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對選手的年齡有著嚴格的要求,所以基本上選手都是各個國家的元素學院的學生。洛克學院是菲爾普王國最大的元素學院,菲爾普王國的選手多數是從洛克學院選撥出來的。

蕭天等幾個少年除了小古,其它人都順利地取得參賽資格。

晏道當仁不讓地成為矮人王國的唯一代表。

林傑和玥兒則代表精靈王國參戰。

蕭天則以洛克學院十六到十八歲階段的元素力第一名的成績順利取得參賽資格。

洛冰么。王子不參加這一類無聊的賽事,他只需要注意一下,把看中的人才收攬到自己麾下就可以了。

兩個多月的實戰練習讓蕭天等人實力有了極大的進步,雖然知道這項賽事高手如雲。但幾個少年還是躊躇滿志,信心滿滿,要在這比賽上拿個名次回來。

洛冰肩上架著青青,懶洋洋地倚靠在一張躺椅上,青青在他耳邊聒噪個不停,洛冰滿臉含笑,耐心地跟青青聊著天,那樣子,倒像青青是個絕色美女一般。

青青同學最近說人話的功夫又有進步,每句話能崩出三四個連貫的字,倒是應了那句老話: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

天氣熱得不像話,競技場是露天的,火辣辣的陽光毫無遮掩地曬在角斗場上,普通觀眾席上各種顏色的涼傘形成了一片花花綠綠的幕布。

看著選手席上那些掛著汗珠,曬得通紅的,興奮的年輕的面孔,洛冰啜了一口冰涼的酸梅湯,摸了摸胸前掛著的雪玉珠,心裡對蕭天這個老大真是滿意極了。

剛才他一說天氣太熱,蕭天就從黑戒中掏出一串雪玉珠,幾個少年每人一粒。洛冰涎著臉陪著笑伸出手去想多要一粒,卻被蕭天虎著臉一把拍開:「去,去!每人一粒,比賽完了都給我還回來!」

這個小動作讓洛冰很是高興。

老大對他和其它人是一樣滴!沒有怕他,沒有討好他,也沒有表面上恭敬,心裡瞧不起他。

總算是找到一個真正的朋友了。不是貓,不是狗,不是寵物,而是真正的同齡人。

從小到大,幾乎每一個和洛冰接觸的人在意的都不是他這個人,而是他背後皇子的身份。

對他好是因為他是皇子,對他有敵意,也是因為他的身份。

只有蕭天,這個不擅言辭的少年,對自己是真心的好。洛冰能感覺到,在蕭天心裡,自己和林傑小古晏道的地位是一樣的,但是比起青青來,還要差那麼一點。

這讓洛冰心裡有一種暖暖的感覺,終於找到真心的兄弟了。

至於玥兒和言朵朵,洛冰還沒傻到拿自己和玥兒相比的程度。兄弟是兄弟,馬子是馬子,兩者是絕不可混為一談滴!

雖然蕭天沒那意思,言朵朵似乎也沒表明過態度,但自小在宮廷中長大,見多了女人的洛冰早已看出言朵朵對蕭天的態度不對。

雖然言朵朵對蕭天又打又罵,比對任何人都凶,但眼神是騙不了人的。只是蕭老大是個笨蛋,沒發現美女的神情不對罷了。

洛冰從小在宮廷中長大,並不認為男人多娶幾個老婆有什麼不對——皇家為了多多開枝散葉,對於妃子的數量是有要求的。

就算是你想扮情聖只娶一個,那些大臣們也不幹呀,誰不想把自己的女兒塞給王子殿下,給家族增加點籌碼呢。

選手席上,玥兒,言朵朵,晏道,小古,林傑和蕭天幾人擠在一張大太陽傘下,幾粒雪玉珠掛在傘的四角,倒也清涼舒適。

本來大賽委員會專門為精靈公主殿下和矮人王子準備了貴賓席,可玥兒嫌那兒太冷清,還是跑來和蕭天湊熱鬧了。

幾個少年都沒見過這麼熱鬧的場面,一個個興奮得滿臉通紅,伸長了脖子四下打量。

人聲鼎沸的競技場。

右邊的選手區一架淺黃色的太陽傘下,魯池和魯清淺兄妹倆正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

「哥,你真不過去和洛冰哥哥打個招呼?」

魯池悶悶不樂地低著頭:「不去!」

從剛來那天在洛克學院后的樹林里,見過蕭天和玥兒等人之後,魯池就再也沒有去過洛克學院,甚至都沒有去禮節性地拜訪一下洛冰,每天只是把自己關在屋裡,發瘋一樣地練功。

魯清淺覺得哥哥這次真的是變化很大。

這一個多月以來,哥哥既沒有裝瘋賣傻,也沒有出去招貓逗狗,更沒有自命風流地去街市中招惹那些熱情如火的少女。

這樣的魯池,讓魯祥翰臉上的笑容多了很多,可是看在魯清淺的眼裡——唉!怕不是什麼好事啊!

隔著一大片選手,魯清淺的目光隨著魯池遠遠地落在玥兒的臉上。

炎熱的天氣,毒辣的日頭,少女的臉依舊是那麼清新乾淨,潔白的臉龐上沒有一絲汗意,她微笑著露出一口碎玉般的牙齒,眼波流轉,正抬起頭來看著身邊的少年。

不得不說,這一次哥哥的眼光真是不錯,這少女容顏如初放的花朵,氣質空靈出塵,給人的感覺就像棵剛長出芽兒的小綠苗。

可是,這個美麗的像精靈似的,不,她本身就是精靈王國的公主,她已經有了心上人。

她順著精靈公主的目光看向那個少年。

喧囂的環境對少年似乎沒有絲毫影響,少年俊秀的臉上表情平靜而安詳。


似乎感覺到了她的目光,對面的少年敏感地轉過臉來。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少年臉色變了,眼中射出了熾熱的光芒。

僅僅一瞬間,光芒黯淡下來,取而代之的是迷茫。少年迷茫地望著她,似乎是在望著一件丟失了很久的寶貝,卻不敢相認。

軍友之家俱樂部 ?魯清淺暗暗懷疑。

玥兒感覺到了蕭天的變化,視線隨著移了過來,看到對面的魯清淺,小精靈的臉上怯怯地擠出一個凄婉的微笑,對著魯清淺禮貌地點了點頭。

這個微笑顯得那麼哀傷和凄涼,不知為什麼,看到這朵如小花綻放的微笑,魯清淺突然無比地痛恨對面那個少年。

身邊傳來低沉的喘息,哥哥怎麼了?

她回頭看去,魯池美麗的臉孔猙獰地扭曲著,張大了嘴喘息著,喉嚨里發出「嗚嗚」的聲音。

「這個混蛋!我要扒了他的皮!身邊有這麼好的女孩子,他竟然還打別的女人的主意!」

魯清淺又是擔心又是好笑:哥哥永遠都是一幅瀟洒自如雲淡風清的樣子,從來沒有見他這樣過,這一次,可真是稀罕呢。而且他口中的別的女人可是他的妹妹呢!看他這個樣子,心裡眼裡是只有那精靈公主一個人了。

她不願被對面的少女看到哥哥的失態,背對著他們站起身來,遮住了對面的視線。

蕭天茫然若失地轉過頭來,正對上玥兒凄涼的微笑和飽含著深情的目光。


他愣了一下,低下了頭。

…… 賽事進行得如火如荼。

林傑拍了拍手,面帶輕鬆的微笑,看著面前的對手。

他的對手,一個濃眉大眼,虎背熊腰的女孩子從地上艱難地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女孩子梳著一頭毛茸茸的短髮,倔強的大眼睛里盛滿了不服輸的神色:「再來!」

林傑啼笑皆非:「你已經輸了!」


「我沒輸!」

「你被我打倒了!」

「根據比賽條例,規定時間內能站起來就不算輸,我現在還站著!」

「可我已經打倒你三次了!」

「我現在還站著!」

林傑無奈地沖著天空翻了個白眼:「好吧!」

他看向一旁面帶微笑的裁判,裁判舉起雙手示意:「開始!」

又一次被打倒了……

爬起來……

打倒了……

爬起來……

「你輸了!」

「我沒輸!」

「你明明輸了,你耍賴皮!」

「我沒輸!我還站著!」

裁判看不眼了,湊到林傑跟前:「小哥,你不要憐香惜玉,這是正式比賽……」

「我沒有憐香惜玉!!」林傑惡狠狠地吼了回去,哭的心都有了——就眼前這腰身足有他兩個粗,個子足有一米八的女子,也值得他林傑大爺憐香惜玉?好歹他林傑也是精靈族中的少年精英,精靈族中那麼多的美女,他能看得上這號的?

對面的女孩聽到了他的話,臉上一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來吧,誰用你惜香憐玉?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還鹿死誰手呢!

林傑憋著一肚子火,撲了上去……

「呵呵…」

「哈哈…」


「嘻嘻…」

場下觀戰的蕭天等人樂不可支:小古笑得喘不過氣來,一隻手在背後捶著腰,玥兒捧著肚子笑倒在蕭天的身邊,蕭天一邊狂笑,一邊幫玥兒撫著背順氣。洛冰和晏道兩人已經笑得找不到人了——都鑽到桌子下面去了。

今天是比賽的第二天,林傑是這群夥伴中第一個被安排上場的,他憋足了勁要來個開門紅。

可惜,遇到了這麼個對手。

他的對手叫白卷卷,來自巴彥諾爾王國。

頭一天在比賽日程安排上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很是引起了大夥的遐思:有這樣一個名字的女孩,一定是一個皮膚白白,眼睛大大,長髮捲卷,身材高挑的美女。

洛冰還開玩笑地說林傑:「如果是一美女的話,給哥們介紹一下,可不許吃獨食啊!」

誰能想到來的是這麼一個美女,身材夠高挑的——都快一米八了,眼睛也夠大的——如果不看眼睛上面那兩道又粗又黑的劍眉的話。

最主要的是,這「美女」實在太扛揍了。

她的元素力比起林傑來還差著一個檔次,攻擊力也明顯地不如林傑,打起來肯定不是林傑的對手。

可是這「美女」有一項能力是所有人自愧不如的:變態的抗擊打能力。

每一次林傑打倒了她,她都能在規定時間內爬起來再戰,一般人連續被打倒幾次也就認輸了,偏偏這白卷卷是一個不服輸的主兒,林傑又不能抽出一支箭來一箭射死了她,只好一直打下去,最終就形成了這麼一個哭笑不得的局面。

明明贏了,對手卻不認輸,非得到規定的時間按比賽規則才能判贏。

「白卷卷!我記住你了!」林傑心裡吶喊著,第十二次沖了上去。

……

玥兒美麗的綠色眼睛如同兩粒浸在冰水中的碧玉,淡綠色的長發紮成辮子垂在腰間,露出兩隻尖尖的小耳朵。一身淡綠色的勁裝穿在她身上,整個人像一株剛剛破土的綠色小苗兒。

她對面的選手張大著嘴看得呆了。

「我是在做夢吧?為什麼擂台上會出現精靈妹妹?昨天我祈禱的是勝利,沒祈禱老天送我一個精靈妹妹呀?前天我只是祈禱有一個美女喜歡我,也沒具體要求是精靈妹妹呀?老天爺也太眷顧我了,不僅送來了美女,還是個如此美麗的精靈!話說回來,聽說精靈的美貌可以維持幾百年的,那等我老了怎麼辦呢?好吧好吧,就當是做夢了,先感謝老天爺……」

他雙手合什,雙目微閉,虔誠地祈禱……

玥兒看著對面的選手先是獃獃的樣子,然後又開始某種儀式。儀式終於完了,選手睜開眼睛,一臉狂喜地向自己走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