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狼族,還真的捨得,竟然將這種呼吸法傳給了烏家,雖然是縮減版,但這也是珍貴異常。

一門呼吸法,能夠支撐一個種族崛起!

當然,這呼吸法沒有陽拳和紫霞呼吸法強大,但在如今的地星上,絕對算的上是珍貴異常。

“這呼吸法能夠增強武器的鋒利,狼族用來強化爪子,倒也符合狼族的特徵。”秦陽道。

接着他將玉簡收起,準備等回去了交給顧安濟,說不定能夠研究出點什麼來。

接着,秦陽又看向另一枚玉簡,白色的,他開始接觸。

果然,這是犀牛族的呼吸法,當然,也是縮減版。


這犀牛族的呼吸法更是不凡,平時修煉的時候,能夠在體內凝聚生機。

這種生機聚而不散,可以不斷積累,關鍵時刻,可以直接放出來,治療傷勢,強化實力。

這呼吸法,用的好了,簡直就是第二條命!

秦陽很欣喜,將呼吸法記下,他必定是要修煉這門呼吸法的,這效果太強大了。 接着,他心中盤算,什麼時候去犀牛族的祕境闖蕩一下,將完全版的呼吸法拿到手。

嗯,有點飄了。

起碼要突破金丹,或者金丹中期的時候再去。

接着,秦陽從山上下來,直接進入了別墅,這裏有一些珠寶,金銀,看的出來是許家從人類城市帶出來的。

但秦陽懶得收起來,這些東西,對他而言,效果也不是很大。

他翻找了烏家別墅,找了一些很普通的覺醒果實,對他都失去效果的那種。

“有些窮啊,這烏慶修煉,莫非將整個烏家都耗空了?”秦陽感嘆。

他繼續尋找,在一樓的大書房內,似乎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

那是一個機關,很隱蔽,符合烏慶愛藏起來的性格。

秦陽扳動,想要看看是什麼東西,當即兩排書架就散開,露出一個巨大的通道。

“什麼東西?”秦陽一頭霧水,這烏家躲進了祕境內,居然還在祕境內又修建了一個密道。

他順着走進去,很警惕,將弟子劍掏出來,提在手裏。

這通道有段距離,接着還有些走廊,能夠看到,前方有光管,在通道上方,這裏都用水泥鑄造了牆壁,異常堅固。

越是往內走,秦陽就越是疑惑。

這烏家,建造這麼大的一個通道,是要做什麼呢?

而且這裏又沒有人看守,因爲秦陽感受過了,這通道內,似乎都沒有多少人走過。

轟轟!

在前方,忽然傳來碰撞的聲音,還有很大的吼聲。

那聲音有些震耳,很是讓人心驚。

秦陽心中警惕起來,這聲音不是人類的,像是一種野獸,光是這種吼叫,就彷彿讓人腦袋炸開。

秦陽小心的前進,弟子劍立在身前,他預感,這次會看到一些不平淡的東西。

伴隨着走廊結束,一個很大屋子出現。

這是很大的空間,四周都是水泥建築,有明亮的燈在上方架着,讓這裏變得可視。

在空間中心,秦陽看到了吼聲的來源。

那是一座很大的囚籠,很奇特的金屬建成,中間關着一隻獸,體型很大,幾十米長,身形消瘦,還有花斑點。

這居然是一隻豹子,除了有些瘦之外,一股威勢尚存。

秦陽立刻判斷出來,這種威勢,是金丹!

這是一隻金丹的豹子,居然被關在囚籠中,看起來還是不是一天,畢竟都餓瘦了。

“吼!小子,你是怎麼進來這裏的?”那豹子站起來,頗有些威風凜凜,開口道。

它很好奇,盯着秦陽,露出很感興趣的模樣。

“烏家被我滅了,我自然能夠來到這裏。”秦陽聲音很平淡,直接就講出了事實。

“嘿嘿!”那豹子笑了,有些猥瑣。

“你小子吹牛皮也不大草稿,你一個伐髓,滅了烏家,這不是開玩笑嗎?”

“要是烏家這麼弱,我早就衝出去滅掉他們了。”

他咧着嘴開口,又趴在囚籠裏了。

“我沒有騙你,隨便你怎麼覺得吧。”秦陽應付的回了一句。

他估測了一下這豹子的實力後,就放心了,金丹初期,估計全勝時期都沒有烏慶強,何況現在餓成這樣。

他開始打量這房間內其他設備,有一些大型的器材,頗有些機械感,甚至還有巨大的操作檯。

操作檯很簡單,有根拉桿,根據觀測,這提拉桿連着囚籠,死打開囚籠的開關。

另外還有兩個按鈕,藍色和白色,目測不出有什麼效果來。

“小子,我看你的情況,是不是闖入了烏家,然後被打傷,躲進來了?”

“你這種情況,像極了小說裏的主角,可惜這是現實,不是小說,你很快就會被發現了。”

囚籠內的豹子開始了腦補,最後思量出一個狠‘合理’的劇情。

“你的腦洞很大。”秦陽微微讚歎一句。

接着他就不再搭理豹子,這死豹子被關太久了,估計是很久沒說過話,現在有些話癆的情況。

而豹子看到秦陽的這種情況,更加堅定了他的腦補。


嗯,我所思考的都是對的,這小子就是躲避追殺,意外藏進來的。

接着,豹子眼珠子一轉,忽然想到了些什麼。

“小子,看到那邊的操作檯了沒有,你儘快將那拉桿提上去,放我出去,有我在,保證那烏家無法傷你性命。”


豹子開口,很是熱情,且很誠懇。

它很有想法,這個時候想要藉助秦陽的手,先從這囚籠內跑出去,到時候哪怕遇到烏慶,它也有本事跑出去祕境。

帶時候山高水遠,它一手金丹的本事,還不是四處狂浪?

“我很懷疑,你這樣子就算放你出來,你也對付了烏慶。”秦陽看着囚籠內豹子,很認真的開口。

都餓成皮包骨頭了,這豹子還在嘴硬,放它出來?

放出來給他搗亂嗎?

秦陽可不屑於這麼做,烏家都被他滅了,烏家的一切都是他的戰利品,包括這裏豹子。

他心中思索,若是需要的話,可以宰掉這隻豹子,提取金丹的精血。

“小子,你什麼眼神,本大爺實力很強,而且背景大的很,早就加入一個強大的獸族。”


“若非遭受這烏家陷害,我豈會被困在這裏?”

“實不相瞞,只要我出去,立刻就宰掉兩個烏家的人吃掉,藉此恢復能力,然後便可帶你創出這偌大的祕境。”

豹子喋喋不休,給秦陽講起來道理,主要目的就是告訴秦陽,放它出來,可以逃離祕境。


直到現在,這豹子還在認爲,秦陽是被烏家追殺的。

秦陽不理會它了,恐怕這豹子一出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吃了他秦陽,然後恢復部分實力,逃出祕境。

當然,這豹子也沒那實力。

他轉着這地室走了一圈,發現除了這囚籠和工作臺,竟然是沒有別的東西了。

“豹子,我且問你,這工作臺上,兩個按鈕有什麼用?”

秦陽站到工作臺前,研究一番,兩個按鈕搞不明白。

“小子,管它什麼按鈕,你快些將他拉桿提起來纔是真理,只要我脫困,逃出這烏家,完全不是問題。”

豹子似乎有些急切,很着急的開口,它的話中,隱藏了什麼。

“你不想我按下按鈕?”秦陽臉上帶着笑容。

這豹子,心機有些不成熟啊,或許是被關的時間久了,什麼心情,都直接顯露在臉上。 豹子立刻有些驚恐,它自然是不想秦陽按下那兩個按鈕的,它深刻明白,那兩個按鈕代表了什麼,尤其那個白色的。

絕對不能按!

“對對,不要去按那東西,你將我放出來,我帶你逃出許家,若是事後看你順眼,我還可以傳你一門武技。”

豹子又開口勸導,它的一切意思,都是想讓秦陽拉起拉桿,放它出來。

秦陽摸着下巴,似是陷入思索。

放這豹子出來?

那是決然不能的!

這豹子一出來,第一件事肯定就是吃他,雖然根本打不過他。

想到這裏,秦陽就有了定論。

擺在他面前的只有一個辦法了!

既然不能放出來,正好實驗一下,這兩個按鈕是做什麼的。

“你想我放你出來?但烏家都被我滅了,我爲何要放你出來?”秦陽微笑着開口。

“只不過,我倒是對這兩個按鈕,頗有些感興趣的。”秦陽又道。

說着,便是將手伸過去,欲要觸碰那藍色的按鈕。

豹子慌了,很明顯的表情,臉上露出濃郁的驚恐,齜牙咧嘴。

“小子,你瘋了,烏家那麼龐大,是你能滅掉的?快放我出來!”

“別,別別,不要碰那裏,快停下!”

見此,秦陽微微一頓,將手移向另一個白色按鈕,作勢就要按下去。

此刻,豹子的神態更加驚恐了,比驚恐更勝一籌,是徹底的害怕,毛髮都炸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