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怎麼和電視劇裏的西遊記那個齊天大聖一個名字啊,該不會就是看了那部電視劇纔給自己起了這個屌名吧。

“唉,問題是我們都不諳水性,不知道如何才能除去這條流星鮫。”

虎大嫂此時端坐下來,微微搖了搖頭說道:“我曾經去過美猴王的府邸,裏面有一處大大的水潭,我懷疑那流星鮫的老巢就在那水潭最底下。”

“什麼?你的意思是美猴王家裏可以直通那流星鮫家?”

“對,而且這美猴王也不熟水性,那他們倆如何來往?肯定有寶物在他的身上,那寶物是什麼我不知道,但他的家有一個地方誰也不讓進去。”

林霄聽到這微微坐正問道:“什麼地方?”

“就在他府邸最深處,有一個月亮形狀的小石門,那門關得死死的,誰也不讓進,有一次我去的時候感覺裏面發出淡淡的光芒,肯定是藏寶的地方。你們若是有能耐的話,就進去看一看,沒準可以找到可以潛入水下的寶物也說不定。”

林霄聽到這兒總算是明白過來,“是啊,若是查出這猴精與那流星鮫是一夥的,那麼他八九不離十就有這下水的寶貝,那麼救玄老就事半功倍了。莫說一頭流星鮫,就算是十頭,也不在話下啊。”

林霄微微點了點頭,直起身子拱手說道:“虎大嫂,謝謝你了,打擾了你這麼久,我們這就去會一會那美猴王。”

“哎,大俠不可莽撞。”

念哲學問道,“又怎麼了?”

“這美猴王雖然修行時間不長,可一身的功法可不比我們家虎大王弱多少,況且就算你們鬥得過他,可時間也拖不起,他爲人極爲狡猾,你若不肯說出實情,他斷然不會幫你,何況他若知道你得了寶貝去招惹那流星鮫,沒準還會背地裏給你使什麼腳絆子,我知道他喜歡什麼,你將這東西獻給他,他一定會特別歡喜,你也可趁他高興去查探一番那寶貝在哪兒?”


“哦?那他最喜歡什麼?”

“呵呵,他的愛好頗爲古怪,他最喜歡金子,而且是純金,越純越好,越多越好。”

“啊?金子?”林霄大叫了一聲,這荒山野嶺的,讓他上哪給這猴子搗騰金子去啊。

“你們也不用着急,相傳在這山林深處有一地穴,裏面住的什麼東西我不知道,不過這東西就喜歡金物,這麼些年估計也囤了百十多斤了,你們若是能偷出來幾件,那這禮物不就有了嗎?”虎大嫂得意洋洋的說道。

“偷啊?”念哲學畢竟是警察,雖然原始的本性被激發出來,可要上人家裏偷東西,怎麼說也感覺不自在。

“好,我們就去看看,謝謝你了,虎大嫂。若是有機會,我一定幫你把這流星鮫給你宰了,就算是爲虎大王報仇。”

虎大嫂聽到這熱淚盈眶,感激的不知道怎麼地好。

林霄三人順着虎大嫂指的方向朝山林深處走去,卻不知這一去是吉是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接下來,林霄幾人將會經歷種種波折,一路西去真是險之又險,念在木鈴碼字的辛苦,還請各位大俠多多鼓勵,拿起你們的小手點右上角的收藏,加入書架。編輯讓我下個月就上架,加VIP了,我還在考慮要是不要,若是各位捧場的話,我就私自作主免費讓大家多看看吧。謝謝!另外,歡迎打賞,歡迎貴賓!嘻嘻! “師傅,你說那虎大嫂說的是真的嗎?”


“她沒必要騙我們,她只是想報仇,若是扳倒了這美猴王和流星鮫,她在這森林裏又可以成爲新王,何樂而不爲。我只是感覺她家虎大王的這個森林之約真的不錯,不僅可以約束脩行妖精的行止,還可以保障他們修行的這一方天地,當真是個不錯的領導人。所以,若是她成了新王倒也不是壞事。”

“好吧,師傅,我們聽你的。”

夜幕降臨,周圍靜悄悄的,時不時的有獸眼從旁邊掃過來,紅通通、藍盈盈,綠油油,什麼樣顏色的都有。

“師傅,這兒安靜的有點嚇人。”

“師公,我有點害怕。”軒兒從來都是藝高人膽大,想不到他也出聲求救了。

“哲學,這樣吧,你馱着軒兒先回虎大嫂那裏,在那兒等我回來。”

“師傅,這樣不好吧,若真有什麼事兒,咱們也好有個照應。”

“不,你聽師傅的話,照顧好你師侄,軒兒還小,真有什麼意外咱倆也照顧不周,別等你大師兄回來看到他徒弟有個好歹,會責怪咱們的。”

“那,那好吧。”念哲學化了原形馱着軒兒向來路一溜煙的疾奔,一會兒就沒有蹤影。

林霄一步一步向深處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看到一塊亮晶晶的東西在密林中閃着耀眼的光芒。

“咦?是金子。”林霄前生是個富二代,對金塊、金飾那是再熟悉不過了,他走上前拾起地上的一顆金豆,用手擦了擦灰,露出金燦燦的樣子來。

“成色不錯啊。”

將金豆揣到兜裏,他仔細的搜尋了一會,發現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個只能一人通過的地洞,地洞既深又黑,不知道通向哪裏,偶爾可以看到有一兩件閃爍着金光的東西,很明顯也是金子。

“這應該就是那虎大嫂說的藏金的洞穴了。”

林霄整理了一下衣裳,順着地洞慢慢向前走,走越洞頂越矮。自突破以後,林霄的個頭就從168米慢慢長高,到現在已經是185的高瘦身材,這地洞的主人很顯然不是很高,需要他貓着腰在裏面行走,十分不舒服。

越往前走,兩旁的距離就越大,過了一會洞頂也寬敞起來。林霄走到一處空曠的小石室,發現兩邊堆滿了金燦燦的金子,真是應有盡有。有金鍊子、金珠子、金塊頭、金豆子,竟然還有一頂金燦燦的王冠和金色的權杖。

“哇塞,這些傢伙還真有眼光啊,這麼多的金子得蒐集多久啊,這成色,嘖嘖。”就算林霄見多識廣,也被這半洞的金子給震憾了,不光數量上絕對震憾,就連成色都是絕對純金,比市面上那些個什麼四個9的純金成色強了不是一星半點。

林霄倒也不客氣,從後背拿下揹包,一把將那頂黃金王冠塞了進去,接着就是金磚、金豆,金條……各種裝,直到揹包實在裝不下了,才十分遺憾的收住手。背上揹包,林霄轉身欲走,又看了看那根黃金權杖。

“這可是好東西,放在這兒真是可惜了。”說着轉身去拿那黃金權杖,可惜好運不是永遠伴隨着他,不知道何時,一個黑乎乎的身影從旁邊竄出來,瑩藍的眼球,血噴的大口,對着林霄的頸動脈就咬來。

“臥槽!”

林霄還好法耳法眼大成,敏感度是常人的十倍,幾乎是一種生物的本能一步跳開,躲過了這致命一咬。

誰知這東西行動奇快,竟然滾了一下直接躍起向林霄的眼睛掏來,“好傢伙!”這一爪子要是掏中了,林霄的眼珠子就甭想再要了。

林霄敏感的一歪頭,左手的權杖狠狠的朝着欺身在前的黑東西就是一棒槌,只聽“嗷”的一聲,打了個正着。

那東西痛得眥牙裂嘴,捂着腦袋“嗚嗚”的直叫,有點不敢往前撲。

林霄見狀哪還等着他去思考,急忙轉過身子朝外面奔跑,眼看着洞口就在眼前,誰知道後面的陰風轉眼就到,林霄不用回頭也知道那傢伙追了上來,一個小狗撒尿,伸腿直踢,只聽“噗”的一聲,那東西被踢了個正着,遠遠的彈在牆上。


林霄不敢回頭,感覺洞的深處有更爲可怕的存在等着自己,拼命的往前奔。後面的傢伙“嗷嗷”的大喊,似乎在召喚着什麼,林霄使出吃奶的力氣不停的騰跳,哪知那傢伙死死的追着他,就是不肯放棄。

林霄跑出洞也有10幾公里了,看這樣子,這東西不把自己弄死誓不罷休,轉身停住腳步,與那東西對峙。只見那傢伙捂着頭眥着牙瞪着眼睛望着自己,一副拼命的樣子,肚子的位置有個大大的腳印,明顯是被自己踹的。

“你這傢伙還真是小氣,不就是拿了你點東西,又沒全手搬走,至於這麼小氣嗎?”

那傢伙似乎能聽懂,又似乎不能言,也不說話。只是兇狠的望着林霄,伸出長長的指甲向林霄掐來,林霄與他扭打在一塊,感受着他奇大無比的力氣,一身的臭氣難聞極了。

看這樣子,這傢伙不弄死自己是不可能了,林霄也發了狠勁,擡起權杖就是一頓猛捶,一邊捶還一邊罵着:“小氣鬼,小氣鬼,小氣鬼,讓你再掐我,讓你再掐我。”打着打着,發現這傢伙不動了,手還緊緊的攥着林霄的褲角,死了都沒撒手。

“唉,誰讓你非要致我於死命,我也是沒辦法。”說着就把掰那傢伙的手,誰知道那手攥得緊緊的,怎麼掰都掰不開,林霄用力一扯,“嘶”的一聲,抽吸了一口涼氣,不僅褲管被那傢伙的手撕開一個大口子,就連腿上的皮肉都被颳了一道痕跡,血馬上就流了出來,與那傢伙藍藍的血液混在一起。

林霄不在意的擦了擦,轉身揹着包往回走,他哪裏知道那藍色的血液悄悄的順着他的傷口慢慢滲入,一會就消失不見。

“虎大嫂,我回來了。”

遠遠的洞裏傳來軒兒的聲音,“師公,師公你回來了。”

“是啊,瞧我找到了什麼?”

念哲學和虎大嫂圍了上來,看着林霄像變戲法一樣往外掏東西,一會一件,不一會洞裏就堆滿了黃燦燦的金子。

“哇,這些傢伙真會囤啊,竟然有這麼多金子。”

“是啊,這些還只是我拿了一小部分,還有好多在他們的洞裏,我拿不動了。”林霄抹了一把汗,嘿嘿的裂嘴笑着。

“哈哈哈哈,大俠,這回沒問題了,你不是認識那花斑豹嗎?明天讓他陪你一起去見那美猴王。那傢伙疑心比較重,讓老花陪着能更穩妥一些,記住那個小石門。”

“好!”

天微微亮了起來。

林霄三人拿着準備好的王冠和權杖,旁邊跟着極不情願的花斑豹向美猴王的洞府進發了。

“猴王,猴王,我老花給你帶好東西來了。”

洞內一點聲音也沒有,花斑豹喊了好一陣,才漸漸聽到裏面傳來一個尖尖的聲音,“是老花啊,昨兒睡的晚,剛纔沒有聽見,你進來吧。”

“好咧!”花斑豹領着林霄三人慢慢走進洞府,只見這洞府卻和虎大嫂的石洞非常不同,不僅燈火輝煌,而且四壁鑿的非常光滑,洞裏的正中央高出一塊,那是一個鑿得非常精緻的石座,上面鋪了一條白虎皮的座毯,座位上坐着一位玉面脣紅的男子,這位應該就是虎大嫂嘴裏的奸佞小人―――美猴王了。

“參見美猴王。”

這美猴王也不擡眼,坐在那一邊吃着水果,一邊說道:“旁邊的人是誰啊,怎麼還帶陌生人進我這兒?”

花斑豹連忙點頭哈腰的說道:“哦,這些是我在紅塵的朋友,以前不是跟您說過嗎,我有幾個哥們在外面行走,這不,這幾天纔過來看我,聽說這是您的地盤,說要來拜見一下。”

“呵呵呵呵!”美猴王笑了兩聲,擺了擺手。

“你小子還挺知趣,好吧,遠來就是客,不知道你們來這兒有什麼事?”

林霄看着面前這位真是把姿態拿足了,想他喜歡金子,多半就是個小白臉,愛慕虛榮。這樣的人禁不住別人忽悠,和那西遊記裏的‘美猴王’真是天壤之別,笑着說道:“小生極其仰慕美猴王的大名,今日來到您的地盤發現這真氣充盈,珍禽遍佈,就連那奇花異草也多得不盛繁數,再一觀大王的英姿,果然人皆地靈啊。”

“哈哈哈哈!”美猴王聽着很舒坦,擡起頭看了兩眼林霄問道:“小傢伙嘴還真甜,既然這樣想留在這兒也不是什麼難事,只是_”

林霄聽出來了,這就和外面的貪官一樣,是想要點好處。

“哦,小生知道第一次來多有冒犯,所以和我的徒弟,徒孫尋遍了九州,獲得了兩樣寶貝,不知道能否入得了美猴王的法眼。”說畢,從揹包裏掏出金燦燦的王冠。

只見這王冠剛一顯身,就被對面的美猴王一把奪走,速度之快,林霄竟然都沒有一點設防。

“好快的速度。”林霄驚訝的感嘆了一聲。 “哈哈哈哈,好漂亮的金王冠,好好好!”美猴王一連說了三個好字,眼睛笑得眯成一條縫,嘴裂得極大。

“既然這樣,你們就留下吧,花兄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來人啊,設酒款待貴客。”說完一招手,兩邊竄出來幾隻野猴子背的背、扛的扛,端出來幾桶大酒缸。看來這美猴王在自己的府內沒少宴請賓客,聞這酒香非常迷醉,一看便是好東西。

“美猴王,您是這森林當之無愧的霸主,有了王冠怎麼可以沒有一根漂亮的權杖呢。”林霄說着像變戲法一樣從後面變出一根金燦燦的權杖來。”

原本捧着王冠的猴子看到這權杖,眼睛都直了。毫不掩飾眼中的貪婪,看來他對這權杖的興趣比王冠還要大。

林霄心裏鄙夷的想:“看來天下的猴子都一樣,就喜歡燒火棍一樣的東西。這禮物總算是送對了。”

“這也是給我的?”美猴王顫顫悠悠的從王座上走下來,盯着黃金權杖目光灼灼,看着林霄的眼光帶着期待和問詢。

“對,這兩樣都是小生今天送給大王的禮物,不知道大王可喜歡?”

“喜歡,本王喜歡的不得了。”美猴王笑眯眯的看着林霄,頭上頂着黃金王冠,左手拿着黃金權杖,一副睥睨之姿盡顯出來。

“猴王,你這洞府建造的真是巧奪天工啊,我們可否參觀一下啊?”

“哈哈哈哈哈!這有何不可,來人啊,帶四位貴客下去參觀。”

“是!”

林霄向念哲學使了一個眼光,念哲學非常識相的和花斑豹與來人向另一側溜達,而林霄則與軒兒慢慢向洞內最深處走去。

走了約摸半盞茶的功夫,“師公,那邊有光。”

林霄順着軒兒的手指望去,果不其然,一個黝黑的小石門嵌在石洞的最深處,與旁邊的石塊渾然一體,若是感知力不強的修士根本就發現不了。這個時候才顯出轉世靈童的特別來,林霄的法眼本來也是可以查看到的,但卻不及軒兒的感知力,他才8歲,天生的眼神通,什麼都可以看出形跡。

林霄向四周感知了一下,發現並沒有人發現他們,和軒兒輕輕的推開石門,“吱噶”一聲,門被打開,裏面並不大,整個石洞裏只有一個水潭,大約有10米直徑那麼寬,四周栽滿了熒光草,把這處石洞裝點既昏暗又十分神祕。

林霄和軒兒向四周找,可找了半天也沒發現任何可疑之處。

“師公,那東西會不會在水下?”軒兒提出一個關鍵性的問題。林霄往水潭裏瞄了兩眼,發現水潭雖然深不見底,卻隱隱的散發出光亮。

吩咐道:“軒兒,給師公把風,有人來就叫我。”

“知道了,師公。”

林霄將身上的衣服快速的褪去,光潔溜溜的“撲通”一聲躍入水中,遊了不到五米深,在潭壁的凹槽裏發現一隻小玻璃球,光就是從這個球裏散發出來的。

林霄來不及過多思考,將這小球攢在手裏快速的向上游去。等他上來將衣服穿好,收好小球,用真氣烘乾了頭髮,隱隱聽到門外有聲音飄了進來。

林霄嚇的拉過軒兒從石門裏快速的閃出來,靠在外面的一處陰影處,摒住呼吸,聽到美猴王美滋滋的朝這邊走來。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道:“哈哈哈哈,越看越喜歡,這王冠和權杖真的很配我,明天一定要給鮫兄好好顯擺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