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餘的人差不多也是這樣,不同的層次,面對的對手都不完全相同,有時候只差一點,都難以勝過,這是考驗的綜合潛力。

他們心有不服,覺得千星是新來,佔了便宜,本來就不爽,如今還來當他們師兄。

那就戰吧,實力為尊,若是勝過,他們無話可說,百里雲飛剛剛晉陞時,還是最小的師弟呢。

「符傷,擅長符道。」符傷走出抱拳,倒也光明磊落。

「程大奇,俺很有力量。」黑壯男嗡聲說道。

「安友佳,我……好像有些後悔跟著出來了。」安友佳苦笑,「我什麼都會一些。」

「好吧,本次切磋,點到為止。」有道見如此,走出來說道。

千星走上,「出手吧。」

三人也不多說,尤其符傷,還有些惱怒,覺得千星同時挑戰三個,是小看他,直接動手,一揮手符紙飄忽,金光一閃便出現一個金甲戰神,真是身高三丈,威風凜凜。

相比起來,提著大斧頭衝鋒的程大奇這個大塊頭都顯得很渺小,安友佳提著一柄劍,則是在另一個方位。不論如何,一點戰鬥,他們都沒有放鬆,也確實很強,不負親傳弟子稱號,他們還是親傳弟子中強的。

金甲戰神殺出,千星忽的消失,再次出現已到金甲戰神後面,一拳破空,直接打飛,然後整個符紙都爆掉。

無影身法,快到極致。

程大奇和安友佳也都殺到,奇妙的手段,千星已經感覺到,兩人都還是超凡巔峰,但這一瞬間都是生生髮出超凡極致戰力。

然而這顯然都不夠,千星身影飄忽,彷彿是同時閃爍兩側,兩人就被砸翻出去,一觸即潰。

不是他們弱,而是千星如今太強。

同時符傷再次動作,兩個手持長刀的兵甲出現,接著又是四個,四面圍殺,同時符傷手持符劍,自身加持金光閃閃的,威勢很足,也和符兵一起圍殺,手段匪夷所思,確實很強。

但千星感覺,最多也就勉強到風皓天先前的境界,風皓天若全力發飆起來,此人估計還是不如的,面對他自然不夠。

而符傷顯然比風皓天年齡還稍大些。

風皓天號稱第一奇才,也是有本事的,一般人確實難超越。

千星身影閃動,無影身法在實戰中嫻熟,幾次閃爍,已經結束。

四個符兵全滅,符傷也翻退出去,神色的符甲都被打破。

場面寂靜,有道彷彿早就知曉會是這樣,百里雲飛也相信千星,紫魅很驚異,她本來也有些不服千星是二師兄呢,只不過作為星宿,她不想和人一起聯手。

但看過之後,她沒有信心了,千星確實應該比她強些,過了第五曲和她第四曲,確實有不一樣。

諸葛小亮和方青很震驚,程大奇喘著粗氣,頗為鬱悶,也是服氣了,安友佳更是一直在苦笑,一招都沒接住。

符傷臉色青紅變幻,低吼著,還是有些不甘心,「你用了星宿傳承,我還是不服……」若是反過來,他有傳承,肯定也更強。

「哦。」千星無言,他只是驗證身法,雖然算是掌握,但自己還沒有用過一次,還需不斷磨礪,實戰成長,最後都是看個人的。

但不管怎樣說,他確實傳承之後,進步很多。

「要不再來一次,我不用?」千星看去。

「來就來。」符傷不服輸,翻身站起,再次出手。

這一次千星直迎,踏步的瞬間,氣勢驟變,凌絕孤膽,一往無前,沒有戰槍在手,一樣可敵千軍之勢。

摧古拉朽,沒有用傳承,絕對的力量面前,一些符甲全部破碎,符傷再敗。

這一次,無話可說。

「師兄。」符傷倒也果決,抱拳說道,「不過我不會服輸的,等我符道更進,再來切磋。」

「好了,都坐下吧,你們呀,非要鬧騰。」有道走出,「就是我都覺得千星應該是大師兄,達者為先,都多努力,沒事別總想著有的沒的。」

「千星,還有兩個師弟,封斷岳封開山兩兄弟,他們在外面辦事,沒有回來,以後再介紹給你。」有道說道。

不管怎樣,幾人算是無話可說,無論潛力,還是實力,千星都更勝一籌。

****** 千星了解到,除了有道和紫魅,還有剛剛的三個強些,剩下的都要稍弱,不過都是超凡。

這已經很厲害,想想他不久之前,還在為成為黑暗王者欣喜呢,若不是破了生死關,后又有機遇,他也走不到這一步,這些人都十分出色。

本來百里雲飛最小,是小師弟,先前突破,已經慢慢超越排名後面的幾個人。

也是百里雲飛和氣,脾氣好,不在乎這樣。其實真正算起來,這些親傳都是某些星宿前輩的弟子,只不過星宿高手事情太多,平時統一由洞主副洞主傳道授業。

而他們幾個同為星宿,理論上和洞主等都是同級的,比符傷他們高出一個等級,若不按親傳弟子這邊輩分算的話,他們都是師叔級的,不同層次。

他們這些星宿不可替代,可以說是唯一的,而不論是親傳弟子,還是下面的核心弟子,競爭更大,一旦長時間都表現不好,還會退出去的,這也是督促。

難怪符傷幾個都不服。

千星感覺,符傷若是和他同齡,面對同樣的九曲天涯道對手,應該也能過第四曲,可惜他年齡大些,突破超凡久了,天涯道規則不同,面對對手已經更強,目前還是只能過第三曲。

規則很殘酷,九曲天涯道是古老規則,考驗綜合潛力,是什麼就是什麼,這點倒也沒話可說。

……

「星哥,你騙得我好苦……」百里雲飛跟著又來了。

「有嗎?」千星乾笑幾聲,他知道,之前握著戰槍出現,別人不知,小飛肯定也猜出。先前事多,沒有來得及,這不跑來了。

「我本來還沒怎麼想,是你已經篤定我不是,我想了想,就順著來了,當時我們還不夠熟,萬一你小子認死理,我還沒什麼,你姐姐肯定會傷心的,是吧。」

「哦。」百里雲飛鬱悶,回想當初,幾次懷疑,但最後見識過星哥煉體近戰之後,他都否決了,打心裡已經認為不是。

「哼哼,來吧,星哥,我們也戰一場。」百里雲飛說道。

「想發泄鬱悶?」千星嘴角噙笑。

「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心劍。」百里雲飛說道,「之前怕控制不住,如今穩固一些,已經可以自如。」

「哦?」千星也好奇,百里雲飛就是這點才被破格提拔的,應該也是因為這才闖過的第四曲,不然還真未必能做到。

之前切磋過,這小子確實優秀,但想過第四曲也不容易,他自己若沒臨戰突破,都難以過去。

接下來兩人一番切磋,自然是千星更勝的。不過百里雲飛心劍爆發,千星著實驚到了,這是一種奇妙的力量,不是禁忌,瞬間從超凡後期飆升到超凡巔峰威勢,真正的巔峰,絲毫無虛,而且心神都跟著提升,劍法更凌厲,意識更卓絕。

這自然還不夠,但小飛才突破到超凡幾天?

小飛領悟還短,那種力量只能爆發一會兒,這已經很厲害了。面對敵人,斬殺或者閃人,都足夠了。

千星感觸很多,這是另一種力量,不屬於他掌握的任何一種,百里雲飛說是人體的潛力。就如曾經有老太太為救孫兒心急,一下子抬起貨車,有人急切下從幾層樓跳下救人毫髮無損……

自古都沒有法門,只能自己頓悟,天才未必,庸才也可能,簡直就是靠運氣,普通人偶爾掌握,過後不再,無法再感知這份玄奧。而他們強橫修者,可以慢慢掌握開發出這種潛在力量,成為自己的強橫底牌。一旦掌握,戰力暴增,他如今掌握的就是心劍。

曾經問過幾位前輩,查過很多古老資料,最後得出的結論還是足夠努力,這份運氣可能會大些。

幾位前輩很激動,非常看好,在他們心中,百里雲飛的潛力,一點都不比千星低,十分重視。

百里雲飛就是這點,才被破格提拔,上次也越級殺過第四曲,如今突破超凡還短,暫且不行,等過段時間再穩固進步,應該一樣可以殺過四曲之上。

千星心中感激,百里雲飛這是完全信任他,在告訴他還有別的力量。玄盟前輩都不讓他隨便泄露的,以免還沒成長起來的時候被敵人盯上。

之前切磋,他無法自如控制,才沒有用,畢竟只是切磋,不是對敵。

千星現在也知道,上次就是他沒有出現,司徒絕估計也拿不下小飛,小飛心劍都沒有用,哪怕當時受傷不輕,應該也可走掉。

果然沒有一個星宿簡單,那個大師兄有道也不簡單,他能感覺到。

相對來說,應該還就是小妖女紫魅弱些,她應該是勉強過的第四曲。

這是一份全新的力量範疇,千星感觸很深。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百里雲飛這個劍痴一樣戰的很盡興,千星壓制了實力,兩人切磋很久,百里雲飛也受到千星槍意啟發,對自己劍意有觸動。

這點沒話說,千星如今的槍意極高,更加虛無縹緲之境,幾乎要超脫『意』的範疇,升華出去。

兩人交流心得,都收穫很多。

千星感嘆,小飛也是年輕星宿,之前還真看不出來,誰能想到?

少年還真是低調不顯擺,脾氣好,很努力,統領一方星宿,屬下高手都有多少,還有個戰神護道人。先前那個司徒絕都敢囂張,淡漠的藐視人,以境界壓人,還真是無知無畏。估計以少年的低調,知曉他是星宿的都不多,畢竟他也太年輕,還是第一個不到超凡就破格成就的星宿。

百里雲飛也沒有帶一個高手,純粹自己歷練。當時他應該也是剛剛成就星宿,境界還低,憋著一股勁,自己努力進步。

千星輕嘆,他何嘗不是一樣?身為一方星宿,他好像也得努力,早日到戰神才是,不然都對不起這個地位似的。若總帶著一群高手,也難得到歷練。

……

時間緩緩。

熱鬧過後,星宿福地洞天平復下去,人們都在爭分奪秒的修行,這裡機會難得,大好時光沒人願意浪費。

千星在這裡住了下來,入主星宿殿修行,沒事也去親傳那邊聽洞主他們傳道,他在快速的攝取著曾經匱乏的知識。

沒來還不知道,原來這裡這麼多天才,多年來玄盟還是收攏一些天才的。

這裡的每一個弟子,都不差什麼,一般都能達到潛龍精英層次,超凡也有一些,都很年輕,都是年輕才俊。

這些人很多都沒有榜上有名的,也不比潛龍榜暗龍榜精英差。

他雖然暫且領先一些,但絕對不能懈怠,身為少有幾個不是破境戰神的星主,不知多少雙眼睛看著他呢,他也很有壓力。

他更不想懈怠,在這裡奇異之地太多,修鍊場所太多,武道傳承札記太多,他如痴如醉。

****** 星宿的傳承,千星受益無窮。

星宿傳承都十分厲害,哪個都一樣,而且不像他的浮生訣,讓他自己摸索,這是直接傳授解惑,很多都直接掌握,彷彿本就是自己的。

他們都年輕,還沒有完全定型,接受這份傳承,直接就是掌握一門完整絕學,哪怕之前不擅長這些,也會擅長起來。

這是極其強大的傳承,也難怪無數人都渴望,努力著。

千星心智堅定,並沒有受這些影響,他沒有修虛無劍,可以借鑒,簡單學習。他喜歡的是槍,他的槍意也不斷提升,喜好才會痴迷,痴迷才會更快進步。

他只修鍊無影身法,這套身法他很喜歡,不可思議的逆轉,他的身體也吃得消,逆天的轉換,極速的快感,心中豪放。

現在他感覺,就算遇到同級的風皓天,他速度都未必會差,各有勝負,那傢伙可是風靈體,最善速度。

他雖不是,但身法自古最難修,最根本的就需要身體無比協調,沒有弱點。

他的生死真力時刻淬鍊,身體每一部分都很全面,修鍊起身法來,更是得心應手,絲毫不差對方擅長速度的風靈體。

一門絕學掌握,實戰運用如何,是看個人的,還是需要一遍遍的練習。

千星就在練習著。

這些傳承十分的珍貴,強大,不過在他看來,這都還不是最寶貴的。

最寶貴的是那龐大的信息知識經驗等等,這才是無價的,先輩人的心血,尤其是在如今資料缺失,修鍊缺失的情況下,這最為寶貴,而他之前傳承時,一些信息都出現在他腦海中。

豪門逼婚:收服腹黑老公 這些天,千星修鍊之餘,只剩感嘆了,興奮的感嘆。

竟然是這樣,原來是那樣……他解惑太多,感觸太多,收穫太大,這都是豐厚的積澱。

所以說,他沒有浪費這費傳承,虛無劍沒學,他別的都在進步,簡直再一次脫胎換骨的蛻變。

他的感悟,不比任何一個星宿差。

虛無劍意,都被他運用到槍意當中,更加虛無縹緲。

癡情總裁:藍色愛琴海之戀 前人的經驗,自己的路,未必都適合自己,選擇適合自己的,不斷努力。

日子緩緩過去,千星如痴如狂的的攝取著之前匱乏的知識,每天都在進步著,心境提升,戰力進步。

星宿洞天好地方太多,千星不止一次感嘆,這是散修無法相比的。

有重力谷,在那裡修鍊,越深入重力越大,多倍重力下,壓迫自己,更易突破。

有戰鬥室,裡面有著強大的木偶,不同規格,刀槍不入,可以讓人戰的盡興。

有悟道竹林,奇妙的規則,格外親切,可以更好的悟道,解開心中疑惑。

有凈水湖,靈魚荷葉,靈氣如水……

有靈藥圃,無數的神奇靈藥,熠熠生輝,朝氣蓬勃,這是洞天的底蘊,大家修鍊的動力。

有丹藥房,這更是強大的後盾。

有藏寶閣,這裡的人都可領取一些基本兵器,若要更好的,需要拿功勛點換。作為星宿,千星許可權更高,不過倒也沒有太適合的戰槍,他的寒鐵戰槍就夠了。

……

自然更有藏書閣,在千星看來,這是最珍貴的,靈長的源泉。

千星修鍊之餘都是跑去藏書閣學習,古老的札記,之前找很多地方都找不到的,這裡很多,多多益善。哪怕他已經接收到虛日鼠的很多傳承,但多有不同,那是虛宿一脈的居多。

藏書閣是雲塔形狀,直入雲霄,共有七層,七層都無法進去,甚至都看不到,只是聽聞是七層。

四層之上是武學典籍,越高許可權越高,武學一般也更強些。

千星作為星宿,有資格出入第六層,他選了一門飛魚槍法,這些日子已近掌握,並且熟練。

顧名思義,便是水下飛魚,長槍一動,都能一個不少,全部滅殺。

愛入膏肓 主要在靈動與快捷,千星還是頗為喜歡的,至少比他之前的野路子要強的多,很多想象不到的手段,出神入化。

千星不知疲倦地沉浸在修鍊中,往返每一個修鍊寶地。

這些好地方,修鍊起來都是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