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

江南股市,剛一開盤。

金家,金氏集團的股票,便突然暴跌。

而後,整個金市集團的股票,直接被商務部查封!

瞬間,金融市場上,一片震蕩!

金家徹底崩潰了。

股票,直接被商務部查封。

金家,將被商務部清盤調查。

其中的各種陰暗交易和金融漏洞……都將被揭穿!

這金家,要徹底完矣!

一時間,江南所有商界眾人,都在揣摩猜測……

這其中,究竟是誰在針對金家?

又有誰,能有這麼大能耐,能調動商務部……對上市公司,直接展開清盤調查?

一時間,江南各路商界,人心惶惶。

而,江南金融市場,巨震中。

秦蒼穹,卻一身西裝筆挺,坐在吞龍集團辦公室內,淡淡翻閱著書籍。

似乎,對看書以外的事情,毫不在意。,

「稟先生,金家股票,已下令查封。」就在此時,警衛員花木蘭上前,恭敬鞠躬,彙報道。

那正在看書的秦蒼穹,眸光平靜,淡淡點了點頭。

「先生,城市大樓城主,連同江南軍區武部,最高統帥,今夜……想邀請您共進晚餐,您看?」花木蘭輕聲示意道。

秦蒼穹回江南的消息,已經人盡皆知。

而,他的武帥身份,卻還無人知曉。

只有江南最頂尖的白道人物,城主,和武區統帥,兩人知道。

其餘百姓,根本不知。

可秦蒼穹卻搖了搖頭。

「推掉。」

「今晚,我有重要安排。」他語氣平靜,凝重的說道。

今夜,對秦蒼穹而言,極其重要。

區區一個城主,和地方武部的統帥之邀,又算得了什麼?

秦蒼穹直接拒絕。

今夜,他秦蒼穹的時間,只屬於,某一個人。

花木蘭意會,恭敬點頭,答道,「是。」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酒店宴會大廳里,被唐探劇組給包下。

這一次不只是張子墨殺青,還有幾個配角和客串,所以陳四成乾脆大辦了一下。

張子墨跟張紫楓坐在一起,不時的投喂一下妹妹,少說多看。

陳四成舉著酒杯過來。

「子墨,你的演技真的很不錯,有沒有興趣在我的唐探2里做個主創?」

陳四成問道。

紫楓趕緊拉一下哥哥的衣服,提示他同意。

張子墨也是笑道:

「只要公司那邊的安排沒有衝突,我就沒問題。」

陳四成微微皺眉,有些不喜,顯然對於這個答案不滿意。

張子墨看出,也沒有多說。

陳四成只是跟張子墨喝了一個,就離開了。

張紫楓拉著張子墨的手,問:

「哥哥,你幹嘛不同意?」

張子墨摸摸紫楓的頭,說:

「那時候,哥哥是要做男一的哦!」

「哼!哥,你飄了!」

紫楓鼓著腮幫子說。

「吃你的大龍蝦!」

王寶寶,劉浩然,陳赤赤等人,也都過來跟張子墨喝酒。

沒多久,他就有些醉意了。

「你自己吃,我去陽台上吹吹風!」

張子墨揉揉眉心,對紫楓說。

「去吧!去吧!」

張紫楓認真的跟一隻大梭子蟹戰鬥著。

張子墨走到陽台,依靠著欄杆,看著太國滿谷的夜景。

微風徐徐,讓張子墨的醉意更濃了一些。

「子墨?」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張子墨回頭。

一身紅色長裙的她,捲縮在躺椅上。

「丫丫姐?」

張子墨走過去,在旁邊的躺椅上躺下。

「你怎麼喝了這麼多酒?」

佟莉丫皺著眉,問道。

「寶哥幾個人太熱情了,沒辦法。」

張子墨隨口解釋一句,解開襯衣的三顆扣子。

微風吹進xiong膛,讓他舒服了很多。

「你是不是很難受?」

佟莉丫關心的問。

「有點。」

張子墨閉上眼睛,眉頭緊鎖。

想了想,他似乎剛剛摻了酒了。

佟莉丫看著張子墨,眼睛里閃動著莫名的光。

今天誰都不知道,是她那個夭折的弟弟的生日。

所以她才會躲在這裡。

看著張子墨緊縮眉頭難受的樣子,讓她一下就想到自己弟弟難受的樣子。

在她的眼裡,兩張臉慢慢重疊起來。

「弟弟!」

眼淚一下就從佟莉丫的眼中奔涌而出。

「頭疼!」

張子墨shen手按著頭,ni喃道。

佟莉丫一下就清醒過來,她擦乾眼淚,再看張子墨,眼神中浮現濃濃的關心和羈絆。

她探頭看了一眼,眾人都沉浸在歡鬧的酒宴中。

佟莉丫站起身,把張子墨扶著做起來。

她坐在張子墨的身後,讓張子墨躺下,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

雪白纖細修長的雙手,輕輕按在張子墨的太陽穴上。

她輕輕的揉著,張子墨緊縮的眉頭漸漸化開。

得到宗師級國術,同時也得到了強悍體質。

酒精在他的體內快速分解。

迷糊變得清醒,張子墨清晰的感覺到,他的頭枕著rou軟的東西。

冰涼的小手在自己的頭上按著。

鼻子里嗅到的香味,讓他有些不確定。

「我這是枕在佟莉丫的腿上?」

突然,一滴水珠滴在張子墨的臉上。

他睜開眼睛,入目,就是佟莉丫那張足以魅惑眾生的臉。

只是,那雙眼睛卻泛著紅,眼角凝聚著淚水。

一瞬間,張子墨響起在零號地球時看到的娛樂新聞。

他知道佟莉丫有個夭折的弟弟,看樣子,七號地球,這條線沒有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