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泰山府君的提議,卻讓他有一些動心。畢竟他剛剛與泰山府君聯手,泰山府君是斷然不會害他的。相反的,泰山府君應該還會竭盡全力的幫他。

這樣的話,與其自己一個人冒着大風險前往天界,倒不如與泰山府君同行。有泰山府君這尊大神照料,事情或許會順利很多。

想到這兒,童言當機立斷的道:“好,既然府君願意幫忙,我自然不能錯過這個機會。府君,不知我們何時動身?我還有一些事情需要回人界交代,若是太過匆忙,只怕會有些應付不來。”

泰山府君聽此,想了想道:“那咱們七天後動身前往天界,到時本君會去人界找你。你看如何?”

童言點頭應道:“如此甚好,那咱們這麼說定了。我明日便返回人間,之後在人界等你。”

兩人又交談了一會兒,泰山府君這才和鯤鵬等人離開了此處,應該是返回森羅殿了。

臨走之前,泰山府君留給童言一道符,此符乃是他的寶貝,一共只有七張。只要施展此符,便可打開泰山陰曹與人界的通道,進而順利返回人界。

童言如果沒有這張符,不是沒辦法返回人界,但至少也得多費一些周折,如得先去冥界,再從冥界轉回人界,這樣一來,麻煩很多。而且即使泰山陰曹與冥界是想通的,可想從泰山陰曹進入冥界,也需要通過空間通道,如果不小心被捲入了空間亂流之,後果將不堪設想。

泰山府君也算想得周到,接下來看童言何時使用此符,離開泰山陰曹了。

童言原定的計劃是明天便動身返回人界,可在此之前,他還需要徵詢吳家老祖宗和十位恩師的意見。

他當然不想自己離開,因爲想進入泰山陰曹太難了。如有可能,他還是想把吳家老祖宗和十位恩師一同帶離此處。

只可惜,他的一番好意,卻沒有得到衆人的滿意答覆。

吳家老祖宗和十大天行者的意見都很簡單,他們既然已經魂入此處,便是天命使然。既然蒼這麼安排,他們如果離開,豈不是逆天而行了?

再者說,他們已經習慣了這裏的生活,返回人界也沒有肉身可用,倒不如在這裏活得自在。

童言苦勸良久,最終也沒能讓他們回心轉意。

這樣,轉眼間到了第二日。離別在即,童言滿心不捨。但該走的還得走,該留的還得留,一切都無法改變。

不過在他打算動身返回人界之時,柳山七聖和石靈竟匆匆的找來了。

他們又會給童言帶來怎樣的消息呢? 站於東口山山門之外,童言已經打算施展符咒,離開此處。 正在這時,他突然感應到了柳山七聖和石靈的蹤跡,不曾耽擱,他立刻扭頭去看,一眼看到了柳山七聖和石靈所化的八道光芒由遠及近。

見他們前,童言苦笑道:“幾位兄長,你們明明早我們一步進入了泰山陰曹,怎麼現在才現身?這段時間你們都去哪兒了?”

未等熊大開口,狗二搶先說道:“童言老弟,我們剛入此處,遇到了大麻煩。如果不是我們逃得夠快,恐怕你今日都見不到我們了。”

童言聽此,立刻不解的道:“大麻煩?你們碰到什麼大麻煩了?說來聽聽。”

熊大心有餘悸的道:“是泰山老鬼,我們剛入此處,便碰到了泰山老鬼。那老東西的實力較之以前,明顯有了大幅度的提升。本來我們還能憑藉地形地勢盡力擺脫,可是這次卻沒有任何辦法,只能拼命的狂奔。”

童言聞此,隨即問道:“那你們最後是怎麼擺脫掉泰山老鬼的?”

狗二搶着答道:“是因爲我們跑到了森羅殿附近,泰山老鬼自知森羅殿不是它所能招惹的,所以才放過了我們。”

童言輕哦了一聲,然後微微笑道:“沒關係,你們平安無事好。 總裁接住,天上掉下雙胞胎 走吧,我們該離開這兒了。”

熊大一聽此言,當即頗感驚訝的道:“童言老弟,我們現在走?事情還沒有處理完吧?”

童言呵呵笑道:“還有什麼事情沒處理完?該處理的都處理好了,泰山陰曹與人界連接的那條裂縫也修補好了。我與老祖宗和十位恩師也已見過了,此行不能算是圓滿,但也總算是有了一個好的結果,所以是時候離開了!”

聽童言這麼說,熊大這才鬆了一口氣道:“原來如此,既然裂縫已經修復,我們確實沒有必要繼續留在這兒。只是那泰山老鬼,咱們放任它繼續存在嗎?”

童言聽此一愣,再次問道:“熊大哥,你是不是想說什麼?咱們是兄弟,你心怎麼想的,不如直接明說,犯不着遮遮掩掩。”

童言都已經發話了,熊大自然不會再有所隱瞞。他直截了當的道:“泰山老鬼吃了那麼多泰山陰曹內的生靈,已經成爲了這裏的一大禍害,我以前的很多朋友都命喪於這怪物之口。現在我們既然來了,爲什麼不順帶將它一併除掉再離開呢?童言老弟,以你現在的實力絕對可以輕鬆的除掉它,這也算是造福這一方生靈。所以我懇求你出手,爲民除害。好嗎?”

童言聽此,不免有些猶豫。泰山老鬼固然可惡,但這裏有森羅殿管理,他作爲一個外人插手此事,其實並不明智。

況且再有幾天,他要隨泰山府君一同前往天界了,這個時候倘若發生一點問題,很可能會影響接下來的計劃。

他實在不願意冒這個險,避之不及,又怎會主動招惹呢?

“熊大哥,你說的雖然不錯,可是這裏畢竟是森羅殿的地盤。我們插手此事,於情於理都不合適。我看這樣吧,等回頭我見了泰山府君,讓他解決掉泰山老鬼如何?這樣一來,泰山陰曹內也便沒有後顧之憂了。”

童言雖然說的委婉,可還是拒絕了。熊大聽此,輕嘆一聲道:“童言老弟,你不願意過問此事,也並無不對。只是泰山府君如果真的在乎泰山陰曹內生靈的死活,那泰山老鬼又豈會活到今日?實不相瞞,我曾經最愛的人死在泰山老鬼的手。如若不是我沒用,我早跟它拼命去了。很抱歉,是我只想着自己的仇恨了。咱們這走吧,離開了,也許也再也不會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童言看出熊大眼的失落,不知爲何,他的心竟生出一絲憤怒。當然這憤怒不是對熊大的,而是對那泰山老鬼。

他能體會失去愛人的痛苦,也能體會到愛人受苦,而自己無法搭救的束手無策。

所以這一刻,他是那樣的同情熊大,也是那樣的滿腔怒火。

終於,他做出了決定。即刻前往除掉泰山老鬼,等解決掉泰山老鬼,再返回人界。

“熊大哥,你對我有恩。你的仇是我的仇,請原諒我剛纔沒有直接答應你。但是現在,我願意盡我所能,替你除掉那泰山老鬼,爲你死去的愛人報仇。”

熊大一聽此言,不由得全身一顫,滿是不敢置信的道:“童言老弟,你……你真的願意出手?”

童言微微一笑道:“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了?反正還有時間,咱們早點兒動身,早些除掉那泰山老鬼,也能早些返回人界。”

熊大聽此,滿是失落的臉隨即浮現出大大的笑容。

“好,那我們這動身。跟我走,我帶路。”

童言點了點頭,轉而看向老祖宗和自己的十位恩師道:“老祖宗,十位恩師,我這走了。等除掉泰山老鬼,我便直接返回人界了。也不知道我們下次何時才能再見,但只要還有機會,我一定來看你們。你們多多保重!”

老祖宗點頭笑道:“去吧,除掉泰山老鬼也算是造福一方。我支持你!至於我們,你無需記掛,我們在這裏很好,做你該做的事情去吧。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明白嗎?”

童言鄭重的點頭道:“老祖宗,你放心吧,孫兒一定會照顧好自己的,不管以後的路有多艱難,孫兒都要走到終點。”

在與衆人一一作別之後,童言等人這樣前往了泰山老鬼的老巢。

吳家老祖宗和十大天行者雖然臉掛着笑容,可淚水卻已經不自覺的滑落眼角。

有人說,分別只是爲了下次更好的相見。只是不知道,他們何時才能再次重逢。

有柳山七聖帶路,衆人也可以直搗黃龍。只要那泰山老鬼尚在巢穴之,今日便是它的末日。

然而在他們前往泰山老鬼巢穴的同時,森羅殿內也已洞悉了此事。

七十六司之的一位特意向泰山府君稟報道:“府君大人,天行者一行人應該是前往泰山老鬼的巢穴了。咱們若是再不前去阻止,恐怕那泰山老鬼難逃此劫了。”

泰山府君聽此,微微一笑道:“去去吧,那位天行者是個固執的人,他既然決定的事情,恐怕很難改變。”

“可是……可是如果被他們去了,若是發現那泰山老鬼身的祕密,會不會對我們森羅殿有所不利呢?”

泰山府君自信的道:“本君已經與他聯手,孰輕孰重,他心裏自然清楚。算被他們發現那個祕密又如何?難道他還會來找本君拼命嗎?”

祕密?泰山老鬼的身到底藏着什麼不爲人知的祕密呢? 遙想當年,童言其實差點兒命喪泰山老鬼之口。 如果不是十位恩師之一的馬天旭及時趕到,以雷霆之怒嚇退泰山老鬼,恐怕那時的童言已經灰飛煙滅了。

這麼多年過去,童言的實力早已超過了十位恩師,此次對泰山老鬼,不說有十成的把握,但也至少有九成。

泰山老鬼這東西,見過一次不可能忘記。童言至今仍對那怪物的模樣記得清清楚楚,那怪物體型龐大,足有三層樓那麼高,嘴巴一輛大卡車還要大;它的全身漆黑,覆蓋着如同岩石一般的甲殼,大嘴之滿是鋒利的獠牙,一顆獠牙足有成年人那麼大;它只有一隻眼睛,那眼睛之沒有瞳孔,泛着紫色的光芒;它長有四肢,但四肢偏小,不過它的尾巴卻是很粗,而且極長。那怪物整個看來,很像是一隻獨眼的鱷魚。不過它鱷魚要大得太多,也更加兇猛駭人。

國民老公的蜜戀 如果單說體形,泰山老鬼實在太過驚人了。可體形龐大不代表實力強悍,那老東西再是厲害,恐怕也擋不住領域之力,否則的話,它也不會只能龜縮在這泰山陰曹內四處作惡了。

童言的印象,泰山老鬼只是一個喜歡吃人,吃妖邪的怪物,似乎並沒有多少神智。此次若是能夠順利尋到,倒也可以解開這泰山老鬼的存在之謎。

跟在熊大的身後,衆人的動作極其迅猛,可謂是一路飛馳。

算速度如此之快,抵達泰山老鬼的老巢時,卻還是在五個小時之後。

望着下方那垂直向下的巨大黑洞,熊大直接開口道:“童言老弟,這裏是那泰山老鬼的老巢。當年我們曾經路過此處,你還有印象嗎?”

初見泰山老鬼時,其實在這裏附近,童言並沒有親眼看到泰山老鬼的巢穴,不過對周圍的景象倒也還有一些印象。

童言微微皺了皺眉頭,然後問道:“既然這裏是泰山老鬼的巢穴,咱們是直接進去,還是將那傢伙引出來?”

一直都較無聊的妖皇突然開口道:“老弟,我看這泰山老鬼也不過是一頭怪獸罷了。反正我也沒事做,不如我下去把它揪出來如何?”

妖皇的強悍實力童言還是信得過的,既然妖皇主動請纓,童言倒也不好拒絕。

“好,既然妖皇兄願意下去制服那泰山老鬼,那我們在此等候你的喜訊。不過妖皇兄,你最好小心一些,雖然你的實力應該在那老鬼之。可這裏畢竟是那老鬼的地盤兒,正所謂強龍難壓地頭蛇,小心駛得萬年船吶!”

妖皇哈哈一笑道:“放心吧,我心裏有數。那我先行一步了。”

說到這裏,只見他縱身一躍,這麼落入了泰山老鬼的巢穴之。

其實童言也想下去看看,但這麼多高手在,他實在沒有這個必要,姑且在這裏耐心的等着吧。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轉眼間妖皇已經進入泰山老鬼的巢穴足有十分鐘的時間了。可這麼長的時間,這巢**竟沒有響起半點動靜。

如果那泰山老鬼在巢穴之,妖皇和它應該早交手纔對。莫非是那泰山老鬼去別處覓食去了?還是說,這下面地形錯綜複雜,把妖皇給困住了呢?

童言思量了一會兒,決定再等片刻。如果片刻之後,下面還是沒有動靜,那他親自下去一探究竟。

這樣又過了約莫二十分鐘的時間,可下方仍舊毫無動靜。

童言固然相信妖皇的實力,可那泰山老鬼到底有多強,下方是何情形,這些他都並不清楚。

他不能放任妖皇繼續在下面了,他得下去,他得爲妖皇的安危負責。

想到這裏,他立刻開口道:“你們留在外面,我下去看看,妖皇兄去了這麼久都沒有動靜,我猜他應該是遇見了什麼不可控的事情。我動作快些,見到他帶他出來。”

熊大一聽,趕忙提醒道:“童言老弟,你要多加小心。沒人知道這泰山老鬼的巢**到底是什麼情形,萬一有什麼危險,你可一定要快些退出來啊。”

童言點頭笑道:“好,我記住了。我先行一步,咱們過會兒見!”說到這兒,他也一個縱身跳入了泰山老鬼的巢穴之。

這巨大的地下巢**到底是何情形呢?妖皇怎麼下去足足半個多小時,仍舊杳無音訊呢?

帶着這樣的疑問,童言的下落速度明顯提升了一些。

這樣下落了約莫半分鐘的時間,他才終於落了地。

凝神去看,好傢伙,這下面果然夠大。與那四口山的空間相,恐怕都不逞多讓。

快穿:不服來戰 這泰山老鬼倒是很會享受,它鑿出這麼大的空間,感情是給自己建了一座簡易的地下宮殿嘛。

童言四下瞧了瞧,擡腿便向着正前方那深邃漆黑的山洞內走了進去。

這山洞足有二十米高,寬度也在十米左右。這麼大的空間,倒是足夠那泰山老鬼自如行動了。

童言走的不快,因爲他還要留意周圍的種種。如他看到兩旁的石壁有不少摩擦過的痕跡,想必是泰山老鬼行動時蹭在石壁留下的。如他還發現了石壁有兵器砍鑿過的痕跡,而這似乎意味着他們並非第一波進入泰山老鬼巢穴的人。

在他們之前,應該也有人來此探祕過,也許是爲了別的東西,也許是爲了來除掉泰山老鬼,爲民除害的。

這樣一直向前走,越是向前,前方的地勢越低。看來這泰山老鬼喜歡生活在潮溼的地方陰暗的地方,這種習性,倒很像是蛇。

再向前走了約莫五百米的距離,地勢漸漸地平坦起來,可是前方卻出現了令人頗感意外的景象。

只見這前方五光十色,不僅有會發光的石柱,還有造型精緻的各種石雕。

這樣的景象明顯不是一個怪物的巢穴該有的,這裏的一切都是怎樣出現的呢?

童言一時間有些凌亂了,山洞內這些精美事物,肯定不是大自然的巧奪天工,明顯是有人悉心雕琢出來的。

難不成這裏不是泰山老鬼的巢穴?還是說,這泰山老鬼的巢**,還住着什麼人? 面前的一切令童言大感意外,他着實沒有想到在泰山老鬼的老巢內,竟然會有如此美輪美奐的景象。

他甚至開始懷疑,是不是他們找錯地方了,這裏根本不是泰山老鬼的巢穴,而是一些在此的妖靈、邪靈的聚集地。

這種可能性其實並不小,要知道四口山所能容納的妖靈、邪靈數量相對有限,有很大一部分的妖靈、邪靈常年在外漂泊。他們聚集在一起,創建自己的家園,這並沒有什麼可意外的。

只是如果這裏當真不是泰山老鬼的巢穴,那先一步下來的妖皇又在何處呢?妖皇又是因爲什麼事情而遲遲未歸呢?

童言眉頭微微皺起,決定在這裏繼續找尋。一方面探尋這裏到底是不是泰山老鬼的巢穴,一方面尋找妖皇的蹤跡。

這裏的空間很大,再加各種精美石雕的存在,以及石洞內自己形成的石柱、石筍等,讓這裏變得如同一片茂密的森林一般。

走在其,目光所及之處,其實都被這些石雕、石柱等遮擋,所以童言想要看得遠一些,並沒那麼容易辦到。

既然眼睛看不到那麼遠,那隻能靠聲音了。想到這兒,他當即開口呼喊道:“妖皇兄,你在哪兒? 愛比煙花易冷 能聽到我的聲音嗎?妖皇兄……”

他一邊向前走,一邊呼喊着,這麼足足過了五六分鐘。

可能是因爲他選擇的路線還算準確,沒想到竟然這樣穿過了這片特殊的“森林”。

不過在他的面前,卻又出現了一扇石門,在這石門的方赫然刻着三個略顯潦草的大字,“歸鄉洞”!

歸鄉自然是希望回到的自己的家鄉,可一個石洞爲何會取這樣的名字呢?

童言有些糊塗,不過既然發現了這樣的石洞,總要進去看看,說不定妖皇此刻在這洞。

正所謂藝高人膽大,童言並沒有絲毫畏懼,擡手便在石門敲了敲。

如果裏面果然有妖靈或者邪靈之流居住,他這敲門定然有人爲他開啓。

不過可惜的是,他的敲門聲並沒有得到任何迴應,一切都靜悄悄的,死一般的寂靜。

他並沒有太過失望,因爲也許這裏並沒有看門的守衛,所以也無人爲他開門。

既然無人迴應,他也犯不着太過拘束,索性伸手去推石門。隨着他的用力一推,石門立刻響起沉重的摩擦聲。

在“噌噌”的摩擦聲伴隨下,石門緩慢地被他推開了。

擡眼向石門後一看,竟是一條延伸向前的階梯,前方太過漆黑,再加這階梯彎彎轉轉,根本看不了太遠的距離。

不曾多想,他直接擡腿走入其,沿着臺階一步一步向下。

隨着他這邊雙腳踏臺階,那扇被他推開的石門竟意外的自行關閉了。

他也懶得理會這扇石門,擡腿繼續向下走。

這樣又走了兩三分鐘,腳下竟莫名的生起了霧氣。

他有些不解,這山洞內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霧氣呢?難不成這下面有水?

因爲霧氣的存在,即使他有夜視的能力,現在也發揮不了多少效果。爲了安全起見,他將自己的星辰之力施放出來,由星辰之力探尋四周,即使有什麼東西突然靠近,他也能第一時間做出應對。

果不其然,這下面確實有水,還是一個不知有多深的水潭。

水潭的周圍用打磨光滑的石頭圍着,看來是人特意修建的水潭。

到了水潭的前方,也走完了所有的階梯。可直到這裏,童言竟然還是沒有發現妖皇的任何蹤跡。

他絕對不相信妖皇會出事,畢竟以妖皇的強悍實力,算是兩個泰山老鬼估計也難奈他何。

可問題是,一個大活人,總不會憑空消失吧?

雖然隔着濃霧,但他還是圍着水潭走了一圈,這麼一仔細檢查,終於被他發現了一點特殊的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