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良的腳輕輕鬆鬆的就踢在黃小虎的肚子之上,然後他就收回腳,慢慢走向其他人。

剛開始黃小虎受了吳良的一腳還沒有反應,但吳良剛走一步,他的肚子就有一股翻江倒海的感覺,而且空空如也的肚子總有什麼東西想要翻滾而出。

“噗嗤”一口黃水從黃小虎的口中突然,這時他才捂着肚子哇哇的大叫起來,因爲此時纔有疼痛傳來。

“不會吧!黃小虎被那小子打敗了!”

“是的!我也看見了!”

“着小子真厲害,而且你沒見他還走向其他人,分明就是在想打其他人的模樣!”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沒有人聽在耳力,剩餘的三名非主流都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吳良,那樣子就像吳良是什麼猛獸一般。

而那些後來加入想給打吳良的人,慢慢有些緊張,然後開始後退。

他們這些人都是知道,別看吳良只是一個人,但是吳良的武力值有點高,根本不是他們能對付的。

“想走!”吳良所有驚鴻步快步攔住幾人的去路,然後一人一腳。

剛還在逃跑的人,紛紛捂着肚子,在地上吐了起來。

至於剩下的三名非主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後不約而同的衝向吳良,同時,手中多出了一把匕首。

匕首是他們的兇器,在一般情況下他們是不會拿出來的,但今天情況不同,如果他們不拿出應敵的話,可能一會他們就要被吳良打。

wωw_ Tтkд n_ co

“居然出武器了!”周圍的人看着三名非主流,臉上的冷汗就流了下來,雖然他們想要給吳良一個教訓,但也不想有流血事件發生。

這些人左右看了一眼,然後慢慢的向後退去,他們一是不想參與這些事,二是不想被小刀誤傷,所以在他們後退到一段距離後,快速的散開了。

他們散開了,但後面又爲了一羣人,這羣人見三名非主流都是,有幾個拿出了手機開始報警。

吳良也觀察到這些情況,他心中有些急了,他不能讓別人知道他的事,不然不好解釋,於是他就有想快點解決事情的念頭。


“小心點啊!”在吳良準備動手的時候,劉紫嫣在遠處擔心的喊道。

吳良點點頭,心中有些暖意,不過他沒有多想,快步衝向三名非主流。

三名非主流見吳良衝來,手中的小刀緊了緊,他們本來還想勸下吳良,但見吳良這樣,他們也失去了這種心思。

“打,你們給我打死他!”黃小虎一邊說,一邊吐着黃水。

三名非主流點點頭,握着小刀,在空中劃了幾下,然後迎着衝來的吳良,衝了上去。

四人交鋒,吳良全身被包裹着寶氣,特別是要害部位寶氣最多,而他的雙拳也是寶氣瀰漫,如果仔細看去,一圈圈的寶氣在手掌纏繞着。

“嘿!”三名非主流的小刀刺向吳良,吳良微微一笑,伸出手掌迎上小刀。

而剛纔圍攏過來的衆人,都是嚇出一身冷汗,他們不知道吳良在想什麼,但看吳良的徒手接白刃的動作,都爲吳良捏一把汗,同時在心裏把吳良比作一個瘋子。

“着年輕人是不是瘋了!”

“我敢保證,他的手一會不定流血!”

“廢話,我也肯定!”

“別看戲了,趕緊報警吧!出了人命就不好了!”

周圍的人議論着,而在遠處的劉紫嫣也是爲吳良擔心着,同時她還在心裏祈禱,吳良一定要沒有事。

“波”吳良老老實實的抓住兩名非主流的小刀,然後向後一拽,兩名非主流驚呆了,沒有想到吳良真的捏住了他們的小刀,所有他們在吳良拽小刀時就沒有使勁,然後就那麼的讓吳良把小刀拽走了。

剩餘的最後一個非主流見吳良捏着兩個小刀,知道機會來了,他不顧一切的就刺着小刀,位置就是吳良的心裏。

吳良看了一眼襲來的小刀,一句話不說,伸出一腳,就將最後一位非主流,踢到在地。

“哇!”一口鮮紅的血,從那名非主流嘴裏吐出,吳良看了一眼,然後快速的對着還站着的兩名非主流,一人一腳。

兩人也是沒有忍住,大口大口的鮮血吐了出來。

這四名非主流是吳良必要教訓之人,因爲就是他們剛纔想要調戲劉紫嫣。 吳良雙眼一撇就看見黃小虎,此時黃小虎的已經不在吐了,他靜靜的站在一邊,張大嘴巴看着吳良。

不管是他,就連周圍的人與劉紫嫣都是張大嘴巴,呆呆的看着他。

吳良搖搖頭,快步走到黃小虎面前,然後對着黃小虎的肚子就是一腳。

正發呆的黃小虎本是在癡呆的狀態,但經過吳良的一腳,他立即就反應回過神來,不過他剛醒轉就感覺胃裏一陣翻滾,然後腥甜之味就衝向喉嚨。

黃小虎很想壓下這口腥甜,他知道這是鮮血,但是鮮血太多,根本不是他能壓得住的,經過一分鐘的壓制,最後他還是吐了出來。

“這小子真狠!”

“哼,不狠能行嗎?你沒見捱打的是誰嗎?”

“額,是黃小虎,怎麼是他,不是他欺負別人嗎?怎麼今天被人打了!”

“你問我,我那知道!”

衆人議論紛紛,特別是議論黃小虎,黃小虎是這一帶的惡霸,這他們都是知道的,在這裏凡是惹了黃小虎的人,沒有一個能有好下場的,不是被打,就是家裏被砸。

這就是黃小虎對人的態度,要麼捱打,要麼家裏的東西也不要了。


當然有反抗黃小虎的人,但都是被打的體無完膚,最後有的甚至加入黃小虎的隊伍中。

“下次不要惹我!”吳良看了黃小虎一眼,然後就去拉劉紫嫣。

此時劉紫嫣正傻傻的看着吳良,雖然以前他見過吳良打人,但像今天把四個人大吐血的他還是頭一次見。

對於劉紫嫣的想法吳良不知道,他只知道現在要離開了,不然一會警察來了,他想走都走不了。

兩人快步走開,沒有人阻攔,當然也沒有人敢阻攔,他們剛纔也看了吳良的很辣,如果他們阻攔的話,他們怕吳良會像對待黃小虎一樣,對待他們的。

當然他們也並不想阻攔,因爲他們看見吳良打的人是黃小虎,他們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對黃小虎有些憎恨。

“你媽媽怎麼怎麼樣了!”吳良拉着劉紫嫣走在街道上,然後就鬆開了手。

劉紫嫣有些失落,她不是爲她母親失落,而是爲了吳良鬆開她的手而失落。

“沒有事,現在已經好了,而且現在還能幹些家務活了,再過幾天就可以感謝別的活了,當然我不打算讓她幹活,我想讓她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劉紫嫣輕輕的說道。

“那就好!”吳良點點頭和劉紫嫣就這樣慢慢走着,兩個人根本沒有話說。

當快要走到街道盡頭,劉紫嫣開口道:“好了就到這吧,我們各自回家吧!”

“嗯!”吳良點點頭,大步而去。

劉紫嫣看着吳良離去的背影,輕輕嘆口氣,然後慢慢的朝自己家走去。

回到出租屋,吳良坐在牀上,開始修煉起來。

經過剛纔的一架,他已經沒有心思煉丹,他要修煉一番,調養好心中的情緒,煉丹最忌諱的就是情緒不穩。

所有他纔沒有着急煉丹。

第二天,吳良睜開雙眼,洗漱一番,然後就到學校而去。


在學校門口吃了一些飯,然後就到了班級。

“吳良,來的這麼早!”吳良剛坐下,劉偉救走到的跟前。

“我每天都來這麼早,你又不是不知道!”吳良拿着大學的各種各樣的書,一頁一頁的翻看着。

“呵呵,我肯定知道啊!”劉偉微微一笑,湊到吳良的耳邊小聲說:“過兩天就是運動會,你到時看不看啊!”

劉偉知道,吳良平時不喜歡這些東西,從他沒有參加運動會就能看出,所以劉偉纔有這麼一問。

“去,我想看看你的成績!”吳良點點頭。

“呵呵!好,一會放心,和我講講我修煉的事!”劉偉說的話更加小聲了,還好吳良耳力好,不然真的聽不見。

“嗯!”吳良微微一笑,劉偉見此就點點頭就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劉偉走後,又有幾個同學跟吳良打招呼,當然還有張航。

時間不久,就上課了,這次上來的是一個教授,教授講的知識,都是他總結的東西,還有一些實踐的東西,吳良聽的非常認真,因爲只要他不是很懂的東西,他都聽的十分認真。

很快一上午課就這麼結束,吳良收穫很大,這次教授講了很多他不知道的知識,他如飢似渴的吸收着這些知識。

“吳良,我們走!”劉偉走到吳良面前,拍拍他的桌子。

吳良搖搖頭,站起身就和劉偉在外面吃了一頓飯,然後又找了一個無人的角落,開始教習劉偉法訣的運用。

劉偉不愧是大學生,很多知識吳良講了一邊,他都會了,這讓吳良很高興。

“現在你到了第幾層了?”吳良詢問道。

劉偉想了想,然後不確定道:“我估計還在第一層吧,估計快到第二層了吧!”

吳良滿意的點點頭,劉偉的精神天賦不錯,修煉起來也是不慢。

“好了,今天就到這,你回家好好修煉一番,我先走了!”吳良拍拍劉偉的肩膀,快速朝出租屋而去。

他這麼着急回家是有事的,因爲今天要煉丹,這可是大事之中的大事。

“轟”

吳良關上房門,有關上窗簾,打開房間裏的燈,房間裏的燈很亮,房間的一切就跟白天一樣。

“砰”

吳良從聚寶空間中把青鼎拿了出來,然後又在房間把煤氣罩給搬到青鼎之下

這次煤氣罩的作用就是起到火的作用,雖然只是凡火,但也是有點作用的。


做完這些,吳良又把藥材拿了出來,這次拿出來的是煉製養氣丹的藥材,他根本就沒有把人蔘果拿出來。因爲拿出來也沒有用,現在根本不是煉製人蔘果的時候。

要想煉製人蔘果,必須等到他把煉丹步驟全部熟練掌握,而且能夠很熟練的操作才行,這些都是要嚴格進行的。

“呼!”吳良深吸一口氣,在腦子裏回想起煉丹步驟。

第一步是加熱。

這個吳良知道怎麼弄,他把煤氣罩打開,然後把火調到最大,青鼎在上面灼燒。

火苗很大,不一會青鼎都被燒的燙呼呼的,不過這還不行,必須要讓青鼎變得稍微發紅才行,那樣的溫度才適合煉製出藥材的雜質。

這一步說起來簡單,其實是最困難的,因爲火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必須剛剛好才行,不然一會煉製雜質的時候,藥材必定是燒燬。

“燒紅了!”吳良看了一眼青鼎的底部,底部有些紅,吳良見此快速的把一株三元草放進鼎內。

“滋滋”

兩聲輕響,三元草變成一堆黑灰。

“這麼回事?”吳良撓撓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