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是真的?」周倩沒有理會美紅,瞪大眼睛看著我。

我聳聳肩,有些無奈的說道:「你以為我在開玩笑?」

周倩目光緊緊的盯著我,似乎有些緊張,說道:「如果你真的跟他們交手了,那麼關於我的事情……」

「我都知道了!」我知道她想說什麼,溫聲說道:「文龍已經告訴我了!」

周倩怔怔的看著我,隨後眸中閃過些許的慌亂,有些緊張有些遲疑的說道:「那你會不會覺得我……會不會看不起我?」

我笑了,看著她不吭聲。

「你笑什麼?」周倩有點羞惱成怒了。

我笑著說道:「我先問你一件事,你覺得我是純血的人類嗎?」

聽到我這話,周倩愣了一下,欲言又止。

不等她回應,我微笑著說道:「我的母親是妖族八大皇族九命族的大公主,我們孟家血脈傳承是一個絕世大妖的血脈,我是妖族的混血……」

緊接著,我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主要是說關於我身世的事情。

隨著時間的推移,周倩和美紅的眼睛越瞪越大,震驚不已。

特別是周倩,她難以想象,僅僅一段時間沒見,就在我身上發生了這麼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沒有跟她們說關於陰間的事情,也沒有提唐靈的事情,我想找個時間單獨跟周倩聊聊。

「這麼說,你真的差點殺了文龍和青峰?」美紅眸中放光,似乎有點興奮,說道:「那以後咱們豈不是……」

「美紅姐!」周倩似乎知道美紅想說什麼,直接打斷,瞪了美紅一眼。

美紅無奈的笑了笑,搖搖頭不吭聲了。

周倩看著我,溫聲說道:「國安部底蘊很強,你若是亮出身份,他們肯定會忌憚的。別參合我們這邊的事情了,回去吧!等過段時間我再去找你……」

「轟轟轟……」

周倩的話還沒說完,外面就傳來了陣陣轟鳴之聲,聲音沉悶,大地輕顫。

倉庫內的所有人都迅速起身,聚集在一起,警惕的看向倉庫大門外面。周倩和美紅眉頭一挑,站起身來,冷冷的看向大門處。

轟鳴聲中,有一人灰頭土臉的跑進來,嘶吼道:「國安部的人來了……」

「咻~」

話音未落,一道寒芒破空而來,宛若驚鴻一現,直接穿透了那人的心口,將他釘死在地上。

那是一根米余長的冰錐,寒意逼人。

緊跟著,倉庫的大門前,出現了二十多人的身影。

二十多人,每個人都是嘻嘻哈哈懶散的架勢,有的扛著黑色長刀,有的則是扛著巨大的戰錘,一臉輕鬆說笑的架勢。

這些人中,有一個熟人,正是前段日子遇見的文龍。

看到這些人的時候,倉庫里眾人臉色巨變,就連周倩和美紅的臉色也變了,很難看。

「疾風組精英全體出動了……」美紅臉色凝重,低聲說道:「這些麻煩了,這架勢,是準備把咱們一鍋端了啊!」

周倩抿著嘴,沉著臉,拉了我一下,低聲說道:「從後門走,回中醫館那邊……」

「對我有點信心好不好?」我有點無奈的看著周倩,苦笑著說道:「怎麼說我也是個大老爺們,就這麼跑了,有點說不過去啊!再說了,就憑這些雜魚,還不夠資格讓我跑路!」

以前若是說這樣的話,絕對是大話。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是真的沒有將這些人放在眼中。

疾風組的這些人,氣息確實很強,但是經歷過了妖族和地府之行,加上這段時間在孟家融合冥犼心頭精血之後,我的實力真的比以前強太多太多了。

疾風組領頭的是一個獨眼龍,帶著一雙湛藍的手套,點點冰晶浮現其上,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貨色。他的氣息也是疾風組這些人之中最強的,即使文龍都比他弱上一些。

在我看向那些人的時候,文龍也發現了我的存在,他的瞳眸猛地一縮,眉頭緊皺,對那位獨眼龍低聲說了些什麼。

獨眼龍瞥了我一眼,目光森冷,哼了一聲。

隨後,獨眼龍掃視整個倉庫內的所有人,冷聲說道:「想找到你們這些小老鼠還真不容易啊!老子今天心情好,也不跟你們多廢話了,老老實實跟老子走,還能活命,要不然的話……」

「滾你媽的!」

「傻逼,你媽喊你回家喝奶了!」

「國安部什麼德行,我們早就知道了,現在說這話鬼信?」

「干他娘的,這些年老子躲夠了,就算是死,也得拉個墊背的!」

獨眼龍的話還沒說完,倉庫內的眾人就群情激奮了,瘋狂嘶吼著。

他們這些人聚集在這裡,不是為了躲藏,而是為了整合力量和國安部對著干。躲藏了多年,已經受夠了國安部的壓迫了,不想繼續下去了。

本想一步步來,誰知道這麼快國安部的人就找上門來了,並且還是疾風組的精英。

沒有人退縮,沒有人害怕,只有瘋狂。

他們沉默的太久了,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

面對倉庫眾人的怒罵嘶吼,那獨眼龍嘴角扯出一抹嘲諷之色,雙拳緊握,猛地一碰。

剎那間,一道湛藍色的光芒從他雙拳間出現。

光芒快速蔓延,瞬間包裹了整個倉庫,身周氣溫急速下降,厚厚的冰層出現在倉庫四周,宛若一個巨大的冰蓋子將這裡徹底的籠罩,肅殺之氣濃郁。

這一招,直接將所有人困在這裡了。

「既然你們不識抬舉,那就怪不得我們了!」獨眼龍面帶獰笑,森聲說道:「反抗者,就地格殺!」

話音落,他身後的那些人個個面帶嗜血的微笑,殺意爆棚。

而周倩等人也是如此,瘋狂的氣息匯聚,準備和疾風組的這二十餘人拼了。

就在這氣氛劍拔弩張之際,我直接走出,喊了一聲,「等一下,能讓我說句話不?」

我這時候出頭,讓兩邊人都是愣了一下,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笨蛋,你幹什麼啊?」周倩急的想要將我拉回去,我卻笑著輕輕的一錯步,閃過了周倩伸過來抓我的手。

我漫步朝獨眼龍他們那邊走去,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邊走邊輕聲說道:「你們國安部勞師動眾的過來,總不能讓你們白跑一趟吧,要不這樣吧,把我抓回去,你們也能交差……」

說這話的時候,我已經來到了他們身前不遠處。

而就在此時,文龍像是察覺到了什麼,瞪大了眼睛,猛地狂吼一聲:「別讓他近身,快,攻擊!」

在他吼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嘴角扯出一抹邪笑,輕聲說道:「晚了!」

話音落,我的手一揮,身旁空間扭曲,從扭曲的空間之中直接竄出了十餘道身影,身化閃電,將那二十餘位疾風組精英包圍其中。

這些人,就是蘭陵閣內的那些妖族老人,前些天在孟家山莊的時候,已經盡數臣服。

以殷空為首,澎湃強橫的妖氣爆發,直接將那疾風組的精英們籠罩其中。 季寒驍應了一聲,隨即就跟著歐洛微一起進了車內。

回到總統府已經是七點鐘了,五點下的課,堵了兩個小時的車。

廚房內,歐冉系著圍裙,一手拿著鍋鏟,一副要炒菜做飯的節奏。

歐洛微進廚房的時候就看到自家姑姑拿著鍋鏟不知所措的看著鍋內,旁邊的傭人廚師都直接替她炒了。

歐洛微輕笑了一聲,她就知道,她家姑姑要是能做出一個像樣的菜,她就直接把盤子給吃了。

不到十分鐘,一桌子都放滿了菜,歐洛微胃口頓時打開,還有她喜歡吃的小龍蝦。

嘿嘿,歐洛微不客氣的直接坐在了小龍蝦的面前,把原本季寒驍的位置給搶了去。

有傭人見狀,直接開口提醒道:「小小姐,這是少爺的位置,您的位置在旁邊。」

歐洛微眨了眨眼睛,她來總統府這麼久了,位子都是隨便坐的,怎麼現在就要注意位置?

她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季寒驍就坐在了她的旁邊,對著那個傭人說道:「以後她想坐哪個位置都可以,這是在家裡,沒有那麼多規矩。」

傭人驚訝般的眨了眨眼睛,內心:少爺你之前可不是這樣的。

不管心底再怎麼想,也不敢放在檯面上說,傭人應了一聲就識趣的退出了餐桌旁。

歐洛微抿了抿唇,開始抓起一個蝦來吃。

這時又有傭人上前想提醒歐洛微晚飯還沒開始的時候,突然收到一抹凌厲的視線。

是季寒驍的,傭人嚇的瞬間噤了聲。

季寒驍也從小龍蝦盤子裡面拿出幾個,剝給歐洛微吃,叮囑道:「不許吃太多,不然明天你的臉又起紅疹子。」

歐洛微滿不在意的點了點頭。

現在的她比之前好了一些,但僅限於不吃很多的情況下。

上次食堂季寒驍給她剝了十個蝦仁出來,她的臉隔天就冒出了一些細小的紅點。不過來的慢,卻去的也快,當天下午就消掉了。

歐冉和季琛兩人進到餐廳就看著另外兩人已經吃上了。

兩人無奈一搖頭,跟著坐了下來。

看到歐洛微面前堆起的一部分蝦殼,歐冉嚴厲出聲道:「歐洛微,過分了,滿不成還要去醫院游一趟?」

歐洛微看了看自己面前逐漸堆高的蝦殼,咳了一聲,下意識的開口解釋道:「哪是我一個人吃的?季寒……哥哥他自己吃的剝的蝦殼放在我這,我壓根沒吃很多好吧。」

季寒驍:「……嗯,我吃的。」他願意給她當背鍋的。

歐冉看著兩人的互動,突然皺起了眉頭。

過了一會她才說道:「好了好了,不許吃了,我跟你姑父還要吃。」說著就把歐洛微面前的蝦端在了自己的面前。

歐洛微只能幹巴巴的看著,卻不能搶過來。

這時,一隻蝦仁伸到了她嘴邊,歐洛微啊嗚一口吃了下去。

季寒驍抽回自己的手,莫名覺得剛剛被歐洛微咬過的手指,一片炎熱,酥酥麻麻的感覺。

晚飯結束后,歐冉就直接把歐洛微叫到了書房。

歐洛微沒有先開口說話。 妖族的這些老人,雖然不是妖族的頂尖強者,但是在妖族眾多族群中也是能排的上號的,更別提在世俗界中了。

疾風組的人雖然實力強,但是想要突破殷空等人的妖氣封鎖,也得費一番功夫的。

更何況,我這樣做,並不是為了僅僅困住他們而已。

「妖?」

獨眼龍他們並沒有太過慌張,而是冷冷的看著殷空等人,感應著他們身上爆發出的澎湃妖氣。

獨眼龍看著我,沉聲說道:「這裡是世俗界,不是妖族大地,別以為帶了一些妖族高手過來就能肆無忌憚了!我們的力量,不是你能想象的!這樣的妖氣封鎖,根本困不住我們太久!還有什麼底牌,就拿出來吧!」

看著獨眼龍等人,我笑了。

「我知道你們疾風組的人的手段詭異,就算這樣困住你們,你們想要脫困也不是難事!」我瞥了一眼文龍,輕聲說道:「上一次被你逃了,這一次,就沒那麼容易了!不是想看我的手段嗎?好,那就睜大眼睛好好看看吧!」

話音落,我直接伸出手按在了殷空等人布置的那妖氣屏障上,心念一動,直接發動蘭陵閣的力量。

瞬間,殷空等人連同疾風組所有人,自原地消失了!

這一幕,讓倉庫所有人都嚇住了,原本都是一副憤怒瘋狂準備決一死戰的,現在一個個跟被雷劈了的鴨子似的看著我,滿臉的錯愕震驚。

我看向周倩,看她獃獃的樣子,溫聲說道:「等我一會,馬上回來!」

話音落,我心念一動,從這裡消失,出現在了蘭陵閣之中。

蘭陵閣庭院之中,獨眼龍等人也是滿臉的錯愕,警惕小心的四處張望,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當我出現在這裡的時候,他們死死的盯著我。

「這是哪裡?」獨眼龍似乎有點緊張了,文龍等人也是如此。

殷空等妖族老人已經收回了妖氣籠罩,面帶嘲弄的看著獨眼龍等人,然後恭敬的站在了我的身後。

「歡迎來到我的地盤!」我笑著對獨眼龍等人說道:「是不是感覺這裡的力量很奇怪?是不是感覺自己那種逃生的手段在這裡施展不出來了?驚不驚喜?刺不刺激?」

看著他們那難看的臉色,我就知道他們肯定是施展了上次文龍和青峰逃走的手段了,不過很顯然,他們的那種力量根本無法在這裡施展。

蘭陵閣是古長生送給我的,古長生自己都說這玩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寶物,不屬於世俗界,而是從九州界之中獲得的。

若是獨眼龍等人能順利的從這裡逃出去的話,那才見鬼了呢!

他們大意了,沒有想到我能擁有這樣的至寶。若是剛開始直接動手的話,我也不能這麼輕易的就將他們所有人抓緊這裡來的。

這一下,他們的生死就完全的掌控在我手中了。

很顯然,他們難以接受這樣的事情。

有幾人身影連閃,直接沖向庭院大門,想要從那邊直接衝出去。

「轟轟轟……」

在那幾人的身影剛靠近庭院大門的時候,憑空出現了數道紫色的雷霆,和普通的雷電顏色不同,威力自然也強了很多。

直接轟在了那幾人的身上,那幾人的力量爆發,想要抗衡那幾道雷霆,可惜太過高估自己的實力,被轟的倒飛了回來。

全身焦黑,衣衫破裂,重重的摔倒在地,狂噴鮮血。

看到這一幕,獨眼龍等人瞳眸猛地一縮,臉上警惕忌憚之色更加的濃郁了。

不過,某些人顯然還不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