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貞臉色慘白沒有做聲,而痛苦不堪的李陽聽到陳幸的話強忍着傷痛朝呂貞瘋狂的搖頭。

щщщ▲ttκā n▲¢ o

呂貞的晶瑩般的淚水順着臉龐流了下來,陳幸看着也很心疼,但是他必須爲自己兄弟做事。


片刻後呂貞鼓足了勇氣,正臉面對陳幸大聲道:“我不會回去了,在尹飛掛斷我電話的那一刻,我們就已經分了,這是他自找的,東西我一會就收拾走,你幫我轉告他,我們有緣無分。”

陳呆呆的愣住了,他沒有想到呂貞突然變的這麼絕情。

可是這怪呂貞嗎?陳幸不知道,感情的問題對陳幸來說就像一個漩渦,踏進去,就迷失了方向。

陳幸明白,這沒有誰對誰錯,但是在他心裏,他是站在尹飛這邊的,無論誰的對錯,他都會支持尹飛。

“你想好了?”陳幸語氣變的冰冷,近乎冷酷。

呂貞感受到陳幸那不友善的眼神,但是她此時已經十分堅決。

“我已經認真考慮了!”


呂貞態度十分堅定,一旁的李陽也站了起來下班摟住呂貞輕聲道:“不要怕!”

陳幸的拳頭捏的更緊了,發出了咔嚓的聲音。

陳幸往前走了一步,頓時周圍氣氛陷入寂靜之中。

呂貞立馬推開李陽,擋在他面前道:“要打,就打我!”

歡喜冤家:天才王妃萌寶夫 ,讓他也能感到欣慰。

大學戀情走在一起並不容易,修成正果更加困難。


而陳幸一直相信尹飛和呂貞兩人之間的感情牢不可破。

那些年呂貞和尹飛再一起甜蜜的畫面一一從陳幸眼前閃過,最後變成碎片消失不見。

陳幸慘笑道:“是我太幼稚了,哈哈哈。。。。”

隨後轉身離去,呂貞感受壓力消失後立馬抱住了李陽。

而在陳幸即將離開樹林的時候,呂貞衝陳幸大叫道:“我愛過!我不後悔,但是,我要選擇自己正確的人生。”

陳幸停頓一秒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李陽緊緊擁抱着呂貞,隨後兩人再次擁吻,身體交織纏綿。

片刻後呂貞語氣十分擔心的說道:“我這實習的事怎麼辦?要是尹飛出手,我估計實習就黃了。”

此時呂貞確實十分擔憂,是尹飛帶他進來的,她很害怕尹飛背後做手腳。

李陽滿不在乎道:“怕什麼,我老爸是衛計委的,你這問題不是事,我昨天都已經和老爸打招呼了,以後你實習都會很輕鬆,不用上夜班,我們可以天天晚上出去逛街。”

呂貞聽完後,擔心的表情消失,瞬間充滿着幸福的笑容。

“老公,謝謝你!”

“傻瓜老婆,謝什麼啊,你是我老婆,從你答應我開始,就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我會用盡所有能力去愛你,我會讓你成爲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李陽激昂慷慨的說着,呂貞聽着感覺十分開心,她終於覺得自己選對了人。

回想這麼久,尹飛雖然對她很好,但是她並沒有很開心,逛街想買東西,但是隻能花自己的錢,還要考慮半天。

她想不通,爲什麼尹飛這麼有錢,卻一分錢不爲她付出。

她認爲:願意爲你花錢的不一定是愛你的男人,但是不願意爲你花錢的一定不是愛你的人。

磨合了這麼多年,她終於選擇放棄了,她等不起尹飛創業後能賺多少錢。

李陽一直都聯繫着呂貞,只是平時呂貞都沒有理會。

前幾天呂貞母親在新疆那裏醫院住院了,沒幾天就傳來噩耗。

是李陽第一時間安慰她的,讓她在最無助的時候有了溫暖的港灣。

女人是感性動物,她們就像一頭羊,誰對她好,她就會跟着誰。

呂貞緊緊抱着李陽,她感受到了一直未有的安全感。

再也不是風雨飄搖了。

也許愛情就是這樣,容易動情,但是不會太久。

呂貞隨後跟着李陽來到了別墅,把所有衣服全部收拾清楚,她沒有讓李陽進去,她不想讓李陽的記憶裏還有這個地方。

李陽也很明白,沒有勉強,開着蘭博基尼在門口等着。

這輛豪車的突然造訪,讓附近的居民都忍不住望着這裏。

李陽摸了摸下巴,那一拳讓他感受到了極大的疼痛,這輩子他從來沒有受過這麼大教訓,他在內心發誓,只要有機會,一定要把陳幸好好教訓一頓。

十分鐘後,呂貞提着箱子下樓了,臨走時呆呆的望了一眼房子,這個讓她充滿悲傷和快樂回憶的地方。

她的愛在這結束,但是,她的好日子卻即將來臨。

呂貞將鑰匙丟在茶几上,轉身拉着箱子離開了這棟別墅。

李陽微笑的上前幫呂貞提着箱子放入車內。

“寶貝, 總裁一顧情深 ,你不是一直都想吃的。”


“好!”

呂貞點點頭,隨後靠在李陽肩膀上,李陽露出幸福的笑容。

“出發!”

……

陳幸離開了醫院,這是他重生以來第一次早退,現在他的心情非常低落,他不知道該怎麼去和尹飛說這個事情。

陳幸迷茫的走在街道上,來往的人羣讓陳幸一陣窒息。

隨後陳幸突然感覺周邊的環境在慢慢消失,自己整個身體再次僵硬。

(那個感覺又來來了!)

陳幸感受到了,今天中午那個感覺,他不知道接下來又會怎樣。

畫面突然變換,變成那個炎熱的中午,陳幸在那個高檔餐廳上廁所的畫面。

眼前見到是張珂敏,那性感穿着打扮,讓陳幸眼前一亮。

(這個夢,是那天陶小娟見面的那個男人吧!)

陳幸腦海閃過一道亮光,他的估計沒有錯了。

因爲陳幸看到自己正好張珂敏打招呼,雖然陳幸很想移動,但是身體一直僵直狀態,無法動彈。

突然陳幸感覺省體再次恢復活動,就和上次夢境一樣。

陳幸知道機會難得,瞬間朝着餐桌跑去,他要在離開前看到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然而陳幸忽略一個事實,現實中,他根本沒有看到過那個男人,之前的幻境都是和陳幸親眼所見有關。

而現在陳幸提前跑過去就能看到事實嗎?

答案是否定的!

當陳幸即將踏入雅座的那一瞬間,整個身體動彈不得,在陳幸眼前的視角上,只看到了陶小娟的背影。

陳幸身體越發僵硬,無法動彈,同時感覺呼吸困難。

(我到底怎麼了?爲什麼頻繁的做夢?我記得剛剛是在大街上,來往的人流讓我造成一種錯覺?)

陳幸此時無法動彈,但是也很快冷靜下來,他必須正確推測出答案,他相信他這個症狀可能還會出現。

然而時間就那麼一會過去了,陳幸的身體再次恢復行動,陳幸想也沒想直接衝上前,隨後看到那個男人的背影。

陳幸呆呆的看着前方,這一刻畫面靜止不動。

那個男人並沒有繼續離開,筆直的站在那,陳幸從背影的輪廓中不聽思索着。

(這個人到底是誰?背影如此熟悉?難道是醫院裏的人?我見過?)

陳幸還未來得及思考,下一瞬間突然掉進無盡黑暗之中,全身再次僵硬,無法動彈。

陳幸感覺自己一直在墜落,永遠無法醒來。

叮鈴鈴!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陳幸一個釀蹌單跪在地上,全身都溼透了。

陳幸不停的喘息,就在剛剛他快要窒息了,而這時候電話鈴聲把他救了回來。

陳幸擡起頭看着四周的路人好奇的盯着自己,陳幸感覺很疑惑,難道剛剛做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嗎?

(我的身體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爲什麼會出現這種怪異的情況?)

陳幸想不明白,只能等以後去診斷了。

這時候電話鈴聲依舊在響,陳幸被電話聲音給拉回思緒,隨後掏出手機一看,是尹飛打來的電話。

陳幸猶豫着,但是還是按下了接通。

“老陳,在哪?忙不忙?趕緊過來,我有重要事情告訴你!”電話那端傳來了尹飛焦急的聲音,同時帶着十分激動的語氣。

“什麼事情?現在在哪?”陳幸很好奇,這時候尹飛能有什麼消息告訴他。

“具體見面在說,一下子說不清楚,就去那個餐廳等我,我馬上到!”

“好!”

說完陳幸掛斷了電話,但是陳幸的心情開始沉重起來,眼前已經有個不好的消息要告訴尹飛了。

他內心掙扎的,陳幸知道告訴尹飛,肯定是對他一打擊,但是不告訴尹飛,尹飛肯定遲早要知道。

片刻後陳幸終於下定了決心,他準備把一切都告訴尹飛,自己的兄弟,他是不能有隱瞞。

陳幸打了個的士,迅速朝着很久沒有去的餐廳的方向前行。

……

這個餐廳其實很有名,叫痕敏西餐廳,之前陳幸從來沒有注意過,只是這一次好奇的打量着餐廳的廣告牌。

(好奇怪的名字?難道是用自己姓名註冊的?)

陳幸做着各種猜測,隨後大步跨入餐廳。

這裏依舊十分安靜,餐廳裏播放着柔和的輕音樂。而現在是用餐時間,許多高檔消費人士已經陸續來到餐廳,選擇自己滿意的位置坐了下來。