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以他的修為,想要抵抗柳風這全力一擊,卻是無異於蚍蜉撼樹,同是龍脈後期,神罡龍脈強者對於普通的精罡強者,絕對擁有碾壓性的優勢,

就在秋炎面臨危機之際,秋離月出手了,身為此時秋家的領隊之人,他不可能任由秋炎在自己眼前,被柳風如此輕易擊殺,

冷哼一聲,秋離月的身形翩然上前,雙手攤開,一輪紫色月光從其掌心之中冉冉升起,綻放不朽光輝,向著天空之中的風暴之眼迎擊而去,,月照當空,

紫色的圓月,精準無比地填在了空中肆虐的風暴之眼,頓時爆發出一陣炫目神光,風暴月華狂暴橫掃,橫掃十方,

雖然有秋離月幫他擋下了最強的攻勢,但僅僅是這風暴的餘波,都是將秋炎掃的倒飛開來,身上撕裂開一條條縱橫傷口,看上去慘烈無比,所幸都是外傷,並未傷及經絡,雖然看上去慘烈,但並不影響戰力,

而秋離月雖說成功的救下了秋炎,但是在那巨力反震之下,同樣也是悶哼一聲,臉色剎那潮紅,顯然非常吃力,

而反觀柳風,僅僅只是肩頭一抖,便是卸去了反震力道,臉上沒有絲毫不適,冷冷地望著秋離月,道:「能夠接我一招不傷,修為倒是不差,不過可惜,活不過今天了,」

一邊說著,柳風手中一搖,一柄鋼骨鐵扇出現在其掌心之中,旋動生風,捲起道道璀璨罡刃,向著秋離月攻擊而去,

秋離月雖然並不是柳風的對手,但現今的情況之下,卻是只能硬著頭皮迎戰,眉心之上月痕浮現,圖騰領域籠罩而出,手提兩把弧月斬,力戰柳風,

秋離月行動的同時,秋池也是目光一寒,手提一把銀白細劍,劍尖之上光芒灑落,如同水銀泄地,緊跟秋離月之後,向著柳風迎擊而去,

秋離月與秋池二人,乃是當代秋族年輕一輩之中,最為強大的兩人,但是此時合兩人之力,也僅僅是能夠與柳風戰成平手而已,

甚至,柳風面對兩人的聯手夾攻,依舊遊刃有餘,佔據上風,嘴角始終噙著自信的笑意,頭頂罡風縱橫呼嘯,不斷斬下一道道凌厲風刃,強勢絕倫,

紫潮門早就巴不得有機會能夠討好柳風,此時見到柳風與秋離月等人開戰,紫潮門那名龍脈巔峰的強者黃慎頓時目光一亮,就要加入戰團,

只不過,黃慎剛要行動,便是被柳風察覺,大聲喝止:「你們都不要出手,今天,我要大開殺戒,跳樑小丑也敢在我面前叫囂,不自量力,」

此時,天罡輪煞即將來臨,空氣中,彷彿都能嗅到無盡獸潮來臨之前的凶煞之氣,從掌控天狩城的紫潮門考慮,黃慎自然是想速戰速決,趕緊解決秋水等人,然後專心應對天罡輪煞,

只不過柳風不願別人插手,黃慎也不敢繼續出手,於是只得站在一旁,虎視眈眈,為柳風掠陣,

而另外一方,秋炎等人看著秋離月與秋池兩人聯手,竟然依舊不是柳風的對手,臉上均是露出焦急之色,

不過,三人之間的戰鬥太過激烈,你來我往,劇烈無比的能量餘波激蕩十方,他們根本無法插上手去,只能看著干著急,

任誰也沒有想到,柳風的實力竟然如此強悍,如此一來,秋族幾人打也打不過,不打又不行,就有一些騎虎難下的感覺了,

雖然早就料到,此行絕對不會順利,最終可能要動用保命手段才能逃脫,但這樣憋屈依舊是令他們心頭難受,

而且,最重要的,他們原本的打算是,救下秋水四人之後,再動用手段跑路,然而此刻,一個柳風擋在前面,又有紫潮門黃慎虎視眈眈,

這種情況之下,他們自己若走,沒有問題,但想救下秋水四人卻是難上加難,但他們本就是救人而來,若是人沒救到反而落荒而逃,怎能甘心,傳出去也是別人口中的笑料而已,

於是,一時之間,場面便是僵持下來,因為天罡輪煞即將臨近,此時城頭之上也早就已經站滿了武者,此時全都將目光投向了柳風三人之間的戰場,萬眾矚目,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秋離月與秋池兩人,在柳風的強大攻勢之下,漸漸露出不支之勢,

只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蒼穹之上的最後一顆天罡神星,也是黯淡下去,整片星空,出現了剎那的沉寂,

下一瞬,無盡煞氣卷天而起,整個星辰天墓第三層中,一雙雙猙獰嗜血的眼眸剎那睜開,隱匿在滾滾煞氣浪潮之中,呼嘯星空,

從天狩城頭,可以清晰的看到,遠天盡頭,一道煞氣浪牆卷天而至,浪牆之中,無盡凶獸吼嘯奔騰,呼嘯而來,

天罡輪煞,


而在天罡輪煞的剎那,天狩城內,一間普通的屋舍之中,三縷星光飄零而來,凝聚成為三道身影,韓羿三人現身而出,

韓羿目光掃過秋傑、秋徹二人,頓時發覺,兩人與進入藏寶之地的時候相比,身上氣息都是明顯增強,顯然在那寶地之中,獲得了造化,

而韓羿,因為選擇的並非什麼功法,而是蒼龍返源術這種秘術,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有什麼提升,若說不同,只是他的修為突破,達到了龍脈中期,

韓羿的分身,在龍脈初期停留已經很長一段時間,雖說沒有使用升龍丹,但他在秋族升龍潭中,吸收了大量的龍脈精華,更是得到了半條金龍,

從那時起,韓羿就具備了突破龍脈中期的資格,直到此時,在藏寶之地內打坐數日,順利突破,水到渠成達到龍脈中期,

現身之後,韓羿的目光在秋傑兩人身上略略一掃,便是向著四周看去,頓時眉頭一皺,心頭微沉,

當日進入藏寶之地的時候,韓羿曾與秋水等人約定,下一次天罡輪煞之時,要秋水等人在此地等待,以便得之各自在寶地之內得到什麼收穫,

然而此刻,偌大的房間之中,除了剛剛從藏寶之地傳送而出的三人之外,寂靜無聲,根本見不到秋水四人的身影,因此韓羿心頭頓時一沉,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而秋傑與秋徹,也幾乎與韓羿同時發現了這一情況,秋傑眉頭皺起,沉聲說道:「奇怪,秋水他們怎麼不在這裡,難道出了什麼意外,」

「去城頭看看,」韓羿眼中光芒一閃,直接飛身掠出房間,向著城頭之上飛掠而去,

畢竟,此時秋水等人不在這裡,即便他們怎麼猜測,也不可能知道發生了什麼,而現在城中武者幾乎全部聚集城頭,在那裡,說不定能夠得到什麼消息,


而秋傑與秋徹,短暫的怔愣之後,也是緊追韓羿身後,向著城頭之上飛掠而去,畢竟,都是他們的血脈族人,相比起來,他們兩個比韓羿還要著急,


此時外界星空風起雲湧,煞氣捲動,然而韓羿對此恍若不覺,向著城頭方向飛掠而去,雖說天狩城的規模非常之大,但以龍脈強者的修為全速賓士,依舊很快便是到了城頭之上,

此時的天狩城頭,人頭攢動,一名名武者手握兵刃站在城頭,嚴陣以待,遠方的星空之中,獸潮滾滾,洶湧而來,用不了多久,就會衝到天狩城下,到時候到來的將是一場慘烈的屠殺,

而就在城樓之下,柳風正與秋離月兩人纏鬥不休,罡勁激蕩,縱橫十方,更是隨著獸潮的臨近愈發激烈起來,在生與死的邊緣,綻放出最絢麗的光彩,

韓羿剛剛踏上城頭,便是被這一處戰場吸引了目光,頓時露出驚異之色:「秋離月,秋池,他們怎麼會在這裡,又是與誰交戰,,」

不過,下一瞬,韓羿眼中的驚異便是猛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的憤怒,以及殺意,

因為,就在他身側不到二十丈外,四根粗壯的繩索綁在城垛之上,繩索尾端,吊著四個狼狽的身影,

而在那繩索邊上,風城、風隱兩人正臉帶興奮的望著下方,大聲叫囂,

看著被吊在城頭的秋水等人,看著猖狂叫囂的風城、風隱,看著城下激烈戰鬥的三道身影,韓羿心中,頓時明白髮生了什麼,雙眼之中,湧上血紅, 柳風一步跨下城頭,乘怒而來,向著秋炎呼嘯而去,身在半空之中,便是大手一揮,一片狂暴的颶風風眼在其頭頂剎那成型,,風捲殘雲,

浩蕩的風眼捲動風雲,聲勢浩大,從柳風頭頂呼嘯而出,以泰山壓頂之勢,向著秋炎咆哮而落,


颶風之眼還未臨身,那凜冽的勁風早就已經削麵而至,將秋炎身上的衣服,撕裂開一條條傷口,就連皮膚之上,都是裂開道道血痕,

柳風的為人雖然並不咋滴,但其能夠憑外姓身份,在風族這麼多同輩天驕之中脫穎而出,其修為之強毋庸置疑,

此時盛怒之下,毫無保留的出手,目的就是為了一擊絕殺,不給秋炎任何機會,

僅僅是功法餘波,便已經在秋炎身上撕開傷口,若是讓這一擊真的落實在秋炎身上,那麼毫無疑問,秋炎絕對沒有倖免的可能,

秋炎也是沒有想到,柳風的攻勢這麼凌厲,竟然剛一上來就是絕殺手段,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只得硬著頭皮運起一門防禦功法,

只不過,以他的修為,想要抵抗柳風這全力一擊,卻是無異於蚍蜉撼樹,同是龍脈後期,神罡龍脈強者對於普通的精罡強者,絕對擁有碾壓性的優勢,

就在秋炎面臨危機之際,秋離月出手了,身為此時秋家的領隊之人,他不可能任由秋炎在自己眼前,被柳風如此輕易擊殺,

冷哼一聲,秋離月的身形翩然上前,雙手攤開,一輪紫色月光從其掌心之中冉冉升起,綻放不朽光輝,向著天空之中的風暴之眼迎擊而去,,月照當空,

紫色的圓月,精準無比地填在了空中肆虐的風暴之眼,頓時爆發出一陣炫目神光,風暴月華狂暴橫掃,橫掃十方,

雖然有秋離月幫他擋下了最強的攻勢,但僅僅是這風暴的餘波,都是將秋炎掃的倒飛開來,身上撕裂開一條條縱橫傷口,看上去慘烈無比,所幸都是外傷,並未傷及經絡,雖然看上去慘烈,但並不影響戰力,

而秋離月雖說成功的救下了秋炎,但是在那巨力反震之下,同樣也是悶哼一聲,臉色剎那潮紅,顯然非常吃力,

而反觀柳風,僅僅只是肩頭一抖,便是卸去了反震力道,臉上沒有絲毫不適,冷冷地望著秋離月,道:「能夠接我一招不傷,修為倒是不差,不過可惜,活不過今天了,」

一邊說著,柳風手中一搖,一柄鋼骨鐵扇出現在其掌心之中,旋動生風,捲起道道璀璨罡刃,向著秋離月攻擊而去,

秋離月雖然並不是柳風的對手,但現今的情況之下,卻是只能硬著頭皮迎戰,眉心之上月痕浮現,圖騰領域籠罩而出,手提兩把弧月斬,力戰柳風,

秋離月行動的同時,秋池也是目光一寒,手提一把銀白細劍,劍尖之上光芒灑落,如同水銀泄地,緊跟秋離月之後,向著柳風迎擊而去,

秋離月與秋池二人,乃是當代秋族年輕一輩之中,最為強大的兩人,但是此時合兩人之力,也僅僅是能夠與柳風戰成平手而已,

甚至,柳風面對兩人的聯手夾攻,依舊遊刃有餘,佔據上風,嘴角始終噙著自信的笑意,頭頂罡風縱橫呼嘯,不斷斬下一道道凌厲風刃,強勢絕倫,

紫潮門早就巴不得有機會能夠討好柳風,此時見到柳風與秋離月等人開戰,紫潮門那名龍脈巔峰的強者黃慎頓時目光一亮,就要加入戰團,

只不過,黃慎剛要行動,便是被柳風察覺,大聲喝止:「你們都不要出手,今天,我要大開殺戒,跳樑小丑也敢在我面前叫囂,不自量力,」

此時,天罡輪煞即將來臨,空氣中,彷彿都能嗅到無盡獸潮來臨之前的凶煞之氣,從掌控天狩城的紫潮門考慮,黃慎自然是想速戰速決,趕緊解決秋水等人,然後專心應對天罡輪煞,

只不過柳風不願別人插手,黃慎也不敢繼續出手,於是只得站在一旁,虎視眈眈,為柳風掠陣,

而另外一方,秋炎等人看著秋離月與秋池兩人聯手,竟然依舊不是柳風的對手,臉上均是露出焦急之色,

不過,三人之間的戰鬥太過激烈,你來我往,劇烈無比的能量餘波激蕩十方,他們根本無法插上手去,只能看著干著急,

任誰也沒有想到,柳風的實力竟然如此強悍,如此一來,秋族幾人打也打不過,不打又不行,就有一些騎虎難下的感覺了,

雖然早就料到,此行絕對不會順利,最終可能要動用保命手段才能逃脫,但這樣憋屈依舊是令他們心頭難受,

而且,最重要的,他們原本的打算是,救下秋水四人之後,再動用手段跑路,然而此刻,一個柳風擋在前面,又有紫潮門黃慎虎視眈眈,

這種情況之下,他們自己若走,沒有問題,但想救下秋水四人卻是難上加難,但他們本就是救人而來,若是人沒救到反而落荒而逃,怎能甘心,傳出去也是別人口中的笑料而已,

於是,一時之間,場面便是僵持下來,因為天罡輪煞即將臨近,此時城頭之上也早就已經站滿了武者,此時全都將目光投向了柳風三人之間的戰場,萬眾矚目,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秋離月與秋池兩人,在柳風的強大攻勢之下,漸漸露出不支之勢,

只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蒼穹之上的最後一顆天罡神星,也是黯淡下去,整片星空,出現了剎那的沉寂,

下一瞬,無盡煞氣卷天而起,整個星辰天墓第三層中,一雙雙猙獰嗜血的眼眸剎那睜開,隱匿在滾滾煞氣浪潮之中,呼嘯星空,

從天狩城頭,可以清晰的看到,遠天盡頭,一道煞氣浪牆卷天而至,浪牆之中,無盡凶獸吼嘯奔騰,呼嘯而來,

天罡輪煞,

而在天罡輪煞的剎那,天狩城內,一間普通的屋舍之中,三縷星光飄零而來,凝聚成為三道身影,韓羿三人現身而出,

韓羿目光掃過秋傑、秋徹二人,頓時發覺,兩人與進入藏寶之地的時候相比,身上氣息都是明顯增強,顯然在那寶地之中,獲得了造化,

而韓羿,因為選擇的並非什麼功法,而是蒼龍返源術這種秘術,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有什麼提升,若說不同,只是他的修為突破,達到了龍脈中期,

韓羿的分身,在龍脈初期停留已經很長一段時間,雖說沒有使用升龍丹,但他在秋族升龍潭中,吸收了大量的龍脈精華,更是得到了半條金龍,

從那時起,韓羿就具備了突破龍脈中期的資格,直到此時,在藏寶之地內打坐數日,順利突破,水到渠成達到龍脈中期,

現身之後,韓羿的目光在秋傑兩人身上略略一掃,便是向著四周看去,頓時眉頭一皺,心頭微沉,

當日進入藏寶之地的時候,韓羿曾與秋水等人約定,下一次天罡輪煞之時,要秋水等人在此地等待,以便得之各自在寶地之內得到什麼收穫,

然而此刻,偌大的房間之中,除了剛剛從藏寶之地傳送而出的三人之外,寂靜無聲,根本見不到秋水四人的身影,因此韓羿心頭頓時一沉,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而秋傑與秋徹,也幾乎與韓羿同時發現了這一情況,秋傑眉頭皺起,沉聲說道:「奇怪,秋水他們怎麼不在這裡,難道出了什麼意外,」

「去城頭看看,」韓羿眼中光芒一閃,直接飛身掠出房間,向著城頭之上飛掠而去,

畢竟,此時秋水等人不在這裡,即便他們怎麼猜測,也不可能知道發生了什麼,而現在城中武者幾乎全部聚集城頭,在那裡,說不定能夠得到什麼消息,

而秋傑與秋徹,短暫的怔愣之後,也是緊追韓羿身後,向著城頭之上飛掠而去,畢竟,都是他們的血脈族人,相比起來,他們兩個比韓羿還要著急,

此時外界星空風起雲湧,煞氣捲動,然而韓羿對此恍若不覺,向著城頭方向飛掠而去,雖說天狩城的規模非常之大,但以龍脈強者的修為全速賓士,依舊很快便是到了城頭之上,

此時的天狩城頭,人頭攢動,一名名武者手握兵刃站在城頭,嚴陣以待,遠方的星空之中,獸潮滾滾,洶湧而來,用不了多久,就會衝到天狩城下,到時候到來的將是一場慘烈的屠殺,

而就在城樓之下,柳風正與秋離月兩人纏鬥不休,罡勁激蕩,縱橫十方,更是隨著獸潮的臨近愈發激烈起來,在生與死的邊緣,綻放出最絢麗的光彩,

韓羿剛剛踏上城頭,便是被這一處戰場吸引了目光,頓時露出驚異之色:「秋離月,秋池,他們怎麼會在這裡,又是與誰交戰,,」

不過,下一瞬,韓羿眼中的驚異便是猛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的憤怒,以及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