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妖族羅征並不陌生,當初在白帝城中,他斬殺過不少妖兵妖將,而且還差一點死在一位妖王的手中。

但是那些妖族,即使是那些妖王,也不可能爆發出如此強烈的妖氣!若非羅征的靈魂進入戰魂境,此刻面對如此強烈的妖氣,他恐怕也沒有絲毫抵擋的可能性。

「妖族?」寧雨蝶眉頭一皺。

中域之中的妖族,在眾多武者的打擊之下,已經處於完全絕跡的狀態,所以一部分妖族就通過東域,製造出巨大的空間裂縫,想要將整個東域佔據之後,以東域為據點向中域進犯。

所以此前羅徵才會前往白帝城試煉。

不過因為青雲宗的存在,妖族卻一直擴張的機會。

妖族作為一個堪比人類的大族,族中的強者當然不止那些妖王妖將,不過它們若是派出更強大的妖帝,雲殿自然也會派遣虛劫境強者出馬,歷史上也發生過這種事情。

「是一隻死去的妖帝,也被煉製成了陰屍,我來應付吧,」玉婆婆淡淡的說道,杵著拐杖就要上前。

「一隻妖帝陰屍而已,不用師父出馬,小蝶可以應付,」說完寧雨蝶就搶先一步沖了出去。

自從寧雨蝶踏入虛劫境后,她並未全力出手過,不過自然有人估計過她的實力,雖然是虛劫境初期修為,但真正的實力卻相當於虛劫境後期!

只見寧雨蝶白色的身影飄動,裙帶飄舞之下,一點點冰霧也悄然擴散出去。

「咚咚咚……」

妖帝的實力,比妖王足足強大了十倍,個頭也足足有是三人多高,站在寧雨蝶的跟前,和寧雨蝶嬌小的身影對比之下,宛若一個巨人。

「嗬嗬!」

這隻妖帝陰屍喉嚨之中發出奇怪的聲音,揮舞著兩隻利爪就朝著寧雨蝶抓過來。

「嘭!」

那兩隻利爪剛剛住下來,卻被寧雨蝶的玄冰大戟給架住,寧雨蝶單手握持玄冰大戟,竟然扛住了這隻妖帝陰屍一雙利爪的力量!

光是這把玄冰大戟,就比寧雨蝶的身軀高出了足足四尺有餘,而她的一隻小小的手上,淡藍色的真元不斷地閃爍著,握著與她極不相稱的玄冰大戟,架住這隻妖帝陰屍的雙手,這一幕看起來讓人十分震撼和怪異!

誰能夠想象,寧雨蝶那嬌小依人的身軀之中,竟然蘊藏著如此力量?

不僅僅如此,她單手忽然反轉,架著妖帝陰屍的雙手往下一扭,竟然朝著下方開始壓去!

那座如同小山一般的妖帝陰屍,就被寧雨蝶一寸寸的壓制下去,彷彿壓住它的那支玄冰大戟有百萬斤,千萬斤重量!

最終,這隻妖帝陰屍不堪重負之下,巨大的身軀竟然單膝跪在了地上,即使是單膝跪地,妖帝陰屍的個頭還是比寧雨蝶高上不少。

這妖帝陰屍已經失去了靈智,明知不敵人,卻還是爆發出全身的力量抵擋著玄冰大戟上的壓力,嘴中「嗬嗬」聲越來越響,妖族那令人恐懼的紅色複眼更是牢牢的盯著寧雨蝶。

寧雨蝶忽然流露出一抹冷笑,小手握著玄冰大戟猛然一縮,她身影一個轉圈,玄冰大戟也圍繞著她繞出一個圈,從另外一面狠狠橫掃在妖帝的側面。

「嘭!」

這隻妖帝陰屍直接被寧雨蝶抽打出去,重重的撞在不遠處的牆壁上。

看到這一幕,卓不凡眼中閃爍出一絲精芒,他一直對寧雨蝶的實力不服,但現在寧雨蝶爆發出來的實力,的確讓他自愧不如。

眾人也是震驚於寧雨蝶的蠻力……

寧雨蝶也沒有給這隻妖帝陰屍爬起來的機會,身影再次閃爍之下,一道雪花一般的符文驟然出現在她左眼之中。

「絕對冰封!」

這時候寧雨蝶的身體周圍爆發出令人畏懼的寒氣,原本陰風陣陣的仙墓之中,更是冷冽的宛若冰窟。

那隻妖帝陰屍剛剛想要爬起來,身體頓時就一陣僵硬,保持著爬起來的動作一動不動。

「咔擦!」

寧雨蝶隨手將大戟揮出,這隻妖帝陰屍就如同此前那些陰屍一般,變成了碎片。 蕭寒二人在蜀山,修劍三月,劍道修為大漲,劍罡之上的規則之劍,二人全都已經領悟,蜀山劍技閣中的諸多高深劍技,二人也都已經橫掃了一遍。

修劍三月,蕭寒二人,收穫頗豐,蜀山修劍聖地,的確名副其實。

而一番偷學之後,蕭寒二人便開始對蜀山禁地不測之淵下手了,那裡,才是他們此行的真正目標。

三日時間,很快過去

今日,是一年一度的蜀山弟子大比之日,很多平日里見不到的弟子都會在今日現身,一些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蜀山大人物們,今日也會出來觀禮。

蜀山大比,諸峰弟子相互切磋劍道,這是對蜀山眾弟子修行的檢驗,算得上是蜀山的一場盛會。

當金光籠罩大地,蜀山之上,諸峰躁動,無數年輕弟子紛紛御劍騰空而起,皆是直奔蜀山最高峰——天極峰而去,劍影鋪天蓋地,場面震撼無比。

相比於蜀山諸峰的躁動,縹緲峰上卻是顯得平靜無比。

蕭寒和君臨塵只是站在峰頂,靜靜看著那蜀山眾弟子朝著天極峰掠去。

「兩位公子,今日蜀山弟子大比,乃是蜀山極為重大的盛會,你們不去看看嗎?」楊婉姐妹款款走來,輕聲說道。

蕭寒和君臨塵笑了笑,相比於這蜀山盛會,他們對那蜀山禁地更感興趣。

蕭寒轉過身,對著二女說道:「今日,你們就好好待在縹緲閣中,不要到處亂跑。」

「是。」楊婉姐妹略感疑惑,不過沒有多問,隨即悄悄退了下去。

「都準備好了么?」君臨塵問道。

「放心。」 緋聞天后:王牌總裁慢慢來 蕭寒笑了笑。

君臨塵不再多言,隨即二人再次將目光投向那天極峰。

天極峰上,蜀山優秀弟子云集,蜀山大比,是他們檢測自身的舞台,同樣也是他們一展身手的舞台,今日這裡有蜀山大人物觀禮,有最優秀的同輩見證,每位弟子自然都想有好多表現。

為了今日,很多弟子準備多時。

隨著時間推移,蜀山大比開始了,由天至尊強者出手在虛空凝聚了一座浩瀚的戰台,席位之上,諸人可以清楚觀看每一場戰鬥,若是擊敗對手,最後笑傲戰台,那必將是萬眾矚目的存在。

無數蜀山弟子,都在奮力爭取這樣一個榮耀的時刻。

咚咚咚……

然而,當蜀山大比正在激烈的進行之時,連綿千里的蜀山陡然劇烈震動起來,而且這震動,還在不斷加強,山峰之上,巨石飛滾,建築之上,一道道裂縫迅速蔓延著,真可謂是山崩地裂,整座蜀山,彷彿要崩塌一般。

「怎麼回事?」 萌妻難養,腹黑老公有代溝 突如其來的異變,讓得蜀山弟子驚訝萬分,正激烈進行的蜀山大比也中斷了。

蜀山震動愈發瘋狂劇烈,蜀山眾人紛紛掠上虛空,他們從天際俯瞰下去,很快便找到了震動的源頭。

這一刻,蜀山眾人眼中皆是不覺浮現一抹震驚之色。

只見,蜀山四周,一群群靈獸正瘋狂奔襲而來,放眼看去,黑壓壓的一片,猶如一股攜卷摧枯拉朽之勢湧來黑色洪流,欲摧毀一切。

獸潮,圍攻蜀山! 因為寧雨蝶經歷了九次散功,修為不斷地變動,所以大家很難衡量寧雨蝶的實力。

不少人認為即使寧雨蝶的實力恢復到虛劫境,實力也只是比卓大先生和大夢真人略強,但現在看來,寧雨蝶比他們強的不止一點兩點,倘若寧雨蝶進入虛劫境後期,恐怕能與生死境一劫強者對抗。

清理掉這隻陰屍妖帝后,寧雨蝶再次帶領眾人繼續向前。

與此同時,仙墓的其他八條路中的強者們,同樣也不斷地前進!

在崔邪的身後,六位身披斗篷的武者一言不發,面對這群陰屍,崔邪加上六位虛劫境的獨立武者,幾乎在數個呼吸之中就完全碾壓了。

至於血木崖,黑山宗,玄陰館的武者,同樣也是有驚無險的通過了這段路。

這九股勢力之中,通過最快的是來自於神國的那一批武者,黑衣女子與那位俊秀男子甚至都沒有出手,他們身後的一人衝出,掏出一把赤金色的大弓,朝著陰屍射出了五支利箭!

這五支利箭彷彿有生命一般,朝著五隻陰屍射過去,詭異的是射爆了五隻陰屍的頭部之後,這些箭的餘力未消,反而吞噬了這些陰屍的力量一般,更加強大,同時一分為二!

五支利箭變作十支利箭,再次射向另外十隻陰屍,當吸取了這十隻陰屍的力量之後,利箭有變成了二十支,四十支,八十支,一百六十支利箭!

幾百隻陰屍只是在幾個呼吸之間,就將這些陰屍給解決掉了,隨後所有的利箭合為一支利箭,朝著最後出場的陰屍妖帝射去,一箭貫穿之下,最後那隻陰屍妖帝頃刻之間就被洞穿。

這把弓的威力,若是讓中域里眾多武者看見,恐怕要羨慕的說不出話來。

按照這把弓的特性,倘若進行宗門戰爭,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射出一箭,恐怕就能滅殺百萬武者!

「龔老的太虛化一弓,果然名不虛傳,呵呵……」另外一位生死境的護衛讚歎道。

手持弓箭的那位武者微微一笑,隨後就將那把弓收了起來。

至於那位黑衣女子和俊秀男子,彷彿沒看到眼前一幕一般,對於兩位生死境的強者之間的對話沒有絲毫在意,神色也沒有變化,彷彿一切本該如此。

兩人越過滿地陰屍,徑自朝前走著……

要論最倒霉的則是一個三品家族勢力,來自於鐵鹽城的嚴家,這個三品家族勢力在中域也算是一個世家,族長嚴少鋒乃是虛劫境中期的人物,可惜他嚴家除了嚴少鋒之外,其他族人基本都是神丹境的實力。

嚴家一直朝著四品家族勢力在努力,仙墓靈燈乃是他嚴家祖上傳下來的秘寶,嚴家等待這一天也有數百年了!

在天渺仙墓之中,被壓制了修為後,除了嚴少鋒擁有自保之力外,其他的人根本就無力對抗那些陰屍,所以沒一會兒就被那些陰屍撕成了碎片,除了嚴少鋒一人活了下來。

這一刻嚴少鋒幾欲發狂,但僅有他一人顯然已無力回天,加上最後一隻妖帝陰屍出場,嚴少鋒不得不退了回去,鑽進的甬道之中。

嚴家若是沒有他這個虛劫境的強者,分分鐘就會被其他家族和勢力瓜分,所以他不能死。

然而當嚴少鋒順著甬道往回走的時候,就聽到一個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

「入我天仙墓……莫問回頭路……」

「是誰!」當嚴少鋒聽到那個聲音后,忍不住也慌了起來,全速在甬道之中奔逃著,。

「天上御神京……引頸受長生……」

那聲音一直斷斷續續的念叨著,嚴少鋒卻是越發慌亂起來,不過這條甬道雖然長,在虛劫境強者的飛速移動之下,很快就穿了回去。

「入口就在前面!」

只要衝出這甬道,進入那空間通道之中,嚴少鋒就能回到鐵鹽城!

但是就在他衝到甬道入口處的時候,卻發現甬道的門口多了一道墓碑!

墓碑上工工整整的篆刻著一些字,那些字並不難辨認,只是嚴少鋒現在哪有心思去辨認墓碑上的字?

在奔跑的同時嚴少鋒身體內的真元宛若霞光一樣閃爍,他一拳擊出!

「一座墓碑想擋住我的去路?給我碎!焚天拳!」

「嘭!」

這墓碑看起來,只是用普通的青石板製成,即使是煉骨境的武者運力之後都能一拳打碎,但是承擔了嚴少鋒這一拳后,墓碑卻紋絲不動,穩穩噹噹的立在他們跟前。

「破!」

「嘭!」

「碎裂!」

「嘭!」

無法通過這座墓碑的嚴少鋒幾欲發狂,拚命的擊打著墓碑。

但隨著墓碑不斷地擊打之下,上面的字跡又還是泛出一點點光芒。

嚴少鋒這才注意到上面的字,「入我天仙墓,莫問回頭路,天上御神京,引頸受長生!」旁邊還有一句落款,上面便書寫了兩個字,「天渺!」

區區兩個字,卻如同大山一般,嚴少鋒一眼望上去,就覺得兩眼發黑,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腹黑總裁:別給姐裝斯文 就在這時候,嚴少鋒的後背又傳來一陣「嗬嗬」聲,卻是一大群陰屍和那隻妖帝陰屍跟進了甬道,堵在了他的後面。

嚴少鋒背靠著墓碑,雙目之中滿是絕望之色,心中也是一萬個後悔,他一個三品家族,為何要想著虎口奪食,跟那些四品,五品宗門去湊熱鬧!

身為武者最重要的就是掂量自己的斤兩,還有實力,還想跟一群中域里的頂尖勢力去競爭,不過就是自取滅亡罷了……

羅征跟在寧雨蝶的後面,在仙墓之中慢慢的穿梭著,自從滅殺那些陰屍之後,眾人倒也沒有碰到什麼像樣的危險。

這仙墓之中的空間廣闊的讓人難以想象,眾人行走了大約兩柱香的時間后,就聽到卓大先生忽然驚喜的說道:「葯園!」

眾人順著卓大先生的目光望過去,在不遠處果然有一座不小的葯園!

這仙墓自建成起就無人光顧過,倘若此前葯園之中真的被種下仙草,經過幾千年的生長,價值恐怕無法估量!

寧雨蝶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倘若能在這葯園之中尋覓到生死花就再好不過了!生死花對於她來說,對於師父來說都是異常重要的東西。

雲殿眾人也是飛速沖向那座葯園,而羅征也是緊隨其後。

在這葯園的門口地面上,卻寫著一個「禮」字!

看到那個「禮」字,羅征的眼皮卻是微微一跳,這是什麼意思?禮?禮物?

這座天渺仙墓處處都透露著詭異之處,如果說真的險地重重,門口的那些陰屍真的很危險?一般的四品宗門都能夠進入吧?誰會將自己的目的修建成這個樣子?而且還養一堆陰屍守護仙墓?

雲殿的長老們那裡想這麼多?

「或許是自己多慮了,」羅征暗暗想著,隨即他也走進了這葯園之中,在他踏入葯園的瞬間,各種各樣的奇香就鑽入了他的鼻子。

「好香!」

放眼望去,這葯園之中盛開著各種奇花異草,或許是因為數千年沒人打理的緣故,這些奇花異草分佈的有些凌亂。

「這是龍涎草!」一位長老發出驚喜的聲音。

「夢印花!真的是夢印花!」又有一位長老笑道。

寧雨蝶則從一株株的奇花異草上掠過,臉上卻漸漸的閃爍其一抹失望之色,她沒有找到傳說中的生死花。

這些藥草固然精貴,不過也只能作為五品,或者六品丹藥的原料罷了,未必就能入寧雨蝶的眼。

羅征也適當的採摘了幾株藥草,不過都是幾種能夠穩固修為的藥草,就在這時候,青龍的聲音卻又想了起來,「羅征,這葯園裡的藥草都很普通,不過有一樣東西倒是很珍貴!」

「什麼很珍貴?」羅征狐疑的問道,「葯園裡最珍貴的不是藥草嗎?」

青龍嘿嘿笑了一聲,說道:「在這葯園的中心,有一撮褐色的土,就這一撮土的價值,把這一撮土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