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雙雨倒是有些心智,想以激將法刺激步千里親自上場,若是李宇實力夠強,便可以將步千里擒下,到時候眾人便有了逃生的希望。

「我們極樂樓講究的就是行事不擇手段,我就是要靠人多勢眾,你又能怎樣?」

「上,給我當著這幾個美女的面,將她們的小情郎給剁了,也好讓她們死心!」

步千里一揮手,就有十二名殺手撲出,他搖著摺扇,準備看戲。

極樂樓的殺手都經過了特殊的訓練,他們各個手段狠辣,戰鬥方式直指本質,就是怎樣殺人方便,怎樣出手。

「布陣!」十二名極樂樓的殺手身影不斷挪動,組成了一個不凡的合擊陣法,將李宇籠罩在陣法之中。

無數道刀光將李宇周身籠罩,這是極樂樓的天煞陣,十二人便可使這座陣法的威力體現一二。

布陣的均是氣感六七層以上的殺手,他們以此陣,曾圍殺過一名玄氣榜上的年輕高手,自是有著其輝煌的戰績!

「給我滾開!」李宇爆喝一聲,他的四道掌印合而為一,正好拍在陣法的癥結之上,瞬間就擊潰了這座陣法!

砰!砰!砰!

隨著一連串悶響,有四名殺手當場被李宇拍死,剩餘幾人也都是重傷倒地,李宇一招就破了這天煞陣法!

以李宇目前的眼光,很多低級陣法均是破綻百出,他隨手便可擊破其弱點,就如同現在一般輕鬆破陣。

其他殺手卻沒有絲毫停頓,從各個角度對李宇發起攻擊,更是有不少人射出暴雨梨花針,要將李宇射成篩子。

有的殺手更是將目標瞄準了尹卿月等人,無數飛針、暗器射向她們,要引得她們分心。

「都給我死!」李宇以拳勁震開大部分的暗器,一些漏網之魚被他身上浮現出的五品血甲擋住。

李宇不僅具有超強的攻擊力,五品血甲也使得他可以無視不少攻擊,一人殺入殺手群之中,如入無人之境,殺到渾身浴血。

在幾輪攻守轉換之中,李宇連殺十幾名氣感境的殺手,鮮血甚至浸透木板,流淌到下層的閣樓中。

「嘿嘿,這小子有點意思,居然可以破開天煞陣法,還能殺氣感境的武者如殺雞,難怪有著五百萬兩白銀的身價……」

一臉慘白的白無常伸出舌頭,在他嘴巴舔了一圈,看著李宇的目光簡直在放光。

鐵漢卻伸手攔住了有點躍躍欲試的白無常:「老黑、老白,這小子是我先看上的,人頭也該我親自取下,賞金我可以分點給你們。」

鐵漢的身軀高大無比,似乎比黑白無常更有氣勢,可他卻不敢輕易的得罪這個變態,只好拿出部分賞金來說動他們。

「嘿嘿,那你上去將這小子擒下來吧,可不要折損了我們天池十二殺手的面子!」黑白無常饒有興趣的退到一旁,示意鐵漢上場。

這名彪悍的男子踏步走出,他沒走一步,身上的氣勢就強盛一分,身軀更是膨脹一圈,等他走到李宇七步之遙時,就已經宛如一名鐵打的巨人,身上的衣物更是直接爆開。

「吃我一掌!」鐵漢一掌拍下,其手掌完全變成漆黑色,像是一塊玄鐵一般!

砰!

李宇一拳打死一名氣感七層的殺手之後,勉強提起勁力與鐵漢對了一掌,他被那股可怕的力量推送得連連後退,已經受了輕傷。

「這是神鐵聖手!」 李宇認出了鐵漢所修鍊的特殊功法,神金聖手是一種鍛煉提升手臂強度和力量的功法,其需要不斷將堅硬的鐵物質融入手臂之內才行。

可練成之後,卻可以擁有一雙堪稱無敵的手臂,任何拳法、掌法都將擁有非凡的威力,可徒手撕開靈武寶具。

看鐵漢手臂呈現的顏色和狀態,顯然已經開始熔煉玄鐵這一等級的物質,使得他的雙手可有著堪比玄鐵的硬度。

「熔煉鐵礦中的物質來提升自己的手臂強度,倒是一種不錯的想法。」李宇做出了點評。

天下武道一直在繁榮發展,有很多武者將自己的奇思妙想融入到武學之中,開創出了種種奇特的功法和武技,神金聖手更是其中一種。

鐵漢猖狂大笑道:「我曾用這對無敵鐵臂撕開了一名先天高手的胸膛,現在我也要痛飲你的鮮血!」

他大踏步走向李宇,在閣樓上踩出一道道腳印,在走到李宇身前時,他的氣勢已積蓄到了最頂點!

轟!

李宇的手臂被金光覆蓋,他與鐵漢對了一掌之後,就打穿了閣樓,兩人一起跌落到第一層!

轟隆隆!

在驚天的震爆聲中,眾人只看到無數木塊飛起,兩人簡直像是兩隻蠻獸一般橫衝直撞,閣樓內的物品都被震散。

步千里有些驚訝:「李宇居然可以和鐵漢對上這麼多招,倒是有點小看他了。」

「不過天池十二殺手出手,也註定了他必死的結局。」

極樂樓少主老神在在的看著下方的決鬥,他在等著鐵漢提著李宇的屍體上來。

「讓我來將你的手臂先廢掉,赤手空拳與我對轟的氣感武者還沒有誕生!」

鐵漢最自信的便是他的這對鐵臂,李宇居然敢跟他硬拼,自然讓他極為不滿。

全力催動神金聖手之後,鐵漢的手臂簡直如同一件靈武寶具,以他現在的修為,真的可以和四品靈武直接對抗。

可李宇卻是眉頭都不皺的跟他連連對轟,震得虛空連連爆響。

再次對了一拳之後,鐵漢十分震驚的看向李宇的手臂:「不可能,你居然手臂絲毫無損,難道你也修鍊了神金聖手!」

「不對,神金聖手不是這種模樣,以你的境界,更不可能與我對抗!」

李宇在與鐵漢的對拳之中,雖處於一定的劣勢,可他卻有種酣暢淋漓之感,他不管不顧的再次揮拳:「我們來比比誰的拳頭更硬!」

他的話語激怒了鐵漢,這名彪悍的男子徹底爆發出先天高手的能力,他體內的真氣運轉起來,沒有一絲逸散出來,那正是先天高手的象徵——先天胎息!

鐵漢凝聚出自己全身的力量,緩緩推出一掌,其與之前相比,更顯樸實無華,可卻只有真正對先天高手有了解之人才知曉這一掌是多麼的恐怖!

「鐵漢對付這麼一個小子,居然還要動用全力,也太沒意思了。」黑白無常失笑搖頭。

鐵漢可是先天三重天的高手,足足比李宇高了七八個境界,更是有著氣感到先天這樣的天塹存在,不碾壓已是十分丟臉了。

李宇深吸一口氣,他在壓力之下,連續拍出六道掌印,其合而為一,在疊勁加成下,與鐵漢狠狠的對了一掌!

噗!

李宇被震得倒飛出去,他口中噴出一口鮮血,落地之時便連忙服用了幾顆四品靈藥,用以修復傷勢。

而與李宇對了一掌的鐵漢也不好受,他居然手臂發麻,最強的鐵臂之中有鮮血滲透出來,那是手臂上的毛細血管被震破,受的輕傷。

「哈哈,鐵漢,你不是號稱自己有著一雙無敵鐵臂么,卻居然被一名氣感境的武者震得手臂受傷!」

「你看看那小子,他只是被震得受了內傷,手臂反而沒什麼傷勢,他的手臂比你更硬!」

黑無常嘲笑著鐵漢,可他自己卻已從二樓飄落下來,目光帶著深深的惡意盯著李宇。

「不可能!剛才他能與我硬碰,肯定是由於他手上那隻手套,我要生撕了他!」鐵漢怒吼道。

白無常陰笑一聲:「你浪費了那麼多時間,都沒搞定這小子,還是讓我們來吧!」

他宛如鬼魅一般,直接閃身出現在李宇身後,黑無常和白無常分別從李宇身後冒出,他們手中的兩根哭喪棒要將李宇刺穿!

砰!

李宇這回再次被拍飛出去,他的手臂欲裂,黑白無常的攻擊力道更猛,震得李宇不得不後退才行。

更讓李宇有些心驚的是黑白無常的哭喪棒拍中他之後,有一種深入靈魂的刺痛感,其猶如散魂枷一般,具有攻擊靈魂的用處。

「咦,這小子居然沒有被打得暈死過去,意志倒是挺堅定的嘛。」黑無常黑著一張臉,幾乎看不出表情變化。

白無常則以猩紅的舌頭在臉上甩來甩去:「嘻嘻,看來這小子是真的有意思,老黑,我們陪他多玩一玩?」

黑無常與白無常在那自說自話:「我也有這個意思,既然我們出手了,肯定要勾走他的靈魂。」

與其貼著身軀,戰鬥的時候都沒有分開絲毫的白無常陰笑一聲:「在此之前,我要看看他能扛得住幾棒!」

「哭喪棒下,鬼魂嚎哭!」

黑白無常一起撲來,再次舞動哭喪棒,從左右兩個方向合擊李宇,與他們兩人的合擊之術比起來,其他的雙人配合根本就是垃圾。

「左邊!」

「右邊!」

「又是左邊!」

「還是左邊!」

砰!砰!砰!

黑白無常像是要玩弄李宇一般,手中的哭喪棒有節奏的掃向李宇,抽打得他不停後退。

可出乎兩人的預料,李宇不管如何抵擋哭喪棒,他都眉頭都不皺一下,堅韌的超乎想象。

他們自然不知道,李宇利用散魂枷極大的鍛煉了自身意志,光憑哭喪棒的靈魂攻擊效果,還難以直接摧毀他的意志和靈魂。

連步千里也十分意外:「黑白無常的哭喪棒據說是仿造魂族的魂器所打造,可針對武者的靈魂進行攻擊。」

「很多人被拍上幾下就會精神崩潰,在哭喪棒下痛哭流涕,有先天高手就是這樣活生生被哭喪棒打死的。」

「李宇居然能扛得住這麼多下,不僅天賦驚人,還有著堅韌至極的意志,留他不得!」

步千里剛剛下定必殺的決心,久攻不下的黑白無常就同時出狠手。

「鬼哭神嚎!」 兩根哭喪棒封殺了李宇所有的退路,在哭喪棒上隱隱有鬼魂的哭嚎聲傳出。

站在二樓閣樓上的尹卿月等人,在聽到這聲聲哭嚎聲時,都有種如墜地獄的感覺,心中升起無邊寒意。

「李宇,千萬要躲開!」尹卿月不禁高聲提醒道。

她心中擔心無比,李宇一人對上兩位天池殺手,撐到現在已是奇迹,可她希望奇迹能繼續發生。

砰!砰!

李宇面前擋住了一棒,卻被另外一棒抽在肩膀上。

哭喪棒上的力道驚人至極,李宇不僅被抽的頭暈腦脹,肩膀也被打得塌陷下去,一隻手臂簡直快廢了。

「大局已定!」步千里從二樓撲下,他在李宇受了重傷的情況下果斷出手,根本就沒有去想所謂的勝之不武,一出手就要李宇的命!

飛在半空之中,極樂樓少主就刺出一劍,其劍氣有千般變化,更是有兩股不同的勁氣勃發,形成古怪無比的氣流,還未臨身,就要牽扯李宇進那旋渦之中。

陰陽劍訣!

步千里眼中似乎閃過李宇被一劍穿心的場景,可他俯視李宇時,正好看到他那如同星辰一般發光發亮的雙眸。

天絕拳!

大推碑手!

天鷹爪!

佛陀指!

天崩四絕手!

李宇同時施展出了四種地級武技,其更是合而為一,配合著李宇的疊勁,化為了天崩四絕手,一招就將步千裏手中的長劍震得寸寸斷裂。

在步千里驚駭欲絕的神情中,李宇的余勁落在他胸口,白衣少年當即飛出憐星樓,落地便吐出大口鮮血!

本來的劇情應該是步千里一劍刺死李宇,可眾多極樂樓的殺手卻看到李宇突然爆發,一招就逆轉了形勢,重創了少主!

不過李宇也付出了代價,他的肩膀傷勢加重,右臂簡直都抬不起來。

「果然,在絕境之中,就可逼出我自身的潛力。」

「步千里,我不得不謝謝你,沒有你的逼迫,我可能還用不出這一招!」

李宇的話語讓勉強爬起來的步千里氣的吐血。

在前幾次閉關修鍊時,李宇便一直在琢磨天悲六絕手中的第四種武技天鷹爪,這是一種地級中品的武技,也是李宇修鍊的第一種爪功。

他在這門武技上花費了不少心思和靈晶,現在已將其修鍊成小成,可之前從未將其與其他幾門武技一起組合用出。

這回直面步千里的強勢攻擊,在重傷下,李宇卻是爆發出驚人的悟性,用出了天崩四絕手!

四絕手比三絕手多融入一種武技,威力就比之提升了一個檔次,這才一招擊潰步千里!

「居然敢打傷少主,真是找死!」黑無常面色冰冷的舉起哭喪棒。

白無常與之形影不離的沖向李宇:「小子,你惹怒了老黑,這回就沒心思陪你玩了!」

「你乖乖去死吧!」

鐵漢也大踏步的走向李宇,他只是手臂被微微震傷,還有著超絕的戰鬥力,就憑他現在也可鎮殺李宇。

極樂樓的其他殺手也紛紛出手,要將李宇圍殺,到時候誰能擊殺李宇,就能獲得巨額的賞金!

「快救下李宇!」尹卿月等人想要去救援李宇,卻被紫魅帶人擋住。

此處有不少氣感九層的殺手,尹卿月被兩名氣感巔峰的武者圍攻,很快就處於劣勢,身上還增添了幾道傷口。

見尹卿月幾人均是咬牙苦撐,空暮煙表情震動,她居然開始強行沖關,想要突破自己布下的封印,顧不得藥性沖入心穴了。

「你們敢動李宇,那就先嘗嘗我的紅蓮聖火!」空暮煙勉強站起來,她身上飄落下大片的紅蓮聖火,幾名殺手被其沾上,就瞬間化為飛灰!

連鐵漢和黑白無常也不敢輕易觸碰這種可怕的聖火,兩人倒退幾步,便看到空暮煙飄落到李宇面前。

「要殺李宇,就先從我的屍體上跨過去!」空暮煙面色潮紅,她的意志卻十分堅定。

服用靈藥壓下傷勢之後,步千里一瘸一拐的走入閣樓內:「好一對姦夫********你們是想一起死么!」

見空暮煙表情堅定,極樂樓少主冷笑道:「你之前以紅蓮聖火護住自己的重要經脈,使得陰陽合歡散的藥力無法散入你體內。」

「可你現在強行催動紅蓮聖火,那藥力便也隨之散入你周身經脈,你現在是不是感覺自己渾身發軟,恨不得有人將你摟進懷中狠狠蹂躪!」

空暮煙臉上閃過一道不自然的表情,她嚶嚀一聲,李宇身上那股陽剛的氣息不停衝擊著她的意志,如同步千里所說,她現在恨不得讓李宇將她撲倒狠狠鞭撻,滿足她那空虛的慾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