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達大戰師級別,戰氣的質量有一個大大的提升,戰氣在空氣中可以久久不散。所以,到達大戰師級別過後都可以凌空虛度,可以凌空飛行。這個也是大戰師的標誌之一。不過,戰翼不一樣,若是有翅膀的話,速度比同等修爲的人使用的凌空之術快上十倍不止,而且戰氣的消耗低得驚人。”

“總體來說,戰翼是一個好東西,怎麼,你小子還想老子給你弄一個?我先告訴你,雖然老子會很多東西,但是,這個東西老子不會!”

舒炎眼睛一亮,“你個死老鬼,我要你弄?老子自己去弄就是了。你還是回去睡覺吧!”

舒炎得知這個消息,早已心動不已,如此戰技,舒炎垂涎若渴。若是能夠得到,只怕以後碰到大戰師的高手,就算打不過,逃跑應該不成問題!

“難怪大宗門的人都要來,看來果然是一個寶貝啊!”

舒炎目光閃爍,根本不理會天龍王在一邊絮絮叨叨的詢問,身形一閃,往叢林前方而去。

這麼高級的戰技,他舒炎若是放過,他就不是舒炎了!

一個時辰之後,舒炎終於跟蹤着諸多散修弟子來到一座小山之下。

小山之上隱隱有建築,想來就是所謂的龍虎宗。

山上一人飄飛而出,道路之上也涌出幾十個黃衣弟子,整整齊齊的站在道路前方。

“龍虎宗方穹有失遠迎,各位同道莫怪!”


空中飛來的男子虎背熊腰,聲音振聾發聵,顯示出極高的修爲。

不過到了人羣前面,卻是滿臉堆笑的從空中降落而下。

對着幾大宗派的人紛紛行禮。

舒炎站得遠遠的,也不知道這些人說些什麼。

只是片刻之後看到,在龍虎宗方穹的帶領下,一行幾百人,全部都往龍虎宗之上而去。

舒炎趕緊啓動身形跟進上去。


他現在想要正面搶奪寶貝定然是不能,倒不如跟着這些人一起,找個機會渾水摸魚。

這種事情,他可是最在行的。

看到衆人進入龍虎宗之中,被安排下位置歇息。就是遲遲不見有人動靜。

舒炎終於按捺不住,這樣等下去肯定不是方法,主要是情況都不瞭解。

“看來得早一個落單的弟子混進去才行啊!”

打定主意的舒炎,等待許久,夜晚臨近之時,舒炎才悄悄的摸上山頭,準備實施自己的計劃! “這龍虎宗一點防衛都沒有。還真是奇了個怪!”

天龍王本來怕舒炎的精神能力太弱,不能夠保證完全的安全,想要出來放風。卻不料,從山下一路上來,竟然沒有遇到絲毫的阻攔,甚至連守夜放風的弟子也完全沒有。

“呵,需要防禦麼,整個巨石城最強的力量都在這個地方,一般人敢來?來了也不過是送死,高手來了,即使防禦了也跑不掉!”

舒炎弓着身子在叢林之中不斷的前進,因爲沒有放風之人的存在,難得有時間和天龍王聊起天來。

“你小子混進去幹嘛?跟在後面多好!”

天龍王不解爲何舒炎要如此決定,不過既然舒炎是他培養的人,做一些決定天龍王也不會阻攔,反正最終舒炎都要獨擋一面的,當做是一種歷練也好!

“我總感覺這次的寶貝不簡單,肯定不是你說的那樣的普通戰技,不然,兩個宗派不會這麼在意,派核心高級弟子過來。我如果跟在人羣當中,肯定能夠更好的瞭解情況。掉到隊伍後面陰着,只怕到時候什麼東西都沒有了!”

舒炎既然下定決心要奪寶,自然就要考慮周全,這種事情必須得冒險。富貴險中求是千百年來的定律。

“好吧!反正沒有放風的人,你自己慢慢玩兒吧,老子睡覺去了!”

天龍王通知一聲,消失在舒炎的腦海之中。遁入靈魂空間深處。

舒炎簡單應了一聲,接着朦朧夜色,已經快要達到山頂的位置。

今天跟蹤一天,感受到人羣之中的大戰師修爲就那麼幾個,普遍階位還不是很高,能夠威脅到舒炎的人也就那麼幾個。這也是舒炎爲什麼敢於上山的原因之一。

反正,只要不是被大戰師級別的人親自逮着引起關注,舒炎相信,憑藉他的隱匿氣息的功夫,定然不會被發現。

不多時,舒炎就到達龍虎宗山門之外,依舊絲毫沒有防守。

“還真的是大意!”

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一個翻越,進入到山門之內。

龍虎宗說是一個宗派,不如說是一個山賊團伙,這個宗派以前在巨石城中還算是一霸,當年也曾經輝煌過,不過留到方穹這一代的時候,已經逐漸勢微,到現在爲止,整個龍虎宗人數不多,只有寥寥幾十人而已,除了宗主方穹之外,沒有一個到達大戰師的修爲,其餘弟子,大部分還處於鍛體境界。

方穹倒是很有魄力,知道自己的勢力在巨石城中不算強,撈不到什麼好處,所以,大手一揮,帶着這些弟子天高皇帝遠的進入祖陵所在的山嶺之中,遠離城內的爭鬥。要不是這次有寶貝的事件莫名其妙的被幾個弟子傳出來,城內勢力迅速動作,這方穹只怕早就已經將這些寶貝吞了。

這些都是舒炎在巨石城之中瞭解到的情況,心中暗暗留個心眼,身形一動,往龍虎宗門的後面走去。

一路行來,可以看見的是,在廣場之中,滿目狼藉,大肆吃喝過的痕跡依舊存在。

“你們倒是慶祝得高興!到時候寶貝沒了我看你們高興什麼。”

舒炎因爲得罪了邱紫楓,不能夠早早的在巨石城之中混入人羣,呆在山下,吃些野味,心中的不滿可想而知。

就在舒炎目光閃動之時,突然,一道身影映入舒炎的眼簾。

“這不是那個小妞的美婢麼?這個時候幹什麼去了?”

舒炎心中一動,看見美婢在黑夜之中也是悄悄前行,舒炎心知有鬼,連忙隱藏身子,隱匿氣息。

天龍王傳下來的隱匿之法,自然不是低等貨,倒也不怕這美婢發現。

“都午夜時分了,一個美婢鬼鬼祟祟的出來,定然有古怪。跟上去看看究竟有什麼古怪!”

隨後身形一動,亦步亦趨的跟在美婢的身後。

美婢也不過是一段大戰師的修爲,想要發現舒炎,基本上是不可能。所以,一直到美婢進入一棟冷清的小院之中,依舊沒有發現舒炎。

美婢進入小院之中,舒炎跟在門口之處,清晰的看見,美婢進入小院的主房之中。

這個時代,地位分配很清楚,只有主人才能夠睡主房。

“這裏難道就是飄舞仙姬的住處?”

舒炎心中一動。“這美婢看來是做事情回來了。可惜不知道去剛剛究竟去做了什麼事情!”

是飄舞仙姬的小院,舒炎自然要小心一點,本來這個名叫思香的女子就有魅惑衆生的容顏,加上極樂派那獨具特色的精神之術。舒炎最爲忌憚。

不過,強烈的好奇感讓舒炎又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這美婢究竟要做些什麼。

“管他的,就是冒險一試的事情,大不了不要這寶藏。”

心中一發狠,舒炎冒險進入小院之中。

小院之中並沒有多大的動靜,想來其他三個美婢也都已經睡了,舒炎心中安定一半。

在空中輾轉騰挪,就來到飄舞仙姬思香的房門之外。

側耳一聽,隱隱可以聽見裏面美婢的彙報之聲。

“小姐,我是找了那方穹老頭兒,不過,看他言辭閃爍,極爲狡猾,肯定不會輕易就這樣將那麼多祕密事情說出來。我想,其他勢力也一樣得不到什麼答覆。”

美婢的聲音傳來,舒炎心中就明瞭,感情剛剛是去找方穹商量來。只怕是想要從方穹那裏得到某些信息。

“哼!方穹一看就是鬼精的人,我也沒有望他說出來什麼好東西,只要陰司宗那個傢伙同樣不知道就可以了。”

思香的聲音傳來,雖然是帶些佯怒,不過,聲音依舊好聽至極。

“對了,小姐,還有一事!”美婢頓一頓,得到首肯才繼續道,“我剛剛聽出來的時候,碰到幾個龍虎宗的弟子在小聲的議論,說是這次不光有大量靈石寶藏,可能那個戰翼品階還極爲不低。最少也是靈階以上!好像不是出自龍虎宗自身的陵墓,應該是其他一個不知名的陵墓之中發掘出來的!”

“靈階以上!”舒炎心中一動,呼吸不由得加重。“靈階,可是我從來沒有接觸過的。”

舒炎被靈階這個詞一刺激,居然氣息一個不穩。

“誰?”

一聲大喝,飄舞仙姬思香的身形直接從窗戶之中飛身而出。

舒炎心中一驚,僅僅是呼吸一個不穩,就被發現,可見這思香的精神力之深厚!


“美人祕扇!”

飄舞仙姬身形還未落下,在空氣當中,看到舒炎的黑影,想也不用多想,手中倏地多出一把粉色祕扇,擡手一道光華,速度快捷無比,直襲舒炎而來在那攻擊之中,竟然還夾雜着些許精神魅惑之術,空氣之中陣陣芬芳!

舒炎眼見撤退不及,沒有料到思香如此敏捷,攻擊來的如此之快,既然不能躲閃,不如來個硬拼!

“霸龍昇天!”

低喝一聲,舒炎轟出右拳,一道戰氣組成的金黃色的半丈巨龍轟然而出。正是圓滿境界的升龍拳。

巨龍碰見粉色光華,竟然在空氣之中兩兩抵消,驚起空氣之中陣陣浮動。可見功力之強!

一次攻擊之後,思香落地,直盯盯的看着舒炎,也不見有下一步的動作。

“升龍拳還是品階太低。要不然,憑藉圓滿境界的修爲,這一擊就不會這麼簡單了”舒炎心中一動。既然你不攻擊,那我就撤退!

身形一展,眼看要消失在小院之中。

“舒公子,既然來了,不如聊一聊怎麼樣?”

舒炎差一點越牆而走之時,一道傳音入耳的聲音到達舒炎腦海之中。

“她認出我來了?”

舒炎心中再次一驚,“這個女人果然不簡單,剛剛那一點點光華,就將我認出來了!”

“不過,繼續這樣也不是辦法,真要動起來,這個女人說不定今天就要留下我,畢竟龍虎宗之內還有 不少高手。”

眨眼間,舒炎已經打定主意。

身形停留在原地,也不準備走,轉過身來。

“思香小姐好眼力,不知這深更半夜小姐能有什麼和我聊的?”

思香看舒炎停到原地,就知道自己判斷沒錯,踏着蓮步,輕輕上前,隔着兩丈的距離,舒炎看到她眼中的笑意。

只是,這個女人依舊蒙着臉,讓舒炎看不到全貌,心中竟然升起幾許遺憾好奇!

“公子願意一聊,隨便什麼,小女子自然奉陪!”眼光轉動,一股迷人氣息不由得散發出來,饒是舒炎心智堅定也有些受不了,“就是不知道舒公子有沒有這個膽量?”

“難不成我怕你吃了我?”舒炎心中卻是一片警惕之心,依舊站在原地沒有任何的動作!

這個時候,四個美婢早已經集合在思香的後面,虎視眈眈的看着舒炎。

五個大戰師級別的人物,舒炎相信,若是他不爆發龍化之力,只怕很難走出這個地方!


“你們下去!”

思香眼光一轉,出口命令!

兩個美婢想要說些什麼,不過被思香眼神制止,不得已,只得各自回到房間之中。

“公子,現在可否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