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爾大叔和羅德伊也認識?」憐疑惑,威爾呵呵一笑,並沒有開口說什麼,羅德伊一屁股坐在威爾身邊,搭在威爾的肩膀之上,「我和威爾可是老朋友了,倒是你們,相識的讓我吃驚。」

「一次偶然。」威爾呵呵一笑,憐開口道,「威爾大叔沒有留下來嗎?」當初威爾是在姐姐手下,當初卡特一族覆滅之後,憐原本以為威爾大叔會繼續留下,想不到他已經離開了。

「還有些自己的事情,況且我在一個地方呆不久。」將自己的熱茶收起,威爾笑眯眯的看向憐,「憐你呢?來這裡是來同矮人做生意的?」

「是也不是。」羅德伊開口,將手臂收回,「你來這裡做什麼?我不認為你需要什麼新武器。」

威爾呵呵一笑,「是需要一些自己想要的東西,羅德伊你什麼時候變成閑人一個了?」

「我什麼時候不是閑人?你看我忙過么?」羅德伊挑眉,威爾哈哈一笑,「說的也是,你若是忙的話,其他人可都要氣瘋了。」

憐聽著兩人的談話,兩人相識的很久,羅德伊同亡靈召喚是朋友,這倒是她沒有想到的。威爾拍拍身旁的位置,「坐這裡啊,憐。」

憐應了一聲,威爾大叔給她的感覺不錯,雖然是亡靈召喚師但給她的感覺卻很憨厚,似乎什麼都打散不掉他的笑容,那張臉似乎什麼時候都帶著一種微笑。憐同世俗之人不同,並不認為亡靈召喚師皆是不好,雖然提起這一職業,人們的心跳都會漏了一拍。

正在同威爾談話的羅德伊視線餘光掃到兩個身影,正是剛才同他們一起過來的兩個教廷年輕人,兩個年輕人四處張望似乎在尋找什麼,這樣突兀的行為已經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滿,但兩個年輕人什麼都感覺不到,當發現憐之後兩人眼中放光,立刻大步走了過來。

羅德伊眼神垂下,嘴角冷冷抬起,威爾看到他的冷笑不禁疑惑,還沒等他發問,熱情的話語就追了過來,「聖殿強者!」


高分貝的語言立刻引來了大批的注意力,尤其是聖殿強者這四個字,更是將憐的實力暴露無遺,當下四周眼神追來,憐十分不悅的皺眉,兩個教廷的年輕人絲毫不知自己的冒失,大步跑到憐的面前,剛要開口憐冷冷打斷他們,「找我有事?」

威爾上下打量這兩個年輕人,疑惑的看向羅德伊,羅德伊無聲的用唇型示意,教廷。威爾一副懂了的神情不再開口說話,兩個年輕人興奮的看著憐,「聖殿強者,我們……」

「去一邊說。」憐站起身子,有些不悅,兩個年輕人這才意識到他們已經惹惱了憐,有些惶惶不安,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兩人只有點點頭,憐起身要走,羅德伊淡淡開口,「在這裡說不也一樣,以他們高分貝的音量,在哪兒都是聽的一清二楚。」

兩個年輕人不禁看向羅德伊,他跟在憐身邊兩個年輕人不敢說什麼,威爾呵呵一笑,「聲音的確大了點。」

兩個年輕人當下不悅的看向威爾,「我們同聖殿強者說話,你插嘴什麼!」

憐黑眸徹底沉下,難道教廷的預備軍竟是這些沒有腦子的蠢貨嗎!教廷若是培養出的都是這樣的人,這預備軍的實力可以說的過去,智商會不會太低了點?

大家好,我是作者的存稿君,又和大家見面了……希望這一章能夠讓你們滿意,存稿君退下了, 章節名:章90亡靈召喚師的本質

兩位年輕人的無禮並沒有讓威爾動怒,好脾氣的大叔呵呵一笑,那雙黑眸沒有半分怒火,笑眯眯的看向兩個年輕人,「在這樣的地方,這麼大聲吵嚷似乎有些不合適。」

兩位年輕人當下臉色一沉,教廷的預備軍大多是心高氣傲的年輕人,他們以自己是預備軍為榮,甚至有些年輕人都不服教官的指導,能夠加入到教廷的預備軍中的確證明了他們的實力和能力,但在心裡素質的建設上,他們明顯沒有到達相應的水準,這也是教廷在培養人才方面的短處,教廷不可能做到處處完美,有關於預備軍的培養雖然耗費了大量的精力、物力、人力,但這正成才的也僅僅是少數,能夠走到三大機構高處的年輕人當真屈指可數。

面對威爾如此委婉的指責,兩位年輕人明顯不受教,年紀擺在那裡根本藏不住自己的喜怒哀樂,憤怒當下顯現出來,「你是誰?有什麼資格來教訓我們?」

威爾呵呵一笑,「這不是教訓,我只是友好的告訴你們而已。」對於一位亡靈召喚師來說,如此的說話態度當真是奇葩,羅德伊在一旁明顯有些看不過去的樣子,非常鄙視的一笑,「教訓你們有錯?你們可笑的優越感到底是哪兒來的?」

「你……!」面對羅德伊,兩個年輕人明顯不敢多說話,有些擔心的看著憐,憐此刻的心情不佳,這兩個蠢材冒失不說,還將她拱上了前方成為了其他人的眼中釘,這裡可是矮人一族的地域,大家都是貿易者,來自教廷到底有什麼了不起?就算你是條龍,在別人的地盤上你也得卧著,這是稍微有點自知之明的人都知曉的道理!更何況在這裡聚集的可不僅僅是人類,應該說人類僅僅佔據一小部分,同矮人進行武器貿易往來的,更多則是異族!現如今眾多異族的眼光都聚焦在憐身上,那聲聖殿強者,可真是引起不小的騷動。

「你們有事說事,沒事就離開。」憐不悅開口,兩個年輕人看著憐,突然有些支支吾吾,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羅德伊冷笑一聲,「連句話都說不出來,還不快走?」

兩個年輕人當下臉紅,對視一眼之後其中一人開口,「聖殿強者大人,這一行……我們也算是幫到了您,我想……我的意思是說,我們現如今都處在實力突破的關鍵時期,已經卡住了很長時間,就是沒有任何突破的跡象,您看,您能不能……」

憐心中明白,這兩人是來討要好處。羅德伊聽到這話當下冷冷開口,「不幫忙我們也能進來,只不過麻煩點而已,況且幫忙的並不是你們,也有臉來憐面前討要好處?」

兩個年輕人滿臉通紅,能說出來已經鼓足勇氣,只不過沒想到會被人如此羞辱,尷尬、羞惱,兩個年輕人都不吭聲,給點好處不是不可以,畢竟這三人的確幫助了自己,不過這兩個的冒失已經熱鬧了憐,想要好處?現在門都沒有,若是他們能夠以一種更為謙遜、禮貌的態度來說,憐自然不會拒絕。

「又沒和你要,真是……」兩個年輕人不由得嘟囔一句,雖說是嘟囔,但在憐、羅德伊、威爾的耳朵里可是聽的一清二楚,威爾臉上和善的笑容不見,轉頭看了看羅德伊,「這是怎麼回事?」


羅德伊挑高眉峰,頗為不屑的開口,「不想惹起麻煩進入矮人一族,才叫他們幫了個小忙,借用了一下身份而已。」

威爾聽后神情轉冷,「不過是一點小忙,你們也來討厭好處?」

兩個年輕人頓時火了,他們被那個男的說也就罷了,憑什麼還要被你說!你是什麼身份啊!「你憑什麼說我們?我們是你能說的?」兩個年輕人紅著臉龐,也沒控制住自己的音量,引起了不小的騷動,眾多異族和其他人的眼光看了過來,異族們大多都是不屑,而其他人類則是好奇心很重,有人忍不住開口道,「他可是亡靈召喚師,年輕人,你們也敢惹?」

「什麼!亡靈召喚師!」兩個教廷預備軍當下愣住,隨後突然大喝,「你是異教徒!」

「異教徒?」威爾神情冰冷,在這個時候這位中年男人看上去才有點亡靈召喚師的樣子,那雙眼睛冷的讓人打寒顫,兩個教廷預備軍長久在教廷生活,對於亡靈召喚師自然不陌生,作為教廷預備軍是有資格知曉黑暗教廷的事情,只不過他們對於亡靈召喚師的認識太淺,黑暗教廷的確存在亡靈召喚師,但並非所有的亡靈召喚師都在黑暗教廷,就算加入了黑暗教廷,也並非是什麼異教徒,當然,教廷這方稱呼黑暗教廷這邊,都是異教徒。

「異教徒?」羅德伊的神情也轉冷,兩位年輕人當下元氣湧出,看樣子是要交手!「異教徒,必須清除!」

「你是亡靈召喚師,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樣的話讓威爾不悅的皺眉,這還是憐第一次看到這位和藹可親的大叔如此生氣的樣子,「必須清除?就憑你們兩個現在的本事?」威爾冷笑,兩個教廷年輕人立刻被激怒,當下就要真的動手!憐目光轉冷,真是放肆!


「你們兩個!在這裡做什麼!」好在教官及時出現,看到兩人的架勢當下臉色大變,立刻趕了過來,兩個年輕人見到教官立刻大呼,「大人,他是亡靈召喚師!」

教官一愣,亡靈召喚師?!目光掃向威爾,威爾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大人,亡靈召喚師可都是……異教徒啊!」

教官皺眉,他是有閱歷的人,亡靈召喚師的確被教廷不喜,但這也是一種存在的特殊職業,並不是全部的亡靈召喚師加入黑暗教廷,如果眼前的這一個加入了黑暗教廷,作為教廷代表的他們,自然不能放過他!

寧可錯殺一千,不能放過一個!

想到這項鐵則,教官的眼中也閃現殺意,不過他明白這裡是誰的地盤,在矮人這裡動手,這不是找死?再說,掃了眼坐在一旁的憐,這位聖殿強者同他又是什麼關係?

「亡靈召喚師?」教官開口,威爾眼神垂下,「沒錯。」

兩位年輕人還想說些什麼,被教官攔下,「亡靈召喚師,的確不討喜。」教官看向威爾,「如果加入了黑暗教廷,我們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威爾抬眸,看到男人的眼神突然笑了,笑的很隨意,教官感到有些奇怪,「這位大人,很抱歉叨擾了你,我們這就離開。」教官立刻帶著兩個年輕人離開,兩個年輕人自然不甘心,若是能夠解決掉一個亡靈召喚師,他們可就是立了大功!

「大人,那可是亡靈召喚師!為什麼要……」

「不急在現在。」教官開口,「這裡是矮人一族的地盤,你們兩個的歷練太淺,剛才若是出手,矮人一族怎麼會放過你們!做事之前動動腦子!」

「是、是……」兩個年輕人低聲開口,「不過那位聖殿強者還真是小氣,我們幫了她這麼一個大忙,竟然連點好處都沒有。」

「就是啊,哪怕是給了藥劑什麼的,空間容器難道她也沒有嗎?」

「你們兩個還真是不知滿足,還想要東西?」教官黑了一張臉,「教廷就是這麼教育你們的?虧你們還是預備軍的精英!就這麼點出息?!」

「我們、我們……」兩個年輕人通紅著臉,「那不是聖殿強者嗎,我們在實力晉陞的關鍵處卡了好久,始終找不到突破的機會,就想著能不能從聖殿強者那裡得到點幫助……」

教官微微眯起雙眼,「丟人!還好你們沒做什麼熱鬧那位聖殿強者,否則……哼,還好處?」

兩個年輕人動動嘴唇,沒再說什麼,「大人,那個亡靈召喚師我們什麼時候動手?這裡是矮人地盤我們不能做什麼,要在離開之後嗎?」

教官微微皺眉,「自然要動手,不過能來到這裡同矮人做交易,也不是好對付的,更何況你們兩個還是預備軍,一旦交戰……」

「所以才需要突破實力啊!」兩個年輕人目光發亮,「若是能夠突破實力瓶頸,我們也能出力啊!」

教官眼光微閃,這倒是真的,亡靈召喚師並不好對付,雖然他的手裡不低,但對方的實力卻是未知,如果這兩個孩子能夠突破目前的實力,多少也能幫上點忙,他想做的可並非打一架這麼簡單。

「等下我過去看看,能否為你們找到點機會。」

「感謝大人!」兩個年輕人樂開了花,已經成為目標的威爾再次掛起溫和笑容,一旁的羅德伊卻沒什麼好脾氣,「威爾,你難道看不出那幾個教廷敗類,想要對你做什麼?」

威爾呵呵一笑,「知道,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你打算怎麼辦?」羅德伊挑眉,威爾不緊不慢的喝茶,嘴角還是那抹溫和笑容,憐此刻起身離開,並沒有聽到兩人的對話,否則的話,這位和藹和親的大叔縱然表滿再如何溫和無害,也掩蓋不了他職業的本質。

「打算啊……」威爾呵呵一笑,笑的很是親切,「一個不留。」

回來了,今天終於送走了親人,開始恢復更新,今天太晚只能寫這麼點,感謝大家這幾天的等待,看到留言了,謝謝你們,淚奔……感謝大家對我的鞭策,感謝你們對我的不離不棄,咬手帕ing…… 章節名:章91憐的籌碼

憐走到等待區入口處,可以看到表情嚴肅、十分兇悍的矮人們在外面走來走去,不管是異族還是人類,矮人們似乎都沒有什麼好臉色,當見到憐走到入口處時,矮人們的表情瞬間戒備,「人類,沒有傳令,你不能隨便出來!」

憐扯了扯嘴角,「想要交易矮人一族的武器,是不是得要看帶來的籌碼?」

「這是當然!」守衛入口的矮人粗聲粗氣的回答,一雙大眼珠打量起憐,「你不是和教廷那三個一起的?」

憐呵呵一笑,「同矮人做生意的規矩之前不懂,又不敢妄圖進入你們的地域,保險起見,才一起進來的,若是現在可以,可不可以將我單獨算作一份。」

矮人哈哈一笑,眼神有些輕蔑,「人類,把你的籌碼亮出來!」

憐手腕一轉,一個小壺出現,外表上看去十分不起眼,守衛的矮人冷哼一聲,「就是這破東西?」

憐揚起嘴角,輕輕的將壺嘴打開,瞬間一股濃稠的香氣鑽出,守衛的矮人頓時雙眼一亮,鼻子也立刻向前湊去,巴不得再多聞上幾口,可是憐迅速將壺嘴合上,這股香氣只維持了短短一陣,但守衛的矮人明顯已經陶醉其中,臉上出現興奮之情,「這是、這是……!」


「我想這份籌碼應該足夠讓我和你們做交易,而且是大交易。」

守衛的矮人過了一會兒才緩過勁兒來,雙眼牢牢盯著憐手中的酒壺,「好,我這就將這東西交上去。」

「當然可以。」憐將小壺放在他手中,「不過如果這裡面的東西不見了,我可不會善罷甘休。」黑眸雖然帶著笑意,但看上去冰冷無比,把守的矮人臉色一紅,「我可不會壞了規矩!哼!進去吧!」守衛的矮人小心翼翼拿著憐的小壺轉身離開,憐滿意的勾起笑容,和矮人做交易做好的籌碼那便是酒!矮人嗜酒如命,他們對於酒的感情根本不能用語言來形容,你若是要讓矮人不喝酒,那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憐這個小壺之內裝著的,可是她精心準備的好東西,在加里奧送給自己的那些藥劑之中,憐萬萬沒有想到還有這麼一壺小東西,憐當初不太明白加里奧的用意,不過現在倒是幫了她不小的忙。

「大人。」

憐轉身,隸屬於騎士團預備軍的那位教官走了過來,喚了一聲,憐淡淡開口,「找我有事?」

「是,那個,能不能到一旁說?」教官呵呵一笑,憐點點頭,兩人往一旁走去,羅德伊同威爾見到,不禁都皺起眉頭,「教廷的人還真是貪得無厭。」威爾低聲開口,羅德伊輕蔑一笑,「這不就是他們的本性?看似偉大、高貴,誰知道真正是什麼樣子。」

威爾呵呵一笑,「憐還是沒有加入教廷,她真是有眼光。」

羅德伊的雙眸微閃,「在她有真正歸屬之前,還是不能太放鬆,這可是個定時炸彈。」

「不至於。」威爾笑著搖頭,「畢竟……」

「行了,不該說的就不要再說了。」羅德伊淡淡開口,威爾應了一聲,羅德伊打了一個哈欠,「矮人還是不肯鬆口么?」

威爾尷尬的笑了,「的確,上一次我的籌碼已經很大了,只是他們不肯鬆口,我也沒有任何辦法,不知道這一次能不能成功。」

「實在不行,就用搶的。」羅德伊低聲呢喃,威爾聽到之後有些驚訝的看他,「你想動手?」

羅德伊抬頭,「他們若是再繼續嘴硬,我為什麼不動手?」

威爾沉默一會兒,看了看周圍,低聲道,「你也別太任性,別給被人鑽空子的機會,我們或許還有機會。」

羅德伊扯扯嘴角,「那就等等看吧,反正……我不急。」

「說吧,找我什麼事。」憐同教官走到一旁,教官先是呵呵一笑,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準備了一會兒之後這才開口,「那兩個年輕人給大人你填麻煩了,他們太年輕,這一次也是帶他們出來見見世面,歷練一下,如果有什麼地方惹惱了大人,大人千萬不要放在心上。」

憐微微挑眉,「我不會和他們計較,你有什麼事?」

教官尷尬的扯了扯嘴角,「是這樣的……」將自己的意圖說完,教官連忙補上幾句,「我這個要求很無禮,大人盡可以拒絕,讓聖殿強者出手相助,這本來就是件難事,更何況我們和大人非親非故。」


憐沒有開口,這男人很委婉的來求自己,希望自己能夠幫那兩個年輕人突破實力瓶頸,若是最開始由他來說,憐或許會考慮答應,不過被那兩個冒失的年輕人一攪合,只能說憐已經沒有這個心情,也無意出手相助,那兩個年輕人本性狂傲,她可不會幫這樣的後輩,實力縱然能有所長進,但智商絕對不會跟得上腳步。

「你們幫我進入到這裡,我欠你一份人情。」憐淡淡開口,教官忍不住有一絲喜色,看來這是有戲啊!「不敢當,不敢當!」教官連忙謙虛,聖殿強者若是肯出手的話,那兩個年輕人突破八九不成問題了。

「不過突破實力瓶頸外力再多也是累贅,一切都要靠自身。」憐的這句話猶如潑了盆冷水,教官的臉上忍不住又尷尬起來,「額,大人說的是,只不過……!」

「他們的瓶頸在哪裡?」

「白銀五級!」教官連忙開口,憐聽后挑眉,「才白銀五級,需要我幫忙?這個門檻都無法跨過,還談什麼以後?」

「這個,在大人眼裡自然不算什麼,只不過白銀五級在預備軍的整體實力中已經算很高了。」教官開口,憐冷冷勾唇,「我幫不上忙,也不屑幫這個忙,若是他們在突破黃金的階段,我倒是可以出手。」

「……是,大人說的是。」教官臉色一跨,說的也是啊,區區白銀五級聖殿強者怎麼可能放下身段來幫忙?若是他的話,他也不肯。

「以教廷的培養實力,突破也是遲早的事情。」憐開口,「欠你們的人情,就用這個還了。」手腕一轉,三個三級的空間容器出現,教官一愣,三級空間容器,而且還是三個!三級空間容器在流通市面上已經算很高級了,縱然是教廷,空間容器也是個稀罕物,更何況是三級!估計三大機構的上位者們所用的也只不過是五級而已。

「你們好自為之。」憐說完轉身離開,教官看著手中的三個空間容器,只覺得雙眼發燙,雖然這位聖殿強者沒有出手幫助,不過能夠得到這幾個空間容器也不錯!心中雖然喜悅仍舊有些不知足,教官看著憐的背影,或許他們可以得到更多。

「你給了他東西?」羅德伊見憐回來,問了一句,憐點頭,「嗯,三個空間容器,我的確欠他們人情。」

「空間容器就打發他們了?看來也很好對付。」羅德伊挑眉,憐看了他一眼沒有開口說話,威爾呵呵一笑,「還了人情就好,不然他們會要更多,人,都是貪婪的。」

憐沒有出聲,若是那三個還不知足,她也不會客氣,人情還完兩不相欠,況且自己給出的東西也不是俗物,足夠償還這份人情了。

「注意了!你們所有人的籌碼已經都審核完畢,等下這些籌碼的貿易者有資格進入主城進行交易,沒見到的就快點離開這裡!不然的話,視為闖入者!」幾個矮人大聲嚷嚷,等候在這裡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看過去,高聲說話的矮人面目有些猙獰,開始吼起來,「都看清楚,第一個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