飛不得不迎上去。

雖然姚宇一直在段艷的身邊,不過他的意識一直鎖定這全場,所以戰場上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的感知。

「不好了,龍大哥有危險了,他不是三位鬼將的對手,我要過去幫他了,你自小心點。「

說完離開了段艷,向著龍劍飛的方向飛去。 來到了龍劍飛的身旁,姚宇用意念傳音道:「龍大哥,你有沒有什麼比較絢麗的技能?」

龍劍飛雖然不明白姚宇的意思,但是回答道:「有,但是時間不能持續很久。」

「待會我先拖住三位鬼將,你就準備用你的那一招,然後我們就讓其他人一起逃走,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現在只有減少損失。「

「行,沒問題。「龍劍飛毫不猶豫的同意了。

只見姚宇運轉真元,突然全身被一股藍紫色的光暈所包裹,姚宇大喝一聲,向著三位鬼將沖了過去。

見姚宇來勢洶洶,三位鬼將立即做好了防禦,姚宇慢慢的升上了半空,雙掌放在胸前,合圍成了一個三角形,在三角形的中央,形成了一個藍紫色的光球,裡面不時地跳動著紅色能量。

雙掌推出,光球立即向著鬼將飛了過去,光球在空氣中迅速擴大,到達鬼將面前的時候,直徑已經達到了五丈之大。

「轟隆隆。」一聲巨響,頓時氣浪掃起了地面的灰塵,三位鬼將的身影瞬間就被灰塵掩埋。「你們快速撤退,離開這裡。」姚宇大喝一聲。

眾人聞言,都虛晃一槍,逼退了眼前的敵人,向著後面快速撤離。

這時候三位鬼將從灰塵中沖了出來,姚宇見狀,大聲說道:「龍大哥,就是現在。」

龍劍飛聞言,將早已準備好的黃色光球扔了出去。


「磁。」伴隨著一聲生香之後,光球頓時爆炸,散發出耀人的黃光,三位鬼將都不得不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這時候姚宇和龍劍飛兩人立即向著眾人撤離的方向趕去。

段艷只覺得身後一道黃色光柱衝天而起,頓時向著四周擴散開來,籠罩了周圍五百丈的面積。

「快走。」只見姚宇的身影像一道利箭般來到了段艷的面前,拉著段艷的小手就想著前面奔去。

段艷臉一紅,低著頭,任由姚宇拉著自己的手。

龍劍飛這時候也跟了上來,大聲道:「大家趕緊走,他們很快就會恢復過來,到時誰都走不了。」同時又幹掉了一個追上來的鬼士。

「這群狡猾的人類修鍊者,居然這麼卑鄙,還這麼膽小。「看著已經消失在眼前的眾人,鬼將恨恨的說道。

「我們繼續巡邏,一定要找到這些可惡的修鍊者們,大家跟我來。」說完就帶著眾手下向著眾人所在的方向趕去。

眾人一直在鬼界里迂迴了跑了一百里地,這才停了下來。

看了都在喘氣中的眾人一眼,龍劍飛來到了姚宇的面前,說道:「這次還真是九死一生,差點就交代在那裡了,還是姚老弟你夠機智,不然今天我們可就全軍覆沒了。」

「啪。」只聽見一聲脆響,姚宇下意識的就縮回了自己的手。

「流氓,你摸夠了沒?」段艷一副惡狠狠地樣子看著姚宇。

姚宇嘿嘿一笑,沒有回答段艷的話,對著龍劍飛說道:「雖然鬼界的高手很多,不過他們只知道一味的硬拼,上一次我和鬼界的人交過手,所以基本上算是了解了一點他們的作戰方式,而對我們最有利的就是他們的智商嚴重不足,我相信只要我們利用好了這一點,下次在遇到他們的時候,起碼不至於這一次這麼狼狽了。」

龍劍飛點了點頭,說道:「沒錯,你說的很對,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龍劍覅並沒有統計這一次的傷亡人數,因為他擔心這會引起眾人的恐慌,到時候就真的是只有等死了。

休息了一會,眾人繼續向前行進,而與此同時,龍藍這邊卻陷入了一番苦戰。

不過慶幸的是,他們遇見的敵人,高手並不多,只有一名鬼將,三名鬼帥,六名鬼士以及一百多名鬼兵而已,這足以他們對付了。

在這些人,也不乏有很多高手,逼的鬼界的敵人連連後退,而龍藍等人緊追不捨,「大家快點解決他們,我很擔心,以防他們的援兵到來,到時候我們都走不了。」說完又是一拳揮了出去。

眾人聞言,立即加大了攻擊力度,很快就幹掉了一大半的敵人。

就在鬼將一拳轟過來的時候,龍藍手中長劍突現,朝著鬼將的身體刺了過去,鬼將沒想到居然還有武器,連忙收回了拳頭,身體一側,向著旁邊飛了過去。

龍藍見狀,手腕一轉,追了上去,鬼將見龍藍的長劍再次劈了過來,連忙將自己防禦起來,同時大喝一聲,雙掌突然出現淡淡的的光暈,迎著龍藍的長劍就抓了過去。

「砰。」空中傳來了金屬碰撞的聲音,頓時擦出了點點火花。

「赤練手。」鬼將大吼一聲,就向著龍藍一拳揮了過去,手掌在空中劃過了一道道黑光,看起來很是詭異。

龍藍連忙後退,同時將劍橫檔在了胸前,「砰。」又傳來了一陣金屬碰撞的聲音,龍藍頓時就被反震出去。

當龍藍快要落地的時候,腳尖一點,身輕如燕,快速的向著鬼將再次反攻回去,同時長劍直指鬼將,看著劍尖泛起的點點紅光,鬼將再次竟然毫不猶豫的沖了上去,龍藍見狀,嘴角劃過了一絲微笑,這正合她意。

」一劍必殺!!!破!!!」龍藍大喝一聲。

感覺到不妙,鬼將正想要防禦,只見龍藍在距離他五十丈的距離的時候,以掌做輔助,將長劍一掌擊了出去,長劍就猶如一道紅色光線一般,空中傳來長劍破空的聲音,隨著劍鳴聲響起,一道紅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貫穿了鬼將的身體,從後背傳出,只見龍藍手掌一揮,長劍就回到了自己的手中,而鬼將此時就像是個雕塑般,已經被定格在了那裡。

突然,鬼將的身體內射出道道紅光,「轟隆」,鬼將身體爆射出紅光之後,消失在了空中。

眾鬼兵,鬼帥,鬼士見鬼將已經被幹掉了,都開始四散的逃命,龍藍面色嚴峻,鬼帥,鬼士要逃,她是阻止不了的,但是鬼兵她還是沒有問題的。龍藍飛到了半空中,長劍揮出,一道紅色劍芒就向著鬼兵擊去,頓時就有二十個鬼兵消失於無形。

其餘鬼兵見狀,立即開始分散逃跑,龍藍繼續追殺了 龍藍收回了長劍,看了一眼眾人,道:「我們現在先離開這裡,然後你們抓緊時間恢復真元,我想以後我們可能會遇到更多的敵人,所以你們必須隨時有最好的狀態。」說完就帶著眾人向前走去。

眾人跟上去,受傷嚴重的,則是互相攙扶著,走出了一百里的距離,龍藍觀察了一下四周,發現這裡四面環山,是個隱藏的好地方,不過要是被發現了,肯定是全都得玩完。

「你,你,還有你,去四面巡邏,要是發現敵人就立刻勁爆。」龍藍指了指其中的三人說道。

「是。「三人聞言,就分散開來,站在山坡的最高處,以便於能夠及時的發現敵人。

………

不僅是龍劍飛,龍藍,還有很多小組都遭到了鬼界的侵襲,以至於他們損失慘重,最慘重的一組現在只剩下了二十多人,基本上可以說是全軍覆沒了,弄得小組內的所有人都人心惶惶,希望可以儘快的找到其他的小組,得到支援。

……

姚宇他們現在還在繼續趕路,自然,在鬼界所有的通訊工具都是不能用的,因為在這裡鬼氣很重,都知道所謂的鬼不過就是他通過磁場來影響你的神經,所以現在這裡的磁場受到了嚴重的干擾,即使有手機也不過是是廢鐵一塊。

姚宇看了看龍劍飛,問道:」龍大哥,現在我們應該往哪個方向去,我們只有九十天的時間,要是不儘快找到的話,我們可就失敗了。「

龍劍飛看了看四周一眼,:我們現在必須找到鬼界的鬼王成,據說他們會在鬼王城的化魂池將符印毀掉,但是現在我也不知道鬼王城到底在哪個方向。」

眾人聽見了龍劍飛的話,都一臉茫然的看著龍劍飛,姚宇知道現在軍心不能夠亂,於是說道:」我有辦法了。」

說完就盤坐在地上,控制著自己的一絲意念,下載奶他必須集中精力,這樣才能夠獲得更加準確的信息,一個人在專註的時候,才會把一件事做好,所以姚宇只是發出了自己的一道意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