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狂風大作,周圍萬物,花草石木都拔地而出,一股腦擠入混元金斗之中。

混元金斗也像是擁有無窮無盡的底部一般,將送入口中的東西,來者不拒的吞下。

起初,碧霄眼見混元金斗發威,一臉得意之色的看着站在原地的聞仲。

豪門寵婚:腹黑爹地太囂張 !”

早在碧霄催動混元金斗的時候,聞仲就快速的結出法陣,將自己隔絕在外。


“解義離鏡。洞中玄虛,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

聞仲嘴脣輕啓,喃喃道。

這是新學的一個結界法陣,也不知道有用沒用。

在實戰中演練一下,看看這法陣有沒有點用處!

據說可以對外屏蔽自己的一切氣息。

過了好半晌,周圍除了藏寶閣已無它物可以吸收,眼見着混元金斗的光芒逐漸減弱,似要退回碧霄的手中。

聞仲仍舊立在原地,一動不動,好似一座泰山般佇立着。狂風在襲向他時,就像是被什麼阻撓了一樣,偏離軌道,向其他方向颳去。

他的頭髮甚至沒有一絲凌亂,身上的衣服如來時一般乾淨整潔。

“你……你怎麼會……”碧霄大驚,混元金斗已經持續不了多長時間。

瓊霄眼見碧霄亂了心神,生怕她被混元金斗之力吞噬,立刻上前協助。

即使心中諸多疑慮,也在這一瞬間全都拋之腦後。

她‘嘿’的一聲,祭出自己的法寶縛龍索,站在碧霄面前就要將縛龍索套入他身上。

“二姐,別慌!我來助你。”她大喝一聲,身上泄出五彩元素,手中的縛龍索像蛇一樣靈活的朝聞仲襲去。

見狀,聞仲心想。這丫的製造一個結界不跟你們計較還不行了是吧!

非得逼老子出手治一下你們!

他立在原地的身影像是突然正經了一般。

自他畫的結界周圍隨着他心性的改變也迸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

雲霄看着這番景象,終於嘆了口氣:“是結界。” 只見自聞仲周圍接連成一個光圈,將他牢牢的包圍在裏面。

隨之光圈像一把破空的利劍,直衝九天雲霄,像是要吸盡空中的靈氣一般,聞仲的精神力驀然擴大了十倍。

三霄娘娘見此,具是一驚。

根本沒料到昔日同門的聞仲,孤身對上她們三人也唯有死路一條。

可今日,連法寶神器都獻出來了,可這聞仲面對混元金斗居然紋絲不動。看見縛龍索也處變不驚。

瓊霄嚥了一口口水,想探探聞仲實力到底有多高,心一橫,丟出手中的縛龍索。

只見縛龍索像是靈活的蛇一般,在空中扭曲着,迅猛的飛向聞仲。

碧霄也拼盡全力的將混元金斗的威力提升到鼎盛時期。


面對這一切的聞仲,只是淡淡掃過混元金斗和縛龍索。

時間彷彿都慢了下來,在他眼裏,四周之物都以極慢的速度運行着。

冰山男神,太惹火! ,那……

雲霄娘娘怎麼還不亮出金蛟剪,他還想借機看看這三樣法寶的威力到底有多大呢!


聞仲的目光移向在一旁觀戰的雲霄娘娘,瞧着她的目光若有所思,估計着是察覺到她們三人不是他的對手,適才遲遲不出手。

空間被聞仲外放的精神力所震碎,他閉上眼睛,伸手施動法術。


剎那間,逼近他的縛龍索像是感受到了什麼恐怖的氣息,停頓在半空中,而原本收納萬物的混元金斗也瞬間黯淡無光。

“這是怎麼回事?”瓊霄大吃一驚。

這麼多年來,還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這聞仲到底是什麼來頭?

還不等她們驚訝,聞仲就爆發出一股強悍的精神力,直接將縛龍索和混元金斗扔回到她們身上。

雲霄奶奶修爲較碧霄和瓊霄的高一些,只在一瞬間便察覺出,她驚歎道:“好霸道的精神力!”

“好好收着你們的寶物,下一次我就直接給碎了。”聞仲漠視着三霄娘娘。

要不是他掂量着自己的精神力,不想傷了這三霄娘娘,畢竟店長是要發揚截教的,萬萬不能在此時壞了店長的好事。

他袖手一揮,仍舊風輕雲淡的站在原地。

而面前的三霄娘娘卻不敢置信的望着聞仲。手中的混元金斗和縛龍索還沒有出手就已經輸了。

這對她們來說是莫大的打擊。

“多謝聞師弟手下留情。”這時,雲霄娘娘縱觀全局,發覺此時不能激怒聞仲。

並且,她發現,既然聞仲的實力這麼強大,強大到她看不出究竟達到了什麼地步。

這兩樣法寶都是上古神器,落到她們手中,竟然變成了這般破敗樣子。

都怪該死的天庭,封什麼感應隨世仙姑,實際上不過是想控制她們的實力罷了。

思及此,雲霄娘娘的眼神不自覺的變得十分冰冷。

聞仲發現她的變化,也不在意,收回外放的精神力。這一次,連法術都用的甚少,看來這三霄娘娘的實力確實大不如從前了。

碧霄和瓊霄見聞仲的精神力收放自如,這一下也明白了兩人根本不是聞仲的對手。

壓住暴躁的心性,碧霄凝視着聞仲。

這丫的來他們三霄娘娘宮,居然沒有敵意,難道只是爲了在這裏顯擺一下自己的實力比他們高嗎?

還出現在藏寶閣!那就是來盜寶的!

這實力這麼強大,就算她們逮住了現行又怎麼樣,人家還不是完虐她們。

碧宵的眼中兀自出現一股懊惱之意。她們本來就因爲被天庭封神,實力大不如從前,如今更是被下了封印,稍微動用法力就會被文殊和普賢發現。

該死,她們真是截教最倒黴的三個人了吧。

觀察細緻入微的聞仲,將她們的神色盡收眼底。

心底好笑。

“佛門想要收了你們法寶,我倒能給你們一個去處,不懼佛門的去處。”

聞言,三霄娘娘具是認真看着聞仲。

不懼佛門的去處?這天底下哪裏還有不懼佛門的去處。就連天庭都要給佛門幾分薄面。

難道是?

那股突然崛起的勢力?


看聞仲這般強大的實力,也許他就是來自那股突然崛起的勢力!

那可是讓天庭都束手無策,不得不請佛門來助他們一臂之力的龐大勢力。

“你是如何得知佛門要收了我們的法寶。”雲霄娘娘問道。

聞仲自然不可能告知她們,他是聽了牆角才知道的這件事情。

於是臉不紅心不跳的撒着慌:

“能人異士居多,區區一個預測未來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反正敖廣那老頭兒也學了預測未來之術。他這般說應該不算撒謊了吧!

遠在龍宮鑽研功法的敖廣‘阿嚏’一聲:

“在龍宮也會感冒的嗎?”

預測未來?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勢力,連預測未來這種不可能修成的功法都能掌握。

“請教聞師弟。”

聞仲餘光斜睨了一眼身後的藏寶閣,心中的算盤仍舊在快速的運轉。

剛剛已經確定了這藏寶閣外面是個虛陣,那麼他現在就是遁形進去,也不會有人發覺。

只要晃過眼前這三霄娘娘就可以。

好不容易來一次,咱可不能空手而歸,否則回去還是看不了書!

如此想着,聞仲的眼中劃過一抹算計的光芒。

他站在原地,心底默唸遁形的口訣,身影卻逐漸升高到虛空之中。

“靈山書店!不懼佛門的去所。”

說罷,他的身影便朝九天之外飛去,只留一陣餘音迴盪在峨眉山四周!

三霄娘娘站在原地,看這那道來無影去無蹤的身影,內心生出一陣惶恐。

這樣的快的讓人看不清的功法,難道都出自那個靈山書店嗎?

“那個靈山書店到底是個什麼地方?跟那股勢力有關係嗎?”雲霄率先回過神來。

若是能人異士皆從那個地方出來,她們倒是可以去試試。

本就沒有兩全的法子,保住性命和法寶。既然選擇有了這樣一個去處,即便是陷阱也值得一試。

“反正都過的這麼窩囊了,咱們不妨去看看。”碧霄的性子向來率性,一看兩姐妹猶猶豫豫的樣子,便立即拍板決定。

雲霄嘆了口氣:“也好。” 三霄娘娘回到內室,心底仍舊還縈繞着聞仲那一句“靈山書店,不懼佛門的去處。”

每個人心底都泛起陣陣漣漪。

若是不懼佛門,那就是跟天庭佛門爲敵。

投靠他們,既能擺脫天庭的控制,又能報仇與普賢和文殊。

其中厲害關係一眼明瞭。

“感應隨世仙姑,虛銜而已。天庭終年控制着我們的修爲,連聞仲我們三個加起來都不是對手。”

坐在茶桌旁,雲霄仔細想了想這些年天庭對她們做的事,心中又是一陣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