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什麼事?」

釋開元也有些意外。

「我兄弟金剛他受了內傷,經脈受損,需要借貴寺古金蓮療傷!」

秦穆然當眾對著釋開元說道。

「什麼?古金蓮?不行!」

周圍的古少林弟子聽到秦穆然前來,竟然是為了借古金蓮,頓時一個個開始情緒激動地說道。

「秦施主,你可知道古金蓮是什麼?」

釋開元臉上沒有任何的神情,不得不說,他的養氣功夫真的是到了極高的境界,甚至已經到了天塌地蹦我自巋然不動的境界。

「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古金蓮能夠治療我兄弟的傷!」

秦穆然搖了搖頭,說真的,他還真的就不太清楚古金蓮是什麼。

不過,能夠成為古少林的鎮寺之寶,這個古金蓮肯定有著獨特的妙處。

「呵呵!沒錯,古金蓮確實能夠治療經脈損傷,而且有著奇效,只是,本寺的古金蓮,就算是本寺的僧人也不一定能夠得到!哪怕貧僧我都不敢說有本事見到古金蓮!」

釋開元臉上苦笑一聲道。

古少林一慣奉行這佛教的準則,出家人以慈悲為懷。

更何況現在受傷的還是古少林的俗家弟子,所以如果可以,釋開元願意用古金蓮來救助他。

只是,古金蓮作為古少林的鎮寺之寶,光是獲取就很難,自古至今,古金蓮也就被寥寥幾人獲得過。

「方丈,此話怎講?」

我靠算命爆紅娛樂圈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問道。

「古金蓮生長在我們古少林的後山禁地之中,而禁地之中則是被歷代先賢大能設下了考驗,只有通過重重考驗,才能夠踏入古金蓮生長的地方!」

釋開元無奈地說道。

「什麼考驗?」

秦穆然有些好奇地問道。

「佛門七罪,貪,嗔,痴,恨,愛,惡,欲!七道關卡,只有通過這七道關卡的考驗,才算是真正擁有無瑕之心之人,才能夠有資格進入古金蓮存放之地!」

釋開元看著秦穆然說道。

「貪,嗔,痴,恨,愛,惡,欲?」

秦穆然沒有想到,古少林竟然會這麼神秘,竟然還能夠布置考驗人的關卡,難道這七道關卡也是利用陣法布置出來的?

秦穆然心中想著這佛門七罪,心裡同樣好奇這關卡到底怎麼考驗人。

「是的!」

釋開元點點頭。

「貪,就是自私自利,只為自己著想。

嗔,就是管不住自己的這張嘴,老說不好的話。

痴,就是人們常說的傻,為某件事過於著迷。

恨,恨別人,討厭別人,心生憎恨別人之心。

愛,過度的偏愛或溺愛。

惡,惡事即壞的想法。

欲,慾望,無邊無盡的念頭。

此人生七害,只有杜絕七害,才能夠成為無暇之人!」

釋開元又給秦穆然解釋了一番道。

「現在,你還要挑戰嗎?」

釋開元看著秦穆然,他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天驕榜第一也同樣很是好奇。

要知道,天驕榜上的天驕也是有他們古少林的天驕,可是哪怕他們大勢力培養出來的天驕也沒有這個年輕人驚艷。

在釋開元的心裡他也想要知道這個年輕人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我願意挑戰!」

許你一生含情默默 總裁溺愛小老婆 秦穆然一雙眼睛透露著堅定,盯著釋開元不容拒絕地說道。 出現在任務參與者的腦海中,沒想到召喚是需要這樣做的,召喚它是需要口令的,“任務參與者如果沒有在兩個小時之內成功召喚出碟仙的話,那麼將全部被抹殺”,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了,兩個小時之內,需要找到口令。

還得成功的召喚出碟仙,果然,危險不是來自於碟仙,而是這坑人的過程,魔王它也算是夠了,又是這麼的坑啊。

“萬法自然,天地乾坤,爾等冤魂怨鬼速速現身”,“今晚是不是一定要全部殺死他們”,“好,既然你執迷不悟,到時候魂飛魄散就不要怪我了”,“殺了這麼多的人了,還是沒有完全消除怨氣嗎,好,以前,我沒能耐收你,今晚,我定要收了你。”

“這次又慢了,看來回去還得再多領悟領悟這天地之道才行”,“表姐,那這樣好了,今晚我一個人留下來,看看到底有沒有鬼”,“天地無極,乾坤劍法,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

“表姐,我來這幾天,一直吃你的,住你的,再要錢,好像不太好吧,我還是不要了”,“那好的,謝謝表姐,對了,你說帶我去見一個人,是誰啊”,“表姐,我們到這裏來,是做什麼”,“表姐,待會你們唱吧,我唱歌很難聽,就不唱了。”

召喚碟仙的口令,竟然是要從李肅以前說過的話,裏面找到一句口令,那是正確的口令,然後念出口令就可以了。

“我還是不唱了,真的,我唱得真的很難聽”,“表姐,他家可能會很危險,我過來看看情況,你們留着車裏等我”,“白天暫時不進去了,等晚上我們再來”,“好”,“女孩子也能學習道術,但是道術,不適合女孩子學習,所以並不是我不教你”,“那好吧”,“大伯,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身旁的這位女孩,身上有一絲陰氣在四周圍繞,我想應該是中邪了。”

“我一定盡力幫忙,不過,你要告訴我,你女兒是怎麼中邪的”,“表姐,你這是幹嘛啊”,“大伯,我現在符紙都不在身邊,你能不能隨我們一起到我表姐家拿一下驅邪的符紙”,“大伯,就是這裏了,我們一起進去吧。”

“大伯,你的女兒叫什麼名字”,“倩倩,你現在別動,儘量的配合我”,突然單獨聽到這句話,好像感覺有點怪怪的,“大伯,你先彆着急,你女兒的邪氣暫時還沒有完全除去,看來要想完全驅除乾淨,只有去那個萬人坑了,這樣吧,我今晚辦完事,明天我們就啓程去一趟萬人坑,你看可以嗎。”

“表姐,養鬼人那裏很危險,我想今晚就我一個人去算了,你告訴薛美美,要她不要來了”,“那個,薛美美啊,上次聽你說,你會開鎖,是真的嗎”,“那麻煩你一下,把門打開,可以嗎”,“把手機扔過來。”

“表姐,像今天這樣危險的事情,以後,我們還是不要再告訴薛美美了,畢竟,這些事情都和她無關,我知道你擔心我的安全,同時,我也擔心你的安全,最好,你以後也別來了,我作爲學道之人,早已將生死看得不是很重了,斬妖除魔是我輩學道之人最大的心願,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好的,表姐,我知道了”,“謝謝表姐了,給表姐你添麻煩了”,“好的,表姐你慢走,注意安全。”

“不知道父母這兩天過得怎麼樣,父親的身體是不是又好了一些”,“助人爲樂,請大伯不必在意”,“表姐、大伯,朱倩這邪氣,必須要儘快除去,不然,可能會有生命危險,我先下車去萬人坑那裏看看。”

“放心”,“萬法自然,天地乾坤,爾等冤魂怨鬼速速現身”,“還沒有,需要朱倩和我去一趟”,“倩倩,再往前面就是萬人坑了,你之前也來過的”,“倩倩,你身上的陰氣,都已經消失了,我們回去吧。”

“趕緊走,不用管我”,“表姐,連累你了”,“大伯不必這樣在意,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贈人玫瑰,手有餘香,更何況斬妖除魔是我輩學道之人最大的心願,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大伯,你言重了,我這個人不會說話,你就別尋我開心了”,“大伯慢走”,“我現在一點道法都沒有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等以後我道法回來了,我再教你好嗎。”

“我沒有騙你,我是真的沒有道法了”,“當時在萬人坑對付一隻鬼王的時候,我記得我消失鬼王之後,就暈過去了,後來醒來到現在,我就一直沒有道法了。”

“這位大哥,你說什麼,我不太懂,你能說得詳細一點嗎”,“我還是不太明白,爲什麼它要讓我們做遊戲,我們就得按它要求做呢,還有,它到底是誰,它又要我們做什麼樣的遊戲呢。”

“那它都會給一些什麼樣的任務讓我們去完成,難道我們這一輩子都要一直完成它給的任務到老,到死嗎。”

那時候的李肅,好像還是有點,可能畢竟是剛剛進入任務世界的新人任務參與者吧,對任務世界,還是或多或少。

“哎,要是之前道法在就好了,如果這次還是關於鬼的任務,就不必擔心了”,“門要不要先關上”,“希望和你說的一樣就好了”,“張輝,你以前做的幾次任務,在任務當中,有沒有做過把本來會變成事實的事情改變。”

“你覺得如果我們出去制止了男人,那任務的內容會不會有所變化,如果我們一直不出去制止男人的話,是不是就照之前設定的內容一直走。”

“張輝,我們現在是應該出去,還是繼續留在這裏”,“你們快起來啊,快跑”,“我們現在該往哪去,是待在二樓,還是到三樓去”,“那我們快點到三樓去吧,女屍可能很快就會來二樓了”,突然發現,李肅在那個時候。 秦穆然話音落下,頓時便是震撼了在場的古少林諸僧。

連他們古少林自己的僧人都不敢擅自挑戰禁地之中的佛門七罪,因為他們自問修為不到家,無法通過。

可是秦穆然一個連佛門清心寡欲的弟子都不是的外人,竟然敢挑戰佛門七罪,真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秦施主,你真的想清楚了?我們古少林的禁地可不是那麼容易闖的,若是失敗,很有可能就是身死!這一點,貧僧先跟你說下。」

釋開元聽到秦穆然願意挑戰,也是有些意外,不過畢竟是大師,很快心情也是平復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讚賞。

「生死各安天命,若是能夠救我兄弟,我願意嘗試!」

秦穆然堅定地說道。

「好!諸位師弟,秦施主想要挑戰我佛門七罪,你們可有異議?」

釋開元說著便是將目光看向下方的一群古少林的元老人物,他們清一色的可都是化勁之境的大能!

數一數,竟然有六位之多!

不愧為比苗疆傳承還要久遠的古武勢力,底蘊就是不容小覷,這裡明眼能夠看到的就有六位,暗地裡誰知道還有幾位?

「阿彌陀佛,一切都聽方丈師兄!」

眾僧一禮,便算是對於秦穆然挑戰佛門七罪沒有異議。

「好!諸位師弟,隨我一起,前往後山禁地,開啟佛門七罪挑戰!」

釋開元一語落下,頓時諸位化勁之境的古少林高僧便是齊刷刷跟著釋開元穿過雄偉壯闊的大雄寶殿,前往後山禁地。

「老大,你真的不用這樣的!」

金剛雖然只是古少林的外門弟子,但是對於古少林的禁地,他也是清楚的。

佛門七罪,整個古少林傳承這麼久以來,通過的人屈指可數。

「放心吧,我也很好奇,古少林到底有什麼神秘的地方!」

秦穆然對著金剛點了點頭,投以一個安慰的眼神,隨後便是跟著釋開元等人繼續向著前方走了過去。

穿過大雄寶殿,竟然是一處懸崖,濃濃的雲霧,看不見前方的路,也看不見下方到底有多深。

只見釋開元走到一座石像面前,一手扭轉獅子口中的石球,頓時,整個地面都開始劇烈地震顫了起來。

「咚……咚……..咚……..」

地面震顫,緊接著,在眾人的眼前,一座石橋竟然緩緩從下方升了起來。

「我去!這跟小說似的!」

秦穆然瞪大了眼睛,古少林的這個禁地實在是太迷幻了。

要是單獨讓他來這裡,鬼知道怎麼過去啊!

「秦施主,你確定嗎?」

釋開元在踏上石橋之前,停下腳步,再次看著秦穆然確認道。

「我確定!」

秦穆然肯定地點點頭。

「好!那你就隨我進去吧!其餘的師弟,麻煩你們在這裡守護著,不要讓任何人打擾!」

釋開元看著諸位師弟,叮囑道。

「我等守護在此,方丈師兄放心就是!」

眾僧點頭道。

「好!」

說完,釋開元便是率先踏出一步,落在石橋上面,石橋穩穩噹噹,沒有一絲的晃動。

秦穆然沒想多少,跟隨著一步踏了上去。

「南無阿彌陀佛!」

伴隨著秦穆然和釋開元兩人逐漸消失在了雲霧之中,後方的古少林高僧們口念佛號,算是正式開始護法。

秦穆然跟著釋開元在一片白茫茫的雲霧之中前行。

在這裡,沒有時間的概念,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少,但是秦穆然的心裡卻是在計算著自己的步數。

整整一千步!

終於,釋開元停下了腳步,秦穆然也停了下來。

此時,眼前終於一切開闊了起來,竟然是一個極其古老滄桑的山洞,但是秦穆然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山洞之中的靈氣甚至比古少林中蘊藏的靈氣還要活躍。

「秦施主,到了!」

釋開元對著秦穆然躬身一禮道。

「能否獲得古金蓮,就看秦施主自己的造化了,貧僧就在此處等待秦施主了!」

釋開元淡淡地說道。

「麻煩方丈大師了!」

秦穆然回禮,隨後便是一步踏入了漆黑一片的山洞之中。

秦穆然剛剛走進山洞,迎面而來的便是一陣濕潤的清涼。

秦穆然想到之前金剛跟自己說的關於佛門七罪的事情,整個人的心也是提了起來。

古少林如此神秘的古武大勢力,能夠被稱作禁地的,自然不是等閑之輩。

如今這個山洞漆黑一片,透露著腐朽的味道,不知道多少年無人問津。

古金蓮乃是古少林的鎮寺之寶,傳聞每有異寶必然伴隨著異獸,釋開元所說的考驗不會其中一個就蘊藏著異獸吧!

上次斬殺那個巨蟒還是靠著地雷果,現在在這個山洞裡,就這麼點大的地方,怎麼打啊!

連躲避都沒有辦法躲避,這不是擺明了自己要涼涼?

懷著忐忑的心,秦穆然小心地前行著,同時他的六識都釋放出去,仔細地感應著周圍的一切,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秦穆然一定會毫不猶豫地主動出擊。

只是,走了一段路以後,秦穆然卻是發現,似乎是自己嚇自己了,好像沒有什麼生物存在。

「奇怪了!到底這所謂的佛門七罪是什麼考驗?」

秦穆然心中好奇,便是又向前走了一步,可是這一步踏出,卻是感覺腳下一沉,緊接著,周圍頓時變換了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