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都這麼說了,符籙三宗的三位掌門還能說什麼。等將海妖族趕回歸墟,再把這寶貝交給他們三人,童言這一竿子支的真遠。可符籙三宗的三位掌門也不是斤斤計較之人,只要能爲天下造福,誰來保管又算得了什麼呢?

“童言小友,你既然提出來了。我們三人自然沒有意見,此物就交給你全權處理吧。可是童言小友,那雷天洋你打算如何處置?還有那些五方觀的弟子,總不能都殺了吧?”

童言聽此,搖頭笑道:“現在正是用人之際,全殺了,未免可惜。不如讓他們戴罪立功吧,多殺幾個海妖,可比直接殺了他們更加有意義。”

無上真人聽此,立刻說道:“五方觀的弟子雖然可以不殺,那雷天洋呢?他也不殺?若是連他都不殺,我擔心那上清宮可能不會同意啊。到時候,上清宮若來要人,你又該如何面對呢?”

關於雷天洋的事,確實十分棘手。這傢伙畢竟是當年雲嶺血案的兇手,那八百多條雲嶺山莊的人命,實在不能置之不理。可童言卻真的不想殺掉雷天洋,爲什麼呢?雷天洋能不顧生死與五方觀觀主拼鬥,就足以說明,他已經有了悔過之心。

而且當童言提出,讓他們自刎之時,他也確實打算自己了斷。

有句話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雷天洋的心中有善,他與那些無惡不作的惡人不同。有的惡人,無論怎麼勸說,都不會悔改的。而有些人,之所以犯下惡事,完全是被逼的。

童言想了想,決定跟雷天洋聊一聊。等搞清楚他當年爲何血洗雲嶺山莊之後,再做決斷也是不遲。

心裏有了主意,童言立刻答道:“三位前輩,我看這樣吧,稍後我與那雷天洋聊聊看。也許當年他有什麼難言之隱呢?再者說,他現在是死是生還不知道呢。被這寶貝打飛,估計傷勢不會輕。三位前輩,你們看這樣如何?”

三位掌門聽此,紛紛表示贊同,接着又閒聊了幾句,遂才紛紛離開了會客廳。

他們三人走後,童言將天書立刻小心的收好,這才向外面大喊道:“來人啊,把雷天洋帶進來。我要好好的審一審他!”

僅僅一會兒功夫,雷天洋便被小黑直接給夾了進來。

“大哥,他還沒醒。我爲他查看了下,他受的傷不輕,搞不好會有生命危險。”

童言聽此,輕嘆一聲道:“你先把他放下,之後請兩位懂醫術的人來。能救還是救救他吧,畢竟剛纔他也算是幫了我們大忙。”

小黑聽此一愣,隨即不解的道:“幫了我們大忙?他幫我們什麼了?把我們這裏搞得緊張兮兮的,不找他算賬就不錯了。我怎麼沒覺得他幫我們什麼了呢?”

童言神祕一笑道:“我知道就行了,好了,快點兒去請大夫吧!”

小黑輕哦了一聲,直接將昏迷不醒的雷天洋放在了地上。

童言所說這雷天洋幫了大忙,其實是從天書的角度說的。如果沒有雷天洋,他不可能得到天書。所以雷天洋的這麼一鬧,等於是間接的成全了他。不管這雷天洋是出於什麼目的,童言得到了半卷天書卻是真的。

看着躺在地上的雷天洋,童言對小黑真是有點兒無語。

他直接起身走到雷天洋的身邊,然後將他扶到了椅子上,這樣總好過躺在冰冷的地上。

沒想到他剛剛將雷天洋伏在椅子上坐好,這雷天洋竟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你醒了啊,感覺怎麼樣?”

雷天洋聽此,努力的喘息了幾下,這才勉強開口答道:“我……我沒事兒,就算……就算死了,也是報應。那個……那個妖道呢?他……他死了嗎?”

童言點頭笑道:“死了,而且是魂飛魄散!”

聽童言這麼一說,雷天洋這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死了……死了就好,這樣……這樣我也就沒什麼遺憾了。童……童言,你……你殺了我吧!”說着,他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童言見此,呵呵笑道:“就這麼殺了你,豈不是便宜了你?我告訴你,留着你這條爛命,還是多殺幾隻海妖吧。死很容易,有意義的活着,那才難啊。”

雷天洋聽此,立刻睜開了雙眼。“你……你真的不殺我?可是……”

“沒有可是!我覺得你應該有什麼難言之隱,告訴我,當年你爲何要前往雲嶺山莊,又是如何成魔,鑄成大錯的?”

雷天洋剛要開口,豈料就在這時,一道傳音符突然從門外飛了進來。

童言一看,趕忙伸手抓住。可沒想到的是,這傳音符竟然帶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

而這派來傳音符的不是旁人,正是已經抵達南海的青冥!

青冥到底帶來了什麼消息呢?在南海,青冥到底發現了什麼祕密? 睜開雙眼,發現床邊正有雙迷人的眼眸正含情脈脈的看著自己,而這雙迷人眼眸的主人還是一位也十分可愛美麗的少女,我想這一定是天下間所有男人都曾經幻想過得場景吧。

沒錯!當沈飛從朦朧中醒來時,看見的第一眼就是這個和自己不過咫尺距離的迷人眼眸,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幾乎眨也不眨的緊盯著自己,就好像時間已經定格。

「早安,你醒啦?」那雙迷人眼眸的主人,眼神中帶著笑意,開始對著沈飛說話了。

混沌初醒,沈飛一切都還沒有回過神來,突然見眼前正有一位美麗少女和自己躺在一張床上對著自己問好,沈飛還道是自己又做春夢了。

這樣的春夢,定然也是一個美麗極了的春夢,所以沈飛也沒有多想,再次閉上眼,下意識的回答了一句:「嗯。」

可就是這單單的一個嗯字,卻讓沈飛一下子徹底清醒了過來,原來自己說出口的那句嗯,並非人類所說的語言,而是一聲貓叫聲。

沈飛驚駭的睜開雙眼,看著面前這位熟悉的女孩,正是昨晚自己救下的女孩,此時她臉色略有蒼白,可是精神狀態卻還不錯,淺笑吟吟,配合他她蒼白的臉色,竟然有著一種讓人憐惜的病態美。

沒有多餘的心思繼續觀望美女,沈飛將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他看向自己的手,小而短,上面布滿了白色的毛髮,他再看向自己的身子,也是如此,全是白色的毛髮。沈飛不甘心,他來到了女孩房間中的梳妝桌前,對著鏡子中的自己看了又看——一隻雪白的貓!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沈飛呆了。幾乎癱坐在鏡子前,他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現在的事實——自己過了一個晚上,竟然沒有再變回人類!

「這……是你為我包紮的嗎?謝謝你!」女孩走到了沈飛的面前,將自己已經被包紮好的手腕露了出來,看著面前的這隻白貓,她眼中竟然充滿了感動。

沈飛心中煩躁無比,哪有心思聽她說話,頓時狂躁的對著女孩吼了幾句:「你tm有病吧!別來煩我!」當然,這些狂躁的喊話聲落在少女的耳中,只是一些充滿著激烈情緒的貓吼聲,少女雖然聽不懂它的話,可那言語中的不耐之意,卻是超越了物種語言的隔閡。

少女似乎被嚇了一跳,她不知道為何這隻貓會突然發狂暴躁起來,難道——它也討厭著自己。女孩抬著的手腕,漸漸地落了下去,原本興奮感動的神情,卻一下子換上了一副落寞,失望的表情。

沈飛透過面前鏡子的反光,將女孩的整個表情變化看得明明白白,知道自己的一句話,顯然傷害到了女孩。這並未沈飛之願,他剛才之所以會罵這個女孩,其實也是知道她並不會聽明白自己罵她話的意思,可是沒想到即使是這樣,女孩依然還是被這自己的話語傷害了。

少女低首著腦袋,輕咬著嘴唇,眼眶漸漸紅了起來,沈飛心中無奈,只怕再過三秒,女孩說不定便會流出淚來。

沈飛心有不忍,這女孩既然都選擇上了自殺這條道路,顯然是受了什麼很重的心傷,自己再以這麼惡劣的態度對她,確也太過殘忍了一些。

朝著女孩的方向走了幾步,沈飛來到了桌沿邊。只見他忽然伸出了一隻爪子移向女孩,女孩正暗自傷心難過,忽然這隻貓將一直爪子伸到了自己的面前,她不禁在內心充滿了疑惑。少女看向白貓,這時白貓又將爪子對著少女揮動了兩下,而且更詭異的是,白貓忽然還咧開了嘴角,好似在微笑一般。

這詭異的一幕,如若是出現在一般人的眼中,定然會被嚇得驚慌逃竄,可是落在少女的眼中這一切似乎都是那麼理所當然。理解了沈飛的意思,於是她試探性的將自己的手也伸到了白貓的面前。

沈飛將自己的白爪子放在了少女的手掌心中,忽然盯著少女的眼睛輕聲的叫喚了兩聲。彷彿在這一瞬間,一人一貓,就這樣定下了某種不可道明的契約,女孩一下子就明白了白貓的意圖,失望的情緒,也在這一刻一掃而空,頓時也不顧自己受傷的手腕,將沈飛抱在了懷中然後還在沈飛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謝謝你!」說完這句,少女,竟然喜極而泣了。

良久,少女終於捨得放開了白貓,將白貓重新放回了桌子上:「你有名字嗎,如果沒有的話,我就叫你小白龍好不好?」少女殷切的望著沈飛似乎期望著這隻貓能夠給自己回應。

「名字?自己有倒是有名字,可那是人名,用來做自己貓的名字,似乎有些不妥。」沈飛再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毛髮全身潔白勝雪,似乎叫小白龍是再恰當不過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沈飛對這個名字竟然一點都不反感。於是沈飛連著嗯嗯了兩聲,算是同意了。

我去1999年 沈飛的嗯嗯之聲,落在少女的耳中當然不是人類的語言,可這少女竟然如同聽懂了一般,她忽然再次抱起沈飛小腦袋在他的額頭上興奮的親吻了兩下:「小白龍,謝謝你的到來。」

沈飛一時間感覺自己整體身體都是輕飄飄的了,眼前的少女看著應該只有二十歲左右的年紀,比著自己還要小上一些,可是毫無疑問,這絕對是一位美女級別的人物,而且現在的她正是芳華年少,雖然臉色蒼白露出病態,可越是如此,越是給人一種想要保護,想要憐惜的衝動,被如此美女連續的強吻了兩三次,顯然這是沈飛作為人類所不能夠得到的待遇,一時間他將自己為什麼不能變回人類之身的煩惱都一下子拋在了腦後。 手握傳音符,童言當即注入一絲真氣進入其中。緊接着,就看到傳音符砰然破碎,青冥的聲音隨之響起。

“小童,多謝你提供的方位,我現在已經順利抵達南海,並且發現了一座十分奇怪的小島。這座小島上有一個巨大的藍色建築物,有些像宮殿,我想這很可能就是海妖族的老巢。不管怎樣,我稍後都必須進去一探究竟。我知道這樣做很冒險,但我的孩子在海妖的手裏多一刻,便多一刻危險。我必須救他,就算是拼上我這條命,我也必須救他出來。另外,在這海島的周圍有大小不一的數十個漩渦,我不知道這些漩渦是做什麼用的,但應該是海妖族搞出來的。好了,就說這些吧。小童,如果我失手了,並死在了這裏。希望你一定幫我救出我的孩子,這是爲兄唯一的心願,拜託你了。”

話聲到了這裏便結束了,童言聽此,不由得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這是他最擔心的事情,可沒辦法,他終究無法阻止青冥。青冥救子心切,做出一些衝動的事情完全在情理之中。但海妖族的老巢好比一個巨型的絞肉機,青冥就這樣闖進去,無異於自尋死路。

看樣子,南海之行已經迫在眉睫了。 豔宮殺:嫡女驚華 如果去的晚了,恐怕青冥就真的完了。

雷天洋見童言一臉凝重,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童言想了一會兒,這纔開口向雷天洋道:“我得去一趟南海,你可願隨我一同前往?”

雷天洋聽此,斬釘截鐵的道:“只要……只要是對付海妖族,就算……就算是龍潭虎穴,我也陪你去!”

童言點了點頭道:“好,那你就先留在這裏吧。等會兒會有大夫來爲你治傷,我還要準備一下,就不在此陪你了。”

雷天洋一看童言要出去,突然問道:“你……你就不怕我偷偷的逃走嗎?”

童言呵呵一笑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既然不殺你,就說明我相信你。走了,明天見!”說完,他直接快步走出了會客廳。

雷天洋望着童言的背影,眼中滿是感激之色,然後輕聲說道:“謝謝!”

明天就要前往南海,童言確實要好好的準備一下。海妖族的老巢有多兇險,可想而知,僅憑他一己之力,當然不足以救出青冥和那可憐的孩子。

所以他必須組織一個小隊,一個戰力極強,又不懼生死的敢死隊。

此行的目的是救人,人太多自然行動不便,可人少了,又怕是難以順利救人。

儒道至聖 如此一來,這個小隊的人選則顯得極其重要。思來想去,江湖之比的十強不就是最佳人選嗎?他們能從所有人中脫穎而出,就說明他們的實力是最強的。再加上萬鵬飛和古焰軒,以及小黑、雷天洋還有球球,這個小隊的戰力應該不弱。

心裏有了主意,他直接找到了萬鵬飛,在將自己的打算說出之後,萬鵬飛立刻匆匆的去找江湖集結大會上的十強高手,而他則是去見了符籙三宗的掌門。

見過三位掌門之後,他又返回了吳家。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完,他還得跟一個人道一聲別。

這個人是誰呢?不是旁人,正是在吳家老宅之中專心修煉的高倩。

“咚咚咚……”

隨着幾聲敲門聲響起,高倩的聲音立刻從門內傳了出來。

“誰啊?”

童言聽此,立刻開口說道:“高倩,是我,童言!”

高倩一聽是童言,趕忙將門打開,接着面露欣喜之色的道:“童言,你回來了啊。事情都忙完了嗎?你不在的這幾天,我一直都在練習你傳授我的五指神劍。你看,我現在都能使出中衝劍了。”說着,她迫不及待的在童言面前展示。

童言見此,微微一笑道:“高倩,看來你這幾天沒有偷懶,竟然把中衝劍都練會了。我想要不了多久,你就能完全的掌握五指神劍了。好好加油哦!”

高倩嘿嘿一笑道:“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加油的!到時候啊,我就給你當保鏢,然後就可以一直陪着你了。嘿嘿……”

童言聽此,笑着點了點頭,接着如實說道:“高倩,我今天來其實是跟你道別的。我明天一早,要去南海一趟。這一次前去,也不知道要多久纔會回來。你就留在這裏吧,好好修煉你的五指神劍。等我回來後,你可要打給我看哦。”

高倩本來還滿臉笑容,可是聽他說明天要走之後,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不捨和牽掛。

“你……你明天就要走了啊,這次要走多久啊?有沒有危險?能不能……能不能帶我一起去?”

海妖族老巢危險重重,童言都不知道自己此次前去,能否活着回來。那麼兇險的地方,他又怎能讓高倩跟着一起涉險呢?高倩的身手是不錯,可童言真不想讓她再有半點閃失,如若不然,童言永遠也不會原諒自己。

“高倩,我很快就會回來。此次前去還有十多位道友一同前往,所以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你就安心的在這裏好好修煉五指神劍吧,等我回來。好嗎?”

高倩聽此,輕哦了一聲,然後低頭小聲道:“你……你是怕我拖累你嗎?”

童言一聽,趕忙解釋道:“怎麼會,你怎麼會拖累我呢?我只是……只是不想讓你跟我一同冒險,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這就是我最大的心願!”

高倩聞此,沒有擡頭,仍舊小聲道:“那你……那你喜歡我嗎?”

童言聽此,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還喜歡高倩,也許喜歡,也許更多的是關心。可他只想好好的安撫高倩,於是開口笑道:“喜歡啊,我當然喜歡你。咱們是最好的朋友,我如果不喜歡你,又怎麼會專程來跟你告別呢?”

高倩聽此,羞澀一笑道:“我也喜歡你,所以……所以你一定要平安歸來。我就在這裏等你,等你回來。”

迎着高倩那溫柔的目光,童言輕輕的點了點頭。

高倩甜美一笑,然後抓住童言的大手道:“你明天走,今晚……今晚就留下來吧!”

留下來?她這是…… 「嗯?小貓你怎麼啦?」 驚世駭婚:神祕小嬌妻 看著懷中的白貓開始不安分亂動起來,楚洛洛終於不再自說自話,而是疑惑的看著白貓問了起來。

沈飛沖著女孩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口氣極不耐煩的說道:「大姐!能先吃飯么?我好餓啊!」

「你餓了呀?我也有些餓了,那你等一會吧,一會秦叔就會送飯過來了,我們一起吃吧!」女孩輕撫了一下白貓的小腦袋,安慰的說道。

「咦?真的么?」沈飛疑惑。

「嗯。」女孩淡淡回到。

得知一會就能吃到飯了,沈飛總算是將心中煩躁的情緒壓制了下去一些,可不知道為何,此時在他的心中正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充斥在了心中,說不出的怪異。

沈飛正在皺眉苦想,想知道到底哪裡怪,不過這時突然從別墅大門外傳進了一陣陣汽車引擎的聲音,這聲音吸引了沈飛的注意,頓時也令他將心中的那股怪異感拋在了一邊。

引擎聲停止了,半分鐘之後,沈飛忽然看見在別墅大門走進了一個中年男子,男子約莫四十,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看起來倒是氣宇軒昂,充滿著幹練的感覺,男子的嘴四周留有一些不算太長的鬍子,整張臉充滿著中年男子特有的滄桑感。

「這……」那中年男子站在大門口似乎像是被中了定身術一般,看著屋內一片狼藉的景象,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沈飛也看著面前的這個突然出現的中年男子,他的心中猜測:「這到底是楚洛洛口中所說的秦叔,還就是他爸呀?」

楚洛洛也看見了門口的男子,沒有理會這中年男子的驚愕,只是將懷中的白貓放在了一邊,然後緩步朝著這中年男子走了過去,從他的手中接過打包好的飯菜,然後來到了一張古香古色的木桌前。木桌上的物品雜亂的散落得到處都是,幾乎堆滿了整張桌子,楚洛洛似乎並不想收拾,於是她伸出一隻手對著桌子一掃而過,將桌子上的雜物,統統的掃到了地上。頓時整個房間充滿了叮噹咚砰的聲音。

那男子經過短暫的驚愕之後,一瞬間便恢復過來了,不過她看著幾乎像遭到過八國聯軍洗劫過得房子,還是有些唏噓不已:「大小姐,你怎麼又將房子弄成這個樣子了?」忽然他的目光看見楚洛洛正在從袋子中拿出打包好飯菜的左手腕,上面卷著一大圈紗布,而在那紗布的中央還有著一團觸目驚心的殷紅。

男子嚇了一跳,快步跑到女孩的身邊,抓起了女孩的手腕看了起來:「大小姐你的手怎麼了?」

楚洛洛掙脫男子拽著的手臂,淡漠的說道:「沒事的秦叔,就是昨天不小心傷到的。」

「這怎麼行呢,我現在送你去醫院重新包紮一下吧!」秦叔不放心的道。

男子的關心似乎令女孩感覺到了溫暖,他罕見的沖著男子笑了笑,然後輕輕的搖晃了一下頭:「真的不用了,放心吧,我沒事的!」

男子還待繼續說什麼,楚洛洛忽然面色一冷,重重道:「我說不用就不用!秦叔你知道我什麼性格的!」

沈飛在一旁看著這幾乎瞬間就變臉的女孩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還別說這女孩一任性起來還真有那麼一種富家子弟的感覺。

見大小姐要生氣了,秦叔也只好悻悻然的閉嘴,不再說話,只見他從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個手機,然後撥通了一個電話:「是大安保潔公司嗎,麻煩你們再來這裡整理一下。」說完,秦叔便掛了電話。

沈飛看著這情況,似乎這並不是第一次了啊,看來這女孩是真的能『作』,也得虧他有個厲害的父母。要是自己像她這般將自己家糟蹋成這樣,肯定會被老媽將屎都打出來,說不定還會被老爸老媽來一個男女混合雙打……,沈飛想想就覺得恐怖!!

女孩已經將打包好的飯菜全部擺好,看著上面還冒著熱氣的飯菜,沈飛是真的羨慕這些富家子弟啊,真的就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好不快活。

「小白龍,快來吃飯,你應該早就餓了。」楚洛洛弄好了一切,就招呼著還站在原地的沈飛,對它揮了揮手,讓他過去吃飯,和剛才對待秦叔的語氣不同,這次女孩的口氣充滿了寵愛與暖意,就像是對待自己最親密的朋友一般。

這種區別對待的感覺,讓沈飛心中也有著一絲小小的優越感,於是在秦叔『注目禮』中,沈飛大搖大擺的朝著楚洛洛走過去,然後一下躍起跳到了那張木桌之上。

看著一隻白貓大搖大擺的從自己面前走過,秦叔這才發現原來在這家中還有這麼一隻動物,聽著大小姐對這隻白貓特別的寵愛,秦叔的心裡也有著一絲高興。因為自家的大小姐,性格孤僻,幾乎沒有什麼朋友,而且在別墅中,女孩拒絕一切僕人的侍奉,只是一個人獨居,若是有這麼一隻貓能夠陪在她身邊,倒也是一件好事。

「只是不知道這隻貓到底是哪裡來的野貓,以前並沒有見過,若是大小姐真的喜歡的話,倒是可以到醫院去給它打上疫苗,然後讓大小姐領養。對了,要是是公貓的話,那就將它順便閹了……」秦叔看著這隻雪白的貓咪,默默想到。

得虧沈飛不知道這男子的想法,要是知道了,他定要在這男子的身上留下幾個大大的窟窿。媽的!這糟老頭子,看著和藹可請,焉壞!!!居然還想著要將自己閹了!

沈飛並不知道秦叔心中所想,也不知道自己已經面臨了重大的危機,此時的他正準備開心的享用這豐富的美食。

面前擺放的菜肴真的算得上豐富,明明只是女孩一個人吃,可卻是擺有三菜一湯,兩葷一素和一湯。不過令沈飛有些失望的是,原本以為女孩吃的會是什麼山珍海味,結果只是一些簡單的家常菜,木耳炒肉,糖醋排骨,清炒蓮白,還有一個海米冬瓜湯,一切看著都是那麼的平常。

雖然心中有著小小的失落,本以為能夠嘗嘗那些什麼所謂的,熊掌,鹿茸,魚子醬,孔雀舌……,不過聞著面前幾乎撲面而來的飯菜香味,早已飢餓了的沈飛,也顧不了這麼多了,只見他伸出爪子從盤子中掏出一塊糖醋排骨就開始大啃起來。 童言確實是在高倩的房間裏過的夜,但他們之間卻沒有發生任何越過雷池的舉動。童言在高倩的房中始終在研究那半卷天書,因爲很快就要前往南海了。如果能在此之前順利駕馭這半卷天書的力量,再從中研究出一點兒什麼來,對他們此次南海之行,肯定大有裨益。

但很可惜,這一個夜晚,他並沒有任何收穫。正好前往南海還有一段路程,也許在路上,能讓他研究出一點兒什麼來吧。

吳家村外,“敢死小隊”已經集結完成,符籙三宗的掌門以及吳家大長老等人都專程出村相送。

童言看向衆人,報了抱拳道:“諸位,請回吧。我們這就動身前往南海了。我不在的這些日子,天道盟就拜託大家了。”

無上真人聽此,開口笑道:“童盟主放心吧,我們在此等候你們的好消息。一經確認海妖族老巢的具體位置,我們便火速前往南海與你們會合!”

童言點頭應道:“好,那就辛苦諸位了。事不宜遲,我們就先走一步了!”

說着,他轉身就要帶着衆人離開。

但就在這時,大長老突然開口道:“少族長,我看你走之前,還是將那些暫時解除的陣法重新布上吧。反正我們都知道破陣之法,如此也好防備有海妖趁着你不在,來我吳家村滋事啊!”

大長老這話頗有道理,但他恐怕並非是爲了防備海妖族,而是防備這些新加入天道盟的修士再會偷偷摸摸的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