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點點頭,直接走到了童巍的面前,抬手就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竟然在童巍的額頭上畫了一道血符,接著給他另一隻手也畫上了:「這個大門就交給你了,現在我們都是開眼的,可是鬼怪似乎能逃過我們的眼睛,記住,憑著感覺,只要感覺不對就打,打空氣都行,鬼怪進不了你的身,別害怕,反正也許是看不見的,你就當時練拳,記住,不管怎麼樣你都不要離開門口,只要你在除了我招的魂魄,其其它的一律都進不來,如果頂不住就大聲喊張哥,你們兩一起上。」葉凡說著,怕張哥不行,又轉頭望向了他:「張哥?成嗎?我們不給你開眼,就憑著感覺,只要一覺得不對就對這前面出掌,和我剛剛一樣。」

這個要求其實不算什麼,畢竟就算有再多的鬼也看不到,就當時練拳都成,而且現在人手不夠,張哥知道我和葉凡肯定還有什麼別的事,便硬著頭皮同意了,他害怕歸害怕,但是能分得清時候。

就好像剛才的那一聲慘叫,這是我們誰都沒有想到的,如果剛不是葉凡發現了,還不知道會怎麼樣,不過到底是哪裡來的鬼呢?這點可真是奇怪。

給張哥也畫上了血符,葉凡似乎好像完成了什麼一向大的工程,額頭上都淌汗了。

「哥們,你怎麼了?」我間葉凡的狀況有點不對,難道是生病了?那也不會呀?這麼長時間不都好好的嗎?

葉凡壓著呀,似乎在忍受著什麼,搖了搖頭,沒有說話,不過突然間他的汗到時越來越多了。

「葉凡?」 張哥和童巍也注意到了葉凡的異樣,都圍了過來,生怕他突然有什麼事。

「葉凡?」葉凡還不說話,我輕輕的搖了搖他。

突然,葉凡伸出了手,制止了我對他的搖晃,他這是怎麼了?他勉強的擠出一些笑容,對著張哥笑的,不過我看著怎麼那麼奇怪。

「張哥,廁所在哪!」

啥玩意?葉凡此話一出給我們都說愣了,現在找廁所幹嘛?難道鬼在廁所里?此時我們都被剛剛葉凡那一掌都搞的神經緊繃了,什麼事都會往鬼怪上面去想,不過如果換在平時我是肯定不會這樣想的。

張哥也不知道葉凡要幹嘛:「出去后,往左邊走到頭就是了。」

「謝謝!」葉凡突然好想看到了救星一樣,啥也沒想直接跑了出去。就和一陣風一樣的跑走了。

「他這是要幹嘛?」

「我明白了!」童巍恍然大悟:「這傢伙鬧肚子了,不然他問廁所幹嘛!」還是童巍腦子好使,對呀,我們怎麼沒想到,只是這個傻逼怎麼什麼時候不去鬧肚子,翩翩在這個時候鬧,真是操蛋。

「那我們現在幹什麼?」張哥也明白了:「等下,廁所里沒有衛生紙,他身上帶了嗎?」

他帶個屁,符咒倒是帶了不少:「帶他個大頭,我去給他送一點,你們兩注意安全,如果感覺有什麼不對就打,就當是在拍電影。」沒辦法,我罵是罵他傻逼,但是他還是我的兄弟,我總不能讓他一個人在廁所里過夜吧,哈哈,不過對於多了一個笑話他的理由還是不錯的。

這個死孩子,凈鬧出笑話。

狐顏亂世:輔國小妖妃 ,倒是我,一個人走這麼長的過道,搞的我有點慌呀,真怕突然在後面出現一個鬼,早知道就叫他們兩和我一起去了,這樣還能有個人說話。

看來天大地大還是拉屎最大呀,估計葉凡衝出來的時候什麼都沒想,就光想著拉屎了。

「哎。」我搖搖頭,不過幸好這過道上還是有燈的,如果此刻我的肚子也痛就好了,估計我也能和葉凡一樣飛奔而去,可是現在叫我跑,我還真的跑不起來,反正陰符一直在我手上,我就不信那些鬼怪能比屍狗人還猛,現在的我連屍狗人也是一招一個,他娘的,不知道開始我遇見王琳時候怕個什麼。

「你在找我嗎?」

一路上,我都是在想著一些能讓我熱血沸騰的事,比如說和楊尚打的時候呀,比如說以前在高中的時候和別人打架呀,正當我想的挺帶勁的時候講我帶回了現實。

媽的,這個聲音我太熟悉了,剛剛才聽過,這不是王琳的聲音還會是誰,她又出現了?

我猛的一回頭,卻什麼都沒發現,就看見張哥辦公室里的光透了出來。

難道是我的錯覺?可是我聽到的是那麼的真實。為此我還在原地多站了一會,可是什麼聲音都沒。

還好,張哥的辦公室離廁所的距離不是很遠,此刻我已經到了。

廁所里也有燈,至少不會讓葉凡找不到馬桶的位置。



「哥們,在哪個坑呢?」蹲位的門都是關的,我總不可能一個坑一個坑的去看,每次看恐怖電影的時候都是主角打開廁所蹲位的時候發現了鬼呀怪呀的,我可不想被嚇到,而且我現在還是開眼的,雖然之前是失效了,誰知道在這個時候他會不會又有效果。

「葉凡?吱個聲!」我等了半天,這傻逼都沒回我,難道在廁所里睡著了?

「葉凡?」我著急了,難道出了什麼事?嗎的,不等了,我連著一腳一個的踹開了兩個蹲位的門都沒發現,還有最後一個,估計沒出意外這個裡面肯定有著什麼,最少也是葉凡,或者是別的?

我咽了口口水, 宸宮·湘夫人(中國好小說) ,都怪葉凡,好好的拉什麼肚子,**。

現在要回去叫他們時間肯定來不及,畢竟時間不等人,搞不好就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會出什麼事。

「去你媽的!」

『碰』我一腳踹開了最後一個蹲位的大門,可是裡面空空如也,別說葉凡了,就是連個鬼影子都沒見著。

這就奇了怪了!這傻逼跑哪裡去了?難不成被鬼給綁架了?如果真是這樣那可就丟臉了,想想看,拉個屎都能被鬼綁架,那以後葉凡還怎麼出來混呀。

不過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要把他給找到,不然一切都是放屁。還等著他招魂破案呀,這哥們可真牛逼的。

既然廁所里沒有,我也不可能在這裡長待,畢竟是廁所,還真不是一般的臭,**。

剛出來呼吸了一點新鮮的空氣就聽見了一個微弱的聲音:「有人嗎?有人在外面嗎?」


誰?聲音不是很大,還有點回聲,我望了望身後,還有一個女廁所,我剛從男廁所出來,不過裡面沒什麼東西,那麼,這聲音就是在女廁所里發出來的了。

此時我有點糾結了,聽剛剛的聲音有點著急,而且還有點小,但是我分的清楚是男人的聲音,我懷疑過是葉凡,不過我感覺他也沒那麼傻逼吧,連男女廁所都分不清,難道有什麼人在女廁,或者說是鬼怪?

不過這次我想錯了。

我想了一下,決定還是進去看看,畢竟這大晚上的肯定不會有人看著,而且我不是變態,去女廁完全是為了查看情況。


輕輕的走了進來,感覺女廁和男廁差不多,都臭。

「有人不?」這下聲音聽清楚了, 駙馬的自我修養

這聲音我實在是太熟悉了,不是葉凡還會是誰呀,**,這傻逼還真他嗎的跑到了女廁,也不知道他那眼睛長哪裡去了,真牛逼。

「**,你怎麼跑這了!」

「哎呀!瞭然呀,快點給我拿點衛生紙,剛剛太著急,忘了!」這傻逼,如果我們都沒來那他該怎麼辦,總不能在這蹲一晚上吧。

「別廢話了,拿紙哦,還有事呢!我肚子痛不跑這來跑哪呀,傻逼。」

我去,我服了他,難道他還沒發現自己在女廁里?

算了,先讓他出來再說,我打開一點門縫,把紙送了進去,這傢伙拿的到挺快了,等了幾分鐘后,聽見了一陣沖水聲,這傻逼出來了。

「兄弟,你怎麼知道我沒帶紙跑來救我呀。」葉凡這傻逼,我現在都不想說話了。

「那個啥,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其實此時我兩也蠻有心情的,竟然在女廁所里聊了起來。

「廢話,廁所呀,剛剛肚子突然痛的要死,憋不住。」葉凡似乎還沒反應過來。

「我知道是廁所,那你知道這是男廁還是女廁嗎?」我試著問著他,我看他的樣子似乎拉的蠻爽的,一臉輕鬆的。

「什麼男廁女廁,廁所不都是共用的,我看都沒看,這個廁所是我的直線距離不需要轉彎,旁邊還有一個,路有點長,我怕憋不住就跑來了。」好吧,葉凡這個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此時我感覺傻了,怎麼以前都沒發現他思想這麼開放,連男廁女廁都不知道?

「哥們,我們出去吧,這裡是女廁。」我也懶的和他說許多了,反正估計他也不能理解,還是先出去再說,臭死了。

「女廁嗎?廁所都一個樣子,管他的,走走,臭死了,洗手去。」葉凡真的是少根筋,有時候我真想給他的腦袋扒開來看一下裡面到底轉著啥。

反正我現在是徹底被他征服了,連進了女廁都能如此的淡定,果然與眾不同,是朵大奇葩。

「真過癮。」不僅洗手,這傢伙還洗了把臉,他此時的狀態可真是排除毒素一身輕鬆,可惜苦了我。

此時我還在想剛剛在來廁所的路上聽到的聲音,那分明就是王琳,只是她怎麼又開始問我同樣的話了?難道又是惡作劇?

「走吧,回去招魂,剛剛我好像又聽見王琳的聲音,可是沒看見她人。」我間葉凡爽完了,也是時候回去做事了,不能這麼浪費時間了,早解決早回家睡覺,明天還能見我的意中人呀。

「怎麼我就沒聽見,不過還是得謝謝呀,不然我得在廁所待一晚上了。」

「我去!」剛剛我沒注意,葉凡這傻逼現在滿臉都是血,現在對他看著才注意,嚇我一跳:「你怎麼搞的滿臉都是紅的。」我看著他又沒有什麼山口。

葉凡愣了一下,拿出手看了一下,結果一雙手也是紅的:「哎呀,我去,我忘了自己收上還有血符,肯定是吸收洗臉的時候弄的。」還好剛沒遇見鬼,不然,我看葉凡一掌打出沒效果受傷的還是自己。

「服了你了!趕緊回去,給臉擦擦,你現在比鬼還像鬼!」傷不起的我,傷不起的葉凡。

「哈哈!走走。:葉凡沒那麼在意,反正這大晚上又沒有人看,我真想不通他這樣是怎麼著到女朋友的,似乎兩人感情還不錯。

「啊!,救命!」就在這時,突然從張哥的辦公室里發出了救命的聲音,我們這才離開好一會!他娘的,都是葉凡,好好的這個時候鬧個屁肚子!

「不好!」 這個聲音是童巍的!我和葉凡想象不到童巍那樣牛逼的一個人為什麼會在此刻喊著救命,而且葉凡事先也給他畫了一對掌心符呀。

「啊!」其實從廁所到張哥的辦公室沒有多少距離,但就在這麼短短的距離里,我們跑的好好的,突然感覺有人從我正面給我踹了一腳樣的,我整個人就這麼摔了出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頓時岔氣了,差點就沒緩過來。

「瞭然!」見我摔倒,葉凡急忙收住腳步。

「咳咳咳。」我半天說不上話來,背後又是一陣撕裂的劇痛,看樣子傷口又裂開了。

媽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好不容易緩過來,沒說話,而是拿將陰符直接貼在了胸口,十分費力的喊出了一句話:「風雷地動令。」現在這個樣子,我只能使出這招來讓自己迅速恢復,雖然等我解除的時候所有的傷還是會回來,但現在也不能想那麼多了。

風雷地動令果然很好用呀,剛剛啟動我就感覺渾身都舒服了,快速站了起來:「周圍有東西,我們看不見的東西,得快點去辦公室。」雖然辦公室近在咫尺,但是我怎麼感覺這路好長。

「嗎的。」葉凡怒視著周圍,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打黃符:「老子跟你們玩!」說完,葉凡竟然將黃符全部拋向了天空:「紙符開道,急急如律令!」

黃符漫天飛舞,葉凡朝我看了一眼:「走!」

「急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一路上,我和葉凡就和瘋子一樣,不停的對著空氣出掌,說也奇怪,照理說這些黃符都是紙,如果被拋了出去肯定會很快的落地,但是此時竟然還在天空中慢慢的飄著。

「童巍!張哥!」還好,除了我開始受了那一下,一路上沒再出什麼岔子,也不知道是黃符起了作用還是我們的掌心符,直接衝進了辦公室,卻發現張哥已經昏迷在了他的辦公椅上,而童巍趟在了地上,身上儘是傷害,就好像被什麼猛獸給抓了一樣,血肉都跟著翻了出來。此時不知道是死活。

這是什麼情況,我們不就離開了這麼一點時間嗎?怎麼會出了這麼大的事。

「操你嗎的!有種出來打!」葉凡怒了,不止是他,我也是一樣的,但是我沒表現出來,此時的葉凡雙目通紅,朝著空氣大喊,還好這個時間段警察局沒什麼人,不然還不知道要出什麼亂子。

現在我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即使我們知道有敵人也沒辦法,我們完全看不見任何東西,說不定敵人此時正在我們邊上看著我們笑也說不定。

「小心!」在我發獃的時候,葉凡一把將我拉到了一旁,對著我剛剛站的位置就是一掌,不過不知道有沒有打中。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也知道不是辦法,但是我們現在能怎麼辦?我很想馬上給童巍還有張哥送去醫院,但是現在我們肯本都不敢走,還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在等著我們,你說這事有多噁心,就算是鬼怪,讓我們看見也就算了,搞的我們還看不見,人家站著不動給我們打,我們都不一定能找到目標。

「如果天陽在就好了!」這個時候葉凡突然懷念起了天陽,是呀,他的眼睛什麼都能看得見,他在的話至少能給我們指目標呀,可惜他不在。

「現在不是想天陽的時候,還是想想我們得怎麼辦。」我們此時神經緊繃,我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生怕有什麼東西會突然的出現,或者攻擊我們。

「博一把!」葉凡說著,一把扯下了自己的衣服,不知道這個時候他露出水麒麟有什麼用:「陳曉告訴我使用這紋身的方法,可是我一直沒機會試,今天能不能把張哥和童巍帶走就看這個了。」

說著,葉凡竟然用血在自己的胸前畫了一道符咒,我是完全看不懂得,也不知道他要幹嘛:「這是開啟紋身的鑰匙。」

又是鑰匙?現在我怎麼感覺什麼東西都有可能成為另一樣東西的鑰匙,不過葉凡現在這麼做是要幹嘛呢?

我在一邊反倒是沒什麼事,不過我眼睛可是一直沒閑。

此時葉凡閉上了雙眼,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深呼一口氣,我以為他要說什麼咒語,誰知道就在他呼出一口氣的時候,以他的背後為中心,竟然發出淡淡的藍光,這下我傻眼了,他這是做了什麼?

「成了!」藍光在燈光下還是那麼明顯,但是沒有多大片,不過要是放在黑暗中可以當成個手電筒,不過這有什麼用?

「走,一人背一個,帶他們去醫院!」葉凡也沒解釋什麼,直接走到了張哥身邊就給他抱了起來,我奇怪不是說背嗎?現在怎麼成抱了,在抱張哥之前他找到了他車的鑰匙先丟給了我。

雖然我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就覺得葉凡背後的紋身還能發光,好神奇。


現在這樣的情況也容不得我多想,葉凡是我兄弟,在現在的情況下肯定是不會害我,我也沒問,等事情結束了他肯定會說,我直接給童巍背了起來。

「跟在我身後,別出藍光照耀的位置。」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藍光恰恰好能給我完全照住,就這樣,葉凡開路,我們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辦公室。

很奇怪,剛剛外面被葉凡拋出去的黃符竟然還都飄在天空。

「張哥得減肥了,真沉!」我想葉凡不背張哥應該是怕張哥的身體遮住了藍光,雖然不知道藍光是幹什麼用的,但是我們這樣走出去沒有遇見什麼阻礙,也許是藍光起到了作用,也許是鬼怪已經走了,不過我覺得後者的可能性不大。

看的出來,葉凡此時很吃力,但是他一直忍著,要知道讓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雙手給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來公主抱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何況我背著童巍都覺得有些吃力,他們的體重普片比我都重,我想葉凡主動選擇帶張哥是因為照顧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