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十三說:“不一定,你們聽說過磷嗎?”

小七說:“當然聽說過。”

羅大舌頭說:“啥,啥,魚鱗啊。”

小七說:“鬼火那個磷。”

羅大舌頭說:“這,這個我,我知道,就,就是着,着點非,非常低,低的那個。”

諸葛十三說:“你先解釋一下這個着點是什麼意思。”

羅大舌頭說:“就,就你還,還博,博古通,通今,着,着點你,你不知道什,什麼意思,着,着點低就,就是,比,比較容,容易着,着火唄。”

小七說:“二哥,二爺 那是燃點,不懂咱能不能不在這裝,還着點。你怎麼不悠着點呢。”

羅大舌頭說:“就,就你知,知道,少裝大,大瓣蒜。就,就跟你,你不鼓氣沒,沒人知,知道你是脹,脹和蟆。”這個脹和蟆是我們當地的方言,一種體型比較小的蛤蟆。一旦受到外力襲擾就會迅速的鼓起來,用意是爲了嚇走捕食者。小時候聽說這玩意鼓的厲害了能自爆,嘣到人身上還會爛皮爛肉。

也不知道羅大舌頭從哪聽來的,直接運用在了罵小七上。小七當然不甘示弱,指着羅大舌頭的頭皮說:“你這是癩蛤蟆比劃摺扇子,你愣充相聲演員啊你。”

諸葛十三說:“你們倆可以去選秀了,都是段子高手。”

小七說:“我就不想跟他擡槓,想擡非得擡的他咬舌頭。大哥你趕快說說你的想法。”

諸葛十三說:“磷有很多種,有一種可以形成結晶體,這種磷是一種礦石,這個棺材應該一大塊磷礦雕琢而成。裏面的屍體應該是紙人吧,剛纔屍體被砍往外流血應該是幻象。這把劍也是假的,劍鞘的材質可能和打火石有些相似,剛纔一拔劍,可能擦出了火花,所以引燃了棺材和屍體。”

我說:“有點扯吧,你腦洞夠大的,怎麼不去寫小說?”

諸葛十三苦笑不得的說:“這個,有想法,回頭一定寫,就寫宋朝公主的愛恨情仇。”

我說:“去死吧你,還是研究研究怎麼找真的吧。”

導員說:“要不然咱們上去看看吧?”

小七說:“去哪?”

導員說:“石像頭頂唄,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諸葛十三說:“也好,這麼大一個石象擺在這裏一定有什麼玄機。”

羅大舌頭說:“對,對,我一,一定帶,帶表無,無產階,階級去,去老,老小子頭,頭上撒,撒一泡尿。”

這個左慈像是一個坐像,雙膝盤繞,雙手掐算指置於膝蓋,應該是在打坐。兩個腳踝交叉的地方比較低,也就兩米來高。羅大舌頭身寬體胖自認是半蹲在那當人梯,我們挨個踩着他的肩膀爬上去,再把他拉上來,上去左右一環顧四周發現整個大殿的中心站着數不清的人皮樁子,貌似是按照某種規律排列的,像是一個八卦,好像只有諸葛十三和小七看的明白。

小七說:“大哥,這左慈的徒弟真是閒的很啊,在墓裏擺起龍門大鎮。”

諸葛十三說:“你有所不知,這個並非龍門陣,而是鎖龍陣。和龍門陣有幾分相似,這些人皮樁子果然有特殊的意義,左慈的徒弟無非就是想依靠陣法鎖住這下面的龍脈,保左慈昇天做神仙。以後在仙界混出名堂了,再帶他們成仙。”

羅大舌頭說:“爲,爲什麼凡,凡人都,都想成,成仙?幹嘛爲,爲了成仙還,還要傷及這,這麼多人的性,性命。”

小七說:“成仙可以長生不老,可以做很多凡人做不到的事情。傳說修道之人是離成仙最近的,好不容易修了那麼多年,當然是什麼辦法都肯嘗試了。 ”

諸葛十三說:“一人修仙,百人,千人陪葬,修的什麼仙,得的什麼道。活着沒有意義永遠不死又能怎麼樣?爲什麼人就是想不明白。真正的活多久是一點意義都沒有了,活的充實,哪怕只能活一天也無所謂。活的空虛,就算活一萬年,那也就只是個王八,趴在水裏吃了喝,喝了吃。曬完太陽就睡覺,毫無意義所言。”

小七說:“大哥說的不錯,成仙只是一個傳說而已,真正成仙又能怎麼樣?無非是自欺欺人罷了。”

羅大舌頭說:“真,真是白,白日做,做夢,好,好事總,總得善,善人做,哪,哪有凡,凡人做,做神仙。”

導員說:“大舌頭也會念詩,看不出來啊,人不可貌相。”

羅大舌頭說:“怎,怎麼聽這話有,有點不,不得勁呢?”

小七說:“我媳婦的意思就是你長得醜唄。”

我一直在斜着眼看左慈像,就看見肚子那裏有兩個小孔,跟手指頭粗細差不多,好像在一個門上,那個門和石像顏色非常相似,光線不是非常好,看不大清楚。諸葛十三拉了一下我的手說:“看什麼看的這麼出神?”

我說:“那裏好像有一個小門。”

五個人走過去大量着這個小門,走到門口仔細一看才發現兩個小孔周圍都刻着很淺的八卦圖。這個比較簡單,只有八個卦像,沒有子卦。

羅大舌頭指着八卦圖說:“這,這個簡,簡單隻,只有八,八個卦像。這,這兩個孔應該就,就是插,插黃,黃金鑰匙的。”說完就掏出鑰匙對準孔戳了進去。

諸葛十三急忙說:“別轉。”可話剛說出口羅大舌頭已經轉了一下,而且回過頭看着我們說:“試,試下沒,沒事的。”

羅大舌頭說完話以後我們都沒有說話,靜靜地等着機關。可是過了一會並沒有動靜,正在我們剛要鬆一口氣的時候,四面八方出現了無數條大大小小的山王蛇,出現在大殿的周圍,離我們有些距離,可是說過來也快的很。

諸葛十三一把推開羅大舌頭說:“必須改改你這莽撞的毛病了。”

羅大舌頭說:“可,可能是,是巧合吧?”

小七過去和諸葛十三一人握住一把鑰匙頭也不回的說:“那真的是太巧了,巧的有些不正常了 。”

諸葛十三:“一起來。第一個離三。”兩個人一同轉動鑰匙 。

諸葛十三接着說:“坤八,乾一,兌二。”連續轉動了四下,門還是文絲未動,這是那些山王蛇已經離我們不到十米了。

小七頭上都有些冒汗了,諸葛十三也有神色慌張跑到石像的膝蓋上左右眺望。這一折騰跑的快的蛇已經開始往上爬了,被我們三個人用工兵鏟拍死,越來越多的蛇爬上來,索性我導員還有羅大舌頭三個人還能勉強控制的了,眼看大蛇羣就要來了。

小七有些發急的吆喝到:“大哥,他們快堅持不住了。”

諸葛十三大聲喊:“快,左邊乾一,離三,右邊坎四,坤八。”

小七急忙雙手並用的轉動了一圈,門突然彈開了,小七站在門口說:“快,都特麼往裏跑,別打了。”

諸葛十三搶過我的工兵鏟使勁把我往後一推說:“快跑 ,還有你們倆,這裏交給我。”

我沒有了鏟子就趕緊跑進了門裏,羅大舌頭和導員邊打邊退,有諸葛十三在前面擋着他們就輕鬆不少了。

大蛇潮突然就上來了,有一條大蛇足有水桶那麼粗,毒牙展開足有三十公分長。吞掉一個人輕鬆加愉快,看起來比我們在小七村子裏見到的那條要兇的多。頭上已經長出了兩個凸起的骨頭,不高,也就幾公分,那可是龍角啊。

在大蛇潮上來之前我們就已經退到門裏,諸葛十三也退進來了,有幾條跑的快的蛇鑽了進來,都被工兵鏟拍扁了頭。

大蛇企圖撞開石門,可是這個石門裏面有機關,在裏面關死就沒有那麼容易打開了。儘管如此,我們頂在門上依然覺得大蛇的力量出氣的大,似乎整個石像都在震動。

羅大舌頭說:“我,我好像被,被咬了。”

諸葛十三說:“咬哪裏了?”

羅大舌頭說:“好,好像咬,咬着小,小腿肚,肚子了。”

諸葛十三說:“媽的,趕緊看見,快特麼躺下。”

羅大舌頭說:“應,應該,沒,沒。”話還沒說完直接被小七放倒,用刀子劃開褲子。我和導員用手機去照,這一看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羅大舌頭的腿肚子只是被毒牙稍微劃了一下,傷口也就半公分長。可是周圍十公分的地方已經發紫了,導員立馬從揹包裏面找出繩子,和小七一起從膝蓋以下扎死。這樣可以減緩血液的流通,萬一毒素隨着血液流到心臟,大羅金仙也救不了羅老二了。 小七說:“忍住啊,二哥。”說完拿刀子輕輕劃開了羅大舌頭的傷口。

小七也是的,割就割,你還給他說幹啥。直接一刀就完事,疼讓他等會再疼去吧。這麼一說他知道了,還沒割就開始疼了。小七的刀還沒下去羅大舌頭的腿就已經開始哆嗦了 。

諸葛十三說:“老三,你來壓着老二,我來,我不怕毒。”

小七把刀遞給諸葛十三說:“也是,還是你來吧。”兩個人掉換了一下位置。

諸葛十三說:“沒事啊,老二,我數三聲再下刀。”說完一刀就割下去了。

羅大舌頭疼的直吸涼氣,帶着哭腔的說:“你,你還沒,沒數數呢,我,我還沒,沒準備好。”

諸葛十三說:“更疼的地方在後面,你們摁住了。” 霹靂逆世之龍帝風雲 說完趴下就吸。

羅大舌頭可能真的是受不了了,拼了命的掙扎,我和導員還有小七幾乎是按不住。羅大舌頭疼的受不了就開始說胡話了,結巴的說:“讓,讓我死,死吧,我,我不能活了,救,救我幹,幹啥。”

說着話就要去摸兜裏的461彈簧刀,我一看刀子摸出來了還了得,情急之下使勁掐了一下他的手腕,疼的他刀子脫了手。我急忙一腳把刀子踢開,羅大舌頭見拿刀不成,又用拳頭打自己的太陽穴,這還了得,打太陽穴不得把自己打死。我急忙跪在地上,用兩個膝蓋夾着羅大舌頭的頭。

羅大舌頭本來就是個大牲口,有勁的很。一拳打在我腿上幾乎都要把骨頭給我打斷了。我忍着疼痛雙手攥住他的胳膊摁在地上,導員和小七一個按着他的腿,一個按着他的腰,沒有人能幫我。羅大舌頭被我控制了一條胳膊,可是還有一隻胳膊,那隻胳膊又給我的另一條腿來了一下。

疼的我直倒吸冷氣,眼淚都下來了。我又急又氣,直接一拳打在羅大舌頭肩膀下面那裏,就是他打暈我的那個地方。打了一拳他有些吃痛,身子抖了一下就不動彈了。我這一拳起到作用了,把他打暈了。

我們都鬆了一口氣,諸葛十三還在拼命往外吸蛇毒血,吐出來的血顏色沒有那麼重了。導員說:“難爲你了。”

我跪在地上擦了一把汗說:“這有什麼,咱們是團隊。”不是我不想起來,兩條腿疼的實在受不了了。

話說電視劇電影裏面吸蛇毒哪有那麼疼,不都很淡定的嗎?爲什麼把羅大舌頭這麼一個鐵骨錚錚的牲口疼成這個樣了,都發瘋了。

我問小七:“他怎麼疼成這樣啊?”

小七說:“山王蛇的毒會使人至幻,簡單的說會使痛苦放大數倍,足以把人活活疼死。以前老頭子就醫治過一個被山王蛇咬傷的人,處理完傷口的時候已經被活活疼死了。”

諸葛十三坐起來說:“行了,處理傷口吧,毒吸完了。”

小七說:“這樣就沒事了吧?”

諸葛十三說:“有可能蛇毒還有殘留的吸不出來的,等會我去把大蛇的膽挖出來給他解毒,你們找繩子把他捆上,然後在嘴裏塞點東西,雖然殘留的毒素不至於讓他死,可是足以讓他神智不輕。老三你跟我過來研究研究怎麼出去。”

諸葛十三路過我身邊的時候把我扶起來然後放在地上對我說:“你是我見過最勇敢的女人。”

我說:“快去快回。”諸葛十三笑了笑點了一下頭又站起來和小七一起去研究門去了。

我和諸葛十三的感情和小七和導員的感情不同,我們兩個人不需要太多的交流,有些時候彼此一個眼神就可以表達全部的意思。

我在後面用手機爲他們照明,兩個鼓搗一會就把門閃出一條小縫,諸葛十三閃身出去。小七把鑽進來的幾條蛇用鏟子拍死,緊忙又關上門。

羅大舌頭捆好了,嘴裏也塞上東西了。導員走到我身邊捲起我的褲子說:“我看看這個牲口把你打成什麼樣了。”

我說:“好些了,休息一會應該就沒事了吧?”

導員說:“你自己看看,都打青了,這個牲口。回頭得罰他,先槍斃五分鐘再說。”

小七樂了,對導員說:“多大的罪過,還得槍斃五分鐘,你也太狠了吧。黃蜂尾後針,青蛇口兒信。兩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啊。”

導員說:“就你嘴欠,還不趕緊拿藥酒過來,就知道貧嘴。”

小七緊忙拿藥酒過來,兩個人一人一隻腿在手上搓了藥酒給我按摩。本來一動就疼,再加上這兩口子用藥酒搓,這個疼啊,疼的我頭上直起汗啊。

搓了好一會才把淤青搓退了一些,兩個坐在旁邊也擦擦自己頭上的汗。兩個人一停手我的腿立馬就舒服了許多,可以稍微的活動一下了。

小七說:“你們發現沒有這是一個玄關,那裏有一個門。”說完指指旁邊。

我用手機照了一下的確有一個門,是大石門,門上還鑲着兩個咬銅環的椒圖。又用手機照了照四周發現牆上鑲着幾個燭臺,導員和小七站起來點燃燭臺關掉手機,節省有限的資源。

導員說:“小七你去研究一下燭臺能不能拆下來,等會咱們帶走。”小七答應了一聲就去了。

導員剛坐下,羅大舌頭就醒了,在地上跟一隻毛毛蟲一樣到處扭動。嘴裏嗚嗚的不知道是說話還是在哭,導員過去給他把嘴裏的布給拽出來。

羅大舌頭的舌頭終於得道自由了,虛弱的說:“酒,我,我揹包裏還,好有酒,快,快。”導員緊忙去揹包裏翻出二鍋頭,給他往嘴裏灌,那種小瓶的二鍋頭我聞着都頭暈。

羅大舌頭灌了個底朝天,喝完之後就躺在地上喘着粗氣說:“灌上就舒坦了,酒是高粱水,醉人先醉腿。 九域劍帝 我記得剛纔好像把老大媳婦給打了,嚴重不。”

導員說:“你就等着你家老大回來把你抽筋扒皮吧,你看你給人打的都站不起來了。”

羅大舌頭擡頭看看我說:“對不起啊,拖累你們了。”

羅大舌頭本來就是來幫我們的,況且他也是因爲中毒,再說他受傷也是幫我們的時候受傷的,我說:“咱們誰跟誰,讓你受罪了,回頭讓十三帶你去啃羊腿,補補你的腿,再來盤羊血。”

小七邊研究着燭臺邊說:“我覺得得給他弄點豬腦,吃啥補啥。”

羅大舌頭說:“你大爺快給二爺點根菸。”

小七拆下一個燭臺走過去說:“二哥啊,我的好二哥啊,你都被綁着了還這麼囂張幹啥,說兩句好聽的不然把布給你塞回去。”

導員說:“塞布幹啥,塞他自己的襪子,兩隻都塞進去。”

小七說:“求我啊,求我我就不給你塞襪子還給你根菸。”

羅大舌頭說:“去你大爺,老子不抽了。”

小七見羅大舌頭真的有些急眼了,緊忙在嘴裏含了兩根一塊點着拿起一根往羅大舌頭嘴裏塞。羅大舌頭一甩頭說:“滾滾滾,老子不抽了。”

小七揪着羅大舌頭的耳朵說:“二哥哎,我的好二哥哎,開個玩笑還急眼了 。快叼上,不能浪費社會主義菸草,偉大領袖可最討厭浪費。”

羅大舌頭轉頭叼着煙說:“滾滾滾,別拿領袖壓我。快吧我扶起來到牆角坐着。”

小七答應了一聲把羅大舌頭扶起來,羅大舌頭砸吧一口煙說:“你說阿鬼怎麼就沒我這個命,白白丟了一隻胳膊 ,真特麼想丟胳膊的人是我。”

小七說:“行了二哥,咱們以後一起照顧阿鬼,給他一個比別人還有優越的人生,讓他活的比別人精彩。”

羅大舌頭叼着菸頭使勁甩了一下把菸灰甩掉說:“他孃的,就你會說話。”

小七說:“咱們是一輩子的兄弟,阿鬼是你的侄子就是我的侄子。也是小北和婷婷的侄子更是大哥的侄子。不爲別的,咱們一起經歷過生死,咱們以後得擰成一股繩。回去把阿麗說給你,再辦完大哥這檔子事以後咱們舒坦的過日子了,不再提着腦袋受這個罪了。”

羅大舌頭說:“合則一步千里,分則寸步難行。”

兩人正說着話,諸葛十三回來了,手裏攥着一個跟橙子都一樣大的青黑色的東西,應該是山王蛇的蛇膽。

諸葛十三走過來坐在羅大舌頭身邊把他嘴裏的煙拽出來叼在嘴裏說:“老三,把老二嘴給掰開。”

羅大舌頭說:“幹啥,我自己吃。”剛說完就被小七掰開了嘴,諸葛十三直接把蛇膽對準羅大舌頭的嘴用力捏了一下,青黑色的膽汁噴涌而出,灌進羅大舌頭的嘴裏。羅大舌頭又是一陣劇烈的抖動,看這個樣子的確是非常難喝。羅大舌頭從嗓子眼裏發出“嗯,嗯,嗯”的聲音,小七咬着牙摁住他。

諸葛十三邊往裏灌邊說:“老三媳婦快去找酒。”導員立馬站起來去揹包裏面找酒。

不一會膽汁灌完了,導員的酒也找來了,這個十三擰開直接往裏倒。倒完一瓶二鍋頭就放開了羅大舌頭,羅大舌頭躺在地上,任憑嘴裏還沒有嚥下去的二鍋頭往外流淌到地上,滿臉都是青黑色的膽汁。 羅大舌頭生無可戀的說:“不帶你們這樣的,這玩意兒也太苦了,丫的吃黃連長大的吧?”

諸葛十三說:“吃的爽不爽啊!不行再去給你掏一個。”

羅大舌頭:“可別啊,你這不是要了我的親命了嗎?”邊說話邊哆嗦 。

諸葛十三說:“老三,你把老二解開吧,這毒也解的差不多了。”

小七說:“大哥,不用再觀察一下了嗎?”

諸葛十三說:“沒大事兒,老綁着也不是個事啊。”

小七答應一聲就把羅大舌頭給放開了,羅大舌頭獲得自由了乾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臉擦乾淨然後站起來搖搖晃晃又一瘸一拐的走了兩步,然後摔在地上。

小七喝諸葛十三急忙過去把他扶起來然後靠在牆角。羅大舌頭這會真的是酒勁上來了,畢竟是連着灌了兩瓶二鍋頭。就跟幹喝酒精一樣,一般人承受不了。

羅大舌頭剛坐下就說起了胡話,手亂比劃着說:“大哥,兄弟,咱是兄弟。再給我滿上,我還能再喝三杯。”

小七一把推開羅大舌頭沾着白酒喝膽汁的手:“喝死你吧。”

羅大舌頭被一推就躺在了地上,嘴裏唸叨着說:“接着喝,誰不喝誰是孫子。”唸叨了幾句就打起了呼嚕。

小七問諸葛十三:“大哥你說這山王蛇這麼老大,爲什麼蛇膽就那麼一點,這有點不科學吧?”

諸葛十三說:“蛇膽是蛇的七寸,也就是死穴,蛇活的年歲久了當然會聰明許多,自然就會縮小自己的七寸,這樣一來就減少了被打死的概率,可以讓他活得更久。”

小七說:“蛇也有這個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