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前輩怎麼稱呼?”

對於對自己表現善意的人,秦陽都會以禮相待。

而且,他雖然折壽不少,但本事還在。看面相什麼的不在話下。只消一眼,秦陽就能看出這個人這輩子厚澤載物,是個大善之人。

盜墓筆記 看來,他以前對茅山道士的理解確實有偏差。

“不敢稱前輩。我叫向立農。如果秦小弟不介意,叫我一聲向老哥就好。”

秦陽微微點頭。

雖然不知道爲什麼這位向老哥對他這麼尊敬,但目前他什麼情況都不知道,還是先應下來再說。

只不過,他看了一眼旁邊的裴青。果然,裴青與他對視,尷尬地笑了笑。

之前,裴青與他也稱爲同輩,可現在他師父對秦陽這麼尊敬,竟然要同輩相稱。那按輩分,他就只能硬生生比秦陽低一級了。

“向老哥,您剛纔說,離山一脈萬不能斷了傳承,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意思?”

向立農聽到他這個問題,一點也沒有意外。

看來是裴青跟他師父已經說過了關於他的情況。

“我這番來a市,一方面是因爲最近a市有異,另一方面,就是爲了你。小裴已經跟我說過你的情況。對於令尊的辭世,我非常痛心。既然發生了那麼多意外,我也願意略盡綿薄之力。”

“秦小弟,你們離山一脈,可是掌控陰陽兩界的唯一血脈啊。” “哈?”

秦陽有點懷疑自己聽錯了。

什麼鬼?掌控陰陽兩界的唯一血脈?

秦陽第一次聽說,感覺就跟聽天書似的。原本還以爲這位茅山核心道士應該挺靠譜的,可說出來的話卻讓人感覺如此荒謬。

“陰陽兩……”旁邊的姜浩澤已經詫異地站起來了。

他看向躺在牀上的秦陽。

秦陽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與他對視,表示自己也一臉懵逼。

向立農看他的這反應,不緊不慢地說道:“或許聽上去有些不可思議。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秦小弟,你應該能與鬼差打交道吧。我曾聽你爺爺說過,離山一脈世代與鬼差有聯繫。必要的時候,鬼差還能成爲自己的手下。這種情況,可不是每個鬼差都能做到的。”

這下,秦陽不得不睜大了眼。

“王……王大哥……”姜浩澤結結巴巴地開口,一會兒看向秦陽,一會兒看向歸塵的那個房間。

秦陽花了好久才勉強消化了這個消息。

他看向向立農:“這事……整個圈子裏的人都知道麼?”

向立農很快意會到了他的擔憂。

“不。知道離山血脈特殊的,除了我們茅山內部一些人員,也就幾家家族傳承過百年的陰陽世家的人知道了。現在那些家族幾乎都隱世不出,其實也是因爲沒落了。前陣子,國家神祕調查局的人找上我們,希望我們能透露一些關於那幾家家族隱居處的消息。”

秦陽點頭:“這我知道。因爲最近a市出現了一個陰陽師,行爲乖張,完全無視陰陽兩道律令。同時又陰陽術極高。當時神祕調查局的人就來找過我。因爲我是離山最後一人,一直都在他們可以監控的視線範圍之內,排除了作案嫌疑。他們目前懷疑,有可能是那幾個隱世的家族的傳人出來了。”

向立農聽到這裏,臉色也變了。

“確定是一個陰陽師所爲嗎?”

秦陽扁扁嘴:“其實也不能完全斷定。但根據我手中的線索判斷,應該就是一個人所爲。那個人還製造了一個百年道行的新鬼作爲打手。就算是我和鬼差,都沒法找到他的行蹤。”

旁邊的裴青瞪大了眼睛:“這麼厲害!?師父,我們能行麼?”

秦陽看向他們:“兩位這是要做什麼嗎?”

向立農點頭:“茅山立派也有上百年傳承,如今也不客氣地自認爲華夏陰陽師的中堅力量。國家安危,我們自然不能坐視不理。所以,我們這次來a市,必然要做點什麼。”

秦陽點頭:“那就拜託了。不過,目前不知道那個陰陽師會不會對同行下狠手。兩位行事請務必小心。”

裴青說道:“師父和師叔們猜測,a市陰氣古怪,擔心是有人想要趁着中元節,鬼門大開的時候搗亂子。還有半個月就是中元節了,到時候我們會盡可能地把同門們集中在a市,應對任何可能發生的事情。”

“嗯……嗯?”秦陽終於察覺到了哪裏不對。

“半個月?今天幾號?”

另一邊的姜浩澤說道:“今天8月19號。你昏迷了9天。”

秦陽猛地睜大了眼睛。

“九天!”

難怪剛纔徐詩雯給他檢查的時候,說他的腿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已經過去那麼久了。”他垂眸,喃喃自語。

相愛無事 伸了伸腳。果然,雙腿已經幾乎恢復了。還有一點脫力的感覺,那也是因爲在牀上躺了九天,肌肉鬆軟導致的。

秦陽坐起來,看向周圍所有人。

“九天之內,蘇婭沒有出現過?”

一提到蘇婭,所有人就自動消音了。

秦陽看他們的反應就知道答案了。

“陽哥,你現在可別衝動啊。我叫廚師給你準備了吃的,這九天你都沒吃東西,就靠着營養液維持着,愁死我了。你等着,我給你拿進來。”

姜浩澤匆匆出門。

秦陽看向臥室裏僅剩下的兩位。

“關於我們離山一脈的事情,不知道還有沒有更多的事情可以相告。”他問道,“爲什麼我們家的血脈是掌握陰陽兩道的唯一血脈?難道說,沒了我們家這條傳承,陰陽兩道還要亂套了不成?”

向立農很沉重也很認真地點頭。

“確實如此。秦小弟,我知道你現在一下子接受這樣的消息,肯定會很難相信。但事實就是這樣。至於更多,關於爲什麼會是這樣,我們茅山也無從而知了。當初秦凱老前輩與秦平前輩來茅山指點、傳授最基礎的陰陽術的時候,曾經跟我師父進行過一番感慨。其中就有提到離山揹負華夏命脈,任重而道遠。那個時候,我路過時還聽到,秦凱老前輩在擔憂秦平前輩的姻緣。”

“姻緣?”

“好像是因爲秦平前輩這輩子命裏應該是沒有姻緣的。可離山不能斷了香火,所以一直在想辦法……”

秦揚點頭。

既然自己已經出現了,還是離山這最後的血脈,那就說明,後來,爺爺和父親還是想到了辦法,從沒有姻緣的情況下,還是完成了血脈的延續。

就是不知道他們用的是什麼辦法。

妖王她立志做好人 突然,放在牀頭櫃的手機響起。

是那隻捉鬼用的手機。

幾乎是下一秒,臥室門突然打開。歸塵就像是在門口等着一樣,走了進來。

在向立農和裴青詫異的目光中,快速來到牀頭櫃旁邊,拿過手機,接通。

然後一邊接聽,一邊離開了。

向立農和裴青看向秦陽。秦陽想了想:“剛纔那位……就是我們這一脈一直有聯繫的鬼差。”

雖說是三十歲出頭了,可聽到這個消息,裴青的下巴都快驚掉了。

還是他的師父相對來說比較淡定。

“可他……”

“也是因爲a市最近不太平,他決定暫時以這種方式在我這邊,儘快能抓到那個陰陽師。”

話說回來,等歸塵回來的時候,他必須得好好問問他。

歸塵肯定什麼都知道!

等等……

他突然好像想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

“王大哥!王大哥先別走!”他放聲大喊,“我接單收錢噠!你別忘了收錢啊喂!” 只聽得遠處的家門飛快打開又飛快關上。

姜浩澤進來的時候,還衝秦陽笑了笑:“放心吧,我剛跟他提醒了。小事五百,大事一千,危及性命的面談。但是考慮到王大哥出馬,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危及性命的情況出現,就跟他說,非人力能解決的情況,視人家的家庭條件來決定。富裕的人家就收個幾萬、十幾萬、幾十萬不要緊,中產階級的話,幾千也就差不多了。至於貧窮人家的話,幾百塊也行。實在拿不出錢來的,打欠條記下一百塊。怎麼樣?我這樣處理是不是很棒。”

這樣的姜浩澤,總算是讓這段時間,一直處在低落情緒中的秦陽,稍微露出了點真誠的笑容。

秦陽把手背上的針頭拔了,自己下了牀。

姜浩澤有些擔心地扶着他。

“先慢慢走試試看。扶着我,慢慢來。”

秦陽無語地瞥了他一眼:“我說,你是不是把我當成三歲小孩來看了?我知道受傷以後要怎麼做。”

姜浩澤嬉皮笑臉:“我這不是關心你嘛。”

秦陽看向裴青和向立農:“兩位吃飯了麼?不如也坐下吃點吧。”

雖然蘇婭的下落還是讓人堪憂,但秦陽已經調整好了心態。再加上九天沒吃東西,他確實是餓了。

吃飽喝足之後,他花了點時間,讓自己腿部的肌肉重新適應運動時候的狀態,然後坐在沙發上,跟向立農他們繼續討論。

“對了,向老哥,不知道你認不認識我母親?”

向立農搖頭:“我這輩子見到過秦凱老前輩兩次,見到過秦平前輩一次。那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那個時候的秦平前輩,剛纔我也已經說了。”

秦陽點頭。

徐詩雯和蘇雅見他們這邊還有事,先行告辭了。

姜浩澤送她們離開之後,回來,自發自覺地交代起來。

“我有去調查關於孟思伊的家庭背景。孟家是a市本地人,也確實在多年之前有過一個女兒叫做孟婉怡。但孟婉怡的身體情況一直不是很好。我叫我的人跟孟思伊閒聊的時候套過一些話。她也說了,她的姑姑在剛出生的時候就算過命,說她的命很薄……不過當時孟家覺得那個算命的有問題,反正就把人家趕走了。後來,孟婉怡考進了當地a大,跟你爸差了一屆。你爸離開的那年,她也恰好失蹤了。”

一開始,旁邊的裴青和向立農還不知道姜浩澤在說的這些是什麼。後來漸漸聽懂了,是秦陽母親的情況。

“我又去咱們a大調查過,還專門拜訪了幾位當初跟你爸和你媽同班的同學。他們說,你爸你媽在學校裏的時候應該是不認識的。聽說你爸媽結婚了,他們還非常驚訝,以爲是私奔呢。”

秦陽苦笑。

“確實是私奔啊。你看,我媽的孃家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她的情況。”

秦陽想了想:“看來,我還是得去拜訪一趟孟家。”

他得去要一份母親的八字。他知道父親的八字,因爲小時候拿來練習過,但是父親從來沒說過母親的八字。

“我爸選擇了我媽,肯定是有道理的。不是一般的人能突然進入到我爸的生命的。”

又聊了一會兒,向立農和裴青也告辭離開了。

秦陽想了想,起身要去閣樓。

“等等!”

姜浩澤忙攔住他:“你又要上去幹嘛。雖然我知道你現在很擔心蘇婭,還有很多事情想要搞清楚。但是你的身體現在經不起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折騰了。拜託就暫時消停一點吧。我求你了。你知不知道我從英國回來,然後接到關於你的消息,全特麼是你出事了。你從樓上摔下來了,你強行招魂反噬了。一開始去醫院檢查,檢查不出任何東西,就說你深度昏迷,我都快把那醫生罵死了。什麼破醫術啊,這都查不出來。還好後來,徐詩雯說你已經轉到淺昏迷了,並沒有成爲植物人的可能性……”

聽着姜浩澤的話,雖然他現在的話比以前還要多,真的跟個話嘮似的,但看着他那真切擔憂的臉色,秦陽還是能感覺得到來自姜浩澤的關切與擔憂。

拍了拍他的肩:“行了,知道你是我的好兄弟。不過我現在真不是要去幹什麼傻事。我就是想去拿個道具,再測一次我爸的八字。測完之後,我再去拜訪我媽的孃家。”

姜浩澤聽上去好像還是有點懷疑。

“你確定沒騙我?測八字還需要什麼道具麼?萬一你一上去就把門關上了怎麼辦? 婚內尋歡·老公大人,誠實一點 我可把醜話說在前頭,你這個人現在在我心裏已經沒有可信度了。”

秦陽哭笑不得。

“就去拿一把米,不會折壽也不會有任何別的意外。我爸死都死了,我測他的八字沒事的。”

看了看秦陽,姜浩澤這才磨磨蹭蹭地放行。

“馬上下來!我得盯着你測八字。對了,孟家那邊,需要我先幫你聯繫一下麼?”

秦陽搖頭:“沒關係,我有孟思伊的微信。有事可以直接聯繫她。她現在在你公司表現得怎麼樣?”

姜浩澤想了想,斟酌了一下語言。

“其實……確實有點小問題,她這個人做事有點一板一眼,好像還有點仇富……唉,你不知道,我上次親自去跟她說話的時候,她那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我對她有什麼企圖似的。你說我像是那樣的人麼?!”

秦陽點頭。

姜浩澤氣不打一處來。

秦陽笑了起來。

“就從工作方面來評論的話,她還真的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員工。而且,她的創意還是滿獨特的。這應該不是我的移情作用吧。我打算把她提到了設計部那邊,讓老趙帶她,你覺得呢?”

“這種事情還是你決定就好,我可不敢亂插一腳。這是你的公司,又不是我的。再說了,雖然她可能是我的表姐,但是我跟她其實也不熟……我跟我媽的孃家全都不熟悉,你不用顧及我。該怎麼來還是怎麼來就好了。”

姜浩澤點了點頭。

秦陽轉身就走上了閣樓。 這次秦陽是真的沒有騙人。

他就上去抓了一把米之類的小東西。平時這些東西都是在他褲袋子裏的,哪裏需要這樣走上走下拿來拿去。

哭笑不得地看着旁邊的姜浩澤,秦陽開始定神,算命。

以前的他也算過父親的命,但測活人的八字跟測死人的八字又是不同的。

人活着的時候,雖然命基本由天定,但也有人爲的一些插曲出現。而人死後測的命,那就是這個人的生平,有點像陰間判斷手中那本生死簿。

通常一些算命先生測八字,都需要看一個羅盤,上面標記着天干地支乾坤八卦等等。秦陽不用,因爲那些東西早就已經被他爛熟在心。

一步步算下來的時候,秦陽的眉頭微皺起來。

姜浩澤在旁邊看着,大氣都不敢出一口。要是他不知道秦陽的本事,看着現在秦陽這樣子,他真不覺得這是在測八字。

你見過有誰把一把米隨意地放在桌子上,然後隨便用一點水灑上去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