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擔心會見到他們?」

秦騁一向是最懂她的。

宋晴暖微微點頭,卻又搖了搖頭。

「總要見面的,況且,我也沒有躲著他們的必要。」

話雖這麼說,但一想到她即將要和自己有血緣關係的人相見。

宋晴暖總歸是有些難以平靜的。

「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是支持的,如果你擔心,我可以陪你一起。」

秦騁朝她又靠近了些,把頭埋在了她的頸間,聲音悶悶的說道。

「癢……」

宋晴暖被他逗得放鬆許多,忍不住將他推得遠了些,以免再次「引火燒身」。

「你還真把我當成小孩子了,公司招標,你出面算什麼,我自己就可以的。」

雖然拒絕了秦騁的陪同,可知道有他站在自己身後。

宋晴暖心頭的些許不安悄然消散。

既然沒了顧慮,宋晴暖早上剛到公司便要顧黎定了明天去往京都的飛機。

「京都?宋你是有什麼新的安排嗎?」

顧黎知道宋晴暖已經決定約見宋家,聽到這話,忍不住問道。

「當然是跟宋家面談了。」

宋晴暖放下手中的文件回道,卻見顧黎臉上多了幾分難言的表情。

「有什麼問題嗎?」

「宋總,您還真是不問世事,宋門的人現在大多都在本城活動了,京都已經成為過去式了,當然不用約在京都見面。」

宋晴暖一愣,倒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不過也是,自從知道自己的身世以來,她對於宋家的消息總是能躲則躲。

刻意迴避之下,也難怪不知道宋家變動的事情。

「最近記性不好,面談就約在明天,你去處理吧!」

宋晴暖公司的口碑在這次招標會中也是非常不錯的。

顧黎去約見宋家,倒也不會太費什麼力氣。

宋家那邊很快就給了回復,會面約在晚上,足夠給宋晴暖時間準備了。

只是身為本次招標會的甲方,宋家可是留足了神秘感。

連會面的人選都不曾事先透露,宋晴暖雖然激動,卻也能勉強保持鎮定。

好巧不巧。

宋晴暖剛挑了衣服出來,就在店外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顏桑?」

「宋總?好巧啊!」

顏桑打扮休閑,似乎只是在街上閑逛。

只是這場巧遇內情到底如何,也只有顏桑自己知道了。

宋晴暖剛要回話,想起顏桑的種種,忍不住心頭一動。

「說來也巧,晚上我還有場合作要談,你的設計天賦這麼優秀,不如和我一起前去?」

宋晴暖邀請顏桑,自然不止是看中顏桑的設計天賦。

只是有顏桑一起去,就不算是她和宋家的人獨處,總能避免些失態。

這邊顏桑盤算得仔細,自然不會拒絕宋晴暖跑來的橄欖枝。

索性也在宋晴暖定衣的店中選了一套衣服。

可是她在這樣的店裡消費自如,倒真的讓宋晴暖多出幾分違和的感覺。

顏桑似乎,身家和普通的設計師都大不相同?

約定的時間很快到了。

房間門推開,入眼的是個氣質儒雅的中年男人。

並不是宋晴暖想象中的那人,卻也和那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你好,宋家,顧中淮。」

宋中淮並沒有要給宋晴暖下馬威的意思,頗為和善的自我介紹道。

顧中淮?那不是宋門當家人的丈夫?

宋晴暖心中微動,這麼說,也是她的……

「你好,我是宋總的助理,顏桑。」

宋晴暖微微出神,倒錯過了回應的最好機會。

好在顏桑機靈,先一步回聲應道,下一刻,已經非常有眼色的幫顧中淮倒了杯茶過去。

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不論心中怎樣,顏桑面上總能做到盡善盡美。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宋晴暖心中稍稍後悔。

忍不住朝顏桑投去了一個感謝的眼神。

後者微微搖頭,示意宋晴暖不用放在心上。

殊不知,兩人這番動作交流,早已被對面的顧中淮看得清楚。

畢竟,他是宋家當家人的丈夫,又怎麼會像面上看著的一般和善好說話? 「宋總年紀輕輕,就以一人之力力挽狂瀾,倒是在業界遠近聞名了。」

宋晴暖沒想到的是,顧中淮一開口便是這樣的誇讚。

心中卻是越發認真對待這次會面。

商場對談的套路她再清楚不過。

顧中淮一開始就是這樣的高帽子給她扣下來,手段只怕比那些一見面就要拉下馬威的人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

伸手不打笑臉人,顧中淮已經有現在的地位,卻還能堅持這樣高開低走的套路,實在不簡單。

「顧總客氣了,不過是勉強補虧而已,哪裡能比得上宋家的生意如日中天。」

宋晴暖的回話也是滴水不漏,並沒有因為顧中淮的高帽有絲毫懈怠。

顧中淮眸光一閃,倒是真的對宋晴暖多了幾分看中。

他的套路雖然簡單,可某些商場油條都未必能躲過去。

宋晴暖才這樣的年紀,就能做到波瀾不驚。

光憑這點,就足夠顧中淮跳脫出那些流言之外正視宋晴暖的能力。

「說起來,宋總也姓宋,倒和我們宋家也算有些緣分。」

顧中淮並沒有急著說起競標的事情,卻有些顧左右而言他。

只是他之前的話都沒能影響到宋晴暖什麼。

現在一句有些緣分,倒是讓宋晴暖手上的茶杯顫了一顫。

顏桑就坐在她身旁,將她的神色看得清楚,眼中不僅閃過一絲暗芒。

顧中淮轉了轉茶杯,注意到了顏桑的眼神。

總覺得今天的事情變得有趣了起來。

這顏桑自我介紹是宋晴暖的助理,卻對總裁的一舉一動有著超脫職責的在意。

顧中淮輕咳了聲,剛要開口說話,對上宋晴暖低頭垂眼的模樣,卻是愣了一下。

不為別的,只因為宋晴暖這動作,居然給他一種莫名的熟悉之感。

難道會因為他剛才那句客套的話?

顧中淮頗為不信邪的閉了下眼,再看過去時,宋晴暖卻已經抬起了頭。

見顧中淮那樣看著她,愣了下。

「顧總想說什麼?」

剛才的感覺轉瞬即逝,顧中淮自然不會貿然開口。

只是隨便找了個借口敷衍了過去。

兩人的太極雖然打得圓潤,可總歸還要回到正事上去。

終於,還是宋晴暖忍不住先開了口。

「不知道顧總對於這次競標,有什麼指教呢?」

「既然宋總問了,那咱們就明人不說暗話,只要十個點,這次競標你們公司就可毫無後顧之憂。」

顧中淮頓了兩秒,卻是罕見的直言道。

「十個點?」

宋晴暖沒想到顧中淮會獅子大開口。

就算看在宋門的影響力上,這次競標她能讓出的底價也就是五個點了。

顧中淮開口就是十個點,實在是有些過分了些。

要知道競標程序複雜,不僅是甲乙雙方合作,連帶著競標會上下抽成都需要錢。

如果十個點讓出去,那這次公司幾乎是分毫不賺。

宋晴暖心中態度堅決,奈何顧中淮怎麼也不願讓步。

眼看場面即將陷入焦灼,還是顏桑應聲講起了設計的問題,才勉強將話題繼續了下去。

一頓飯下來,宋晴暖周身儘是一無所獲的挫敗感。

只是令她有些意外的是,顧中淮雖沒有跟她談攏,卻在離開時留了張名片下來。

「這是……」

宋晴暖皺眉看著,這上面的電話並不是宋門的聯繫方式。

顯然,這是顧中淮的私人聯繫方式。

顏桑在一邊看著,眼中閃過一絲嫉恨。

只當那顧中淮是看上了宋晴暖,心中早已給兩人冠上了狗男女的名聲。

面上卻是絲毫不顯。

宋晴暖卻有些捉摸不透顧中淮的意思。

按照常理來說,兩人這次合作並不算談攏。

顧中淮卻留了私人電話下來,也許是代表還有再談的餘地。

卻也有可能是……

既然面談結束,宋晴暖謝過顏桑,本想把人一道送回家去。

卻被她婉言謝絕。

「多謝宋總了,不過我還有些別的事情,就不跟你一起了。」

顏桑拒絕得乾脆,宋晴暖也沒有強求,只說了改日再謝,就先回家去了。

二樓卧室。

宋晴暖有些無語的看著躺在床上笑得燦爛的男人。

自從秦騁得逞之後,他就再沒給過安之和她一起睡的機會。

每次回來,安之必定已經睡著被他抱到小房間去了。

也不知這人用了什麼手段。

婚後試愛:老公難伺候 「結束了?」

秦騁其實早就知道今晚到場的人是顧中淮,只是他向來尊重宋晴暖的心意,並沒有提前告知。

「今天,她並沒有出現。」

宋晴暖放下包,只覺得身上的盔甲在聽到秦騁聲音的瞬間消失無形。

整個人懶散的靠在了秦騁懷裡。

「不過也是,這次就是個招標會而已,她怎麼會親自出面?」

宋晴暖口中的她是誰,兩人心知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