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嫉妒她幹嘛!吃飽了撐得嗎?我會去嫉妒一個剛擺脫了廢柴名號的陌生人?」

「更可氣的是,她不但說我嫉妒她,還說我是受到藍蘭學姐的指使,故意使她難堪!」

校園喋血記 藍蘭學姐就是華琰的未婚妻。

「學姐知道她這號人嗎?這麼往自己臉上貼金!」

葉錦輕輕拍了拍越說越激動的秦青的背。

「那你的光腦是怎麼回事?」

「她這麼說我,我當然忍不了啊!想和她理論,她卻以為我要打她,先下手為強,抓住了我的手腕,竟然捏碎了我的光腦。」

「她是覺醒沒多久,體質也沒多高,按理說是不可能有那個力氣弄壞我的光腦的。」

「她居然說我是暴發戶,不識貨,被別人騙了買了假貨,才這麼不經捏!」

看其他同學那信以為真的眼神,秦青快氣瘋了!

她的光腦是最新款的,有防震裝置,「除非她是力量系異能者,不然根本不可能弄壞我的光腦!」

〔厲害了!換個視覺是不是惡毒女配指使女炮灰欺負可憐的白蓮花女主,被扮豬吃老虎的女主反打臉?〕

〔女主沒扮豬,秦青小姐姐不是說了嘛!女主可是操作精妙,得到老師的讚賞的!〕

〔說不定是傳說中的全系異能者,最終大殺四方,稱霸星際!〕

「你們夠了啊!看多了吧!說不定人家就是被害妄想症呢!」

〔主播嘴真毒!〕

「不過她不同尋常的手勁確實可疑!」

「青青,別生氣了!你這樣發火也解決不了問題啊!」

葉錦不會安慰人,只能出餿主意,「要不你去告訴老師薇薇安還是力量系異能者?」

那個薇薇安除了被害妄想症之外,看起來好像不想被別人知道她或許還有其他異能的事兒。

柯洋也不會安慰人,只會在一邊狂點頭。 秦青哭了一場,心情好多了,聽到葉錦的話,無奈的白了她一眼。

「打小報告這麼低級趣味事情,我才不會做呢!」

「就當被狗咬了一口,難道狗咬了我,我還得咬回來?」

「雖然我不是什麼世家貴女,好歹也有自己的驕傲。」

秦青擦了擦眼淚,轉向葉錦:「小錦,還有你,柯洋!」

「那個薇薇安有點不對勁,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她有點奇奇怪怪的,最好離她遠一點!」

秦青對著柯洋說道:「小錦我放心,倒是你,你性子太衝動了,薇薇安的事和你無關,別去招惹她!」

柯洋雖然不憤,但他只是衝動了一點,不代表他真的毫無腦子,薇薇安身後有納斯家族,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

不過,不代表他會忘了這茬。

「好了,消消氣,下午還有課,不能因為莫名其妙的人耽誤了學習。」

「說到學習,小錦,你的文化課真的得好好補補了,就連柯洋這個笨蛋都比你成績好!」

「我哪裡笨了?」

柯洋表示不服,他除了長得欠了點,哪裡看起來像個傻瓜啊?

「女孩子說話,你插什麼嘴!」

秦青轉頭懟了一句,表情有點凶。

柯洋嘴巴張了張,還是閉上了,向來惡狠狠的臉龐此時顯得有點可憐巴巴的!

「好了!難得見面,就不聊這麼掃興的事了,我第一次來這個地方,不帶我逛逛嗎?」

葉錦打了個圓場,將這話岔了過去。

總覺得秦青和柯洋之間有點怪怪的,不是好閨蜜嗎?鬧矛盾了?

眨了眨眼,她也不是隨意提起這個要求的。

這是休閑區,和臨近的娛樂區的熱鬧不同,這裡反倒有幾分悠然、閑散。

很多上星網的人都會選擇在這裡喝茶聊天。

星網上要論最熟悉的地方,葉錦只了解競技區的機甲俱樂部。

其他地方?你不能指望伽藍這種整天有著忙不完的工作的人,會有時間跑到這麼和他風格完全不符的地方。

至少明面上不會。

秦青也沒有拒絕,她現在心情好多了,也知道葉錦是犧牲了自己的午休時間來安慰她。

全能王牌女神又暴富了 「我們去逛精品店吧!我知道有一家精品店今天上了新品。」

她原本想去逛商場的,但中午時間太短,來不及,只能轉而選擇了附近的精品店。

「那家店經常會上新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每次去,我都能發現不少好玩兒的。」

柯洋身為唯一的男性,默默的跟在後面準備充當人型背景板。

簡直看不出一點當初的八卦勁兒。

精品店的生意很好,她們到的時候,裡面已經有不少人正在店裡閑逛了。

秦青也沒什麼要買的目標,純粹就是過來散散心。

葉錦囊中羞澀,更不會去買什麼了。

蜜寵不乖:總裁情難自控 「這是息夢花,它和迷夢花雖然只有一字之差,卻只是d級異植,遠遠及不上ss級的迷夢花。」

「只有一點點助眠的功效,大部分人會買一盆放在卧室里,保證睡眠質量。」

秦青還帶了一盆到宿舍里,所以她對息夢花還挺熟悉的。

「翼蛇角……新品光腦……雷霆系列懸滑板……」

「怎麼又是這些東西,不是說有新品的嗎?」

秦青經常來精品店,完全是被店裡的新奇東西吸引。

要是僅僅只有這些,還不如直接去商場專櫃呢!

一旁的導購機器人聽到秦青的抱怨,領著三人來到了最裡面的貨架區。

「尊貴的客人!因為此次的新品數量有些稀少,無法進入正常的商品區,所以全部擺在了貨架上,給您帶來的不便請您諒解」

「商品各自都有標價,希望您購物愉……」

「嘭!」

巨大的東西摔落的聲音直接打斷了購物機器人的語音。

機器人非常人性化的模擬出了一個驚嚇的表情,轉而變得憤怒,直接開啟了戰鬥模式,走向了聲音的來源。

看兩人一致往那邊看,動作非常統一,看八卦的期望不要太強烈。

〔知道小明的爺爺怎麼長命百歲的嗎?……因為他從不好奇〕

〔經典的圍觀黨〕

〔我從他們身上看到了熟悉的影子〕

〔主播,快去看看吧!我們很好奇啊!〕

葉錦非常無奈,看他們也沒什麼心思再買東西了,也就沒有阻止他們靠近事發地點。

不過在隔了一個貨物隔斷層之後就不允許他們再走了。

看熱鬧也要保持分寸,離太近是會被波及的。

秦青和柯洋也不是非要到最前方,這裡的視覺正好,既能看到發生了什麼,又有隔斷層攔著,不會被事主發現。

「藍學姐,你不要欺人太甚,仗著藍家和華家就不把我們放在眼裡。」

「你這樣隨意搶學妹的東西,是身為學姐應該做的事嗎?」

秦青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臉色一變,剛要衝過去,就被葉錦一把抓住了。

她朝秦青搖了搖頭,繼續看著事態的發展。

人群中那個一頭棕發,相貌清秀的女孩子,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薇薇安了吧!

此刻她一臉義憤填膺的看著那個背對著葉錦的高挑女子。

不了解情況的人,只會覺得是學姐仗著身份強搶學妹看中的物品,而另一個女生為此打抱不平。

「我知道我向華琰表白你很生氣,但你也不能遷怒到我的朋友身上,況且,我也已經不喜歡他了。」

不是,薇薇安小姐,這是家醜,知道什麼叫家醜不可外揚嗎?

你這麼一禿嚕嘴全說出去,你不在意名聲,其他人還是要的!

葉錦都驚呆了,吵個架居然還能點出過去的恩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你可是世家千金!

秦青也楞住了,什麼叫『我已經不喜歡他了』,人家稀罕你的喜歡嗎?

那個高挑女子一直沒說話,倒是她身邊的同伴看不下去了:「明明是藍蘭先看中的,還沒拿起來,你那個朋友就跟眼瞎一樣,完全看不見周圍有人,直接搶先拿走了,現在還倒打一耙,要不要臉!」

「你究竟是誰啊?」

終於,高挑女子說話了,一開口就噎得薇薇安啞口無言。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笑出了聲。

葉錦也想笑,她說了那麼多,人家從頭到尾都沒認出她來,多尷尬! 葉錦沒想在這裡浪費多少時間,劇情再狗血,也和她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頂多會跟秦青一起噁心兩句薇薇安,不過那要是在下次接觸了。

這次是別人的主場,她們只要看看熱鬧就好。

或許是那句「你是誰?」殺傷力太大,哽得薇薇安半天說不出話來。

高挑女子的一個同伴明顯不耐煩了:「真把自己當回事了,也不看看自己,有什麼資格敢去對華琰少爺表白,你配嗎?」

標準的惡毒炮灰嘴臉!

「她就是那個和華琰表白的?」

藍小姐雖然語氣疑問,但情緒明顯沒什麼波動。

身為世家培養出來的貴女,她無論是什麼場合,都必須保持自己的風度。

爭風吃醋、潑婦罵街永遠不可能出現在她的身上。

萌妻不乖:危險首席勿靠近 別說華琰對這個薇薇安無意,就算他真的移情別戀了,大庭廣眾之下,她也必須挺直脊背,不會讓別人看見自己失意的醜態。

「阿曼!既然那位小姑娘想要這個絲羽絨,就讓給她吧!」

藍蘭的聲音不急不緩:「我們本來只是出來逛逛,這東西又不是必須的!」

「藍蘭!」

阿曼不滿的看了她一眼,而後隨意的說道:「好吧!反正我也看不上,明天假期我們去集市逛逛。」

集市?

葉錦默默的記下了這個地方,她現在是對什麼都挺好奇的。

薇薇安一點都沒有覺得自己勝利了,反而有種被施捨的恥辱感。

她向來自視甚高,怎麼可能忍得了這個。

「我還覺得華琰配不上我呢!」

「當初我是瞎了眼,才會向他表白」

那個渣男怎麼可能配的上自己!

薇薇安對導致『自己』自殺的男人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此話一出,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

圍觀的觀眾雖然不知道她們具體的身份,但華琰這個聯邦有名的天才還是聽說過的。

這個女孩兒是什麼身份,看著也不怎麼起眼啊!

似是感覺到了周圍異樣的目光,薇薇安暗罵自己太心急了,有些話不是現在的自己能說出口的。

等到……到那時,她會讓所有看不起自己的人好看!

「他再厲害,還能超過阿瑞斯元帥嗎?」

『當然不可能』!

華琰只是年輕一輩的天才,還在成長之中,而阿瑞斯元帥卻是聯邦公認的保護神!

兩者是沒有可比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