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同樣還有壞消息,緋家星河和仙家星河內的金屬人數量超乎想象的多,怎麼殺都是無窮無盡,在幾家聯合打壓下也不見減少,人們甚至懷疑這兩條星河內還有連通另外一個大世界的小世界。

疑心一起,人們立刻又開始徹查各自星河內的小世界,暫時只在邪家的第一星河內一個極其危險的小世界里發現了另外一個通道,那裡無窮無盡的金屬人正在攻打那個小世界,還好的是那個小世界真的很危險,金屬人不能順利通過。

可邪家人立刻壓力大增,不得不調回主力駐守,更是想提前一步擊殺鎮守者,讓這個小世界在星河內現形,斷了金屬人的這一條通道。

還有通道,讓人們人心慌慌,攻打那兩個星河的力度也大為減少。還有消息引起了陳青的注意,也是關於這兩條星河。

緋家星河出現了金屬人始祖的身影,還有強大的戰爭機器,讓最初攻打的魔族損失慘重,魔主親子與始祖拼殺,結果是兩敗俱傷,震驚了所有人。

仙家所在的第二星河更狠,那裡有沒有金屬人始祖不知道,卻做出了一個慘絕人寰的舉動,他們將星海里的人類改造成半人半金屬的怪物充當炮灰軍,這才使得暫時沒能將第二星河打下來。

星海人類現如今是內外交困,聽得陳青也是嘆息不已,惡鬼的分裂還需要時間,陳青決定也是該活動一下了。


心思一起,就沒心思在休息,立刻起身趕往陳家總部,去見陳主。

陳主正在和一幫長老議事,聽到陳青的座駕正在飛來,手不由自主的一哆嗦。

「額……太上長老要來了,你們陪他,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陳主沉吟一聲就站起身要走,卻被同時起身的屠長老和間長老左右夾住,一起把他按在座位上。

「你可是家主,太上長老好不容易出關,你不接待誰接待?」

不光這兩位長老,其他重要長老也腦門冒汗,似乎並不歡迎陳青到來,一起出聲挽留陳主留下,弄得陳主心裡哇涼哇涼的。

「太上長老到……」

門外長長的稟告聲傳來,現在就是想走也走不了啦,陳主只能一臉忐忑的率眾迎接。

「哎呀,太上長老怎麼出關也不招呼一聲,我們好過去祝賀,看樣子就是得嘗所願了?」

陳主笑的像朵菊花,其他長老不少人在偷著擦汗,看的陳青莫名其妙。

「那件事還早呢,我這次來是商量其他事情,大家都坐吧。」

眾人有點局促的做好,看到這場面陳青也發感覺可能出事了,剛要開口詢問,間長老就發出話語。

「太上長老,家主命令星空霸壘出戰緋家星河,還帶走了闊夫的黃金魔方。」

這話一出,陳青的眼珠子都快鼓了出來,陳主用埋怨的眼神惡狠狠的瞪著間長老,而間長老則是回以你是家主,這事你不抗誰抗?誰讓你不顧其他人反對,貪圖其他家送來的好處,非要下令出戰。

「太上長老聽我解釋,我不是不聽你的話,而是……」

陳主還要解釋,陳青卻一擺手,「好啦,你是家主,你的決定我也要聽。星空霸壘和黃金魔方出戰,我正好也有此意。」

陳青這麼輕易的就給了面子,讓陳主的表情立刻變得輕鬆,挑釁的看了眼間長老。間長老笑笑沒在意,大家都是在為了整個陳家著想,立刻開口詢問陳青。

「那太上長老這次前來的意思是?」

陳青接過侍衛送上來的茶水,將其放到桌上開了口。

「就是為了出戰的事情,不但星空霸壘和黃金魔方要出戰,還要派兵攻打兩條星河,儘快解決內部隱患,好給我爭取時間,只要那件事辦成了,陳家可高枕無憂。」


具體什麼事陳青沒說,可這些重要高層心裡都有數,齊齊的點了點頭,立刻開始商議出兵的事情,這時候陳青又開了口。

「好了,你們商議吧,我去趟第二星河看看情況。」

「我立刻安排人護送。」

陳主說完就要下令,陳青卻擺手制止,「不用了,我帶黃金十二宮去,人多了也是累贅。」

陳青這話一些長老很是認同,現如今的陳青已經被認為是陳家第一戰力,很多人以他馬首是瞻,很是讓人信服。

陳青起身告辭,人們一起恭送,他又順路回了趟狼崽島,想看看惡鬼們缺不缺吞噬之用的鬼魂,這可是重中之重,不能有一點的馬虎。當他找到惡鬼和嫣紅艷三女卻看到非常意外的場面。

只見一個非常寬敞的大廳內,一把劍插在最中央,劍身上散發著陣陣陰冷的氣息,這氣息都肉眼可見,一群惡鬼就圍繞著這把劍,一個個裂開大嘴在吞噬裝在水晶瓶里的鬼魂,陳青剛一到,就看到有個惡鬼正在進行分裂。而三女則是坐在角落裡有說有笑,還弄了一大堆零食邊吃邊聊,見到陳青到來趕緊起身圍了過來,把他拉到了座位上。

那把劍陳青認識,正是他以前送給屠媚娘的奪魄劍,這劍是屠媚娘的本體,送給她最為合適,也最能發揮威力,可這種情況是怎麼個回事?

「你來得正好,我還想去找你呢,你這些惡鬼真能吃,奪魄劍里的奪魄之力消耗太快,必須用靈魂和鬼魂補充,可你看你的惡鬼也需要這些東西,這可怎麼辦?」

屠媚娘的話語讓陳青更是驚奇,趕緊問出聲,「奪魄劍能夠將靈魂轉化成奪魄之力?」

「是啊,奪魄劍所殺之人都會被吞噬魂魄轉化成奪魄之力,殺的人越多威力越大,可你的惡鬼都快把奪魄之力吸收光了,在這麼下去就會變成凡鐵一塊!」

「那還等什麼,先停下來啊,我有地方能讓你補充大量靈魂。」

屠媚娘一解釋完,陳青就立刻下令已經數量翻倍的惡鬼們停下吸收,接著將惡鬼們全部收起,拉著剛拔出奪魄劍屠媚娘就走,到了門口又停下腳步,放出了兩個惡鬼,看得嫣紅艷和曹嬌臉色一苦。她們明白陳青的意思,這是讓她們繼續給惡鬼體內灌輸奪魄之力,只能是繼續辛苦了。

一個大規模製造惡鬼的機會就在眼前,陳青當然不會放過,他所說的大規模獲得靈魂之地就是第二星河。那裡的無數人類被改造為半人半金屬的怪物,或者正在等待被改造。就算人變成了怪物,可靈魂還在,又能殺敵又能補充奪魄之力,何樂不為。

野狼號向著第二星河飛去,第一次跟陳青單獨外出的屠媚娘非常的開心,變得愈發的溫柔起來。

在第二星河外圍,陳青遇到瞭望不到邊的戰艦群,其中不乏大塊頭的星空堡壘,見到有星艦靠近,外圍的偵查護衛艦還要去檢查,可看到船體畫著的咆哮野狼,趕緊去彙報高層。

野狼號來了,雖然不知道裡面是不是陳青,看聯合軍的一位指揮官還是派出了小型艦隊列隊歡迎以示尊重,這才敢接通對話系統看到底是誰到來,一見真是陳青,嚇得話都說不出來,趕緊又彙報給更高層的人。

陳青不了解第二星河的情況,只好將野狼號降落到最大的一座星空堡壘上,這裡的指揮官慌亂的趕緊迎接。

「見過陛下,見過陳家太上長老,有失遠迎,恕罪恕罪。大人們都在前線,不知道您這次前來所謂何事?」

這指揮官說話都有點口齒不清,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稱呼陳青,陳青面帶笑容的詢問出聲,「這麼大的艦隊怎麼不去前線? 一不小心愛上你 ?」

「啟稟大人,一是等待陸續前來的援軍,二是防止敵人突圍衝進其他星河,前陣子剛剛打退了一波。」

「哦,原來如此,派個人帶我去前線。」

被解惑的陳青不想再耽擱,這指揮官也痛快,窩在這裡早快憋死了,立刻下令星空堡壘啟動,還帶著上千護衛艦,隨同陳青一起奔赴前線。 閑談中陳青得知,剛才遇到的龐大艦隊是神家的隊伍,不過大多都是都拼西湊強拉而來,不管艦隊還是成員實力都比較參差不齊,所以配委派了包圍一片區域的任務,主力則是在前方逐個清除懸浮大陸上的敵人,遇到小型大陸或者是島嶼,有時候乾脆就直接毀滅,所以所過之處到處都是大陸碎片。

可這些碎片上也不安全,經常有金屬人和改造的半金屬人出沒,不得不派一些部隊專門進行清理。

陳青要求將自己帶往最亂敵人最多的地方,可戰場之上哪裡都亂哪裡都敵人眾多,而且金屬人可不止在一個個大陸上,他們還有艦隊,很多自己也能飛行,或組成大部隊或形成騷擾部隊到處攻擊,一切都已消滅人類有生力量為目標,很多戰士還被俘虜,又被弄到秘密巢穴改造成半金屬人,使得亂上加亂。

途中艦隊被勒令停止前進,併入一個大艦隊序列,這點戰艦如果遇到金屬人的大部隊,還不夠塞牙的。

得知陳青竟然在星空堡壘上,這個大艦隊的指揮官臉色很難看,不過陳青也沒難為他們,要了份第二星河的星圖,駕駛著野狼號就獨自上了路。

「轟隆!」

在路過一個殘破的大陸時,陳青見上面有人類和金屬人正在戰鬥,人類似乎還處於劣勢,立刻就駕駛著野狼號就沖了過去,先來了一炮以助聲勢,結果悲催了,就像是捅了馬蜂窩,這大陸上突然從地下深處好多炮管,一輪齊射就將野狼號凌空打爆了!

既然敢來,陳青早就做好了野狼號被摧毀的準備,野狼號的零件到處亂飛,當爆炸的火團消失,陳青和屠媚娘手拉手從天空墜落,還沒落地,黃金十二宮將被陳青放了出來大開殺戒。

「呵呵,還未消散的靈魂還有不少!」

落到地面的屠媚娘嬌笑一聲,接著把奪魄劍我那個地上一插,奪魄劍猛然開始變大,一道無形的波紋開始擴散,所過之處就連肉眼不可見快要消散的靈魂都紛紛起飛,如撲向火堆的飛蛾,密密麻麻的飛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陳青笑了,這辦法倒也方便接著就召喚出了所有惡鬼,讓它們也分一杯羹。

殘破大路上原本是金屬人肆虐,現在反而變成了惡鬼肆虐,他們怪叫著專挑半金屬人下手,把金屬人交給了黃金十二宮。

陳青把他們放出去后就沒再管,跟屠媚娘閑庭信步般清理了一各區域的殘魂就再次換個地方,這奪魄劍在屠媚娘手中掌控,果然威力巨大,那些半金屬人根本靠近不到千米之內,一到這個範圍之內,就會被硬生生抽出靈魂被吸入奪魄劍,有著屠媚娘控制,就算有人類誤闖進這區域也無事,陳青只要幹掉進入攻擊範圍沒有靈魂的金屬人就好。

根本不像戰鬥,簡直就是在遊玩,兩人把奪魄劍往地上一插,就有說有笑的聊天,當殘魂稀少時,這才會扛著劍趕往下一個區域。

「還是找個正在發生更大規模戰鬥的地方吧,這樣太麻煩了。」

就是這樣,屠媚娘還是不滿意,可陳青卻搖了搖頭說道,「大戰之地,雙方死亡無數,很多靈魂可都是可以轉生的,把它們都吸收進奪魄劍,怎麼跟負責這片區域的神家人交代!這樣挺好,都是些無法轉生的殘魂和半金屬人的靈魂,咱們多去幾個地方就可以了。」

陳青已經決定,屠媚娘也不好反駁,剛要說話天卻突然黑了,再一抬頭,就看到一個數目不小的艦隊正在經過這個殘破的大陸,似乎也被上面的戰鬥吸引直接飛了下來,對著人類就狂轟亂炸。

所有戰艦上有青銅色的金屬臉標誌,已經學會區分的陳青知道,這是金屬人里青銅帝國的艦隊。

兩人就站在炮火的洗禮中紋絲不動,對不遠處的爆炸視而不見,這時一塊巨大的岩石被炸飛,露出底線的大洞,一個頭髮冒煙的男子慌忙的探出上半身向著陳青兩人就開始招手。

「你們找死啊?還不趕快進來!」

陳青一笑,竟然還碰到好心人了,慢慢的走了過去,這人急不可耐的跑出來就要拉陳青的胳膊,一邊還觀察著天空,手快碰到陳青胳膊時卻看著天空呆住了。

陳青和屠媚娘也抬頭看了下天,接著笑了,是黃金十二宮飛到空中正對著趕來的艦隊大肆破壞,一艘艘的戰艦被切割開來,支離破碎的身軀向地面墜下。

「我艹!快跟我走!」

一艘巨型戰艦的艦首被切割射線切下,向著三人站立的地方墜落,這人大叫一聲拉住陳青的胳膊就跑,另一隻手去拉屠媚娘,卻被她巧妙躲過,也顧不上這些,三腿就跑,拉著陳青就跳進了大坑裡。

這大坑還挺深,足有數百米,還沒落地地面就傳來巨大的轟鳴,被金屬板固定的通道也開始劇烈抖動,掉落的艦首直接就將洞口封死了!接著就是更巨大的轟鳴和震動,那艘巨型戰艦的其他部分也掉落地面。

「狗日的,那些金屬人千萬別發現這裡!」

用腳後跟都能想到, 重生之冷情狂妃 。這人咒罵之後就鬆開陳青的胳膊,一落地就衝進了一條橫向通道。


「大姐,出口被掉下來的戰艦堵了……」

隨著他的哀嚎,不少人從通道兩側的小洞里跑了出來,陳青和屠媚娘忙活了好幾天了,正好想要休息下,無所謂的就向裡面走去。

這地下密窯修建的還挺結實,地面上不斷掉落戰艦,震動越來越大,都沒將其震塌,陳青還可以看出這是把一艘戰艦拆掉修建的,看樣子修建此處地方的是個保命老手。「加強境界,小心那些會挖洞的機械老鼠!」

一聲嬌喝傳來,眾人應諾出聲,陳青聽著聲音有點耳熟,趕緊扒開人群就快步走了過去,接著把一個女子緊緊的抱在懷裡。

「大膽,放開大姐。」

「小子你找死啊?」

「……」

各種喝罵紛紛傳來,接著一個頭領級的人物趕緊大聲喝阻,「都給我閉嘴,這是陳青大帝!」

這喊聲立刻讓地洞里鴉雀無聲,一些人甚至嚇得立刻跪了下來。

「你想勒死我?還不放開!」

話語從懷裡人嘴中發出,陳青趕緊鬆開,斬忘情堅毅的臉孔立刻露了出來。斬忘情帶著屬下流浪星海冒險,已經很多年未見一面,陳青從我想過能從這裡機緣巧合的看到。

「第二星河這麼危險,你怎麼來了?」


鬆開她后陳青直接不滿的出聲,斬忘情如今的實力只是個小小魂聖而已,跑到戰場上活命的幾率實在太低。

「還不是神家人把我們抓來的,這大陸上的人都是被抓的,扔到上面與金屬人戰鬥就沒人管了!」

一個斬忘情的老屬下,同時也是神魂人開口解釋。第二星河的大陸實在太多,各家聯合也全都顧不過來,確實強行抓人在這麼干。 媽咪九塊九︰總裁爹地快娶走 ,不是誰都想上戰場的,大廈將傾人人自危,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別人被強制徵兵可以,他陳青的朋友可不行,陳青立刻咒罵出聲,「混蛋的神家,你沒報上我的名號嗎?」

那屬下還要再說,卻被斬忘情一瞪眼,縮了下脖子不敢吭聲。

斬忘情一笑開始解釋,「我是故意被抓的,這麼刺激的地方,不來一趟實在可惜,我可不想到處頂著你的名頭。」

知道她是個強勢的女人,陳青無奈的搖搖頭又開了口,「等我處理完上面的金屬人,就送你們去後方,帶著你的人去第十星河,以後就住那裡,那裡刺激的事情多的是,別趟這渾水。」

陳青比斬忘情更加強勢,說出來的話帶著不容就絕的味道,聽得地洞里的人類心中一喜,沒成想因禍得福,在這裡遇到神魂大帝,更能去恐怕最安全的第十星河居住。

斬忘情卻沉默的搖了搖頭,「打完仗再說吧,我若是累了,肯定去找你,再給我點自由時間好不好?」

「打個屁的仗,你看看你這些人,是打仗的材料嗎?」

陳青鬱悶的話語傳來,讓地洞里的上千人全都露出羞愧之色,要是敢打敢拼,他們也不會躲在這地下,不顧上面的人類戰友在打生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